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南通雪珂
[主页]->[现实中国]->[南通雪珂]->[南通市当局强拆、圈地、打压访民纪实]
南通雪珂
·强烈要求罢免欺压百姓的豺狼虎豹。申进生袁剑飞
·南通信访局南通政府的傀儡
·南通访民周叶控诉南通市阳光拆迁公司签订空白合同
·南通访民祁永才上访被精神病 在北京面临绝境
·南通市当局强拆、圈地、打压访民纪实
·南通市港闸区祁永才被精神病迫害纪实
·南通港闸区反抗暴力拆迁惊现杀人公告
·举报信
· 南通施菊琴在北京被打压纪实一
·南通施菊琴上访在北京被打压纪实
·南通政府火车站抓人,剥夺访民权利
·山东济南军转干部向洪礼遭遇暴力逼迁
· 组织部见死不救 视百姓如草莽
·不服 南通市规划局规划关于海港新村东门店面房一案
·不服 南通市规划局规划关于海港新村东门店面房一案
· 南通国崇川区土资源局难辞其咎霸气十足
·南通崇川法院侵吞个人拆迁款10多万之多
·南通崇川法院侵吞个人拆迁款10多万之多
·南通崇川法院 是 流氓 法院
·江苏南通市崇川区政府派不明身份地皮谈拆迁
·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洪江村五组陈道如房屋协议搬迁不成被烧毁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通市当局强拆、圈地、打压访民纪实

强权维稳,人权丧失
   唐玉珍
   
    南通市当局强拆、圈地、打压访民纪实
   

    江苏省南通市“据江海之会、扼南北之喉”,隔江与上海相依,被誉为“北上海”,是中国首批对外开放的14个沿海城市之一,被称为“中国近代第一城”。改革开放30年南通发生了巨变,繁华不用说了,但是繁华之下却有无数悲凉的故事,一幢幢民房遭暴力拆迁。
    2007年6月15日一早,南通市崇川区洪江村十组村民胡遂祥夫妇被区法院骗去就拆迁问题进行协调。胡夫妇一直本着真诚合作的态度,没有过分的要求,只求政府部门拿出合法的拆迁批文,遵循拆一赔一的安置方案。《江苏省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第十条规定:“货币补偿金的定额,根据被拆迁房屋的区位、用途、建筑面积等因素,以房地产市场价评估。”第十六条规定:“房地产市场价评估应当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第十七条规定:“评估机构不得与房屋拆迁管理部门、拆迁人和被拆迁人有利害关系。”第十九条规定:“对被拆迁房屋进行房地产市场价评估的机构由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共同选定”。但拆迁公司及政府有关部门,对此置之不理,唯按照他们说的办,胡家的一幢小洋楼只给28万的赔偿,他们自然不接受。
   
    胡遂祥夫妇被骗至区法院,软禁到晚上6点多钟,才被用警车送回。回到家,他们的房子已变成了一堆废墟。胡遂祥很难过。忍不住砸了推房的铲车的玻璃。于是,冲过来10来个打手,将胡打倒在地,并用硬物砸他的头。胡被打得满地爬,浑身是血。胡的妻子向110求救,但110却说不认识路。胡的妻子向110哭救,说:“再不来,出了人命你们负责!!”待110姗姗而来,打手们早已散去。这场暴力拆迁是区法院、拆迁公司和警方串通好的。
   
    2008年3月29日凌晨0时45分,一伙手持铁钎、凶具的人,用铁锤砸开崇川区桃园村张明贵老人的家。他们冲进来,将张的全家从床上拖到地上,不问青红皂白地毒打。张明贵的儿子张玉良被打得遍体鳞伤,左脚被铁钎戳了两个大洞,右脚被刀划有七八处深口,浑身是血,随之惨叫,昏迷了过去。他的妻子和年仅8岁的孩子,也被这些人拖至门外,他们家近3万元的财产也被掠夺一空。这伙暴徒是来强拆的,张家的房子随即被铲车推倒。张明贵苏醒后,拨了“110”,待警察迟迟来到时,张家的房子已成一堆废墟。事后,张家得知,附近的邻居事前已被警告,所以任张家哭喊,却无人救援。
   
