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严家祺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中国面对6条“走不通的路”


香港《前哨》月刊2011-11


严家祺


   
   现在的中国虽然实行严厉的新闻控制,但由于经济领域的自由和网路的存在,已经无法做到毛泽东时代那种“全面专政”了,当人们假借毛泽东言辞批判今日官方政策和作为时,共产党对此束手无策。中央对地方的控制能力也大为削弱。薄熙来在重庆大唱“红歌”,有力地推动着一股潜伏的“毛泽东热”从地底升起。在毛泽东去世三十五年的当天,山西省太原市民众自发举行了一次「山西人民隆重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活动。纪念会大唱《东方红》,朗诵毛诗词,向毛泽东像三鞠躬,宣誓坚决捍卫毛泽东思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然而,这样活动却被当局视为“非法集会”,主持人受到了行政拘留。在中国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规模不大的纪念毛泽东的自发活动。在中国国内网路上,纪念毛泽东、歌颂毛泽东的文章更多。

   
   

毛泽东为什么“阴魂不散”?


   三十五年前,当毛泽东去世、王张江姚被捕时,很多中国人都知道,中国要发生大的改变了。就是没有邓小平重新上台,任何人当政,中国也会发生改变,其根本原因是,毛泽东的一套,是不可持续的。“九一三事件”和“五七一工程纪要”,引发了中国的一场无声的思想解放运动,许多人对毛泽东有了一个“基本结论”,“五七一工程纪要”对毛泽东的“评价”是正确的,毛泽东就是当代的秦始皇。
   一九七六年“天安门事件”在四月五日发生火烧汽车後,毛泽东把这一事件定为“反革命事件”。四月八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天安门广场的反革命政治事件》一文,文章说,“请看,这伙反革命分子是怎样以极其腐朽没落的反动语言,含沙射影地、恶毒地攻击诬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同志的:‘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洒血祭雄杰,扬眉剑出鞘。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会已一去不返了’”。这篇文章把毛泽东和秦始皇联系在一起的思想,更进一步传遍了中国。
   在一九七六年逮捕王张江姚“四人帮”後,愈来愈多的人意识到毛泽东是“四人帮”的真正“后台”。华国锋的下台前後,中国出现了一股强大的“非毛化”热潮,但邓小平制止了这股热潮的进一步发展。当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大反斯大林,在以后,苏联又对斯大林的罪行作了一一清算,使得苏联和今天的俄国,无法再从地底升起“斯大林热”。今天中国出现的“毛泽东热”,不是历史学家如何评价一个历史人物的问题,而首先是一个重要的政治现象,是当代中国社会矛盾尖锐化的反映,人们假借歌颂毛泽东来评判现实。
   网路上广泛流传一份张春桥在审判他的“特别法庭”上的讲话,张春桥说:“就在我被审判、被指责的时候,人民公社正在被解散,独立的工业体系正在瓦解,成千上万的人正在以各种罪名被正式或非正式的法庭判罪、私刑处死。那些联动分子正在迅速的被提升,千百万重新获得权力的大小官僚正快活地让子女联姻,为利益集团补充新的血液。”“由于你们窃取了人民几十年积累的工业财富,你们有能力在短期内收买人心,让被蒙蔽的人民一起声讨我们革命派的罪行”。我无法考证这篇讲话的真伪,觉得张春桥在当年可能讲不出“利益集团”这样的名词。然而,流传这篇讲话本身,也是今天为“文革局部翻案”的“毛泽东热”的“组成部分”。
   秦始皇是首位完成中国统一的秦王朝的开国皇帝,在他统一中国後,在位十一年。毛泽东在统一中国大陆後在位二十七年。毛泽东与秦始皇的最大区别是“时代”,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兴起後的秦始皇,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是在中国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後穿着“共和”外衣的秦始皇。秦始皇是一位历史的“创造者”,他创建的是“大秦王朝”,毛泽东创建的是“中共王朝”。辛亥革命後的“共和”不过是中国历史上王朝循环的短暂插曲。中国历史上大多数王朝都有“後人”怀念“开国皇帝”,现在的“毛泽东热”也不例外。不同的是,今天的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两极分化十分严重,“毛泽东热”正是今日中国资本主义弊病的伴生物。毛泽东的错误在今天的中国没有充分揭露,马克思学说的错误在今天中国也没有受到批评,在这种社会大环境下,高举毛泽东和马克思的旗帜,批判今日中国贪污腐败、两极分化和“老资本主义”的黑暗,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毛泽东的道路是否走得通?


