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逸风文集]->[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逸风文集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乱弹“知识匠”》----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观感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
·《逸风网络文章自选集》(续)目录
·对于当代中国教师的隐忧
·风中的芦苇与风中的风筝
·就教育问题给吕易先生的一封信
·体制内生存的中国教师的悲哀
·就教育问题给常作印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演讲辞
·“士”“仕”合流的危险
·在“屁声”中茁壮成长
·“文统”还是“武统”?这始终是一个问题!
·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何处才能有我们宁静安详的家园?
·也谈论坛启蒙的困顿(图)
·为什么说极端民族主义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
·把失败的权利还给孩子
·让我和你同行---悼念我们的王培
·毛毛虫
·教师
·林冲
·中国历史
·丧钟为你而鸣
·追寻高扬的灵魂之舞——-山田正行、刘燕子夫妇河南之行印象识记
·言说的两难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教师的人生责任到底是什么?----有感于教师打人事件
·《躯体》
·被规定的自由及个体自由的界限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消解革命
·逸风的几句家里话
·《一斗水的秋天》
·《象形文字》
·由“学生向过往车辆敬礼”所想到的
·认识上帝乃真理之途
·故国逸风,异邦有枫
·论学校的使命
·国家的财富在哪里?
· 凄美抑或悲壮:当代中国教师精神的“镣铐”之舞
·死亡乃人生之道的自然延续
·蒙田为官
·“怪物”必狰狞
·《宣告》
·《香港呀,香港!》
·《雨傘上的月光》
·《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看見黑暗》 ——致閻連科
·“依法治國”
·《焦作市的雨滴》
·《給那些詩人們!》
·《父親》
·《喜慶》
·醜劇的黃昏~~致Karl Marx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這個世界 ----致盛雪女士
·《渔夫们》
·拒絕食槽 ----致基督徒詩人尾生
·通姦 ---致“與人通姦”者
·《文 學》
·悯 豕
·《如果》
·《有感》
·《教育》(外一首)
·《尊嚴》
·《真理》----獻給高智晟律師
·教育部和環保局到底誰最不要臉??
·《人民》
·《護照》
·《小黄伞》 ---致占中港人
·《生活》
·那座城---致臺北青年們
·神的光芒--致黃之鋒
·詩歌《春天,在這裏……》賞析
·《焚》 ----贈詩友羅勇泉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持续符号化的中国教育!――― “杜朗口现象”琐想
   
    圣人保罗说过:“字词叫人死,精义叫人活。”同时,大乘佛教也以为:“因为认识到你必须在自身内了悟真实,所以真实是永远不能被佛陀所宣讲的。”这两段教义文其实是在告诉我们诸如词汇和表意类的符号是何等的不可靠。就比如我们在进行教育言说的时候,往往有更多的真实(本真)是难以言说的。同时,也清晰地告诉我们,真理也会是因为太简单了而成为一种难以言说的事物。
   
   


    近来风头很足的杜朗口现象,就处于这样的一个尴尬的言说与难以言说的两难境地。诸多媒体连篇累牍所报道的杜朗口现象里,本真的东西到底丢失了多少却是不言而喻的。也许正是杜朗口学校在教育实践中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遵循了教育本真的东西,而其他的“非杜朗口学校”远远偏离了教育的真道而已。
   
   
    真理其实很简单,简单到很多人必须要走太多的弯路才能认识到的程度,简单到对眼前的真理漠然不知的地步。只有到了尽头,才能找到本该早点实行的开头。人生如此,我们的教育也是如此。一切刚硬的心难以低头承认本已经证明是错误的错误。
   
   
    诸如教育,我们的教育在崇拜甚么?为什么教育会如此地进行崇拜?甚么是教育的真实或真理?如何才能达到教育的真理或教育的真实?等等问题,谁又能言说清楚呢?
   
   
    有哲人说,因为人是两栖类动物,所以必须受到教育。人类的两栖类属性(肉体和精神)并不是每个人都乐意承认的,比如很多没有经历或听说“不远的前面的历史”的人来说,就根本不会承认自己的两栖性。比如斯大林主义和文革主义等所谓的各样的“主义”显现在某些人身上的暴戾脾性都有其历史的根源存在,最为可悲的就是人们的善忘历史的那种惘然和愚妄的态度并他们却对自己的态度难以自知的态度。
   
   
    人类的两栖性的问题的确是需要人类自身的很大勇气和力量来承认。当施洗约翰高呼“你悔改吧!”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了解他内心体验到了的真理呢?又有多少人因着先知的呼告而真正悔改呢?我们很难在真实的包含有真理的呼告(言语)中领会到本真的东西,而往往在具有政治压力的或者是具有所谓的短暂性的历史“伟人”的言说中得到的是更多的生命的浪费和虚度并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后的感恩戴德。难道一个愚妄的人能认识到自身的丑陋么?能认识到其有限的生命里有无限的罪恶么?难道认识到这些本真的东西不是一个在寻求去脱离低级肉体追求的人的伟大进步吗?但是,往往,可悲的是这样的进步很鲜少在我们身上体现出来。
   
   
    教育的本质是甚么呢?我们不用这个“本质”,用另外一个词:本真。那么甚么是教育本真的东西呢?
   