    二
   
    张进林和戴宝健的港建王鸽鸽场位于港闸区,该鸽场建于1997年,有鸽舍1459平米,配套的办公房209平米,租用的生产队仓库200平米,水泥平地412平米,围墙593平米,监控调度设施一套,40平米冷库一座,另外配有5项产品的设备,有12,000对优质种鸽,鸽场占地6.5亩,跟乡、村签有租赁协议、有全部的合法营业手续,是南通市农业口龙头企业。最保守的估计,该企业资产有300万元。但在强迁中,政府只补偿他们了78万元,不足三分之一,且不谈停业、商誉等损失。
   
    逼迫强迁:今年3月6日,顺达拆迁公司的7人以谈判之名,强行闯入并进驻了鸽场。他们白天休息,晚上折腾,不允许场主戴宝健睡觉。如果戴要睡觉,他们就拍桌子、踢酒瓶,有意骚扰。3月12日又来了10个不明身份的人,对戴进行辱骂、挑衅。戴被迫报警,他们才撤走了7人。但留下的人继续轮番“作战”,折磨戴,不许他睡觉;他们赌博、下棋,强制戴陪他们观看黄色录像(有全套录像视频为证),并且还要戴给提供早餐和夜宵,连顺达公司头儿的父亲去世,戴也要在效劳作夜宵。他们折磨了戴18个昼夜,用此方式逼迫他搬迁。
   
    同年4月6日,拆迁公司打电话叫戴宝健去谈判,戴如约来到街道办,但随即就被软禁起来,说签了拆迁协议才能走人。随后,20多人对戴进行围攻、辱骂、推搡、殴打,甚至扇耳光、掐脖子。戴被持续折磨50多小时。其间,戴多次用手机报警,他的妻子也去派出所求救,但警方置之不理。由于持续折磨,致使戴头痛、恶心、心慌,被送到医院就诊,但就是在医院中,他们也继续骚扰戴,有意加快吊瓶的速度,使戴的心跳加快,神志模糊。打过吊瓶,戴被架进汽车,拉回街道办,他们继续对他逼迫、威胁。最终,戴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签署了协议。随后,鸽场就被拆毁,成为废墟。从拆迁开始到结束,戴再三要求对方出示拆迁文件,但他们始终都没提供。
   
    三
   
    在南通到处可以看到围圈的土地,许多良田变为了垃圾场,曾经的大片的树林也被砍伐。政府圈占农民的土地已经成了灾难。
   
    崇川区新港镇军山村和新凤村早在一年多前就拆迁了,政府于此圈占了3000多亩土地,却又抛荒不用,致使杂草丛生。为了免遭国家追究抛荒的责任,当地政府留下一批拆迁旧房,让村民出租,以掩人耳目。港闸区仅北高新产业园就非法圈地达11,500多亩,其中侵占基本农田6490多亩。陈桥镇新204国道和集贤村两处1000多亩耕地自2006、2007年抛荒至今。唐闸街道尖沟头村耕地自2006年被圈占,抛荒至今。
   
    自今年4月,港闸区政府继续对抗中央政策,进行突击性大范围骗拆、强拆,百姓说是害民工程。幸福镇、陈桥镇被圈占农田达30多万亩,受害农民高达60万人之多。当地农民靠种田养家,但失去土地后,每人每月只发250元生活费,百姓欲哭无泪。南通市国土规划局的土地拍卖价格已高达每亩1000万(中国的GDP位于世界第二可想而知),南通当局就是这样巧取豪夺,将农民世代生存的土地掠夺一空,置他们的子孙后代而不顾。
   
    四
   
    南通政府的暴力行径不仅体现在拆迁上。迫于强迁、圈地,南通的百姓纷纷去北京上访,但南通政府委派各乡各村各居委会的干部看管上访公民,对他们进行截访、抓捕、殴打。
   
    2011年7月7日,李玉英、诸文英、施满英、葛玉娟、葛红英、包水英、葛汉山、朱萍、夏萍9位访民在北京久敬庄上访,而南通信访官员申进生和驻京办事处的韩锦泉则雇用40多个地痞流氓,在久敬庄将9名上访人非法抓捕,将他们塞进黑车,没收手机,截回南通。其间,他们遭到殴打,18小时的路途,不让吃饭睡觉,甚至路过服务区,也不许他们买食品、上厕所。最后在哀求下,9人只能于路途中在汽车边大小便,毫无隐私可言。
   
