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金剑平
·共残党要抛弃毛贼东了
·一封贪官令人毛骨悚然的信--贪官如此言传身教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读后
·论共产党的反动性——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上)_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析世鑒
   http://blog.boxun.com/hero/xsj5/13_1.shtml/
   對美國白皮書之觀感
    ——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八月十日在反侵略大同盟常委會之講詞——
   閻錫山

    美國對華政策白皮書【1】,是美國自與中國有邦交以迄現在,尤其是最近五年來,中美關係的總敍述。對中國的批評很多,對雅爾達秘密的演變亦委婉說出。我們對白皮書中所表現,對中國人民熱烈的友情,深致感謝!對美國政府已瞭解中共爲蘇聯侵略中國的工具,不再受其欺騙,引爲欣慰!對批評指摘中國政府的種種錯誤與不夠,願作「他山之石」,以副友邦之殷望!
    白皮書中,美國一再提及對援華工作無效,表示惋惜。按援助本爲道義,故我不願在援助是否有效上加以辯駁,只願誠懇承認已過的錯誤。惟致錯誤的原因,我們與友邦的看法不同;友邦看我們錯誤的原因,不外說是貪污、腐化、低能,我們自應謙虛的,坦白的,接受這個善意的批評。惟我們應說明一點,辛亥革命和北伐是國民黨所領導,抗戰也是國民黨所領導。前者我們推翻了數千年的專制政體及封建軍閥;後者我們單獨的支持對日抗戰六年之久,消耗了日本大部分的力量,給同盟國以蓄勢準備的時間;並且尚能守住西南、西北廣大的土地。論中共軍隊,抗戰開始不過三萬人,抗戰完了不過三十萬人,數目不過攻中國的日軍十分之一強,武器皆係土槍土炮,亦不及日軍遠甚。何以我們能抗日而不能抗共?我願對此作以下之說明:
    第一、中美各有一部分人認錯了中共是一個「政黨」,沒有認清中共是一個「亂黨」。按政黨是拿投票取得政權,是以民意爲依歸;亂黨是拿暴力奪取政權,是以戰勝爲憑恃。因之共產黨表面上拿上政黨的形態與世界接觸,骨子裏在中國實行亂黨的政策,以暴力奪取政權。加之以共產黨爲世界革命的黨,在宣傳上具有絕對的優勢。幾乎世界各國皆有共產黨的組織,鄉村皆有共產黨的黨員,國會皆有共產黨的議員,各大城市皆有共產黨的宣傳據點與報紙、雜誌。共產黨的宣傳,不是消息性的,批評性的,是陰謀性的,煽動性的。且其宣傳的效果,並不完全寄託在報紙、雜誌上,而是重在信件和口頭的傳播,及議場上的發言;更厲害的是官員的報告書,一封報告書,能直打入一國政府的心臟,甚過幾千個報紙雜誌的宣傳。可以說共產黨的宣傳,不只對中國是優勢,就是對世界其他各國亦是優勢。因各國其他的黨均是國內的黨,各國的利害不同,一國的宣傳,他國未必回應;共產黨是國際性的黨,各國的共產黨主張一致,利害共同,一國共產黨的宣傳,全世界共產黨均要多方面的回應。且是用陰謀、煽動、革命性的宣傳辦法,只求欺騙世人,不擇明暗手段。又加之以世界上普遍的思想左傾,工潮擴大,學校、工廠對中共的宣傳推波助瀾,所以他能把假的完全彌漫成眞的。尤其中國在世界上宣傳效能薄弱,中共對中國的宣傳更爲優勢,更易欺騙世人【2】。所以中共欺騙的宣傳:第一階段、使世界一部分人認中共爲土地改良主義者,因而認識模糊,鬆懈了對中共在中國發展之注意。第二階段、又使世界人士多認爲中共與蘇聯不發生關係,而是努力於中國內部的改良者,因而使世界上對中共再度的認識模糊,鬆懈了對中共之防範;同時更減低了對中國政府反共之關切。第三階段、世界部分人士認毛澤東可能成爲中國狄托,卻不曉得是中共暗中蠱惑,故意使人誤解,還是世界上癡望和平者的一種希望,因此卻又模糊了世人一度的認識,鬆懈了世界對中共又一個時期之防範。以上這三個時期的推演,可以說不只是懈怠了中國的反共,而且動搖了中國的軍心,沮喪了中國的民氣,漸漸由厭戰而變爲反戰,由反戰而變爲主和。——此爲我們中國政府致敗之第一原因。
