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期望——从陈西“被落选”看中国人大选举]
陈西文集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期望——从陈西“被落选”看中国人大选举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257
   
   张宏
   内容简介:当局对独立参选人的种种打压、迫害,违背宪法,破坏选举,说明政府在操控“选举”,其选出来的人大代表不具备合法性。尽管道路艰难,但我们相信“选票里面出公义”的信念,真正的选举终会降临中华大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请投下你神圣的一票”,“每个公民都要以主人翁的姿态参选”,新一届的人大代表选举在中国拉开了大幕。可是,一位合法公民,想为人民鼓与呼的独立参选人,他甚至还没有看到选民资格榜,就被“落选”了。这就是陈西,他因为参选人大代表,被绑架、被抄家、被落选。下面是本记者就此事件,对陈西的采访。
   张宏:你在10月19日,被贵阳警方带走、关押。请问,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带走的,他们以什么理由带走你?
   陈西:此次被关押,因为我以独立的公民身份参选今年的人大代表。今年,我和贵阳的其他4位独立参选人,早就向社会各界公开了我们参选人大代表的想法。
   19日那天,我所在的贵阳市金阳新区将张榜公布该区选民资格名单。可是,从清早等到傍晚,选民资格榜还是没有张贴出来。于是,我到小区阅览室,在电脑网页上看到了有关此次选举的宣传资料。我想,选民们正需要学习这些资料,于是我将一些资料复制到了我的U盘里。
   谁知社区受令监控我的人,马上将之汇报到贵阳市、云岩区,以及金阳新区三级国保。警方赶来,以极为牵强、荒唐的“未经允许,收集国家机密”为由,将我的U盘抢走,并把我带到了金阳派出所。这还不算,晚上11点,国保到我家中,将我的、我太太和我女儿的三台电脑抄走,以及U盘、复印机、选举与贵州人权研讨会的资料等等。并且,他们还赶到我家老房子抄家。也就是说,在一天之中,我被贵阳国保抄家两次。
   张:你被带到派出所后,都发生了些什么,他们如何对待你?
   陈:他们本想以“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来迫害我。但是,那些所谓“机密”资料,本来就是公开张贴给选民们看的,属于普法宣传。怎么能叫“机密”呢?再者,如果这些公开的选举资料属于“机密”,为什么要公布在网页?这是不是政府有意泄漏国家机密?他们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窃取国家机密”的罪名实在难以成立,他们总把我关在派出所很是说不过去,但是他们又不想放我。于是第二天,他们将我转移到贵阳城郊百花湖邮电训练基地软禁起来,三级国保24小时轮流监守,一直到25日晚上,才勉强放了我。一来是,我和家人不断抗议,再是他们认为达到了预期目的。
   抄家那天,我对那个派出所警察讲了我参选人大代表的想法和意义,还对他说:“你与国保不同,你是治安警察,不是思想警察,你不应该参与打压公民。”谁知一旁的国保听了,竟然咆哮起来:“我就是思想警察,怎么了?别呆着,给我抄,给我搜!”还有一个国保说:“你看看,我早就给你说过,叫你不要掺合到什么选举里面来。你不参加,不就没有这些事了?”按照这样的逻辑,绑票者是不是该对人质说:“你看看,不是你家爹妈这样有钱,我们绑架你干什么?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张:你认为,那天对你的行动和后来的软禁,是有预谋的,还是偶然事件?
   陈:我认为,19号那天的绑架,有一点偶然性,但更多的则是有预谋、有计划地迫害我,打压我们5个独立参选人。
   我们5人在今年换届选举中以独立身份参选人大代表,是光明正大的,是积极行使公民参与管理国事的权利,履行宪法赋予我们的使命。所以,我们不仅公布了我们的想法和主张,以争取选民的支持;对公安机关,我们也就参选递了话。国保知道了我的想法后,居然“忘记”了我是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受宪法保护的公民,他们居然警告我:“你不能参与到这里面去,否则后果自负!”什么后果?不过是威胁。我不在意,继续准备参选。即使是现在,我也不停止为将来的参选做准备。
   他们在这段时间绑架我,是精心策划的,目的就是搅黄我参选。19日是公布选民资格榜的日子,可是他们就是迟迟不公布。为什么?因为我在场。我被释放后方知:后来公布的选民合格榜上,没有我名字。剥夺我的选民资格,你给我个说法啊?为什么?19日公布选民资格榜(规定时日),24日傍晚6时是推荐人或自荐人报名截止日期。他们在这段时间关押我,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失去了6天多的自由,对我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我为我的国家和人民感到悲哀:这个有强权作后盾,有警察和枪杆子作保镖的国度,它距以选票驯化统治者,将统治者关进笼子的民主目标还很遥远,道路艰难而漫长。我准备了好多年,想为信任我、选举我的同胞们说话,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但是,我坚信这是暂时的,中国的民主自由,中国人以选票选举自己的代表、选举国家领导人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正义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我不会因为这样一次预料之中的挫折而放弃。
   张:回家后,他们还对你进行监控吗?
