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金剑平
·茉莉花——不作为的奥巴马应该受到审判
·延安最大的“谣言” —雷为什么不劈了毛呢?
·曾庆红下台的原因__曾山当汉奸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共残党要抛弃毛贼东了
·一封贪官令人毛骨悚然的信--贪官如此言传身教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析世鑒】
   http://www.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07/02/200702220025.shtml
   
    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元月對山西省集訓小學教育幹部訓詞 閻錫山
   
    此次小學教育幹部的集訓,這是由省主動的第一次,我有許多話想和你們說,現在分開兩項說說:
   
   
    第一、你們要知道,今天是個亂世,共匪造亂的方法是集歷史的超歷史的【1】,我有元旦團拜的講話,給你们附上,你們要好好看看,我不再重說了。
   
    今天我只是說說共匪的殘忍不是人性上的特殊,他有二十四刑三十六殺法。(近日他又添了十幾個花樣)他這個殘忍有的人是不信,有的人說他不是人,這話都是錯的。明明的是這個,你還不信,那你是成了自哄自欺了。要說他們不是人,他們何嘗不是人,而且他們並不是些完全沒心肝毫無人類觀念的人。致使對共匪的殘殺,成了一個謎了。有的是不信,有的是不解,你們大家在鄉間,你們看的明白,你們是信得,但你們未必能解得。這是咱們俗話說的一個門道造成的【2】。就如佛教不吃暈【3】,回教不吃猪肉,中醫治外科是上塗药,西醫治外科是以刀剪動手術,你不能說西醫的外科醫生就是殘忍的人充當的。名醫認清病用對药一治就好,庸醫認錯病用錯药一治就死,你不能說名醫是慈悲庸醫是殘忍,是個認病用药對不對的問題。我們拿上極公道的話說,共產主義是認錯病的醫書,共產黨是跟上認錯病的醫書學成的一個大夫,所以是一治就死。
   
    共匪殘忍有三個原因凑成的:
   
    第一個原因是科學發達機器生產【4】,一人代了十人的工作,這須九人失業。演成社會恐慌,政治崩潰。這誠然是個病。但這是個交易治的病,不是分配治的病【5】。共產主義集大成的馬克思,把這認成分配治的病,就不得不廢除交易,主張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按需分配。既按需分配了,必须將生產的工具如土地、工廠、资本等收歸公有,地主、廠主、財主不願意把土地、工廠、資本給予公有,就不得不殺。但這個殺本可以規定制度用政治方法避免的。即使不可避免,用殺也是短期的、一次的,人類的損失尚小。但共匪不從社會制度上改良,且也認成不能拿上政治手腕改良,必須拿上沒收和清算來完成。如此就把制度的罪惡認成是人的罪惡,認成地主、財主、廠主、是共產主義的敵人、仇人,必須殺之【6】。殺後怕報復,必須剪草除根。更認成這些人死有餘辜,殺後必須粉骨爛碎;如小孩除蛇蝎一樣,必须打死以後,尚須粉骨爛破碎,纔能洩了他的恨。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在社會上說,產業革命之後,機器發達生產力加大,固然有失業恐慌社會騷動之顧慮,且固然不能以擴大殖民地及經濟侵略爲過渡之方策,但這係一個交易治的病,不是一個分配治的病。他既然認成是一個分配治的病,就定了按需分配,就須把種地作工以及其他勞動者的收獲,完全交還公家,由公家再行分配【7】。人不願意交出,就實行強制辦法。強制的最後,就是個殺。這個殺是個繼續不斷的,有的須年年殺,有的須月月殺,有的須天天殺。這個殺是最可怕,能使人類滅絕了【8】。所以他不得不以實行赤化政策恐怖手段,殺的地紅了,殺的人怕了。這是他實行堅强的繼續不断的赤化政策,恐怖手段,造成殘忍的第二個原因。
   