    第二、我們是工業落後、受經濟侵略的國家,世人有「次殖民地」之稱,工業發達的國家把他的工人失業社會恐慌的病,移至我們次殖民地的國家來,因勞動者被經濟侵略,勞動者的勞動報酬不及侵略國勞動報酬十分之一。因之就種下兩個惡因而無法遏止:一個是人心之不平,思想之苦悶,因而思想日益左傾;一個是工人生活困難,促使工潮日益擴大。因此兩者均系以破壞現實爲目的,所以我們政府爲遏制以上兩個惡因,不得不採取以水撲火的辦法,冀圖消殺其勢,以維持社會秩序,就形成逆勢;而共產黨卻採取火上加油的辦法,助長其焰,挑動思想闘爭,擴大罷工風潮,達成其推翻現實的目的,遂造成共產黨順勢。一順一逆,其難易不言而喻。——此爲我們中國政府致敗之第二原因。
    第三、中國是一個農業國家,兩千多年前,曾實行過井田之制,土地均歸國有,耕種權屬於人民,每人可養八口之家。自土地私有以來,佃雇農遇豐年亦只能養四口之家,而地主則不勞而獲,坐享其成。此點人心上之不平,在專制時代人民有口難言,在民主時代需要人民參與政事,投票表決,人民即要提出此項不平。我們政府解決土地問題,是按地價收買,與二五減租。按地價收買,一時尚難做到,二五減租,不過減輕剝削,不能盡去剝削;而共產黨號召「跟上我來佃雇農所種土地盡歸佃農所有」,二千年來佃雇農的痛苦,共產黨可以沒收與分配的兩個橫暴方法,一舉而解決。但此種沒收的做法,造亂者易爲,政府則難行,所以政府安慰佃雇農守法,如逆水逆風;共產黨號召佃雇農造亂,如順水順風。何難何易?不待明辨。——此爲我們中國政府致敗之第三原因。
    第四、我們是國家,是盡上全力的保護人民;中共是亂黨,是千方百計的清算人民。中共不需要人民安居,需要人民和他共同造亂。他認成需要即是眞理,他需要什麼,當然他就做什麼。他需要的是以富人之錢、地主之地,做他造亂的經費;他更需要的是以窮人的命做他人海戰法之工具。所以他對富人之錢、地主之地,有多少沒收多少;沒收之後,分給窮人,使之感激。更以頂慘酷的極刑,殺害富人、地主,藉以恐怖窮人,使之害怕。富人、地主雖恨共產黨百倍;窮人感激共產黨害怕共產黨也是百倍。自來中國歷史上造亂的人沒有不是殺富濟貧;共產黨這殺富濟貧的辦法,把恨共產黨的人全殺了,感激共產黨的害怕共產黨的人留下替他賣命。我們是國家,不能用共產黨這種做法,使富人恨百倍;當然也就不能使窮人感激百倍,害怕百倍。所以窮人感激共產黨分給他的土地、房屋,勝於感激國家保護他、替他找工作、使他安居樂業;怕共產黨的慘殺,也勝於怕國家法律的制裁。固然不是大多數窮人皆感激共產黨,但是替共產黨領導控制人的窮人,卻都須是這樣感激共產黨的人,共產黨才肯用。這些人有多少?按共產黨佔領區之人口約有兩萬萬,在共產黨佔領區,有的省份平均四人一戶,有的省份平均五人一戶;即以平均五人一戶,兩萬萬人也應平均四千萬戶;按共產黨規定的第一期先清算百分之卅,四千萬戶中,即要清算一千二百萬戶;以此被清算的一千二百萬戶的財產,收買一千二百萬窮人,且這些窮人都是選的有控制能力的豪霸;按華北華中十八歲至四十七歲之兵役年齡壯丁,佔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強,兩萬萬人中兵役年齡壯丁即應有五千萬人;共產黨以收買了的一千二百萬人,一人控制三人,即可把五千萬壯丁全控制了;控制了五千萬壯丁之後,其餘都是老弱婦孺,也等於把兩萬萬人全控制了。故雖感激共產黨的人是少數,控制住之後,其作用即等於多數。這是中共超歷史、超世界之造亂做法。——亦爲我們中國政府致敗之第四原因。
