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纪许光:“求你不要再写了。就到这里吧!他们知道错了。”老刑警的这番话,让我寝食难安。不知为什么,一股莫名的“内疚感”涌上心头。独家报导在满足了受众的需要之后,我从一个采访别人的人,变成了一个被采访的对象。这让我不能适应。这不是我的工作。
   
    拈花时评:
    纪许光说:“实际上,我所掌握的情况远比现在已经公布的多。洛阳性奴案主犯李浩的童年、成长、家庭关系……以及那几个被解救出来后,旋即又被刑拘的女子的故事,我均掌握;两年多的时间里,那个位于洛阳市西工区凯旋路的地窖中发生的一切,足以让所有人震惊。”

   
    拈花时评:
    纪许光撰文透露,为他提供信息保障的老刑警说,在那次局党委扩大会议之后,洛阳市公安局局长郭丛斌痛哭了40分钟。“因为我的报导,8名分管副局长中,有多人可能面临必须辞职的境况。"
   
    拈花时评:
    报导洛阳性奴案的《南方都市报》记者纪许光撰文披露报导性奴案背后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以及只能在诚实原则下“选择性披露”的无奈。纪许光质疑,公安机关和新闻机构,该如何适度公布信息,来弥补在制度健全上的严重缺失。他还同时披露洛阳公安局长在案件相关会议上痛哭40分钟,引发网民热议。
   
    拈花时评:
    鲁国平: 【公车改革18年越改越糟】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公务用车总量已超200万辆,按每辆车平均每年3万元费用计算,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达6000多亿元。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年增20%以上。国家发改委报告显示,公车使用存在三个三分之一,即公用三分之一,领导及家属私用三分之一,司机使用三分之一。
   
    拈花时评:
    十年前,甘肃徽县县委书记邓生来,县长赵卫,伙同黑社会组织,武力掠夺金矿,致使数十名贫困的民工被用枪打死、被氰化钠毒死、被炸药炸死,惨案至今被当地政府隐瞒。实名爆料,请帮转!座机:09397593694 手机:15103963840
   
    拈花时评:
    法拉奇问邓:“文化大革命究竟死了多少人?”邓说:“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邓举了一个经典冤案: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被指定为叛徒、特务,投入大牢。仅此一案就牵连了138万多人,打死了1万7千多人,6万多人被打残。详见《邓小平文选》
   
    拈花时评:
    记者纪许光:洛阳性奴案,洛阳公安局长痛哭40分钟、4名责任人被停职。我们想知道的是:一为什么叫性奴案?二为什么两年中六名女子在洛阳的工作单位突然消失未造成警方注意?三六名子女子在地窖如何度过?另两名女子怎样死亡?四作为受害者的四名女子从地窖逃出,又关进了监狱,她们将被判什么罪行?
   
    拈花时评:
    记者纪许光:洛阳性奴案,洛阳公安局长痛哭40分钟、4名责任人被停职。我们想知道的是:一为什么叫性奴案?二为什么两年中六名女子在洛阳的工作单位突然消失未造成警方注意?三六名子女子在地窖如何度过?另两名女子怎样死亡?四作为受害者的四名女子从地窖逃出,又关进了监狱,她们将被判什么罪行?
   
    拈花时评:
    许小年(@许小年) :“我到所谓的一个贫困县去讲课。就餐时,一进门,三大桌子酒席,中华烟、茅台酒伺候,我都晕了,心想这哪是贫困县啊?县城最豪华、堂皇的一座楼就是县政府,二十多层,办公室满满当当。县政府养那么多人,县财政都不够。”
   
    公民云与山的彼端一世:汗!朋友@梁毅静带着几个月大的女儿进京上访!@梁毅静 因为我爸和灵璧县政府的账务纠纷十年告状被劳教4次,黑监狱无数次,学习班无数次,全家被拘留20多次依然无果,现爸被灵璧公检法联合炮制冤案,以欲加之罪判刑两年 ,身患重病不给保外就医的情况下,祖孙四代最小的四个月最老的83岁,进京上访
   
    启明:李迅雷:【奇迹怎样创造】世界上没有一个城市化率低于50%的国家实现高铁总里程全球第一,中国做到了;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均GDP排名100位但奢侈品消费额全球第二,中国做到了;世界上没有一个股市以下跌方式跃升全球股票市值第二大国家,中国做到了!奇迹如何产生?一靠储户,二靠农户,三靠散户.
   
    贪腐中国-蒋航频道:风雷火: 20世纪40年代,“四大家族”之宋子文被传为世界首富,人们对这位前民国财政部长的个人财富,争论不休。1971年,77岁的宋子文在美国辞世。在纽约遗产法庭关于宋子文遗产分割执行书中,终于有了“首富”调查结果:宋子文的非固定财产只有100多万美元,加上升值的房产,也就七八百万美元。
   
    拈花时评:
    剧作家沙叶新:如你被他事迹感动,为当地暴行愤怒,请参加网上发动的包括请骆家辉同去的十一访陈活动,如我身体好我也去。陈为受迫害计生妇女维权被关四年,出狱亦遭软禁不许外出,外界也不许探望。陈是当地维稳者的金饭碗,只有监控他,才能继续分食维稳基金。这是陈案至今未平的主要原因。
   
    拈花时评:
    山东维权网友王雪臻等人日前在推特上提议,把陈光诚家乡山东临沂地区的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作为十一黄金周的旅游路线,鼓励公民前往进行冒险之旅。还有网民邀请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加入探访陈光诚行动,以便实地了解陈光诚一家的境遇和当地的人权状况。
   