   陈:这些年来,明里、暗里受到监控,已经成了我的生活常态。凡敏感的日子,都是他们加强对我的监控的时候。这次我宣布参选人大代表,他们更不会放松对我的监控。搬到金阳新区后,我住在23层,他们就在23楼的天井里安放了办公桌椅、炉火、灯具、茶具等,几个人全天候24小时监控我。我出门,他们就步步紧跟、寸步不离。我家的3台电脑都被他们抢走了,到现在未归还,他们想切断我对外界的联系。
   但是,我不会屈服,将以可能的方式发出我的声音。根据规定,如果对张榜的选民资格有异议,可以在5天时间内进行质疑。但我是被国保非法剥夺了6天的自由,自然无法质疑,责任不在我。因此,我还将找到相关部门,追问:选民资格榜上为什么没有我陈西的名字,你们依据什么法律剥夺了我的选举权?
   不久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与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格雷兹洛夫举行会谈,竟然好意思与俄国议员“交流”选举经验。你这个委员长是怎样“当选”的,每个中国人都知道。
   张:除了你之外,其他的4位独立参选人,他们也受到警方的干涉、打压了吗?
   陈:贵阳除了我,还有4位独立参选人,李任科,廖双元,徐国庆和吴玉琴。这段时间对他们的监控,也大大加强了。其实,对我抄家、软禁等等,也是杀鸡儆猴。目的很显然:你们4个再不听招呼,陈西就是榜样。
   除开常规监控外,他们还采用“技术手段”剥夺独立参选人的合法权利。比如对付徐国庆,他们在其选区的措施是:这个选区的两位候选人,必须有一个是党员,另一个必须是少数民族,还必须是女性。尽管这个规定违反选举法和宪法,但是他们不管,只求将徐国庆挤出去。
   吴玉琴所在选区的规定是:候选人要对国家和人民有“重大贡献”。依据这一“规定”,吴玉琴这个选区推举的候选人,一个是个银行行长,一个是个民营企业经理。有“重大贡献”的规定也违背选举法和宪法,是变相剥夺公民的被选举权。我们不禁要问:吴玉琴不是行长,不是老板,没有钱,她就不能当人大代表,不能为选民说话,是不是?你们“选”出来的人大代表,是代表民众说人话,还是代表权和钱说谎话、鬼话?
   申纪兰,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这位80岁的、所谓的“中国唯一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据称她曾经跟毛泽东握过手,跟周恩来吃过饭,被江泽民称做“凤毛麟角”。她曾一句话震惊中国,说她55年来“从没投过反对票,对党对国家一直拥护”。55年啊,也就是说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这期间的赞成票全都有她的份!这样的人大代表是怎么选出来的,代表谁的利益,还不昭然若揭吗?
   人大代表的“十项工作责任”,其中包含“依法向大会提出质询案”、“可以对各方面工作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申纪兰却以55年没有投过反对票为荣,真是荒唐透顶。这说明了两个问题:一,党喜欢这样的不反对票人大代表;二,申纪兰作为人大代表,严重渎职了半个多世纪。
   独立参选人远比申纪兰这样的“人大代表”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和参政议政能力。他们不惟党首是瞻,不仰仗谁,不看谁的脸色行事,不代表任何一个利益集团说话。独立参选人才真正代表人民,为民说话。
   张:你此次选举及你们独立参选人的遭遇,还有何感受?
   陈:感受太多、太深刻了。独立参选人受到官方、警方不择手段的打压,不只发生在贵阳,山东、浙江、四川,包括北京,独立参选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打压和迫害。
   选举法规的规定,人大代表只能是“依法选举产生”。贵阳警方对贵阳独立参选人的种种打压、迫害,违背宪法,破坏选举,说明政府在操控“选举”,其选出来的人大代表不具备合法性。
   在野的时候,中共信奉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朝62年了,他们依然信奉“枪杆子下面保政权”。但历史证明,没有底线的暴政和没有选票的专制,不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公义和福祉,而是灾难,大跃进、文革、六四都是明证。
   党政挥手,人大举手,政协拍手,这样荒唐、虚伪的治国方式已经60多年了,我们不知道其还要继续多久?民主自由的彩旗,什么时候才会飘扬在中华大地?人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具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尽管道路艰难,但是我们不能灰心丧气,我们相信:多一个独立参选人,利益集团就会多一份牵制和心虚;我们多坚持一天“选票里面出公义”的信念,真正的选举就会早一天降临中华大地。
   卡扎菲完蛋后,网民们选择了一句话作为回应: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最后,我重复这句话,因为:这句话表达了我们永不屈服的意志、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期望。
   
    2011年10月底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257
(2011/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