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姜维平文集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先是把海外媒体的老总,找到重庆聚会座谈,后是对国内网站的老板热情款待,薄熙来毫不掩饰他拉拢文人的丑闻,其目的显而易见:让他们把不利于自己的舆论,阻挡在海外,而把吹捧他的声音抬高八度,以便愚弄唱红的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给中南海施加压力,迫使十八大选他当总书记,至少弄个政法委书记当当,但是,近日开审的李俊,李修武一案,又使薄熙来自打耳光,因为李俊已公布的白纸黑字红印的公文,留在读者的印象里,不会褪色,光是《文学城》一个网站,我撰写的《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一文,就点击量超过了七万人,我不相信没有十分之一的人,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重庆公安局和成都军区保卫部曾出具了什么内容的公函,是什么时间出具的,为了什么?重庆市江北区公证处又出具了什么文本,它的法律效应是什么?
   
   如果重庆法院要判李俊及其企业有罪,必得对这些公开的信息表态,这是最起码的常识,但薄熙来是文革红卫兵造反派出身的人物,手里有权就疯狂,不在乎证据,这样一来,他请媒体人士支出的几千万元就白花了,不信,试看有几家海外媒体转发了新华社的通稿,正如一个去重庆的老总说的那样:你说两个不同的证据,我们怎么报?还是等等看吧!
   


   据说,李俊,李修武的案子要审理四天,目前我依据的官方说辞只能是重庆媒体统一口径的两篇报道,首先,我认为,薄熙来打黑把一些民营企业包装成了黑社会,其共同的特点很简单:董事长是老大,总经理是老二,安保部都是打手,支持他们的某些党内对立派官员是保护伞,法院还没判呢,媒体先画像,等判完了,再操控愚民挂个标语:薄书记打得好!等等,这一套路子,1966年的文革运动里多着呢,像我这样的过来人都耳熟能详。
   
   由于重庆政府不能公开声明保证记者的人身安全,我不能亲自去重庆采访,只能纸上谈兵,我们假定起诉书的指控都成立,依然有几个问题,该求教于重庆公检法,重庆媒体报道说,近日,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隐匿会计凭证罪,依法对以李修武为首的20名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成员提起公诉。我想,类似这样的大连民企很多,都是薄熙来90年代当政时,在他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呢?许某的宝利行娱乐城没有黄赌毒吗?孙某的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保镖没有打架斗殴,寻衅滋事吗?范某的建筑企业没有讨债抓人吗?没有把港商林某洪的公司办公室的桌椅砸烂了吗?薄熙来旧居楼下的十几家桑拿浴里,哪一个没有卖淫的小姐呢?等等,薄熙来为什么选择性执法呢?难道刑法在重庆和大连不是同一个版本?重庆的民企和大连不是一个模式吗?
   
   该报道说,经查,1998年以来,被告人李修武伙同李俊,利用其共同出资的重庆金得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皇冠”歌舞厅、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等经济实体,采取经济笼络控制等方式,拉拢、招募、纠集亲属、社会闲散人员,大肆进行有组织的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隐匿会计凭证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李修武以及李俊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台士华、魏文清、白红波、岳明杨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先后开办了金龙玉凤大酒店、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组织百余名妇女从事卖淫活动;成立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每月5%—7.5%的利息非法发放54070万元的高利贷款,非法获利6680.38万元。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社会管理和经济秩序,社会影响恶劣。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我也假定上述文字是真实的,但是,如何解释三封给银行的公函呢?成都军区保卫部竟一口气给当地银行发出了三封公函,其内容都是要求他们“一如既往”地支持俊峰集团,“支持”就是贷款吧?这个漫长的过程叫“既往”,想必包括了官方所指控的银行委贷业务,这种出尔反尔,昨是今非的勾当,如同儿戏,试想,成都军区是盖了公章的,监狱是招待所吗?公章是书法家的篆刻吗?说进就进,说盖就盖,给钱就放,放了再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公检法司军”都姓薄啊!这一套政治把戏,不是搞文革,是搞什么?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李修武、白红波等人还涉嫌非法拘禁罪。2007年9月24日,受害人张国顺在诚安公司借了100万高利贷,到期还不了。为了使张国顺还钱,2008年3 月25日下午6点多,李俊吩咐白红波、岳明杨、范春雷等人将张国顺从解放碑一家餐馆强行押出,带到金龙玉凤大酒店一客房内关了起来。其间,张国顺被白红波等人强行搜身、殴打。第二天,张国顺被押至渝中区、南岸区等地取钱凑齐欠款后,在当晚8点多才被放了出来。
   
   众所周知,薄熙来是2007年底到重庆履新的,而张国顺被非法拘禁案是在他任职期间发生的,那时,薄熙来正在酝酿唱红打黑呢,那么,为什么不及时抓住,依法处理,而是等到四年后,才追查李俊的原罪,回溯历史翻老账呢?是当时被害人没有报案吗?为何2011年才报案呢?这幕后的动机究竟是什么?而且,非法拘禁罪依据情节轻重处理,最重的也判不了几年,是不是现在已经过了追诉时效?
   
