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芝加哥记行(之一)]
张成觉文集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倒打一耙意欲何为?
·赵紫阳还做过什么?
·善用香港的自由
·胡耀邦的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芝加哥记行(之一)

   
   
   
   
   


   此刻是24日晚7时,我的芝加哥之旅已近尾声。明早9时半我就会办理退房手续,10时之前到达咫尺之遥的火车站,以便前往O'Hare 机场,乘坐1:03pm 起飞的联合航空0611班机,飞往此次美国行的最后一站三藩市。
   
   
   事实上,这回共约45小时的闪电式访问,今日中午12时许即已基本落幕。之后我回到位于唐人街的华埠宾馆,一直对着我的iPad。
   
   
   回顾昨日下午4时半左右抵bu(土字旁一个步)后,大致经历如下:
   
   
   1•尚未步至机场之唯一出口处,素未谋面之T君已向我招手示意,身旁为其年方5岁之大公子。彼乃曾慧燕小姐80年代任职香港某报时之同事,现为此间XX日报之骨干。应曾之请助我决定两晚居仃之所,接机属额外礼遇也。
   
   
   2•热心而健谈之T君童山濯濯而颇健硕。驱车途中解释为何日前特地于电邮中嘱我勿将iPad外露,盖已发生数起抢劫案,作案者正当teen age,黑人居多。
   
   
   3•闻此讯息我当即放弃选择廉价旅馆之初衷,请其驱车直奔华埠宾馆。约1个月之前,我曾请某位X小姐代订该宾馆房间。但10月初抵家盈家中谈起此事,家盈谓太贵,遂致电撤订。不料数周来多方向美东友人求助,包括马州杨建利、华府吴弘达、纽约辛灏年与曾慧燕,以及奥兰多Wendy等知名人士或资深记者,兜兜转转,最终仍回到起点。可见冥冥中有定数也!
   
   
   4•生平首次入住每晚85美元(连税)之酒店,不无"肉qie",盖8月9日晚入住巴黎华人家庭式旅店,才12欧元,折合不足14美元;而9月30日在维加斯住Rivera酒店,亦仅75美元而已。后者房间面积恐怕6倍于华埠!但正如法美之国情迥异,维加斯与芝加哥亦市况有别,只好直面此未如理想之人生,乖乖接受出乎意料之现实。何况年届七十有二,安全为重中之重,"稳阵"第一。此与北京当局之稳定压倒一切殊途同归!
   
   
   5•T君于华埠商场内一高档中餐馆"利XX"殷勤款待,白切鸡先行,芥兰炒鱼球继之,炸虾殿后,油水既足,镬气又佳,分量尤其可观,其中炸虾每只大小均远较白石老人笔下所绘之体形为巨,与我拇指不相上下。结果老中幼3人勉力大嚼,仍未能灭其半。最终打包以供不克到场之黎兄贤内助及稚子分享。
   
   
   6•席间东道主滔滔不绝,缕述平生。彼乃梁任公之同乡晚辈,早年于某报工作数年后赴台深造,再转花旗国XX报供职,于此近20载。夫人为60年代中期上海支边青年之千金,在塔里木河流域兵团农场长大。我闻此顿生异邦逢故旧之亲切感。盖我1960年发配西域,22载之中虽长期身处准噶尔沙漠边缘,与T岳父母隔皑皑天山遥遥相望,但也曾到南疆一行,对浩瀚无垠、半世纪前彭加木曾不幸葬身其间的塔里木大沙漠并不陌生。而T则称数年前其夫人旧地重游,塔河已断流矣!沧海桑田,岂纯出于自然力乎?相信属人为之恶果居多也!
   
   
   7•T于国事忧心忡忡,兼及香港现状,对官商沆瀣一气深恶痛绝。话题转至近日佛山小悦悦惨剧,我说粤省书记汪洋向同僚称中华民族到了最堕落的时候,大陆网民应之曰非也,乃贵党到了最堕落的时候!对此说T拊掌赞同,并称教育为挽救民族之第一要务。
   
   
   8•但余意认为,本世纪内难望我神州同胞洗心革面有成。盖毛入主中南海以来,国人被彻底洗脑,邓力群所云"吃狼奶长大"者已逾三代,即使现居港澳海外、忝列古稀"长者"一族之我辈亦不能免疫也。最乐观预测,到2047年邓小平谓五十年不变期满之日,倘北京改弦更张顺应世界潮流,旋乾转坤开始步入宪政民主大道,亦需数代人持续努力,方可望赶上欧美文明国家,而以仁义礼智信之崭新精神面貌,出现于22世纪。余之一孔之见,获T君认同。
   
   
   9•呜呼,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芝城幸遇T君,颇感相见恨晚。临别依依,相约香江重叙。
   
   
   (未完待续)
   
   
   10-24,10:56pm
(2011/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