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文集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为独立中文笔会成立十周年而作
   
    假如放弃尊严,满足于一日三餐,像动物一般活着,我原可以像父亲那样在尘世中得过且过。只怪我不甘平庸,钟情于理想主义,才加入了独立中文笔会,走上了异议作家这条路。
    我父亲出身寒门,最初职业是黄包车夫,他和平时期挥汗如雨,四肢为肠胃效劳,战争还未降临,就迫不及待参加了由彭德怀元帅签名的“第二类预备役”,宣誓“为中苏友好与世界和平,作出努力”,也不知是否人云亦云。因此这个表面上愿意为政府做牛马、为夷邦充炮灰的顺民,虽然经历了三年之久的饥饿、漫无尽期的寅吃卯粮,以及一星期的关押审查,仍然安稳度过了他七十有余的春秋(这一直让他沾沾自喜,仿佛是个漏网的反革命)。
    岳父的生存轨迹与父亲大同小异,他白天基本扛包在跳板上度过,空闲时喝口黄酒以消磨时光。他曾将生存诀窍告诉女婿:“不能说怪话,发牢骚,隔墙有耳,他们最喜欢秋后算账。”


    在健步如飞的挑河泥中,在漆雾弥漫的车间里,我凭着双肩和喷枪,继承父辈劳动的衣钵,起初也是一个合格的工农之子,即便偷懒,也不过是在茅房里磨蹭一会儿。此外,我服从政府,主动或被动地接受灌输,从小就接受阶级观念,接受蒋家王朝为“蒋匪帮”、日本国旗为“膏药旗”、“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说法。观念之深刻,以至于现在目睹“12角星”、赛场上升起得胜的“太阳旗”,仍觉得不适。江先生与外国总统泛舟荡漾吃烤肉,也让我感情上转不过弯来。其原因:多年或左或右的反复无常的灌输,造成我思想与情感的严重背离,而患上了无法治愈的心理疾病。
    我8岁参加少先队,15岁欲申请加入共青团,文革时期,免费帮助毛润之打倒刘少奇,插队时期,主动要求上山下乡。我会票友一些忠字舞,还会“含着泪儿绣红旗”,歌唱不少红曲,《造反有理》、《大海航行靠舵手》、《咱们工人有力量》更滚瓜烂熟。这些长处,若是人在重庆,恐怕仍有用武之地。
    如此上进,最困难时仅有的财物仍不过是一腔荷尔蒙,以及辘辘的饥肠,和一件满是盐霜的衬衫。守身如玉的童男被当作小流氓来诬陷,顶墙头、扁担绑,关押一个月;舞文弄墨的文人被当作坏份子来监控,受威胁、吃生活(殴打),迫害没个完。他们抄袭了未卜先知的奥威尔,重现了《1984》的场景,架设天罗地网,网罗线人五毛,让人呼吸急促、插翅难逃。我好多次有事没事到乡下的朋友处,都是为了苟延残喘,回避那无处不在的摄像头。说老实话,我实在不愿意没完没了地在摄像头中扮演一个角色。我自知当不了影视明星,只要刺刀不逼着我,也不想当什么群众演员。我觉得许多人也许厌倦了象征迫害的摄像头,才出走国外的,比如《大屠杀》朗诵者廖亦武,以及《红楼女囚》作者孙宝强。
    衙役给了我敏感人物的待遇。有专人负责监控,门口安装了摄像头,若是出门小便,会遇到第二只,买棒冰会遇到第三只,到书店起码遇到四五只,若是到祖师山吃茶,一路上会遇到无数只,说不定路上还要碰见三三两两的协警。当然,除了家门口的那只,其它的均与市民共享。此外,住旅馆要登记,进车站要验证,网络被迫注销,邮件手机也被监控,线人还时不时窥探我的隐私及思想动态。若是为断网维权,据理力争,将法律当挡箭牌,就有王黎刚那样的人出场收拾你,打得你灵魂出窍,三天才缓过神来。
    起先鸣冤叫屈,觉得用拳头对付《梦莲》《细麻绳》的作者太不惜才,世上有无数类似王黎刚的打手,可写这两篇作品的只有陆文一个啊。后来想到他们一视同仁自己的战友,比如像对待江西的AB团,烧阴户、点天灯、穿锁骨、剜乳房,才心理平衡起来。