   毛泽东道路是在共产党专政下实行社会主义的道路。在不同时期,毛泽东道路有不同特征。在共产党夺取政权时期,走的是农民革命的道路;取得政权前後,毛泽东宣称要走“新民主主义道路”;取得政权後,毛泽东走的是公有化计划经济的道路;毛泽东晚年走的是“文化革命”道路。
   在中国大规模“城市化”和发展资本主义的今天,毛泽东的“农民革命道路”肯定是走不通了。也就是说,通过建立“新的共产党”或“无产阶级政党”,用割据和农民战争的方式再“打天下”,是走不通了。世界历史表明,在这样的时代,像“太平天国”和“共产党革命”这样的农民战争是不会发生了,会发生的最多是“街垒战争”和“城镇暴动”。
   “新民主主义道路”也走不通。著名法学家于浩成在今年九月北京“纪念谢韬去世一周年座谈会”的书面发言中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谈到新旧民主主义之间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共产党的领导,这就使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没有本质差别,因为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一切灾难的总根源。”毛泽东创造了“人民民主专政”一词,他嘴里的“民主”,就是“专政”。今天有人在大谈“走新民主主义道路”,不触动“一党专政”,是自欺欺人。
   公有化计划经济道路也走不通。一九七九年邓小平上台,就开始走“非公有化”的道路,发展私人经济。一九八九年苏联东欧变革和其后的“全球化’,就废除了“计划经济”。
    “文化革命的道路”也走不通。文化革命是毛泽东为消灭“异己势力”、利用人民对共产党统治的弊病和不满、通过“造神运动”形成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後发动的一场政变。文化革命在揭露共产党统治的弊病方面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文化革命的“红色恐怖”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行,不能提倡。文化革命在中国造成的最大变化,一是摧残了中国文化,把中国的经济拉到了崩溃的边缘,二是改变了中国的政治制度,把“多头领导”的“共产党专政”,变成了毛泽东的“个人独裁”。现在中国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远远超过张春桥在“特别法庭”上预示的情况,但要想现在的中国再发起一场文化革命,首先是没有毛泽东那样的权威。今天的中国领导人,不仅没有权威,而且是如此缺乏自信,今年十月一日,竟在天安门广场上都穿着黑衣黑裤、在“纪念碑”前哭丧着脸献花圈,把“国庆节”办成了“国殇日”。这种精神状态,怎么能引导中国走上新路呢!
   
   
   

“老资本主义”道路走得通吗?


   一九八九年柏林墙的倒塌,是世界历史的分界点,实行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阵营”从此消失。在苏联和东欧,共产党专政随着公有制计划经济的消失而同时消失,中国则保存了一党专政,由共产党来推行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中国共产党从一个以推翻资本主义为己任的政党,变成了一个用专制制度维护资本主义的政党。
   毛泽东的道路走不通,那么,今天的中国能不能沿着欧美走过的“老资本主义”道路一直走下去?
   一九八九年柏林墙倒塌後出现的一个新现象,就是全球经济一体化,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流动。资本总是向报酬率最高的地方流动,中国在废除计划经济後,产生了不受土地束缚的数亿劳动力。外资和中国廉价劳动力相结合,造成了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而同时,流入中国的外资获得了它的巨量红利和酬报。被马克思所批判的“老资本主义”的弊病,正在中国以空前规模重演,中国“农民工”的状况,比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还要坏得多。中国的“老资本主义”与英美“老资本主义”有一个区别,就是中国的“老资本主义”是与“专制政治”密切结合的,“权钱交易”泛滥成灾,国家权力和资本同时压在人民大众、特别是“农民工”身上。在毛泽东农民革命後,在马克思主义失去以往号召力的今天,中国这种“专制主义的老资本主义”,不会被“毛泽东式的农民革命”推翻了。如果沿着这种中国特色的“老资本主义”走下去,共产党就会变得“比一九四九年前的国民党还国民党”,就会完完全全站到人民的“对立面”,所谓“维稳”就是镇压人民的反抗。这是一条疲于奔命的、痛苦的、挣扎的、自取灭亡的道路。
   中国这种“专制主义的老资本主义”道路,是一条走不通的道路。
   
   

“福利国家”的道路走得通吗?


   “社会主义”的本来含义是“重视解决社会问题”的“主义”。政治制度问题和社会问题是不同的。专制、民主是政治制度问题,经济、财富分配是社会问题。在欧洲历史上,民主制度的成长和资本主义的发展,并没有解决好社会问题,社会主义思想就是针对资本主义的弊病而产生出来的。在马克思以前,有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主张”和“社会主义运动”。马克思为了标榜自己的社会主义与过去的社会主义不同,称自己的学说是“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共产主义”与一般的社会主义不同,主张通过“公有化”、“共产”来全面解决社会问题。马克思和他的后继者,为了“自圆其说”,又提出了“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过渡时期”、“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等等说法。
   苏联、东欧、中国、朝鲜等国“社会主义”的实践,在“国家政治制度”上都采取了专制主义。这种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专制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是“专制社会主义”的对立面,但保留了“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相近的是“社会民主主义”。
    “福利国家” 带有社会主义性质。另一方面,福利国家必然带来高税收。
   1989後的两大变化,一是共产主义的消亡,二是由于全球资本的自由流动,导致发达国家福利制度的衰亡。在全球资本自由流动的今天,一个国家宣告破产,事实上,是这个国家因过高的社会福利支出,而导致整个国家无力偿还外债而形成的。冰岛、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的资本主义,是一种懒惰的、享受的、福利的资本主义。中国现在处于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离这种“懒惰的、享受的、福利的资本主义”还远着呢,今天的中国很难跳过“老资本主义”阶段,走冰岛、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的道路。福利国家的道路,对今天中国来说,也是走不通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