    拈花时评:
    2008年,肿工喉舌媒体发布的神舟7号飞船视频,因为画面出现气泡等无法解释的现象,被人怀疑是在水中拍摄造假,并不是真正的太空漫步。而2007年,〝嫦娥一号〞探测器在月球发回来的第一张照片,在旋转20度之后,与google earth上的月球照片一模一样,也被证实造假。
   
    拈花时评:
    前中国工程学院教授张新宇:〝它(肿工)欠了很多很多的债,所以呢,它现在发展航空这些东西呢,一个是忽悠一下国内的老百姓,第二个就是在国际上呢,吓唬吓唬。主要是忽悠国内老百姓。它的意图就是要让老百姓认为,我公娼裆伟大、光荣、正确,它自己都讲形象工程嘛!〞
   
    拈花时评:
    黄祖威博士:别的这些发达国家,英国、法国、或者日本,它们为什么没有积极的想要做这种事情,因为它们知道很多东西不是那么有实际作用。中国现在问题那么多,它实在没有必要,花这么多钱,去做这个动作。因为,人家早就做到的事情,几十年前就做到的事情,你现在去打肿脸充胖子,你做到以后又怎么样?
   
    拈花时评:
    美国宇航局(NASA)高级工程师黄祖威博士:〝它(中共)如果真要跟美国、苏联它们的太空科技比的话,相对而言,你就是差了这么几十年的一个gap(一代)。它再怎么赶的话,gap不是你说赶就赶得上的,因为这个科技的东西,你没有很扎实的基础,你是没有办法,你必须要一步一步这样脚踏实地上去的。〞
   
    点此收听_经典语录联播:我人现在已经到九江了,下午采访了被正腐雇用的黑设会砍成重伤的村民代表。详细资料正在整理当中,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的微薄。下面是被害者被砍断的手指,后来发现有黑设会的人跟踪我,在病房外面徘徊,我不得不提前离开。如果我明天没有发微薄,就说明我被正腐的人砍死了。
   
    拈花时评:
    中国大陆航天部门,最近发射了大陆第一个太空实验室〝天宫一号〞,希望藉此掌握太空对接技术。专家指出,投入巨资发展的太空科技,实际相当于美国50年前的水平,对国于民也没有什么好处,只是一项形象工程。美国宇航局(NASA)高级工程师黄祖威博士表示,相关技术早在近50年前美国和前苏联就已经掌握。
   
    李方平律师:【王成律师代理选举申诉被殴打的伤情照片】9月30日,一群警察冲进房间暴力殴打王成律师!致王成律师被裸露上身、神智不清、双胳膊被警察架着、双脚被警察抬着出宾馆电梯!这是王成律师今天回杭州后拍的一组受伤照片。
   
    丁锐:【贵州一幼儿园孩子被车撞成重伤,o型血求助,十万火急】清镇罐车冲进幼儿园,一小孩脚掌被压断送进贵阳市工人医院手术,手术后现在紧缺o型血…小孩叫谢玉洁,住贵阳市工人医院八楼42病床…希望o型血得人帮助…急!联系电话13809439784。详情: http://url.cn/0oHycL 。
   
    拈花时评:
    天宫一号耗资巨大,国家领导人现场观看发射,却弄出不少丑事来:CCTV发射背景音乐竟然用美国宗教人士创作的著名歌曲《美丽的美利坚》,美国媒体不解其意,给CCTV打电话求证,但没得到答复。新华社通稿可不是咱的微博,那是要有很多专家、官员把关的,怎么会弄出“天宫一号达到光速的23倍"这样的错误!
   
    拈花时评:
    安徽望江 庆祝腐败书记滚蛋 今天早上,大雨倾盆,被拆迁折磨得生不如死的老百姓,刚刚得到华阳镇党委书记被免职消息就按捺不住心中喜悦和兴奋的心情,他们冒雨燃放鞭炮,手持横幅,庆祝腐败书记王振华滚蛋,同时要求撤消腐败副书记刘正..
   
    拈花时评:
    一切拥有权力的人都有滥用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倾向;任何专制国家的教育目的,都是在极力降低国民的心智。——孟德斯鸠
   
    拈花时评:
    据传是内蒙古鄂尔多斯一煤炭公司采取欺骗的手段侵占其职工股份,数额竟达7亿元之多,真是牛X啊!
   
    MZ燃点心灯:袁伟时:香港大学教授、荷兰人冯客根据公安部门同期整理的报告以及“大跃进”最后几个月中国共产党汇编的内部报告显示,1958年到1962年期间,中国至少有4500万人非正常死亡。其中大约有6%到8%是死于酷刑或直接处决。 1962年因饥荒广东地区引发的大逃港风潮
   
    拈花时评:
    在鲁迅论坛上,中国文化部官员竟然要求对每位参加者的发言稿进行审查,陈丹青怒了,当场发飙:“在发言前竟然要先审稿,这是对鲁迅最大的调戏,这是文化部非常有文化的表现,没想到我们活在这样的年代。你们怕什么,我们这群文人,脑子扒开、裤子也脱了,让你们检查、让你们圈养,你们还怕什么?
   
    拈花时评:
    风雨孤雁 马英九:我们希望有一天,所有炎黄子孙都能和台湾一样,享有自由、民主与法制的多元生活方式。我们深信,这样的梦想并不遥远,因为这些价值在台湾都已经实现,不是西方人的专利,台湾经验可作为中国大陆未来发展的借镜。
   
    维维:【神秘的左权县女县长】网友爆料,称山西左权县有个美女县长刘娟,现年32岁,8年前从幼师岗位进入公务员队伍,一路升至县长。查阅左权县政府网站,“领导介绍”中只有照片没有简历,这很罕见。其他搜索也无法找到该县长的简历。而按照宪法和选举法,县长当选之前必须公布简历。这个县长确实很神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