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十评《特权论》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郭国汀11评陈泱潮文章
·郭国汀12评陈泱潮文章: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郭国汀14评陈泱潮文章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郭国汀15评陈泱潮文章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郭国汀16评陈泱潮文章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17评陈泱潮文章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18评陈泱潮文章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郭国汀19评陈泱潮文章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郭国汀20评陈泱潮文章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郭国汀21评陈泱潮文章
·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郭国汀22评陈泱潮文章
·灵本主义是重建中国道德文化的基石
·曾节明/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ZT:难能可贵的大智慧大方略
·天才论/郭国汀八评《特权论》
·ZT: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最自觉最明晰的表述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曾節明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2011- 2012重要指导文论
·替天行道救世救心2012年元旦献词
·陈泱潮就“乌坎转机”致习近平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附视频)
·圣诞节祝福暨平安夜礼物:要学会动态观察事物的方法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严正声明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CDZCYC191-202:“开万世太平”的伟业与机遇
·@CDZCYC: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CDZCYC 176-182: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陈泱潮推特70-72对陈炳德率中共军事代表团访美的评论
·陈泱潮推特94-101——有感于“驱逐马列”
·论中国民族问题
·陈泱潮推特48-53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上)
·陈泱潮推特54-68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下)
·正直的阿拉伯人狠抽胡锦涛共产党垄断新闻狂搞舆论欺骗的耳光
·浪淘沙:茉莉花革命
·关于团结在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旗帜之下的两个重要文件
·简论现实中美关系的本质及其改善之道
·陈泱潮谈《让子弹飞》的精要之处(外四篇)
·关于所谓“抗美援朝”战争的因果报应问题
·2011年元旦特别献辞
·彻底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持久和平的道路
·陈泱潮关于被“反共邮组”除名的声明
·中共17届5中全会定制的内外政治路线足勘悲哀
·中共国走向特权黑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的征兆
●建构未来超强中国的无价瑰宝
·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之二
●鸟瞰
·非常值得中國人認真研讀的陳泱潮四論
·民主通讯 2005.10.19a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大地震启示录6:中国未来30年谁主沉浮?(图)
·高瞻远瞩诚信真实之歌——《天药》出版说明
·丙戌元日公告:即将出版的《陈泱潮文选》目录
·所罗门新传道书【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中英文对照读本目录
·《圣灵福音》目录与概要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2张图/善本)
●虚君共和新五权建国论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真民主建国论——壬午春节致中华同胞书
·中华合众国筹建宣言
·就2004年台湾大选枪击事件告中国人民书
●中国民主化第三方案——不民主就独立
·“以独攻独”宣言
·中国以独攻独地方民主自治联合会章程(草案)
●全球战略(含中国民主化第四方案)
·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我对“联合国宪章”的修正意见
·《偃武修文战略》序言
·就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事致布什总统
●旗帜
·陳泱潮促進中國民主化1-8套方案鏈接
·中华合众国宪法(草案)--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
·《陳泱潮憲法(草案)》的最大亮點是根治中国亂淵源
·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第一部分
·中华合众国(东圣神州)国旗(草案·第二部分)
·中华(联邦)合众国国旗草案(第一、二部分全文)
●军队国家化
·论军队是成就中国民主化的希望
·紧急征集签名声援和支持军方推动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诉求
· 陈泱潮致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官兵的公开信
·中共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
·就发表《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一文致张伟国先生
·全军退党军队国家化势在必行(多图)
·呼吁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退党书
·军队国家化刻不容缓——2009年人大会议后致中国军队全军将士
·军队国家化的观念必深入人心
·识别谁是真资格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领袖的重要标志
●耶底底亚兜率短评
·〔博讯兜率评论〕前言
·吊江泽民——评其交班遗诏“挥师攻台”
·评中共《反分裂法》
·从新义和团运动看历史的报应
·一份非常清醒的《救国军宣言》
·评反对军人促进民主化的歪论
·陈泱潮评05年中共纪念胡耀邦座谈会
·问胡曾谁最具变数?——也谈曾庆红的历史机遇
·陈良宇落马背后的交易
·狼烟乍冒与事变契机——评中共《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
·是到了军队作出明智选择的时候了!
●警惕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三民主义示范——孙中山主政的广州市