   
    杜朗口中学的教育现象能赋予在表象和愚昧混沌中生存的人们多少反思的智慧和达悟呢?我看很多人仅仅是达到了很小的一步而已;这种了悟还尚流于浅薄,真正的了悟应该是一种挣脱了精神和生命本身的镣铐之后所达到的了悟。尽管在当下时政教育情景之下,对于教育改革都流于空谈的情况下,杜朗口现象仅仅是对一些头脑不甚发热的清醒者来说多了有一些嚼头而已。
   
   
    对于本真的追求,最为可怕的还是不要一如既往地掉到非理性非理智的盲目符号崇拜的迷雾之中进行探求。往往,某种本真的事物,在一定的政治背景甚至是“类宗教”背景中,语言符号不是被充分视为代表事物和事件的东西;相反,事物和事件不仅被视为语言的特定图解,而且是所谓另类的符号图腾和人类罪性的愚昧无知的贪婪两者利益之间的“酱缸”式合污。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之下,事物和事件是应该有诸如本真的方式来演绎或作答的。
   
   
    语言符号所代表的事物和事件并进一步进行诠释,不能被视为现成的灵丹妙药之类。往往,事物(事件)的本真就在言说之外的世界之中。常常,我们所应该做的就是引导人们自己诊断和治愈身上的病灶,将他们带到人类的问题及问题的可能解决方案面前并显现出让人直接经验的所在。这个其实就是教育的本真所在。同时,教育的必要成长和有必要去掉人类的“类人孩”特性,亦该如此!
   
    很多事情(事件)不是文字断言的结果,而是个体自我的觉知和思考正确的结果。所以,教育家应该学会的不是在教育技术这个层面上下诸多的笔墨,而是再行深入理解我上面所给予的这句话,来认真解决当下教育上存在的一切问题。是否考虑不是在技术层面上解决,而是在艺术层面上解决教育的诸多问题呢?
   
   
    教育是艺术,教育更是艺术的介入并以艺术作为教育的“同工”才能真实地解决教育上存在的各类问题。把“教育是技术”变为“教育是艺术”是一个极大的观念上的颠覆。如果归于教育本真的艺术性,教育就会寻找到一个本来就属于自身的“新天地”。
   
   
    对于富于精神、文化、思想、意义等文字符号特点的历史人物诸如孔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等作为名称符号进行崇拜的事实,我们很难有甚么太过于厚非的地方。然而,最为可怕的是当下诸如百姓对于村长大人、乡长大人等名字作为符号进行崇拜的事实,类比在教育界内这样的低劣的符号崇拜也在大行其道,我们又该向谁讨要这份罪魁对于教育的愚昧之功呢?
   
   
    教育对人的精神成长所具有的塑造力度是很多人无言能表的事实。如果我们在某种特定的社会制度或者环境之下,作为所有的个体的精神被恶谋阳谋之类的事件引导的话,我们是否还真的有属于自己的本真的精神呢?诸如西方教育在宗教精神的浸淫下成长的事实,我们很难说,我们的精神具有更多的宗教上的宽容和博爱的基因。为何人类本真的精神理念,比如爱、宽容等因子,在这片国土上难以扎根成长,还被某些别用用心的人视为畏途,何哉?
   
   
    心灵、精神的本真成长被恶意谋杀并篡改为接受某种理想主义式的“主义”教育,被官方文件式的教科书的编撰者的狭隘的思维所约束和荼毒,被古板的具有斯大林主义血统的政治所左右的教育,还会能有多少的精神成长呢?当所有的自由博爱民主精神被大一统的教育体制约束之后,人生在苦苦挣扎之后寻求本真的“大道”走了很多弯路甚至在没有找到真道就堕入世俗万恶的深渊。这样的教育现实何堪言哉?
   
   
    这种阻挡还被行政教育机构辅以对教师创造性的捆绑之中得以畅行。杜朗口中学在解放了学生的时候是否也应该在解放教师身上下下功夫呢?是否也让教师在心灵、观念、精神等等所谓的“抽象名词”的符号方面得以解放呢?
   
   
    不要仅仅把人看作是人(肉体的人)而要把人看作是人(肉体和精神两栖的人);这也是健康和谐统一的人的基本的观念所在。和谐的人也是和谐社会的起码基本出发点。
   
   
    把如何建造“和谐的人”的工作放在第一位才是当前,其实也是自古以来以及未来人类的永恒要务。而不能如当今的教育现状一样几乎都是奴性的、乏创造力的、更有甚者据说是学生党员“马加嚼”式的人才。首要的是开放智慧之学。我们的教科书上有称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切哲学的哲学,不知道地球人有多少人“甘愿”承认这“一切哲学的哲学”为永远的真理?如果作为一种学说让几个百无聊赖的人来研究,自欲自乐倒也罢了;若是当作一种统一全民族的思维的政治思想工具的想法或做法,显然已经落伍了整整一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也并不能与“与时俱进”、“和谐社会”的“伟大思想”保持和谐一致。
   
   
    2006-11-20于逸风阁
   
(2011/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