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南通雪珂
[主页]->[现实中国]->[南通雪珂]->[南通市港闸区祁永才被精神病迫害纪实]
南通雪珂
·强烈要求罢免欺压百姓的豺狼虎豹。申进生袁剑飞
·南通信访局南通政府的傀儡
·南通访民周叶控诉南通市阳光拆迁公司签订空白合同
·南通访民祁永才上访被精神病 在北京面临绝境
·南通市当局强拆、圈地、打压访民纪实
·南通市港闸区祁永才被精神病迫害纪实
·南通港闸区反抗暴力拆迁惊现杀人公告
·举报信
· 南通施菊琴在北京被打压纪实一
·南通施菊琴上访在北京被打压纪实
·南通政府火车站抓人,剥夺访民权利
·山东济南军转干部向洪礼遭遇暴力逼迁
· 组织部见死不救 视百姓如草莽
·不服 南通市规划局规划关于海港新村东门店面房一案
·不服 南通市规划局规划关于海港新村东门店面房一案
· 南通国崇川区土资源局难辞其咎霸气十足
·南通崇川法院侵吞个人拆迁款10多万之多
·南通崇川法院侵吞个人拆迁款10多万之多
·南通崇川法院 是 流氓 法院
·江苏南通市崇川区政府派不明身份地皮谈拆迁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洪江村五组陈道如房屋协议搬迁不成被烧毁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通市港闸区祁永才被精神病迫害纪实

   南通市港闸区祁永才被精神病迫害纪实
    南通雪珂拆迁维权
   唐玉珍
    南通市港闸区祁永才被精神病迫害纪实
    一、祁母含冤去世


    祁永才是南通市港闸区幸福乡幸福村十九组村民,因为其母亲含冤去世而上访。祁母1946年解放战争时期加入地下党,为地下党筹集军费在一个印刷抗币的工厂工作(《抗币风雨录》一书中记载了当时的历史)。他的母亲也曾经为地下党代办从上海西药到中央的医药物资运输,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宋庆龄大传》记载了这些辉煌的历史功勋)。而这些贡献却给祁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文革期间陈毅等老一辈革命家受到了迫害,为了免除牵连成为迫害对象,祁把父亲与陈毅的合影烧毁,失去了最有力的证据,为往后政府对祁的打压埋下了祸根。文革结束后,邓小平平反了一批冤家错案,祁家却没有得到平反,祁母因此而上访,只留下一份同事对她当年的身份证明作为证据,一直在江苏省和南通市信访部门上访无果。
   