    第五、我們政府須遵守國家的法律,如征糧、徵兵、徵稅必須經立法院通過;處理民、刑各事,必須根據制定的法律【3】;共產黨則是一意推翻現政權,摧毀現社會,無所謂法律。故共產黨對人民的財產是沒收,生產物是奪取,糧食是徵收三分之二,人民還不敢遲滯;我們徵收二十分之一,尚不能痛快征齊。以致我們防亂的財政是個一,共產黨造亂的財政是十與百。就令人民當兵言,我們必須本兵役法及徵兵令實行;而共產黨則拿上赤化恐怖的做法,初則勸導,繼則強迫,終則不當兵即對其全家處死,結果是父勸其子,妻勸其夫,兄勸其弟,趕緊當兵,並且對當兵的人說:「去了以後,無論如何,寧死在戰場上,也不要回來」。死在戰場上是一個人死,回來則全家不得了。可以說共產黨是以人民的財產爲財政,以人民的生命爲兵源,故不慮無錢,亦不慮無兵;並實行所謂人海戰法,以人肉換槍彈。故在作戰上,共產黨比如下坡行車,我則如上坡行車,同樣的載重,其難易有天淵之別。——此爲我們中國政府致敗之第五原因。
    第六、中國爲五千年的專制國家,近始學習民主,當然不易上路;又加之以友邦人士熱烈的鼓勵,加緊的督促,因之我們實行民主,不免有點躐等而進,出乎民主軌道之外,人民的利益與國家的利益每致紛歧,減少了政治的統率功能。遂至一面要求剿共,一面要求停止征糧、徵兵、徵稅。我們中國古來有兩句話:「民生有欲,無主乃亂」。有主是共是其是,共非其非;無主是各是其是,各非其非。君主時代,君不能作主即亂;民主時代,民不能作主亦亂。亂的開端,是是非混淆。是非混淆了,政治的效能就減少了。共產黨是集權獨裁,對人民造的惡因固然不少,而政治上統治力強,造亂上收的效亦不少。所以中共曾以七十萬人的區域,解決十萬兵的衣、食、餉項;我們則以偌大的土地、衆多的人民,解決我們部隊的衣、食、餉項,尚時感不夠。這並不是說共產黨有能,我們無能,是彼此的政治目標不同;我們是民主幸福,中共是集權造亂。中共無法律、輿論、民意的拘束,如同一個野馬,任憑他跑,那裏有水那裏飲,那裏有草那裏吃。我們有國家的國格,且須守法律、遵輿論、重民意,不合乎現時的法律,我們也得守,不適於剿匪的輿論,我們也得遵從,不適於剿匪的民意,我們也得尊重,等於一個帶上籠頭、腳絆,圈在藩籬中的馬,甚至跟前有水不能飲,跟前有草不能吃。中共何以七十萬人能解決十萬兵的衣食餉項?因爲他能使人民將收入三分之二全送給他,假定不送,他有他拿上富人的錢收買住的窮人,一面說服一面恐怖的辦法,使人民感到:拿出三分之二是家裏受點饑寒,不拿出三分之二是全家被慘殺;當然寧願拿出來,以饑寒換生命。我們爲什麼以偌大土地、衆多人民,解決不了我們部隊的衣、食、餉項?病在我們過渡的民主中,基礎未臻鞏固,而友邦對我們以援助民主、自由者爲鼓勵、爲督促,我因想趕快上民主之路,不免行之太快,使一般人誤解了民主和自由。因之民主不免偏於感情的民主,自由不免偏於自便的自由。感情的民主,是負擔愈輕愈好,賑濟愈多愈好,鄉不願對縣負擔,縣不願對省負擔,省不願對國負擔。自便的自由,守秩序與自己不便,即曲解自由而不守秩序;守時間與自己不便,即曲解自由而不守時間;言論自由,恰好給共產黨污辱、毀滅、瓦解我們政府威信的一個好機會,模糊了我們內外上下一致的認識,減低了我們的政治威信與政治效能。但我這並不是說民主不好,自由不好,是說躐等的民主,民主上易表現感情作用,能減低政治效能;歪曲的自由,易作爲自便的藉口,能破壞社會秩序。且民主、自由,利於和平、幸福;集權、獨裁,利於侵略、戰爭。今日中共是集權、獨裁,我們攻擊他不適於和平、幸福,他卻認爲正適宜於侵略、戰爭。和平、幸福固爲人類基本之希望,但侵略者則不顧及。抵抗侵略與要求和平、幸福,是我們之所需要,但中共則不需要。我們欲以和平、幸福要求於中共,反懈怠了我們備戰之心理,給了中共進攻我們的良好機會。——此爲我們中國政府致敗之第六原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