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我要做选民的时代序幕揭开了
    梁福庆
   
    中共《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大会》于10月9日今天上午10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场面盛大前所未有,还专门设有一个湖南厅用来接见那些辛亥革命先烈的后裔以及海外的来宾。湖南厅设于其中的特别政治意义的规格不同凡响。


   
    人民网报道说:今天到现场参加纪念大会的一共有3000多人,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京的党政军群各部门的代表、在京的全国人大常委、政协常委、各民主党派、全国工商联、无党派人士的代表。
    人民网报道说:纪念大会还特别邀请了部分辛亥革命先烈的后裔,还有香港、澳门、台湾的相关人士,各有关部门的一些代表,还有部分外国驻华使节和海外的来宾等。等等不在话下。
    《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大会》其现实意义我的理解是革命在继续,是继“辛亥”年延伸出“维稳”年为对象的革命在当今的历史条件下的继续,因为国家还未完全统一,国共各在一方而两种制度完全不同的、革命这个大事件的“主体”到底由谁做主的问题,仍然不清楚、不能排除的历史因素。他的“国民”——居民、住民、选民、移民、以及公民等等——统称“非民”,都是由别的法律和宪法来适用对待的人-民的概念关系,实则是在别人的、别的实体下、别的权力意志下“合法化”的人。这里,就是说,中国内地的“居民”同是法律的产物而并不产生宪法。有学者提出“联邦制”宪法思想我都是这样来理解的。
    我不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我承认自己是一个中国内地居民。我原本是一名列车员后来被新上任的段长给除名了。现在是所在居委会的一名“低保户”,吃低保了。如果还可以吃泥土的话,就去做半截子蚯蚓然后留下一张皮的记录,只要还能保证我能正常思维的条件下,我脱一身皮瞪眼看着你。
    什么叫居民就是别人给你你才是你。相反,如果没有我(居民)就不会有你。因而,如果我到了资本主义国家居民这个身份就得改,如果你来自台湾的原住民到中国内地,就要接受内地法律,给你一张“暂住证”,居委会看着。人们都说居委会是街道办的一只脚,地方再小都少不了居委会这只脚。所以,吃低保靠的是居委会的脚。
    我是在说国家的主体。国家主体因而是我。我是丐帮。我“伟光正”但不是我的本身,是别人给的。我不是刻意用我来刻画什么主义,而是出于抽象的理解“物质”在“人身”之中的最低条件的观念,认识这个观念就等于认识到“社会主义”的基本物质形态。由于这个形态的起点和“辛亥革命”有直接的关联,再说了我到了这份上还有我吗?
    所以,各种外部的社会制度我都不支持,共和我也不支持,因为太渺茫,而且“国民”概念正待分崩离析,就更加联系不上“居民”我。以上的几个小节只能引用到思想和对这个主题的理解,没有别的意思,特在此说明。(我害怕被人迫害)
    接下来是继续地看。
    那么“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这个我们心目中的主题?
    用“拿”这个观点来看,我只看到“湖南厅”中国政治意义上的表象,除开实体观留下来的四通八达的内设建筑体积。在这个建筑之外,辛亥革命主题成旅游热点,南京中山陵、总统府等景点,孙中山南洋纪念馆重新对外开放,檀香山找寻辛亥记忆,“首义之城”不胜枚举。这就是“可拿”的文化产品的东西,而并非我心目中的。而作为“辛亥革命”主题思想的一部分可以说那个微不足道了。
    世界都在观望中共举办的《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大会》值得关注的主题,从世界媒体评价的眼光说,我也不认同,因为他们都是“我”这个意义外的别人,居民以外的人。
    对胡锦涛的讲话我也不认同。因为我认同或支持这方面不能自主,没有选票也没有手可举。用脚我是决不会的。因为我的心告诉我我是有礼仪的、我是中华民族的后裔,宁可被杀也不会侮辱对方。戊戌变法的六君子当众被砍头,所以身首各异产生了“社会主义”神话,所以现在的社会也就成了人身不全的“辛亥革命”的别名。
    ——有人组党;
    ——有人因言入狱;
    ——有人自焚;
    ——有人被喝茶;
    ——有人移民等等。有人高声呼吁:我是独立候选人!
    仍然有人要为未来的和平统一付出流血乃至生命的代价。
    已经在国内多省份出现了“独立候选人”这一宪法的民间行动,意义重大,贵州贵阳(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行动在网上传播,中国贵州省民主人士给民主党派送“花瓶”,“同时,还给这8个党送去一份文告”,“敦促这些不干实事的“花瓶党”,退出政治舞台”。(1)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要做选民的现代“辛亥革命”时代序幕揭开了。这才是“辛亥革命”的历史反映现实的本质运动。
   
    2011年10月10日
    注:(1)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china/201110/20111010223934.html
   
   
   
   
   

此文于2011年10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