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亡党已成不归路

   很久没有写过文章了,有将近半年了。一直都在忙国内的微博,思路已经习惯了一百四十个字一段落,要写不限字数的文章很不好转过来。写微博的好处在于你必须要在字数限制内写完你的观点,乃至论据论证。有时候就舍弃了论据论证,只有一个观点。甚至有时候连一个观点也无法说完,更别说深入浅出了。也许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特点,快、简、草,糙。
   
   我也写过万字长文,甚至几万字都可以,但是在网络上我一般不写长文,千把两千字就收尾了。假如你对这个题目非常了解,有很多资料的时候,你会变得很痛苦,因为有太多东西要舍弃了,包括也许是很珍贵的资料。所以我基本上一篇文章只起一个相对小的标题,然后不展开写,到字数差不多就收束。如果有比较大的题目,就写系列文章,这样勉强可以面面俱到。
   
   所以今天还是一个比较小的标题-亡党已成不归路。很多人喜欢说我又意淫了,只要写到中共将要灭亡的结局,他们总是要这么说的,不然他们吃什么呢?他们会说,二十多年前就有很多人写文章预言共产党的灭亡,可是现在呢?中国似乎看起来还是兴旺发达。其实往往同样的论据论证,就有可能出现不同的结论。据我记得,二十多年前预言苏共马上将要灭亡的观点并不是太盛行,可是几乎是一瞬间苏共就灭亡了,连带着整个东欧集团全部变色。那又怎么解释呢?


   
   一个简单的观点,我认为比较难推翻的,就是一旦执政集团过于腐败、糜烂的时候,这个政权往往就无法扭转局面。而腐败糜烂的政权最后只要越来越腐朽糜烂乃至轰然倒塌,这应该是得到大多数人公认的事实,也曾被历史无数次证实了。以中国的历史而言,从未有一个朝代是能够存活千年的,而近千年活过三百年的政权都没有。南宋不能算数,他只能算与金、辽、西夏等共享当今中国的版图。
   
   而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历史超过两百年的应该都没有,所以共产党亡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灭国,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罗素有过专制政权不可能超过七十年存活期的观点,而事实上,至少清以后的专制政权确实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能够存活过这个期限?中共是否能一直存活下去,最主要因素在于它是否能够遏制腐败、糜烂的继续恶化,乃至清理腐败、浴火重生。中共还有机会吗?假如有,他有可能抓住机会吗?
   
   我的观点是:机会还有,但是抓住的可能性已经完全不存在了,关键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维稳心态”。从邓时期到江,锐意改革的范畴一直只局限于经济范畴,政治体制的改革从来就没有触及过。原因不难理解,无论是邓、江还是胡,他们都没有把握在改革政治体制的同时将政权完全控制住,所以他们不敢搞政治体制改革。建政以后,中共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可谓罪孽深重,然而却能成功地延续了政权的存在,唯一的原因就在绝对地专制、独裁。他们控制着这个国家的一切权力、资源、舆论、思想、绝大部分的财富,而不允许任何哪怕是非常微小的政治组织存在,除了政协那些花瓶。
   
   而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首先就必须放权,不是向他们的地方政权,而是向党外人士。一旦失去权力,哪怕只是非常微小的权力,就会导致权力的逐渐流失,导致最后大溃败。他们很清楚中共这个组织从来就是一个烂番茄,他从来不曾清廉、不曾有效率、不曾爱民,一旦失去了绝对控制,让民众得到政治权益就必然意味着自己的倒台。即便如邓小平这种曾经杀人无算的魔鬼,也不敢有半点差池。就更别谈胡锦涛这样没有魄力、没有资历、没有后台的弱势领导了。习也许会比胡强势,但是也绝对无法与邓相比,邓都不敢开展的政治体制改革,习敢做?习有邓的政治手腕?魄力?能力?所以,指望中共自觉开展政治体制改革的希望等于零,也许还要小于零,就是更左更专制独裁。
   
   但是这个政治体制太腐朽了,已经无法正常生存了,所以才出现了胡的“维稳心态”。他无力改变,就只能维持,维持手上这个烂政权的存在,即便已经病入膏肓。维稳要依靠谁?靠公务员,所以虽然中国的公务员队伍糜烂腐臭到了极点,他也不敢大力整治,因为胡得罪不起公务员。仅仅是一个公示个人财产这一个很微小的改革,他们也无法做到,或者是根本不敢实行。所以即便公务员贪污、腐败盛行,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高他们的待遇,实际上是收买他们的忠心。军队最烂了,胡做过什么吗?敢做吗?他只能靠一味加官进爵来维持自己对军队的控制。于是,要维稳必须依靠公务员队伍的忠诚,就不敢大力管束公务员,公务员队伍就愈发腐败,压榨国民。社会就愈发不稳定,愈发不稳定使中共愈发依靠公务员,则更放纵公务员。这是一个怪圈,一个内循环,中共无法走出这个怪圈,就只有走向灭亡。
   
   实际上,军队已经烂透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公务员队伍也烂透了,他还是什么事都不敢做,做不了,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现实。胡最大的政策就是混日子,多混一天是一天,混过了接班的日子,他就脱逃了。习呢?习又能如何呢?这是一个趋势,习根本就无法扭转也无力扭转。因为对公务员队伍的依靠,令中共最高层姑息公务员的腐败、以权谋私。越姑息,公务员贪腐起来就越肆无忌惮。公务员越肆无忌惮,就越侵蚀国民利益,官民矛盾就越发深刻、激烈,直到国民实在无法忍受了,就只有揭竿而起了。最后国民无非是两条路,一是走上街头,一是走上井冈山。
   
   所以,中共怎么做,都难以避免下台的命运。一是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在十年二十年以后被选下台,这样也许还体面一些,下台后仍能保持存在,但也不是如今天一般的存在了,跟亡党性质是一样的。一是在国民实施反抗的时候被迫下台,这样难以避免最后的清算。当然也许还有一条路,就是中共利用专政工具如军队、警察、特务实行铁腕统治,在全国范围实行军管、戒严。那样也不可能维持太久的,想想看,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会跟中国做生意,全球禁运,这样的政权怎么可能维持下去呢?闭关锁国回到毛时代,我相信中共没有一个领袖敢于走到这样的一天,这无疑是一种自杀。
   
   所以,局势到了今天这个样子,中共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其实也可以说是非战之罪,因为当今时代民主、人权、自由才是最高价值。全世界的专制政权在一个接一个地陷落,从突尼斯、到埃及、利比亚,到将来的叙利亚、也门,中国的独裁兄弟已经没几个能好生存在了。连越南、缅甸这些曾经是最亲密战友的政权都已经开始民选了,还剩下谁?北韩、古巴?没有了。
   
   说到底还是这句话正确:形势比人强。不过,中共有可能成为全世界最后一个专制政权的堡垒,有可能将这个国家拖入战争的泥团,那就是全体中国人的不幸了。则中共实在是中国人的劫运,活着的时候犯下无数罪孽,到了死亡的一天还要祸害国家,想不遗臭万年也不可得了。
(2011/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