   同样情况还有一起发生在2004年,重庆媒体上述文章说,在早年办加油站时,李俊欺行霸市,组织手下的人打伤了竞争对手,我也假定这是真实的,可是,薄熙来反复地信誓旦旦地说打黑是出于公心,是中央统一部署,否认海外媒体指责他搞内斗的说法,还明面上给前任领导评功摆好,那么,2004年的历史积案,现在翻箱倒柜找什么?还不是要找前任领导的毛病吗?这种年轻人打仗闹火的琐事,算个什么?它过去了整整7年啊,难道追诉期也没过吗?
   
   在我看来,唯一有点份量,似乎能抓住李俊把柄的是沙区“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涉黄涉黑一案,不过,我认真读过李俊给我的文件,其中有该俱乐部领导与服务员签订的合同,和公司小报的禁黄告示,李俊以此反驳官方的指控,他说,作为出资人,他不可能管得那么细,这就是说,他拿出的是静止的“死证”,而警方则显然拿到了动态的“活人”的证据,让读者信谁呢?
   
   至于证人是在什么情况下出证的,不言自明,所以,有几个人分别获刑1年或8个月。由于刑期较短,为了避难,他们出来后也不敢翻供,但李俊说,我仅仅是投资人,办了哪么多企业,每件事都要过问吗?他说的有没有道理呢?我想,薄熙来曾住过的大连西岗区长江路598号万达公寓附近,桑拿浴很多,个个都是繁荣“娼”盛,是不是薄熙来也要承担刑事责任?
   
   上述报道说,为掩人耳目,金龙玉凤用于安排卖淫女坐台的“商务部”竟称“销售部”,卖淫女,美其名曰“销售人员”或“酒水推广员”。去年10月12日晚,沙区警方对位于石碾盘的“金龙玉凤”进行了突击清查,当场抓获涉嫌营业性陪侍的人员70多人,涉黄涉黑的该俱乐部随即被警方勒令停业整顿。不久,原“金龙玉凤”负责安排卖淫女坐台的销售部经理(俗称“妈咪”)胡某、刘某和易某和销售部经理助理雷某、毛某相继被警方抓获归案。据介绍,在所谓的“销售部”中,“销售人员”全部是女性,销售经理主要负责管理。实际上,这些“销售人员”干的全是色情勾当。
   
   其实,类似故事情节在大连都早就发生过,全国第一个“妈咪”是先到大连开发区银某宾馆经营的,时间是1995年,也是薄熙来批准的,“妈咪”是干啥的?我想,大连人都知道,为什么薄熙来当时不抓她呢?
   
   还是让我回放一下事情经过吧!薄熙来为了讨好张海洋,下令公安局领导王立军,郭卫国等人,以涉黑为借口抓捕了李俊,因为他多年与部队做生意,与一些部队领导关系密切,张海洋想通过他,找出军区内部对立派官员的经济问题,但未能得逞,李俊很精明,被逼无奈,补缴了4000多万的土地出让金,还默认了办案人员高达3000万元的索贿要求,获得了释放,但并没有兑现,而且,他开始办理移民美国的手续,薄熙来的“戴笠”王立军眼线灵敏,发现了蛛丝马迹,他们担心李俊出境后会讲出真相,于是,开始对金龙玉凤下手,并深挖李俊的“原罪”。
   
   没想到,李俊“跑路”了,哥哥李修武成了“替罪羊”和黑老大,老婆罗某成了“压寨妇人”,中国重庆又一个经过包装的由25个人组成的黑社会组织诞生了。轻判罗某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再过几天,重庆法院就会给这个民企发放“执照”,再给他们每人发一个“黑帽子”,直戴到薄熙来摘下“红帽子”那天。
   
   也许不会有这么一天,薄熙来永远红得发紫,但李俊案已经造成了连锁反应,温州似的“跑路”的中产阶级会越来越多,一个当上中央委员的亿万富豪,挡不住中国倒退的脚步!虽然,温家宝呼吁政改,胡锦涛强调依法治国,但重庆成了独立王国,不仅有国宾护卫队,而且,警察治市,愈演愈烈,薄熙来运动似的打黑“黑打”,我行我素,这是严冬前的政治降温,也是九州版图的不祥之兆,它预示着“斯大林时代”的来临,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将化为乌有,中国已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下一步有可能陷入动乱和分裂!
   
   2011年9月3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2011/10/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