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姜维平文集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据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称,重庆俊峰集团老板李俊的前妻罗淙10月22日刑满获释,已返回家中,由于薄熙来在当地大搞红色恐怖,她虽然走出监狱,依然二十四小时处于公安局眼线的监视之中,一方面,王立军安排罗淙所在的居民社区的楼长,对其秘密盯梢,出行则由公安便衣警察跟踪;另一方面安全局对其家多部电话进行监听,录音,以查找李俊的下落。故罗淙只是从一个小监狱改换到一个大监狱,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消息人士说,罗淙获释后首先回家看望了已经八十多岁的李俊母亲,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她们一家人悲喜交集,大有劫后余生之感,抱头痛哭,涕不成声。李俊母亲经历过文革,对疯狂的无法无天的红色造反派记忆犹新,李俊出生一个月后,其父被打成地主,惨造批斗,所幸逃往外地,李俊十二岁时才第一次见到他;而今,第二次文革,不仅使李俊失去了二十多年奋斗而得到的四十亿家产,成了“黑老大”,而且,不得不象当年的老父一样亡命天涯,薄熙来下令要不惜任何代价,将李俊逮捕归案。
   
   目前,王立军调整了专案组,组织了海外追逃组,正在世界各地展开秘密的红色恐怖行动,查找李俊的下落,但是,如同60年代李俊之父在石首隐姓埋名一样,李俊现在渺无踪迹,与其父不同的是,李俊案的多份证据已公布在网上,其真相已大白于天下。李俊母亲说,没想到文革又回来了啊!我们家里两代人为何这么不幸?!


   
   虽然,没有抓到李俊,又有海外媒体的曝光,薄熙来倍受非议,但这并不影响重庆法院给李俊及其家人定罪,因为自从文强死后,张弢入狱,乌小青“被自杀”,重庆公检法就全部改姓“薄”了。据称,9月27日,重庆沙平坝法院,已开庭审理了李俊,李修武案,有20多个嫌犯被控多项罪名出庭受审,但无一人认罪,也无一人不当庭控诉公安局专案组人员对其刑讯逼供,骗供诱供行为,有人说,警察几天几夜不让他们睡觉,逼迫他们不得不在预先写好的供词上签字;有的说,警察把矿泉水淋在他们头上,用电风扇整夜劲吹,逼他们认罪,所以,当庭受到检察院指控的人全部翻供,而且,大部分的嫌犯说,他们和李俊,李修武兄弟没有交往,甚至根本不相识。何谈参加和组织“黑社会”?
   
   尽管中国“刑法泰斗”,已77岁高龄的赵长青,担任了李俊哥哥李修武的辩护律师,官方迫于压力,允许他出庭发声,但法官多次打断他的辩护,不采信他的说辞,原定四天的所谓“公开审理”,不得不三天就草草收场,数位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成了摆设和道具,无一人之言论见于报端。
   
   赵长青说,我参与了刑法有关黑社会条款的制定,可以肯定地说,依据现有的检察院提供的证据,李修武不是“黑老大”,他们的民营企业不是“黑社会”,这个案件如果成立,这些人如果判刑,标志着中国司法体系的倒退和堕落。
   
   与其同时,一方面,薄熙来通过李晓枫案绑架了的重庆媒体,一字不提著名律师赵长青的名子,也不公开发表他为李修武所做的辩护词,与黎强案形成截然不同的景观;另一方面,在此之前,薄熙来邀请海外媒体和国内网站的老总到访重庆,而且,新华网等官方媒体都丑化渲染和舆论先审了李家兄弟,试图利用他们洗刷自己,把李俊案按照薄熙来的意志,终结在对其仕途有利的范围之内。
   
   但我认为,把一个所谓涉黑涉黄,资产数十亿的,震惊海内外的大案,限定在一个区级法院开审,挑战了读者最起码的法律常识,戏弄了中国的司法体系,其目的是便于与李俊有过节的沙坪坝法院抢占权力优势,因为紧紧跟随薄熙来的李建铭,是沙坪坝区的主要领导,重庆官方要借助两审终审制的法规,把此案消化在较低的层次上,这样可以轻易而举地操控司法,尽快把李修武等人送进监狱,让他们永远地闭嘴。因此,李修武被判无期徒刑的可能性较大。
   
   重庆消息人士说,自海外媒体刊出《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一文后,国内媒体严密封锁网络,知情者不多,尽管如此,此消息还是“出口转内销”,被一些人转发私人博客,微博,脸书,推特等,震惊了重庆官场和民间,特别是引起了中央一些领导的重视,薄熙来和张海洋也大为震怒,他们使出了两面手法,一方面指示有关方面严查李俊所披露文件的来源,特别是一组拍摄于部队羁押地点照片的来龙去脉,对李俊案涉及的25位亲友加大审讯的力度,逼其承认涉黑涉黄的问题;另一方面,对其妻罗淙案则施展软的一手,加快了审理,简易庭付敷,稍后匆忙宣判,其刑期几乎与羁押的时间相等。
   
   重庆消息人士表示,如同归还3000万元的涉黑现金于俊峰集团账户,稳住购买商品房的客户一样,重庆官方释放罗淙,不是出于善意,而是在利用她进一步“钓鱼”。坐过牢的薄熙来和狡猾的酷吏王立军,深知放行罗淙,便于下一步追捕李俊,因为李俊思念妻小,难免儿女情长,与家人电话联络,就会被卫星定位,公安很容易找到他的藏身之处,而李俊一旦归案,在严刑拷打之下,必将违心地承认他所提供的证据是伪造的,这样一来,薄熙来就能从制造冤假错案的指责中彻底脱身,这也是重庆官方目前对海外舆论保持沉默的原因。
   
   据知情者透露,李俊是重庆家喻户晓的亿万富豪,为保护家人和财产,迫于压力,曾于2008年7月8日和2010年10月19日两次与妻子离婚,并支付罗淙三套房产,三辆汽车,和子女抚养费和安家费3000万元,但重庆官方指控这笔财产涉黑,扣押了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待查,尚未做出最后的结论。2010年10月23日,李俊出逃前,曾委托其妻为他在网上定购了一张从成都飞往香港的机票,罗淙认为她没有罪,第一,她不知道李俊的去向,第二,她帮助亲友是天经地义的事。
   
   重庆新闻界的消息人士说,薄熙来现在搞的“唱红打黑”,实际上是一场地方性的红色恐怖运动,是文革式的泯灭人性,亲情和良知的一场人类大灾难,其目的是抢夺民企的大蛋糕,给京城的利益集团送礼买官,罗淙不过是一个牺牲品,也是一个时代即将终结的例证。如果十八大,薄熙来取代习近平,重庆“唱红打黑”会进一步向全国蔓延,第二次文革将使中国崩溃和动乱,无数个李俊罗淙式的公民就会死于非命,或涌向世界各地。
   
   2011年10月23日于多伦多
   
    万维网姜记者博客10月23日首发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