    這裹我附帶說明爲什麼勞動者不願將勞動的收穫交出來交他重分配?按人情老不能自餐,少不能自長,這是一個人類的缺憾。自己只要是個勞動者,上有應報恩的父母,下有應養育的兒女,因此不願把勞動的收穫交給蘇維埃的村政府。於是共匪就想到,有夫婦纔有父母兒女,假定把夫婦打亂了,那個孩子的父親是誰,人就不知道了。所以社會上有一度說共產黨是共產共妻。但是這一個作法,只能使人不知道父親是誰,尚不能使人不知道母親是誰。所以近年來上黨薄一波的作法是很明快的,把生下的小孩,三天以内就送到五十里以外的地方,並不許問來歷。再過半年就又轉一個地方,也不許問來歷。如此兩轉之下,無論那一個小孩也不知道他的母親是誰,那一個母親也不知道他的兒女是誰了,這是他最高明的作法。所以我說,他必須如此,他纔能把勞動的東西交與公家,誰用多少,誰取多少;也纔能作到一人生十人之產,一人的勞動收獲分配其餘九個人享受。他認爲非如此不能救了科學發達機器生產的病。他又使人不要父母;不要直系的親屬,纔易將老的送到養老院。把小的送到育幼院,使人上無父母,下無兒女。他這是强人作聖賢强人作禽獸的作法【9】。怎樣說他是强人作聖賢?他這强人作聖賢是把人劳动下的收獲,叫人全交公家,這等於孔子所說大同篇上的「货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爲己」。這是所謂不計較你我的聖賢行爲。但儒家勉人作聖賢,不是强人作聖賢。聖賢是超於常人的,勉人作聖賢人能更好,人不能也可以任之作常人。共匪今天是强人作聖賢,要强人作聖賢能的很好,不能的就要殺,這是超常人意識的錯误【10】。怎樣說他是强人作禽獸?人之强於禽獸,就是有豎的血統,有個人倫,尤其人類竪的血統的人倫,是人類之特具【11】。今天共匪因爲要實行按需分配,叫人易把父母兒女送到養老院、育幼院,需要把父母子女的堅的血統關係打倒。這可以說因爲實行按需分配就不得不把人類當禽獸,實行強人作禽獸。但人畢竟是人而不是禽獸,強人作禽獸,人不肯,就要殺,這是低常人意識的錯误【12】。
   
    犧盟會共黨份子的叛變,根本上就是由這裏起的因。國家把他們交我指揮。他們黨政軍一齊進入山西,一致聲明的說,願離開共產主義、抛棄恐怖手段赤化政策,並願實行民生主義的節制資本。他們那時也和我說,一百年内的合作統行,一百年以外,他們再作他們的。彼來我發覺他們當時實際上就是實行共產主義的上不准有父母、下不准有兒女【13】;他們並且不服氣蘇聯新經濟政策,他們認識共產是科學發達的國家易行,赤化恐怖是文化落後的國家易行【14】,他們慎重思維以蘇聯可以作維護共產主義的基地,其他國家不妨冒險試之。因此我撤他們的兵權,他們就叛變了。以上這一大段話,是說明他不得不實行和勞動者過不去的一個大殺戮,因欲實行共產主義必須如此。這並不是人與人過不去,這是主義叫他與人類過不去。也是他第二個的錯误原因。
   
    第三個原因,是他們的唯物辯證法,他認成人是一個機械【15】。認爲一架機器造下一付鏇床,化了,再改成了一付車床,這也就無所謂殘忍了。就如一個小孩子要泥,揑成一個老漢,毁了,再揑成一個小孩;揑成一個男人,毁了,再揑成一個女人,這有什麼殘忍!况且按物說了,差一點就要不得,也沒有一分遷就的。就一個機器上說差一絲差一毫也就要不得了,就須排除。這也和城門上的卡車軸的卡子一樣,你的車軸要比城門的卡子長一分,車也進不了城門。所以他對社會上祖父有五畝地的,他的孫子也是地主,非殘殺了不可。他不僅對他的敵人是如此,對他的幹部也是如此,不說這幹部的功績如何,只說這幹部出分的成份如何。這唯物辯證法又是形成他們残忍的第三個的錯误原因【16】。
   