    我在茫茫黑夜里漫游,起先看不见希望的光亮,只听见虎狼的嚎叫,直至遇到刘晓波,才看到荒野里的一堆篝火,这篝火就是独立中文笔会。
    独立中文笔会人才济济,均有“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英,我身处其间如鱼得水,犹如精神上寻到了归宿,而且长期相处,耳濡目染,大大帮助了境界的提升。他们都是我千年一遇的同道呀!不,不仅仅是同道,还是我血肉相连的同伴与兄弟!见过面的,比如克坚、小乔、达功、宝强,我亲眼目睹了他们的音容笑貌,没见过的,看了网上的照片或介绍,就知道是啥样子,比如《太阳与人》的作者杨炼;比如孟浪拿着“平反六四”的纸片站在街头,就知道他和马建一样是大胡子;看了杨天水对井蛙、王一梁的描述,就了解了他俩的相濡以沫。
    我尽管不能如数家珍兄弟们的作品,却十分了解衙役对大家的伤害。我晓得杨天水吃官司的年数跟冉阿让相仿;师涛年复一年地在监狱中服伺那些首饰产品;朱虞夫又进了牢房;刘晓波要呆囚室4000天;严正学九死一生,好多次以命相拼才活到这一天;孙文广如何断了四根肋骨;朱欣欣的一条手臂骨折了二处;刘飞跃被一无业人员殴打,衙役公然说,他是来管理你的;不知用什么手段,堵住了膝彪的嘴巴;余杰被打得深度昏迷,要不是急救,难过死亡这道关。这种辣手辣脚,其实也是余杰以身受酷刑为代价,验准了影帝的真伪。
    人尽管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身处大陆的文人却能遭受黑白二道的夹击。自古悲惨的文人也不过一种命运,或被秦始皇焚书坑儒,或被汉武帝阉了命根,或直接送入牢房。他们不可能受以上一种折磨之后,又被泼皮牛二戴了头套、打断肋骨、用牙签电棍子刺了生殖器。只有虚构作品《金瓶梅》中才有这种特殊的案例:西门庆叫地痞草里蛇、过街鼠二人教训了情敌蒋竹山,又滥用权力,继续将其送到官府里嘱托同僚打板子。就算所谓黑暗的民国时期,李公朴闻一多暗杀前,也没有受到黑社会的殴打。哪怕血腥的文革时代,衙役也不曾扮演黑社会去袭击林昭。没有一个外国人会相信,一个人既能受到墨索里尼的酷刑,同时又能受到西西里黑手党的绑架。
    让人想不通的是,他们明知文人无抢班夺权之野心,只是凭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如实反映现实,提出自己的政见,明知哪怕把异议分子全部送进牢房,在矛盾激化的今天,和谐稳定终究崩溃,也明知群体性事件非文人策划煽动,他们充其量是政府与民众间的调解人,依然穷追猛打。
    幸好,我们固然容易受到暴力的伤害,而使用暴力者也有软肋。他们害怕清算,害怕上绞刑架,害怕放在外国银行的存款给人没收,更害怕作为移民的妻儿成为对手的人质,当然也害怕几万亿外汇鸡飞蛋打,转移到政改之后的新政府手中。否则,他们尽可以用对付王实味的手段解决异议分子。
    衙役并非心血来潮,才这样对待手无寸铁的异议分子的,他们蓄谋已久,循序渐进,各个击破,逐个收拾,从殴打高智晟、郭飞雄开始,中途胡佳、陈光诚、刘沙沙、艾未未,直至对范亚峰、唐吉田、刘士辉、姚立法、唐荆陵等异议分子全面敲打。面对“非正常的执法手段”,我建议狱中作家委员会扩大工作范围,除了为在狱作家资助、声援、抗议之外,对身受肉刑的,也建立一个迫害档案库。这样一来,一方面让受害者感受篝火的温暖,晓得苦难记录在案,另方面,衙役可能有所收敛,毕竟他们离不开地球,也有家室儿女。
   
   江苏/陆文
   2011、8、20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11年10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