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姜维平文集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中共十八大越是临近,薄熙来越是心急如焚,恨不得把全世界美丽的辞句都贴在身上,昨天,连美国最著名的自由撰稿人之一的DAN LEVIN先生也应邀赶到重庆,要为英国一本杂志写出专访薄熙来的文章,还不错,他知道我的情况,在采访了重庆,回北京之前,主动通过译员与我电话交谈一个多小时,他请教我对薄熙来的总体印象,我说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他是一个骗术高明的政治舞台上的演员。
   
   纵观重庆媒体的自吹自擂的报道,干部“大下访”是一个新鲜词,但《维权网》信息员关小令昨天说,重庆市北碚区复兴镇书院村25生产合作社农民张定芬,因代表村民进京上访,控告地方政府非法征地,遭到劳教、关黑监狱、拘留殴打的迫害,仍坚持追求公平正义,本次中共党代会召开后,她又摆脱政府监视,偷逃进京上访,于10月17日深夜与外界失去联系。
   
   为了佐证这一新闻的真实性,还同时刊发了一张访民张定芬的照片和一份盖满了公章的文件。也就是说,重庆媒体能把天讲漏了,也无法否定薄熙来自吹的政府没有处理好这一进京上访的案件。


   
   《维权网》的报道说,访民张定芬自今年“七·一” 在京上访被地方政府截访干部跟踪,由北京南站绑架回去后,送进名为“学习班”实为黑监狱的地方非法关押一个月,回家后又遭监视,在“十·一”前夕,趁夜半三更偷跑出来,赶到北京上访,被地方警方追到北京拦截,承诺说回去政府一定会坐下谈问题,并解决2000元路费。张定芬自知无法摆脱,只能跟截访公安一起回去。不料回去后就被看管,失去自由,当她找接她回来的公安民警要承诺的2000元路费时,却被关进派出所毒打一顿。
   
   由此,我们看到了薄熙来与当地政府的谎言是多么肆无忌惮,有人会说,这种情况哪个省市都有,这确实不假,但是,请问:哪个省市象重庆这样厚颜无耻,大肆吹嘘所谓“大下访”的,“下访”还不够,再加个“大”字,这说明薄熙来鼓噪的肥皂泡多大啊!
   
   《维权网》接着说,张定芬忍着伤痛,于10月15日深夜,再次偷跑进京,17日到京一下火车就到国家信访局去上访,当她和几位老乡交完上访登记表后,信访局内的保安却不准她们出去,强行赶上公交车,直接送往久敬庄。当夜12点左右,张定芬等6位被关押的访民被地方政府截访员接出久敬庄后,访民申桂香向湖北访民伍立娟、河北访民陈有利两人发出一条求救短信后,几个人便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毫无疑问,这个没有受到“大下访”政策关照的访民又一次失去了自由,如同薄熙来搞得“唱红打黑”,把众多的民企老板包装成黑老大一样,现在,又把官僚主义严重和黑社会化的当地官员粉饰成了“大下访”,爱民如子的父母官,可惜谎言再大也难以遮掩张定芬提供的证据,《维权网》出示的附有一份访民张定芬所持的法院枉法判决书复印件,显示她自2010年至2011年2月间到全国人大去上访的次数,多如牛毛,上面每一个日期印章,都是信访窗口接待员加盖的。那么,“大下访”是怎么回事呢?
   
   《重庆商报》今年6月发表的一篇长文,是这样开头的:以前,长途跋涉到城里上访,却不知道找谁反映问题;现在,干部下访到家,当面了解情况还限期予以回复,自2008年开始的干部“大下访”活动为广大群众开辟了一条反映问题、解决问题的畅通渠道,也大大减轻各级群众工作部门的负担。我比对张定芬的上访时间,正好是“大下访”活动开始两年之后,也就是说,《重庆商报》在说谎。
   
   原来,记者得到的信息来自信访部门,试问,政府能说自己接待访民的工作有问题吗?报道说,近日,记者从市政府信访办公室了解到,干部“大下访”活动开展3年来,累计化解处理各类矛盾和问题20,7万件次,从活动中直接受益的群众达600万人。2010年,全市群众信访总量比活动之前的2007年下降了接近一半。
   
   如果以为仅仅是下级在造假,读者就错了,“大下访”是薄熙来亲自编造出来的,只需要部下提供假数字就行,既然统计局也是自家开的,想要多少有多少,但必须有个前提,把薄熙来的英明领导放在首位,只要做到这一点,夸张虚构点就没事。果然,市信访办副主任曾开宏表示,薄熙来书记多次强调,“大下访”活动的意义不下于“打黑除恶”,他曾做过6次专题讲话,相关批示更是多达21次。原来,薄书记的工作就是讲讲话,耍嘴皮子和舞文弄墨。
   
   摸透了他善于搞运动式假大空的下级官员,象1958年的大炼钢铁运动一样,只要喊口号,把夸张的数字层层报上来,就大功告吉了。于是,人们向“薄泽东”汇报了这样的一组数据:“大下访”活动开展三年来,全市每年有20万名干部参与其中,累计接待处理各类矛盾和问题60万件次,接访群众200万余人次。平均下来,每天都有1000名干部深入田间地头,与群众亲密接触。三年干部下访中,市、区县两级财政累计投入资金近百亿元,已累计化解处理各类矛盾和问题20,7万件,令600万群众直接从中受益。
   
   对此,我想不通,怎么600万群众中,不包括访民张定芬呢?谈了200万次,她怎么一次没轮上呢?薄熙来批示了21次,为什么不帮助她批一次呢?大概与在大连一样吧,求薄书记批示,也得走后门,给他的秘书买路钱吧?张定芬可是一贫如洗啊!
   
   俗话说,那壶不开提哪壶,原本信访工作涉及到司法独立的敏感问题,的确不是一个省市能从根子上解决的,所以,许多官员都不好意思吹牛,但薄熙来不在乎谎言的副作用,反正毛泽东时代就流行一句话: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这不,重庆媒体专门在人们敏感神经上撒盐,报道说,据统计,2010年,全市群众信访总量比开展活动前的2007年下降了43.2%,共有4000多件积案得到化解,占到积案总数的94,6%,其中包括数百起上访10年以上案件。数字玩到这个程度还不过瘾,索性用市政府副秘书长谢义亚的话说,目前重庆信访积案数量,在全国各省市中都是最少的。
   
   显然,谢副秘不是国家信访办的官员,他所说的数字没有一点权威性,张定芬案就是薄熙来说谎的最好的证据。他鼓吹的“大下访”不是为了解决访民的诉求,而是为了渲染和包装自己的政绩,即“大上位”:最低挤进常委,最好当上总书记,目前看来,牛皮吹破了,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了,这是因为“薄泽东”模仿毛泽东,但网络时代不喜欢谎言啊!
   
   2011年10月19日于多伦多
(2011/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