   
   @CDZCYC 陈泱潮推特文
   

   2011-11-4

225.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察其言观其行”。有人说孙中山只接受苏俄的枪支弹药卢布,不接受苏俄的政治路线,又有人为孙中山辩解,说孙中山没有掌过权……那就请看看孙中山1923-1924年北上前统治广州的政绩吧!孙中山暴政哪一点不与斯大林模式一致?哪一点不与后来的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一致?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实践——布尔什维克党专政

   
   @CDZCYC陈泱潮推特文
   
   2011-11-3

224.孙中山统治广州期间,实际上已经完全按照列宁-斯大林模式进行布尔什维克专政。给广州市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祸害。不仅是日后蒋介石党国体制的预演,更是毛泽东进行无产阶级专政暴政的预演。请那些不顾历史事实为孙中山狡辩的人士,认真看看当年中立报章的历史记录《孙中山主政的广州市——革命先行者抑或人民公敌?》一文吧。

   
   附:

孙中山主政的广州市——革命先行者抑或人民公敌?


   
   [史海钩沉]
   
   使君子

辛亥祭--另一只眼看孙文 二

   
    孙中山于一九二三年二月返抵广州后,到一九二四年十一月才离粤北上。在其离粤前夕,由广东各界人民策动组织的“各界救粤联合会”在香港发出通电,指控孙中山“祸国祸粤”十大罪状:摇动国体,纵兵殃民,摧残民治,破坏金融,抽剥民产,大开烟赌,摧残教育,蹂躏实业,破坏司法,铲灭商民团。
   
     这粤人控告孙中山祸国祸粤的十大罪状,是过大半世纪以来都被国人忽视的史实,也是统治者摧害人民的暴行中,被当权政府掩盖(COVER UP)起来的史实。一九二三至一九二四年间,北京政府徒具其虚名,实际上为直系军人曹锟,吴佩孚所操纵;广州方面,则有孙中山凭依滇桂军的势力,建立大元帅府。在海外中立的香港《华字》日报把南政府与北方政府作一比较:
   
     北京政府非法而尚有法;广州政府护法而实无法。凡到过北京的人,大概总要承认。即未到过的,只看北京报纸的言论新闻,何等自由。昨日骂黎菩萨(指黎元洪),今日骂高凌蔚,其余批评政府,和监督政府,更是触目皆然。可怜广州的言论界,战战兢兢,不敢出一大气,报馆则常时被封停版,记者则常怕枪毙和监禁。茶楼酒馆,高标“莫谈时事”,稍一不慎,就加以逆党的名号,不死于明诛,必死于私剑,用种种的暴力来钳制民口,使人民敢怒而不敢言,道路侧目,约法上言论自由的条文那里去了?
   
     北方军阀互相打架,绝没有拉夫充兵,并肆行屠洗的惨剧。可怜在号称三民五权护法政府都城的广州市,日驱市民作炮挡子,大半一去不复返。故常见“披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的惨剧,约法上人民身体自由的条文那里去了?尼庵僧堂,本属于法团财产,尽被没收。可怜僧尼多无家可归,约法上信教自由的条文那里去了?剥夺人民生命财产之自由外,又于人民精神上加以种种损害,明开烟禁,公包杂赌,务使祸流数代。试问北京城里有这种黑状么?南方政府坏在暴徒手;而北方政府则坏在官僚手。
   
     换句话,北京政府是一个庸碌无能的腐败政府;而广州政府却是一个残酷无法的暴力政府。这是《华字》在西关屠城血案事件发生前一年,对孙文政府的评语。一九二四年十月广州屠城血案事件发生后,美国总领事简庆斯(DOUGLAS JENKINS)说:“广州市民给孙中山的残酷态度骇哑了,人人对孙个人痛恨切齿”。
   
