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姜维平文集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先是把海外媒体的老总,找到重庆聚会座谈,后是对国内网站的老板热情款待,薄熙来毫不掩饰他拉拢文人的丑闻,其目的显而易见:让他们把不利于自己的舆论,阻挡在海外,而把吹捧他的声音抬高八度,以便愚弄唱红的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给中南海施加压力,迫使十八大选他当总书记,至少弄个政法委书记当当,但是,近日开审的李俊,李修武一案,又使薄熙来自打耳光,因为李俊已公布的白纸黑字红印的公文,留在读者的印象里,不会褪色,光是《文学城》一个网站,我撰写的《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一文,就点击量超过了七万人,我不相信没有十分之一的人,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重庆公安局和成都军区保卫部曾出具了什么内容的公函,是什么时间出具的,为了什么?重庆市江北区公证处又出具了什么文本,它的法律效应是什么?
   
   如果重庆法院要判李俊及其企业有罪,必得对这些公开的信息表态,这是最起码的常识,但薄熙来是文革红卫兵造反派出身的人物,手里有权就疯狂,不在乎证据,这样一来,他请媒体人士支出的几千万元就白花了,不信,试看有几家海外媒体转发了新华社的通稿,正如一个去重庆的老总说的那样:你说两个不同的证据,我们怎么报?还是等等看吧!
   


   据说,李俊,李修武的案子要审理四天,目前我依据的官方说辞只能是重庆媒体统一口径的两篇报道,首先,我认为,薄熙来打黑把一些民营企业包装成了黑社会,其共同的特点很简单:董事长是老大,总经理是老二,安保部都是打手,支持他们的某些党内对立派官员是保护伞,法院还没判呢,媒体先画像,等判完了,再操控愚民挂个标语:薄书记打得好!等等,这一套路子,1966年的文革运动里多着呢,像我这样的过来人都耳熟能详。
   
   由于重庆政府不能公开声明保证记者的人身安全,我不能亲自去重庆采访,只能纸上谈兵,我们假定起诉书的指控都成立,依然有几个问题,该求教于重庆公检法,重庆媒体报道说,近日,沙坪坝区人民检察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隐匿会计凭证罪,依法对以李修武为首的20名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成员提起公诉。我想,类似这样的大连民企很多,都是薄熙来90年代当政时,在他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呢?许某的宝利行娱乐城没有黄赌毒吗?孙某的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保镖没有打架斗殴,寻衅滋事吗?范某的建筑企业没有讨债抓人吗?没有把港商林某洪的公司办公室的桌椅砸烂了吗?薄熙来旧居楼下的十几家桑拿浴里,哪一个没有卖淫的小姐呢?等等,薄熙来为什么选择性执法呢?难道刑法在重庆和大连不是同一个版本?重庆的民企和大连不是一个模式吗?
   
   该报道说,经查,1998年以来,被告人李修武伙同李俊,利用其共同出资的重庆金得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皇冠”歌舞厅、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等经济实体,采取经济笼络控制等方式,拉拢、招募、纠集亲属、社会闲散人员,大肆进行有组织的寻衅滋事、非法拘禁、隐匿会计凭证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李修武以及李俊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台士华、魏文清、白红波、岳明杨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先后开办了金龙玉凤大酒店、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组织百余名妇女从事卖淫活动;成立重庆诚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每月5%—7.5%的利息非法发放54070万元的高利贷款,非法获利6680.38万元。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社会管理和经济秩序,社会影响恶劣。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我也假定上述文字是真实的,但是,如何解释三封给银行的公函呢?成都军区保卫部竟一口气给当地银行发出了三封公函,其内容都是要求他们“一如既往”地支持俊峰集团,“支持”就是贷款吧?这个漫长的过程叫“既往”,想必包括了官方所指控的银行委贷业务,这种出尔反尔,昨是今非的勾当,如同儿戏,试想,成都军区是盖了公章的,监狱是招待所吗?公章是书法家的篆刻吗?说进就进,说盖就盖,给钱就放,放了再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公检法司军”都姓薄啊!这一套政治把戏,不是搞文革,是搞什么?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李修武、白红波等人还涉嫌非法拘禁罪。2007年9月24日,受害人张国顺在诚安公司借了100万高利贷,到期还不了。为了使张国顺还钱,2008年3 月25日下午6点多,李俊吩咐白红波、岳明杨、范春雷等人将张国顺从解放碑一家餐馆强行押出,带到金龙玉凤大酒店一客房内关了起来。其间,张国顺被白红波等人强行搜身、殴打。第二天,张国顺被押至渝中区、南岸区等地取钱凑齐欠款后,在当晚8点多才被放了出来。
   
   众所周知,薄熙来是2007年底到重庆履新的,而张国顺被非法拘禁案是在他任职期间发生的,那时,薄熙来正在酝酿唱红打黑呢,那么,为什么不及时抓住,依法处理,而是等到四年后,才追查李俊的原罪,回溯历史翻老账呢?是当时被害人没有报案吗?为何2011年才报案呢?这幕后的动机究竟是什么?而且,非法拘禁罪依据情节轻重处理,最重的也判不了几年,是不是现在已经过了追诉时效?
   