    战争成为过去,他们一家人不仅没有享受到老革命的待遇,平反问题也得不到解决,却反遭到南通当局市、区、乡、村的重重打压,侵权长达16年之久,严重侵犯了国家法律赋予他们的合法权利。破旧房屋重建不批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一户一宅的规定;收割的时节,生产队的公有脱粒机不给他们家用,祁为了拿到脱粒机差点裹入机器中送命,庄稼只好烂在地里颗粒无收。
    2000年5月1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80岁的祁母到南通市政府上访,被乡镇干部截走,气愤之中老人跟他们理论:“没有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哪有你们现在的生活,你们却反过来打压我和我的家人,人家都可以建房我们为什么不能,公用的脱粒机我为什么不能用?”争执中祁母被人狠狠的打了后脑勺后着地血流不止昏死了过去。乡镇干部送其去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后命令不许抢救,直接送进太平间,不留后患。他们通知祁家兄妹三人过去为母亲结账后医院开出领尸证明,乡镇干部却不允许兄妹三人领尸,并聚集了1000多名警察将太平间围得水泄不通,不许任何人接近,矜持长达2个多小时,喧闹声中医院外围观之人不计其数,堵塞了医院门口的主通道。无奈之下他们含泪为母亲买了寿衣等领回尸首后穿上。
    政府为了抵赖杀人罪行强行抢走老人的尸体火花,毁尸灭迹,以至祁母含冤而逝,不能入土为安。祁家人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骨灰也不知在何处,一个老地下党员为革命奉献了青春和血泪,却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悲可叹又可恨!
    (有医院的领尸证明、火化证明、家里母亲的寿衣为证)
    二、祁母被定五大罪状 祁永才上访被精神病
    母亲的含冤去世令祁永才一家悲痛欲绝,他执着于为母亲讨回公道,至今落得孤身一人。
    南通当局为了赖掉杀人罪行,竟私自定下其母亲的五大罪状,却没有任何书面材料。祁不服起诉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拿出其母亲五大罪状的证据,可南通中院至今没有立案。
    祁永才因此踏上12年漫漫的上访历程,多年的上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他历经千难万险,九死一生。
    为了不留后患政府不择手段,甚至杀人灭口。他在北京上访时,其妹妹曾被港闸政府买凶追杀,他们的摩托车把她撞伤,幸运的是躲避及时没有造成重伤。
    2003年10月8日祁永才在北京上访,被港闸区政府截回南通关押至港闸区同济医院(精神病医院),10月15日政府12个部门拿出统一对祁的精神病司法鉴定书。2004年3月8日上访被港闸区政府关押至扬州五台山精神病院,家人听说后到医院要人,后又被送至连云港白虎山精神病院,共关押两年零四个月之久。
    酷刑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在连云港白虎山精神病院他们用电击、灌药等手段令他受尽折磨。进行“治疗”时,他们用七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撬开松祁的嘴巴,按头按手按脚,还有的人顶住他的脸颊强行灌药,按压嗓子硬是让他喝下去不准吐出来。由于长期大剂量用药、折磨,一个铁汉子变得神智不清,体态浮肿大量吐血,濒临死亡的边缘,精神病院的医生害怕闹出人命,便由港闸区政府出面交涉,港闸区政府通知家属并要求祁的两个妹妹在精神病司法鉴定书签字,承认他哥哥是精神病才肯放人。他的妹妹不肯签字:“他没有精神病,即使有精神病也是我们去鉴定!”政府的人反驳道:“你母亲是被我们共 c d打压的,你们要去精神病鉴定也要有我们派人跟着!共 c d的天下,你哥哥为你母亲伸冤他就是精神病!”两个妹妹不愿哥哥像母亲一样含冤而死,无奈之下签字认定了哥哥是精神病。
    政府官员怕祁永才在途中死亡,带着一名乡镇医院医生及一名家属一起去连云港白虎山精神病院将祁永才截回。由于长期的用药其身体每况愈下,回到家以后仍然大量吐血(有祁永才吐血时拍的照片为证),而政府并没有给祁永才一分钱的治疗费。后来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好人,一位官员自己送来一点钱让祁永才治病。
    在他两个妹妹的精心照料下身体逐渐好转。一天他问妹妹他是怎么放出来的,妹妹说:“是我们被迫签字承认你是精神病才把你放出来的!”祁永才失声痛哭,捶胸顿足对两个妹妹说:“你们不是救我是在害我,我情愿死在里面也不要你们来救!”兄妹三人抱头痛哭。
    他的故事让人心酸,感慨万千!后来祁永才因为身体落下病根一直没能去北京上访,只是在南通市级部门上访或者写信到省里要求平反其冤案。因为“精神病的事实”,他的告状无人理睬。执着的老人在家里编写了大量的上访材料,把自己多年来寄到各部门的信编成日记,把在北京上访所经过的路程画成了地图,以及他母亲在战争年代运输医药物品所经过的路程也都画成了地图并加上文字说明,大的足足有2米多高,小的是寄到各部门的上访材料。(照片附后)
    三、遭遇暴力拆迁
    1946年解放战争时期,祁母曾与解放军租住在一个老百姓家,南通解放后解放军撤离,房子就交给了祁母,祁母买下居住。多年以后,由于房屋破旧祁永才申请原地翻建楼房并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的规定,因为多年的上访政府打击报复,侵犯他合法的权利,买的建房材料一直堆在责任地旁边(有照片为证)。
    后来港闸区政府建了两间瓦房作为解决上访问题的补偿,后来其妹妹又为他在原地建了两间房屋。2011年上半年,祁永才所居住的房屋被列为拆迁范围之内,港闸政府带领地痞流氓频繁骚扰,扬言房子一拆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并说你死也要在合同上签字,强迫祁签订拆迁公司的霸王拆迁条款。
    2011年8月25日夜,港闸区政府派人偷拆了祁永才的房子,祁的房子被强拆后住在妹妹家里,至今地痞流氓仍没有就此罢休,每天到他妹妹家敲门骚扰,赖在他妹妹家,扔砖翻墙等无赖手段以逼迫祁签字画押,使强拆合法化。祁永才每天都在惊恐中度过,一是无赖的骚扰,二是随时会被再次送至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精神卫生法草案征求意见至今没有被落实,祁永才被精神病的事件至今都没有得到公正的处理,祁母含冤去世,违法者依然逍遥法外,宪法规定的权利都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更不要说赔偿了。制度的缺失,司法不能独立,贪污腐败造成了中国社会的种种悲剧,中国的法制进程还要走多远!
    附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第三十三条 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此文于2011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