     下面对广州政府的残酷政策,试就其三个特色作一分析:

  一,“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以锺锡芬案为例:锺是广州市参事员,因反对没收寺观庵堂庙宇变卖的提案,便被市长孙科扣留,指为附逆(指附陈炯明),趁机勒罚五万元。结果,经人从中调解,罚款一万元,始获释放。粤籍国会议员马小进在北京发言反对孙中山变卖三院,致使“盲人老人乞丐流离失所”,亦被指为附逆;马氏致友人函中说:
   
     小进此次反对中山变卖三院,固属迫于公义,亦即所以爱中山,乃毁我者,故造谣言,谓为受陈派钜金所收买。小进读书廿年,一无所能,惟自问操守二字,尚足自信。此次南旋,始终未见陈派一人,诉诸良心,无惭衾影。
   
     孙政府不但以莫须有“附逆”的罪名来镇压异己,而且用之为勒索税款的手段,把广州弄成一个恐怖世界。例如,一九二三年八月下旬,广州各银行,及土丝各大行商曾开秘密会议,一致反对政府新增办的营业牌照税,决定不肯申报,但即被政府探得其事,马上就接到大本营命令,大意说:“闻该行等密议反对,此时政府军饷紧急,该商等应勉为其难,为各行倡率,今若此则无异附逆行动,请力劝谕各行众遵行”。各行商接函后,大为惶恐,因为“附逆行动”,严重的可判处死刑。各行商遂改变前议,只得申报服从。

  二,“以党治国”

   
     孙中山实行“以党治国”,使“有组织有权威之党,乃为革命的民众之本据”(一九二四年一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之语)。可是,这个“党治”施行于民间,实际上的效果如何呢?我们可以从一位署名“香山老人”致香港《华字》报社的函中,窥见到一些真相(香山即今中山县)。老人的函中说:
   
     余自辛亥(一九一一)至今,避乱海外者凡六次,以年垂七十之人,生当乱世,实属不幸矣。十二年来之纷扰,以今年为最惨。省城与别县吾不知。予香山人试言香山怪状。石岐有国民党分部,各乡镇有分区,一般之强徒,藉此包官府,包土匪,无所不为。尤甚者,迫人入党,谓本党系大元帅作总理,入党则受大元帅保护,否则属逆党,属乱民,必遭杀戳。始则少年血气之辈,如蚁附膻,近则农夫粗工,亦受驱迫。
   
     余年老居乡,不问世事,本无入党之必要。六月时为势所迫,卒之一家十三口,除小孩外,入党者八人。查入党费富者十元,中人家六元,贫者二元。予初拟纳费而不注册,该分部长不允,谓每年仍要纳常费,予不得已遵缴八十元,但非吾所愿也。吾香山之如吾被迫者,不可数计。闻诸三点会虽猛,亦未常加人以暴力。广东尚长此以往,恐永无安宁之希望。
   
     “香山老人”的遭遇固然是地方党人凭势敲诈人民的不法行为,但是在政府权威所在的广州市,《华字》报导党治的情形说:“粤京(广州)以党治国,非党人不能任官职。而番摊公开,鸦片公卖后,摊与烟均为党人办理,固不待言。今有某大学筹备处某科长,又兼任鸦片公卖处局长…其人是为粤京学界之败类,彼等则曰党治之成绩也”。
   
     孙中山口唱“民权主义”,而其违背民权最基本原则的行为,莫甚于破坏司法独立,实行“党化司法”,强迫司法人士入党。

  三,愚民手段

   
     一九二三年孙中山因向新宁铁路索款三十万元不遂,于七月中旬下令徵收该路为军用,并援引美国在欧战时期收管民有铁路为先例。美国归侨李洞云致函《华字》,说明欧战时期,美国政府为便利军事运输起见,确曾收管民有铁路,但对铁路公司的每年收入,照数依法偿还。李在函中说:
   
