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秋风秋雨怀秋瑾]
曾节明文集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风秋雨怀秋瑾

   秋风秋雨怀秋瑾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阔别四季变换三年,终于重逢落叶缤纷的季节。有别于故乡桂林的是,这里的秋天少了一种肃杀,却多了一层壮阔,恰如美国人的气质。家乡的秋大抵是燥爽的,这里,秋天如桂林三月雨般沐浴而来,随着一层层秋雨,天地间寒气渐起,铺天盖地,秋风拂面而来,风雨间黄页翻飞,绿地披彩,层层叠叠,广袤无垠,虽无家乡之凌厉萧瑟,却更加厚重雄浑。落叶深处,大小豪斯桔黄的灯光更加温暖可人。
   昏黑时分,北风夹着细雨就着路灯袭裹而来,颇有几分也有几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情形。不由得想起了秋瑾女士,由鉴湖女侠的凄美,对照自己的幸运和无奈。


   单从黑白的画像上看,秋瑾都是那样美丽:当代中国女人已经少有的瓜子脸、樱桃小嘴、大眼睛流露着山口百惠的韵味,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位小姐,竟能在留日学生集会上说出:“谁若投降满虏,出卖同胞,吃我一刀!”这样一位小姐,竟能写出:
   
   “一睡沉沉数百年,大家不识做奴耻。
   忆昔我祖名轩辕,发祥根据在昆仑。
   辟地黄河及长江,大刀霍霍定中原。
   痛哭梅山可奈何?帝城荆棘埋铜驼。
   几番回首京华望,亡国悲歌泪涕多。
   北上联军八国众,把我江山又赠送。
   白鬼西来做警钟,汉人惊破奴才梦。
   主人赠我金错刀,我今得此心雄豪。
   赤铁主义当今日,百万头颅等一毛。
   沐日浴月百宝光,轻生七尺何昂藏!
   誓将死里求生路,世界和平赖武装。
   不观荆轲作秦客,图穷匕首见盈尺。
   殿前一击虽不中,已夺专制魔王魄。
   我欲只手援祖国,奴种流传遍禹域。
   心死人人奈尔何?援笔作此《宝刀歌》。
   宝刀之歌壮肝胆,死国灵魂唤起多。
   宝刀侠骨孰与俦?平生了了旧恩仇。
   莫嫌尺铁非英物,救国奇功赖尔收。
   愿从兹以天地为炉、阴阳为炭兮,铁聚六洲。
   铸造出千柄万柄宝刀兮,澄清神州。
   上继我祖黄帝赫赫之威名兮,
   一洗数千数百年国史之奇羞!”
   
   (秋瑾《宝刀歌》)
   
   这些千古绝句,其巾帼不让须眉之慷慨大气,堪比岳飞《满江红》。国人仍在称呼早成败类的中国女足铿锵玫瑰,殊不知这才是真正的铿锵玫瑰!
   秋瑾惨死在满清鹰犬、汉奸张曾扬(张之洞之叔)、贵福的屠刀下,时年三十二岁;秋瑾死后六十一年,又一位反抗专制暴政至死不渝的女子林昭,死在中共上海当局枪口下,时年三十六岁,林昭同样有着瓜子脸和美丽的大眼睛。难道林昭是秋瑾转世?
   
   一百年过去了,华夏的政治体制进展乏善可陈,进展殊微,许多地方甚至倒退。主要的进步只是:共产党红朝如今对“反贼”不再诛族、凌迟、杀头,而是关起来,最多也是关在牢里整死。秋女士血与泪是不是在空流?美丽头颅今在何处?
   但有些事,是不能以功利来衡量的,秋瑾的血,创造了一个古老民族反抗蛮族奴役的美的典范,一个永恒的典范。
   秋瑾的凄美,激励着武昌城的新军奔向楚望台,激励着青年蒋介石加入光复杭州的敢死队...满清滴血的鬼头大刀,霎那间如锈铁钉一般不值一瞥。一百年前,起事军民一把剪掉辫子、甩向半空的那一刻,是五千年来中国人最美的一刻。
   从顺治二年侵占南京始,到康熙二十二年吞并台湾止,满洲(女真)入侵者烧杀掳掠三十八年,屠杀数千万人,方才在中国人头上种定的这一条奴才标志,竟然脆弱如斯,在武昌枪响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纷纷落地,九州瞬间朱颜改。极权暴政的强加之物,不管多么长久,骨子里仍然是豆腐渣。
   清帝逊位两百年六十年前,因专制和科举而衰朽萎靡的中国人,在满洲强权乘虚而入的凌厉屠刀面前,好歹涌现出了文天祥第二左懋第、反剃发的阎应元、夏完淳、张煌言、郑成功、李定国、李来亨等一大批“头可断,发不可剔”的人;两百六十年后,武昌的枪声一响,平日里骑在汉人和南方各族人头上作威作福的满洲权贵和八旗子弟们,魂不附体,“一碗大肉面下去,辫子剪得比谁都快”,这个寄生的特权种类纷纷改汉名、用汉姓,收拾赃物细软,四散奔逃,连老家关东都不敢回了。这些平日里耻笑南蛮的“英雄”种类,没有一个人为了保卫辫子而去见多尔衮的。
   一百年前,八旗制度(一族专制)、封禁东北(殖民统治)在辛亥年的风潮中纸房子一样的倒塌,荒淫的“三宫六院”、人格作贱的“三跪九叩”、“磕头打千”、极端野蛮、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太监制度...都随着武昌城的枪声甩进了历史垃圾堆,而后,即使是马克思+秦始皇的毛泽东,也不敢一星半点恢复这些“旧例”。
   谁说辛亥革命全无意义?
   只不过,辛亥革命仅仅革掉了一个有形的辫子,无形的辫子于国人脑中根深蒂固,还来不及剪出。一族专制驱除之后,共和宪政尚未发芽,就被国际形势连根冲刷净尽——苏俄要赤化中国、日本不许中国强大...孙中山的“联俄容共”则成全了苏俄和日本。
   “联俄容共”并非辛亥革命的必然导向,而是孙中山及其追随者的错误。作为精神领袖,孙中山播种了辛亥革命的火种,但却将中国的变革领到党国威权的困难道路上。孙中山从不信奉马克思,但他无原则的投机作风却引狼入室,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是民国背离了孙中山,而是孙中山背离了民国。九泉之下,这位不择手段的国民党国父和糊里糊涂的宋庆龄,如何面对秋瑾的美丽和热血?
   追昔抚今,晚清虽败坏,民族之魂未散,今日之中国还能产生鉴湖女侠吗?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十月十四日于纽约州秋雨
(2011/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