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姜维平文集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先是把海外媒体的老总,找到重庆聚会座谈,后是对国内网站的老板热情款待,薄熙来毫不掩饰他拉拢文人的丑闻,其目的显而易见:让他们把不利于自己的舆论,阻挡在海外,而把吹捧他的声音抬高八度,以便愚弄唱红的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给中南海施加压力,迫使十八大选他当总书记,至少弄个政法委书记当当,但是,近日开审的李俊,李修武一案,又使薄熙来自打耳光,因为李俊已公布的白纸黑字红印的公文,留在读者的印象里,不会褪色,光是《文学城》一个网站,我撰写的《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一文,就点击量超过了七万人,我不相信没有十分之一的人,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重庆公安局和成都军区保卫部曾出具了什么内容的公函,是什么时间出具的,为了什么?重庆市江北区公证处又出具了什么文本,它的法律效应是什么?
   
   如果重庆法院要判李俊及其企业有罪,必得对这些公开的信息表态,这是最起码的常识,但薄熙来是文革红卫兵造反派出身的人物,手里有权就疯狂,不在乎证据,这样一来,他请媒体人士支出的几千万元就白花了,不信,试看有几家海外媒体转发了新华社的通稿,正如一个去重庆的老总说的那样:你说两个不同的证据,我们怎么报?还是等等看吧!
   


   据说,李俊,李修武的案子要审理四天,目前我依据的官方说辞只能是重庆媒体统一口径的两篇报道,首先,我认为,薄熙来打黑把一些民营企业包装成了黑社会,其共同的特点很简单:董事长是老大,总经理是老二,安保部都是打手,支持他们的某些党内对立派官员是保护伞,法院还没判呢,媒体先画像,等判完了,再操控愚民挂个标语:薄书记打得好!等等,这一套路子,1966年的文革运动里多着呢,像我这样的过来人都耳熟能详。
   
   由于重庆政府不能公开声明保证记者的人身安全,我不能亲自去重庆采访,只能纸上谈兵,我们假定起诉书的指控都成立,依然有几个问题,该求教于重庆公检法,重庆媒体报道说,近日,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隐匿会计凭证罪,依法对以李修武为首的20名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成员提起公诉。我想,类似这样的大连民企很多,都是薄熙来90年代当政时,在他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呢?许某的宝利行娱乐城没有黄赌毒吗?孙某的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保镖没有打架斗殴,寻衅滋事吗?范某的建筑企业没有讨债抓人吗?没有把港商林某洪的公司办公室的桌椅砸烂了吗?薄熙来旧居楼下的十几家桑拿浴里,哪一个没有卖淫的小姐呢?等等,薄熙来为什么选择性执法呢?难道刑法在重庆和大连不是同一个版本?重庆的民企和大连不是一个模式吗?
   
   该报道说,经查,1998年以来,被告人李修武伙同李俊,利用其共同出资的重庆金得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皇冠”歌舞厅、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等经济实体,采取经济笼络控制等方式,拉拢、招募、纠集亲属、社会闲散人员,大肆进行有组织的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隐匿会计凭证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李修武以及李俊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台士华、魏文清、白红波、岳明杨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先后开办了金龙玉凤大酒店、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组织百余名妇女从事卖淫活动;成立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每月5%—7.5%的利息非法发放54070万元的高利贷款,非法获利6680.38万元。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社会管理和经济秩序,社会影响恶劣。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我也假定上述文字是真实的,但是,如何解释三封给银行的公函呢?成都军区保卫部竟一口气给当地银行发出了三封公函,其内容都是要求他们“一如既往”地支持俊峰集团,“支持”就是贷款吧?这个漫长的过程叫“既往”,想必包括了官方所指控的银行委贷业务,这种出尔反尔,昨是今非的勾当,如同儿戏,试想,成都军区是盖了公章的,监狱是招待所吗?公章是书法家的篆刻吗?说进就进,说盖就盖,给钱就放,放了再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公检法司军”都姓薄啊!这一套政治把戏,不是搞文革,是搞什么?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李修武、白红波等人还涉嫌非法拘禁罪。2007年9月24日,受害人张国顺在诚安公司借了100万高利贷,到期还不了。为了使张国顺还钱,2008年3 月25日下午6点多,李俊吩咐白红波、岳明杨、范春雷等人将张国顺从解放碑一家餐馆强行押出,带到金龙玉凤大酒店一客房内关了起来。其间,张国顺被白红波等人强行搜身、殴打。第二天,张国顺被押至渝中区、南岸区等地取钱凑齐欠款后,在当晚8点多才被放了出来。
   
   众所周知,薄熙来是2007年底到重庆履新的,而张国顺被非法拘禁案是在他任职期间发生的,那时,薄熙来正在酝酿唱红打黑呢,那么,为什么不及时抓住,依法处理,而是等到四年后,才追查李俊的原罪,回溯历史翻老账呢?是当时被害人没有报案吗?为何2011年才报案呢?这幕后的动机究竟是什么?而且,非法拘禁罪依据情节轻重处理,最重的也判不了几年,是不是现在已经过了追诉时效?
   