    他們所以定了這赤化政策恐怖手殷,以及他拿上二十四刑三十六殺法,他認成這是他的大慈大悲。因他階級革命是個世界目標【17】,一個小的部份要奪取世界,如果沒有奇技來求勝利是不會成功的。什麼是他的奇技?他自己長上千里眼,他的敵人成了雙瞎子,就是他的勝利的奇技,也是他勝利的依據。
   
    他要想長上千里眼,使他的敵人成了雙瞎子他必須對所有和他不一致的人,拿上殺戮恐怖,一面剷除、一面叫人怕了他【18】,完成他的清一色。他和他的幹部說,平常的殺法,心须殺百個,才能造成清一色;拿特殊的殺法,以恐怖把他的腦筋輭化了,只殺五十個人,就成了清一色。所以他說他這少殺人是大慈大悲。這也如佛家勸人撂下父母子女一齊不管去出家,旁人看上是大残大忍,在渡他的人認爲是從他的靈魂上天堂,是大慈大悲。你們看他殘酷的殺人,這是定了殺人的目的以後的慈悲【19】。他這也同强盜强迫人以大洋贖罪,問你要一百元大洋,你交了九十元,免了十元;免了這十元就是他强迫你贖罪,給你的一個恩惠。所以共產主義今天定了殺人的目的,他少殺幾個就是他的大慈大悲【20】。我們可以說,共產主義認錯了病象的錯误,可以變成人類的劊子手。我這是平心靜氣的話,決不是因立場不同而駡人。立場不是人生的結果,眞理才是人生固定努力的目標,我决不敢捨開眞理而講立場。
   
    你們是小學教育幹部,你們是國民的模子,學生的導师。我願你們平心靜氣的不要以我的話爲對,不要以三民主義爲對,也不要以共產主義爲非,要拿上你的良知良能,把一切一切的主張,本人類的需要,作一個考量,你認爲什麼對,就主張什麼,順從什麼,尊崇什麼。我以爲盲目的信仰,麻木的盲從,能使你此生無收穫無價值無結果【21】。
   
    三民主義的節制資本,我想你們都暸解。節制資本就是節制剝削。節制資本節到沒有資本時,就是盡去了剝削時,那也是勞動平等的時候,以勞动定享受。我們的節制資本,實在說不是國家性的,而是國際性的【22】。節制資本成功之日,就是按勞分配實現之日。你們試的把按勞分配、按需分配、與按勞分配比較,何者公道,何者殘酷,當可瞭然。並且你應當站在人類的需要本造化造人的觀點,作你此生努力的標準,如此你才不愧此生。
   
    全國各省也沒有比我再愛護共產黨,優待共產黨,原諒共產黨的,這是因爲我指揮共產黨的八路軍,不能不爲國家作寬宏的大量。盼望他們如他們的宣言與國家眞正的合作。
   
    抗戰期間,國家把八路軍歸我指揮,就是把共產黨的黨政軍的人才,拔茅連茹的來到二戰區,我不能不爲國家表現國家的態度,與合作的眞誠。我雖對他們表了十分的好,他們却不惜對我報了十二分的壞【23】【24】。我說共產黨是九條尾巴的狐狸精,是蛇蝎,是豺狼。我這不是一點彰人之惡的心理,純乎是爲世界人類吶喊的心理【25】。並且我說,共產黨的害人毒人,並不是他們的生性,是完成他们的主義必經的途徑。這也是和唐僧取經,必須經過九妖十八洞的一樣的不能避免。我是向來抱的寧教天下人負我,我亦不負天下人。我今天更不會無理由的說上些對共產黨的壞話,來欺騙我的幹部,如不是我的眞心話,我决不敢和你們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