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文集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自古苏杭出美女。”可谁能想到这位苏州的美女,竟然有此悲凄的命运。她来到我面前时,脸上已经不见那种妩媚不尽的娇娆,泪眼中眸子已经被泡得目光呆滞,可就如浮云终究无法掩饰住阳光的灿烂一样,她的那种韵味自然地从她的音容中洋溢出来。林昭大姐见到我时一惊:“小鸽子,你与我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还对我这个女鬼感兴趣。我应该被历史遗忘了。”
   
    我握住她伸出了的手,确实很冰凉。那中寒气似乎是一种来自细胞的被冻僵。据资料宣示:林昭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公开支持北京大学学生张元勋的大字报“是时候了”而被划为右派,后因“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反革命罪”在1960年起被长期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狱中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书写了二十万字的血书与日记,控诉了对她残酷政治迫害和压迫,表达自己追求人权,自由和平等的信念和追求。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当局在上海秘密枪决,当局从未正式公布过判处林昭死刑的罪名。 1980年8月2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之前判决,以精神病为由平反为无罪,并认定该案为冤杀无辜。1980年上海高院再次做出复审,认定以精神病撤销判决不妥,撤销1980年裁定,但仍与之前判决一并撤销,宣布林昭无罪。我急于告诉她:“你已经被宣判无罪了!”
   
    林昭略为点点头:“这一天来得太迟了!我个人的命运在其次,而人们的苦难深重了。”
    我凝眸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追求真理?”
    林昭刘海飘逸着:“我不是一个神。我也曾经幼稚过……”她追叙道:她高中毕业后,不顾母亲反对,于1949年7月考入了“革命摇篮”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决心“与家庭生不来往,死不吊孝”,投身到革命中去,甚至曾经无中生有地揭发过自己的母亲,多年后,林昭对此感到很不安:“他们要我井里死也好,河里死也好,逼得我没办法,写了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我不得不满足他们……我没存心诬陷你”。 1954年,林昭以江苏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由于林昭勤学多思,受到游国恩教授的赞赏,建议林昭调入文学专业,未果。林昭与另一位才女张玲任校刊编辑,负责副刊《未名湖》。1955年春,林昭参加了北大诗社,任《北大诗刊》编辑。1956年秋,《北大诗刊》停办后,林昭成为综合性学生文艺刊物《红楼》的编委会成员之一,被称为“红楼里的林姑娘”。
    《红楼》第2期的责任编辑是林昭和张元勋。据张元勋的回忆: 那一夜,已经形成了「群体力量」的「反右派斗争」大会,所谓「群体力量」是说一群后来标榜自己是「左派」的人,此时已集中火力向「右派言论」反击,一些发言已提到「大字报中的话是反革命煽动」的严肃课题,开后来扣帽子恶劣行径的先河,而当时的我,就正处在这种出手不凡的猛烈的火力的焦点,正当「群体力量」前者呼后者应,轮番讨伐之时,一个女学生在浓密的夜色中登上餐桌,她那夹杂着婀娜的苏州方言的普通话,音色浑厚,不似女孩惯有的娇柔,在震耳欲聋、声嘶力竭的此前的男声叫嚷的未绝余音之隙里忽然传来如此迷人的声音,颇有「一洗万古凡马空」的新意,当时沸腾喧闹的听众顿时化作悄然。
   
      「我们不是号召党外的人提意见吗?人家不提,还要一次一次地动员人家提!人家真提了,怎么又勃然大怒了呢?就以张元勋说吧,他不是党员,连个团员也不是,他写了那么一首诗,就值得这些人这么恼怒、群起而攻之吗?今晚在这儿群体讨伐的小分队个个我都认识!所以,自整风以来我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写过什么,为什么?我料到:一旦说话也就会遭到像今晚这样的讨伐!我一直觉得组织性与良心在矛盾着-…」
   
      「你是谁?」一声怒吼从黑暗的人群中咆哮而出,打断了她的发言,这显然是一位陌生人,凡熟悉她的人凭着她的声音就勿庸再问。 「我是林昭!那么?你又是谁?竟是如此摆出一个审讯者的腔调!你记下来:双木三十六』之『林』、『刀在口上之日』的『昭』。她稍停,又说:「告诉你:刀在口上也好,刀在头上也好,今天既然来了,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工夫去考虑那么多的事!你是谁?还是你们是谁?你怎么不敢也报报你的家门?」林昭不服,跑到团中央质问:“当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校长时,曾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去保释‘五四’被捕的学生,现在他们(指北大领导)却把学生送进去,良知何在?”1957年5月22日的那个黑夜起,11年后,她终于被密杀、灭尸。
    我问:“人们还想知道你受迫害的情形。”
    林昭用沉重的语气道:“当时,有人写了题名《致林昭同志》,如下:
    向左!
    向左!!
    向左!!!
    共和国的公民,
    我们守住每一个窗口,
    举起我们的枪口:
    向右!
    向右!!
    向右!!!”
    她突然问道: “现在没有人写这样的语言了吧?”
    我无语。几十年过去了,却好象仍在眼前,用语是不一样了,可那种人,那姿势,那神态,宛如恐龙栩栩如生。
   
    林昭容貌上的光芒如血在倒映:“光是镣铐一事人们就玩出了不知多少花样来:一副反铐,两副反铐;时而平行,时而交叉,等等不一。臂肘之上至今创痕犹在不消说了,最最惨无人道酷无人理的是:不论在我绝食之中,在我胃炎发病痛得死去活来之时,乃至在妇女生理特殊情况--月经期间,不仅从未为我解除过镣铐,甚至从未有所减轻!--比如在两副镣铐中暂且除去一副”。 1965年3月23日,林昭开始写《告人类》。 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改判的死刑判决书,随即在上海龙华被枪决。5月1日,公安人员来到林昭母亲家,索取5分钱子弹费。林昭炽烈如火的眼神始终没有熄灭下来,与我辞别前就说了一句:“就把我留在黑暗中吧!光芒多了,天就会亮了!”
    有词为证:乌夜啼
    秉烛夜中飘游,魂魄丢。
    启明星光点点,缀深秋。
   
    香云断,东风乱,锁闲愁。
    借来一般滋味,究源头。
   
    ---未完待续---
(2011/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