   同样情况还有一起发生在2004年,重庆媒体上述文章说,在早年办加油站时,李俊欺行霸市,组织手下的人打伤了竞争对手,我也假定这是真实的,可是,薄熙来反复地信誓旦旦地说打黑是出于公心,是中央统一部署,否认海外媒体指责他搞内斗的说法,还明面上给前任领导评功摆好,那么,2004年的历史积案,现在翻箱倒柜找什么?还不是要找前任领导的毛病吗?这种年轻人打仗闹火的琐事,算个什么?它过去了整整7年啊,难道追诉期也没过吗?
   
   在我看来,唯一有点份量,似乎能抓住李俊把柄的是沙区“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涉黄涉黑一案,不过,我认真读过李俊给我的文件,其中有该俱乐部领导与服务员签订的合同,和公司小报的禁黄告示,李俊以此反驳官方的指控,他说,作为出资人,他不可能管得那么细,这就是说,他拿出的是静止的“死证”,而警方则显然拿到了动态的“活人”的证据,让读者信谁呢?
   
   至于证人是在什么情况下出证的,不言自明,所以,有几个人分别获刑1年或8个月。由于刑期较短,为了避难,他们出来后也不敢翻供,但李俊说,我仅仅是投资人,办了哪么多企业,每件事都要过问吗?他说的有没有道理呢?我想,薄熙来曾住过的大连西岗区长江路598号万达公寓附近,桑拿浴很多,个个都是繁荣“娼”盛,是不是薄熙来也要承担刑事责任?
   
   上述报道说,为掩人耳目,金龙玉凤用于安排卖淫女坐台的“商务部”竟称“销售部”,卖淫女,美其名曰“销售人员”或“酒水推广员”。去年10月12日晚,沙区警方对位于石碾盘的“金龙玉凤”进行了突击清查,当场抓获涉嫌营业性陪侍的人员70多人,涉黄涉黑的该俱乐部随即被警方勒令停业整顿。不久,原“金龙玉凤”负责安排卖淫女坐台的销售部经理(俗称“妈咪”)胡某、刘某和易某和销售部经理助理雷某、毛某相继被警方抓获归案。据介绍,在所谓的“销售部”中,“销售人员”全部是女性,销售经理主要负责管理。实际上,这些“销售人员”干的全是色情勾当。
   
   其实,类似故事情节在大连都早就发生过,全国第一个“妈咪”是先到大连开发区银某宾馆经营的,时间是1995年,也是薄熙来批准的,“妈咪”是干啥的?我想,大连人都知道,为什么薄熙来当时不抓她呢?
   
   还是让我回放一下事情经过吧!薄熙来为了讨好张海洋,下令公安局领导王立军,郭卫国等人,以涉黑为借口抓捕了李俊,因为他多年与部队做生意,与一些部队领导关系密切,张海洋想通过他,找出军区内部对立派官员的经济问题,但未能得逞,李俊很精明,被逼无奈,补缴了4000多万的土地出让金,还默认了办案人员高达3000万元的索贿要求,获得了释放,但并没有兑现,而且,他开始办理移民美国的手续,薄熙来的“戴笠”王立军眼线灵敏,发现了蛛丝马迹,他们担心李俊出境后会讲出真相,于是,开始对金龙玉凤下手,并深挖李俊的“原罪”。
   
   没想到,李俊“跑路”了,哥哥李修武成了“替罪羊”和黑老大,老婆罗某成了“压寨妇人”,中国重庆又一个经过包装的由25个人组成的黑社会组织诞生了。轻判罗某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再过几天,重庆法院就会给这个民企发放“执照”,再给他们每人发一个“黑帽子”,直戴到薄熙来摘下“红帽子”那天。
   
   也许不会有这么一天,薄熙来永远红得发紫,但李俊案已经造成了连锁反应,温州似的“跑路”的中产阶级会越来越多,一个当上中央委员的亿万富豪,挡不住中国倒退的脚步!虽然,温家宝呼吁政改,胡锦涛强调依法治国,但重庆成了独立王国,不仅有国宾护卫队,而且,警察治市,愈演愈烈,薄熙来运动似的打黑“黑打”,我行我素,这是严冬前的政治降温,也是九州版图的不祥之兆,它预示着“斯大林时代”的来临,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将化为乌有,中国已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下一步有可能陷入动乱和分裂!
   
   2011年9月3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2011/10/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