     美国政府收管民有铁路办法在西报上固常见之,即金山(指美国)华文各报,亦屡有登载。大元帅府中人,既晓援引美例,必深知无疑。今之车脚补回与否,一字不提,但云收归国有,则非遵依美国先例办理可知矣。或曰:阔人只知要钱,美例不美例,管他甚则。不过,帅府群彦欲捧出那位西式自由神,吓吓四邑(指广东省台山等四县)金山伯,而不知其舞文弄墨,实无异于欺诈取财也。
   
     根据英国的报告,孙政府于一九二三年内,强征广州的总数,达一亿二千万元之巨。一九二三年十月美国总领事简氏报告广州的情况说:
   
     孙政府在广州继续拉夫,平民怨声四起。各种各式的苛捐杂税,更促成社会之不满,罢市工潮之频发。杂税中包括鱼贩,黄包车夫,戏院,酒店,饭馆等等。鱼税引起鱼场罢市,现已调解复市。饭馆税引起全市大小饭馆闭门停业,但政府坚持徵收此税,至今仍在谈判中。海关经纪人的工会被罚款十万元港币,该工会认为政府非法罚款,实为藉口抽取军饷之用,现工会会员如码头装货工人等,正在罢工中。
   
     六个月后,简氏又报告说:“广州的烟馆赌场继续做繁荣的生意,孙政府所谓的禁烟局,实际上是抽烟税的筹款机关。赌场大都为军队所包办,政府只得赌场的一小部份收入。孙中山政府以不合法契据为藉口,而没收的私产,共值约一千五百万港币。但迫得以低价变卖,因买者恐孙垮台后,其产权将不为新政府所承认”。
   
     在西关屠城事件发生前三个月,即一九二四年七月十四日里,香港《华字》对孙政府有下面一段的评论:
   
     广州市本来是一个庄严璀璨的市区。但自从孙政府执政以来,便弄成一个恐怖的世界。从前他们未有执政之前,便天天的攻击人家怎么样不好,怎么样黑暗,怎么样野蛮,而自家则大吹特吹他们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怎么样好处,怎么样救国,怎么样代人民求幸福。我们脑筋单简的人民,一听见这良好的主义,莫不欢天喜地的表同情于他。以为他们是先觉的智者,确具有三头六臂,拯人民出水火,而登衽席上的能力。所以出力的有人,出钱的有人,帮着他们,以为他们执了政权,则我们一般人民,必定得无穷的幸福了。而不知他们自执有政权之后,所干的事,大大不对,我们不独不能得享有丝毫的幸福,反被他们压迫到不能出气。
   
     孙政府在广州的成绩,除了破坏地方,荼毒人民之外,绝对没有一点的好处。重徵租税哪,苛抽杂捐哪,强拉夫役哪,变卖公产哪,杂赌公开哪,鸦片公卖哪,白昼杀人哪,掳人勒赎哪,以及压抑舆论哪,大兴党狱哪,凡此种种所为,别人所不敢干的,他的则优为之。日出不穷,犹未已也。搜括人民的脂膏,剥削人民的骨髓,以饱他们的私囊,供给那一班吃人不吐骨的凶狼兵士,而至于掘无可掘,抽无可抽,日暮途穷的时候,则又连他们向日所持以欺世盗名盗利的三民主义,也想牺牲不要,而欲试验共产主义的政策,朝三暮四,可知他们实在没有一定的宗旨,一定的方针,而且没有一点的人格。

  四,结语

   
     黄炎培所描述陈炯明主政下的“一岁之广州市”,与这个孙中山所统治下的广州市,相隔不过两年,广东人民的处境,竟有如由天堂堕入地狱之比,真令人浩叹!
   
     国民党人说,陈炯明想做广东王,所以在广东做些好事;但是孙中山要武力统一,争取全国民主,以广东为革命根据地,所以广东人民不免受些牺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