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艾鸽文集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在茫茫的浩瀚的阴阁府地中,一片延绵的魂灵的人脉,哪里似乎有着地心里的隐秘,总是神秘而诡异,恐怖而可泣。搁浅着的肉体与血液,奔涌着的却是无声的呐喊。我随意点一个人名,都会看到那个时代的缩影。她叫小芹,身上血迹斑斑,脚一拐一拐地来到我面前。虽然是平民女子,却生得粉澄若仙,两眼含秋,丹唇落霞,腰肢飘曳。
   
    我暗暗惊讶:“阴府里竟然也有这么迷人的民间女子。”禁不住吟出几句:
    玉瓶破碎韵犹存,谁为黛秀解愁魂。
    明眸何处可天佑,还她滋春情之润。
   
    小芹柔柔泪眼:“我父母不该生我那么漂亮呀!越漂亮越死得早!”
    她在文革时期,刚满17岁那年,一天,在去上学的路上竟然被一个小偷盯上了。
    那小偷第一次见到那么美的女人,便心想:“偷她准没错!”
    在一个小铺前,小偷摸走她的钱包。小芹发现后竟急得剁脚,追了上来。
    可小偷遛到一冷僻墙角处,打开钱包,见这么漂亮的女人身上,居然只有5毛钱,半两粮票,二两肉票,5尺布票,一张购煤卡及25斤的购粮本。气得脸疙瘩颤抖,眉毛鼻子缩成一团,跑了几步,仍没想通,又折过头来,正好碰见小芹追了过来,干脆朝她的下身连捅了几刀。一边捅,一边骂:“他妈的,比老子还穷!捅死你这个穷屁眼!”
   
    小芹啼不成声:“那5毛钱半两粮票,是我一天的伙食费!我真的是比他穷呀!特别是这二两肉票,5尺布票,一张购煤卡及25斤的购粮本,可是我家一个人的老底呀!” 小芹叙述道:她的5毛钱,半两粮票,负责买两个馒头,5片腌罗卜,6颗弹珠糖(要挑圆浑的),一串葫芦果。以维持一天的生存。
    她悲悲凄凄地:“我想要回购粮本,没想到他竟然发飙捅死我!”
    我只好告慰他:“那小偷最后也死了!”
    “啊!”她惊叫一声,又道:“为什么?”
    我把通过魔笔得到的信息告诉她:“那小偷嫌美女太穷,就去偷一男人。谁知那男人一身武功,察觉小偷后,一把抓住,掐个半死。街头的人们听说是小偷,更不放过!这年头,谁家的自行车上的铃铛盖没被偷过,你一拳,他一脚,十分钟后小偷就挺尸路边了。”
    小芹恨恨然:“打死也不解我的气!”
    我道:“听说那年头,打死小偷就向打死一条狗一样。你是无罪而死,他是罪不至死。双死。”我叹了口气:“那小偷被打死时,周围的人首先想到的是劫偷济贫,把小偷身上的财物翻出来,可居然是只有5毛钱,半两粮票,二两肉票,5尺布票一张购煤卡及25斤的购粮本!人们也没放过,见者有份。”
   
    有词为证:鹧鸪天
    槁木形骸昔日珍,香袅卷舒裹玉身。
    早知世道出刁贼,悔不一生守宅门。
   
    到沧溟,无芳痕。空落美名随风沉。
    触目皆是微尘外,梦不知眠难召魂。
    ---未完待续---
(2011/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