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名牌之烦/散文 ]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牌之烦/散文

    说来也许令人不相信,我在三十八岁以前,是从来不带手表的,因为我没有手表。这可能是我无本事我穷,也可能是命运不佳,总之是没有手表。 没有手表,我就得探索一套特殊的掌握时间的方法。远远学校的敲钟声,某些单位的广播音乐声,隔邻屋固定时间的开关门声,走在街上看店铺里墙上的挂钟,窥视行人手上手表的指针等等,我都习得滚瓜烂熟,一个声音一下斜眼,我可立时判断出几时几刻,不会相差太远;此外,观日月,看天色,听鸡鸣,闻鸟叫,等等,这些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法宝,我自然也是一一的学到手的。凭了这些,我的前半生虽没有手表却也不曾搁了甚么时间,不坏过事,也活了过来。 当然,这不等于说,我不需要一只手表;我是十分渴望有一只手表的。 来到香港,我第一时间做的第一件事,是去买了一只手表来带。那天是傍晚时分买的,是「梅花牌」手表,那一晚就高兴了老半夜,觉也睡不好了。 没几年,「梅花牌」手表就转不动了;这本该是拿去修理的,可不知是不是变「富」了的缘故,竟懒得走动了;于是乎,又买了一个新的,是「精工表」。 没几年,「精工表」也坏了,便又买了个「电子表」。 这手表是越买越向便宜货色方面去打主意了;起初买的「梅花牌」还是三、四百元的,买「精工表」就只是二、三百元了,买到「电子表」的时候,竟只用了几十元;这样下来,买上十只八只手表,也不过是千把块钱,这倒好,负担得起!──懒得拿手表去修理就是因此之故,不是富了。
    虽说是便宜货色,但款款手表都造得很不错,美观大方,而且报时准确,分秒不差。对我来说,这已经十分足够,因为我要的是看时间,而不是讲究名贵。我的前半生是连手表都带不起的呢!
    到了前几年,我的儿子问我要不要劳力士手表?
    劳力士手表产于瑞士,是当今世界上的名牌手表。
   


    有许多地方的许多人,都以拥有一只劳力士手表而沾沾自喜,而为荣的。倘若手上带的是镶有钻石的、价值高至数十万上百万元的金劳力士,那就更不得了的了。
    那年我到欧洲旅行,路经瑞士,我的儿子便托我买了那只劳力士手表给他。实实在在的是在瑞士买的呢,比在香港买大约便宜了两千元,但以我的一百元左右的「电子表」来做比较,那价值就是相当于一百六十个「电子表」,在我看来就过于昂贵了。但儿子要买,而且是他的钱,我也只好照办。
    现在怎么又要给了我呢?
    原来他嫌表面小了点,带起来不够大方,所以就不想要了。他要另买一个合乎他要求的劳力士手表或其它的甚么名牌。
    这么昂贵的名牌,就只因为那么点小事,就被摒出局外而又要另谋高就了?他是何等的大气慨呀!
    我想我还是带我的「电子表」好。我高兴了,可以一年买一个新的「电子表」,也就变成年年带新表,也用不到一百六十个,何其合算!
    我的儿子说倘我不要,他便要将其拿去表铺,亏几千元钱的卖了,因为留实在无用。
   
    这又太过惋惜了;我终将那个劳力士手表留下来。
   
    留下了,就总得带起来。于是,我也学人沾沾自喜的带起了名牌劳力士手表来,在人前人后,我还有意的举起左手来看看表,希望别人也能看到我的名牌。倘若有人问起的时候,我还会加上一句:「这是我到瑞士去买的。」这就分明的等于我去过瑞士也炫耀上了,一举两得。
    不过,因为是名牌,我的左手也增加负担了,得时时的提防点,不要碰到墙壁门框,不要碰到石头砖块,以免把名牌刮花碰坏了。要是不小心碰了,就很不安的,得赶紧将名牌脱下来,再三的检查,看看是否出了问题。
   
    过了几个月,我竟又发觉这个名牌在每一个月里,都要迟了二、三分钟的,因之都要校对一次,以保持在比较准确的水准上。这是「梅花牌」、「精工表」和「电子表」所无的事。名牌还不如杂牌?
   
    还有一样得提心吊胆的,就是怕人将名牌打劫了去,因一旦被人打劫了,那就等于一次过被劫去了一百六十个「电子表」,损失可太大了。倘若是带「梅花牌」、「精工表」和「电子表」之类,就没有这个担心了。
   
    这样下来,我就觉得这个劳力士名牌,带了几回,炫耀了几回,就没意思了,反倒是平白的、时时的添了许多麻烦,还不如「电子表」好。
   
    于是,在儿子之后,我也不大想要这个劳力士手表了。当然,我的理由与儿子的理由是不同的……
   
    我还是想回复去带「电子表」,那是可以得了准确时间,又不怕被碰坏被打劫,精神上全无负担的。
    随着年事渐高,我竟是有点儿的怀念起「无表带」的年代来;凭观日月、看天色、听鸡鸣、闻鸟声而研判出钟点时间来,虽说是凄怆,却不也有某种的浪漫、含有某种的诗意么?在那年头,我就从未因「时间」而误了甚么大事的……
(2011/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