    南通政府迫害访民是一贯的。2006年10月7日,狼山镇城山村李玉英在北京上访,崇川区政府信访局局长申纪生带人去京将李玉英抓回南通,非法关押4天;同时还有11名访民被非法拘禁。2007年,狼山镇洪江村胡遂祥和陈道如在去北京的路上,被南通中级法院的杨志南等人抓捕,非法关押。2007年10月15日,截访人员孙进生带领一伙人,在半夜将崇川区的访民严美兰从家里抓走,非法拘禁10天;同时被非法拘禁的还有8人。2009年12月10日,严美兰在北京上访,被南通截访人员韩建抓住,交安源鼎保安押送到南通。我也曾被非法关进崇川区如意宾馆11天,同时有7人被非法拘禁。
   
    人们说“南通是迫害访民第一城”。上访人被抓后分别遭到洗脑、不让睡觉、饿肚子、殴打、辱骂等种种暴行,政府还逼迫访民接受强迁安置条款,写“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否则不予释放。每到敏感的日子,如重要节假日、“两会”等等,访民就成为重点的监控、打击对象。南通的法制教育班设在当地各旅馆,如北阁饭店就是有名的黑监狱,专关押访民。该饭店的二、三楼被各级政府包了下来,有一大批专职人员负责看管、“教育”访民。
   
    五
   
    2011年7月29日,江苏省人民政府十个行政部门组成纠风办,在南通市联合办公,听取市民的意见,现场办公的地点在南通市体育广场。访民闻讯后奔走相告,纷纷准备前去控告南通的暴力拆迁。但当日,访民胡遂祥、李玉英、张秀琴等人,被所在地居委会或村委会以约谈为名,软禁起来,不让他们出门。有些访民想方设法摆脱监控和盯梢,赶到体育广场,但是警察和便衣到处都是。北濠桥70多岁的访民张斌刚到现场,就被保安们连拖带拉塞进了汽车,还有一位在现场摄像的年轻女子也被强行拉进了汽车,不知道他们的后果如何。
   
    2011年8月8日
   
    附件:
   
    江苏南通侵犯人权20名访民讨公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2011年8月11日,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的20名访民根据上述规定,联合控告:崇川区政府信访局局长申纪生;南通市驻京办事处公务员韩锦。
   
    控告书
   
    南通市检察院:
   
    控告人: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访民
   
    被控告人: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政府信访局局长申纪生;南通市驻京办事处公务员韩锦泉
   
    申诉如下:申纪生,韩锦泉滥用职权,违宪及信访条例,限制访民人身自由,非法剥夺访民权利。其捏造罪名,非法抓捕访民,送进学习班,非法拘禁。
   
    2011年6月10日,申纪生、韩金泉动用黑道抓人打人,将上访者陈淑媛的手打断,非法抓捕,押送南通,五天后医院才给手术,致使陈残 疾。
   
    2011年7月7日,在北京久敬庄,申纪生、韩锦泉动用黑道40余人,非法抓捕9名南通访民:李玉英、诸文英、施满英、葛玉娟、葛红英、包水英、葛汉山、朱萍、夏萍,强行将他们拖上汽车,押送回南通。9人被没收手机,限制人身自由,并遭到殴打。如李玉英的膝盖被打青,至今未消肿。
   
    在汽车行驶的18个多小时的路途中,9名访民受到虐待,不允许吃饭,也不允许上厕所,只允许在路边大小便。
   
    2007年3月13日,胡遂祥、陈道如两人在北京被抓带回南通,关押至北阁饭店3033和3011房间。2006年10月8号,申纪生用同样手段将访民梅夏萍、高进仁、姚汉清、朱萍、石建如、李玉英、严美兰、张 斌、包美华、葛红英、仇连英等,从北京抓回南通,并在路途中虐待访民,如饿肚子、挨冻、不给上厕所等。回到南通后,这些访民遭非法监禁和虐待,如吃馊饭喝盐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