   同样情况还有一起发生在2004年,重庆媒体上述文章说,在早年办加油站时,李俊欺行霸市,组织手下的人打伤了竞争对手,我也假定这是真实的,可是,薄熙来反复地信誓旦旦地说打黑是出于公心,是中央统一部署,否认海外媒体指责他搞内斗的说法,还明面上给前任领导评功摆好,那么,2004年的历史积案,现在翻箱倒柜找什么?还不是要找前任领导的毛病吗?这种年轻人打仗闹火的琐事,算个什么?它过去了整整7年啊,难道追诉期也没过吗?
   
   在我看来,唯一有点份量,似乎能抓住李俊把柄的是沙区“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涉黄涉黑一案,不过,我认真读过李俊给我的文件,其中有该俱乐部领导与服务员签订的合同,和公司小报的禁黄告示,李俊以此反驳官方的指控,他说,作为出资人,他不可能管得那么细,这就是说,他拿出的是静止的“死证”,而警方则显然拿到了动态的“活人”的证据,让读者信谁呢?
   
   至于证人是在什么情况下出证的,不言自明,所以,有几个人分别获刑1年或8个月。由于刑期较短,为了避难,他们出来后也不敢翻供,但李俊说,我仅仅是投资人,办了哪么多企业,每件事都要过问吗?他说的有没有道理呢?我想,薄熙来曾住过的大连西岗区长江路598号万达公寓附近,桑拿浴很多,个个都是繁荣“娼”盛,是不是薄熙来也要承担刑事责任?
   
   上述报道说,为掩人耳目,金龙玉凤用于安排卖淫女坐台的“商务部”竟称“销售部”,卖淫女,美其名曰“销售人员”或“酒水推广员”。去年10月12日晚,沙区警方对位于石碾盘的“金龙玉凤”进行了突击清查,当场抓获涉嫌营业性陪侍的人员70多人,涉黄涉黑的该俱乐部随即被警方勒令停业整顿。不久,原“金龙玉凤”负责安排卖淫女坐台的销售部经理(俗称“妈咪”)胡某、刘某和易某和销售部经理助理雷某、毛某相继被警方抓获归案。据介绍,在所谓的“销售部”中,“销售人员”全部是女性,销售经理主要负责管理。实际上,这些“销售人员”干的全是色情勾当。
   
   其实,类似故事情节在大连都早就发生过,全国第一个“妈咪”是先到大连开发区银某宾馆经营的,时间是1995年,也是薄熙来批准的,“妈咪”是干啥的?我想,大连人都知道,为什么薄熙来当时不抓她呢?
   
   还是让我回放一下事情经过吧!薄熙来为了讨好张海洋,下令公安局领导王立军,郭卫国等人,以涉黑为借口抓捕了李俊,因为他多年与部队做生意,与一些部队领导关系密切,张海洋想通过他,找出军区内部对立派官员的经济问题,但未能得逞,李俊很精明,被逼无奈,补缴了4000多万的土地出让金,还默认了办案人员高达3000万元的索贿要求,获得了释放,但并没有兑现,而且,他开始办理移民美国的手续,薄熙来的“戴笠”王立军眼线灵敏,发现了蛛丝马迹,他们担心李俊出境后会讲出真相,于是,开始对金龙玉凤下手,并深挖李俊的“原罪”。
   
   没想到,李俊“跑路”了,哥哥李修武成了“替罪羊”和黑老大,老婆罗某成了“压寨妇人”,中国重庆又一个经过包装的由25个人组成的黑社会组织诞生了。轻判罗某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再过几天,重庆法院就会给这个民企发放“执照”,再给他们每人发一个“黑帽子”,直戴到薄熙来摘下“红帽子”那天。
   
   也许不会有这么一天,薄熙来永远红得发紫,但李俊案已经造成了连锁反应,温州似的“跑路”的中产阶级会越来越多,一个当上中央委员的亿万富豪,挡不住中国倒退的脚步!虽然,温家宝呼吁政改,胡锦涛强调依法治国,但重庆成了独立王国,不仅有国宾护卫队,而且,警察治市,愈演愈烈,薄熙来运动似的打黑“黑打”,我行我素,这是严冬前的政治降温,也是九州版图的不祥之兆,它预示着“斯大林时代”的来临,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将化为乌有,中国已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下一步有可能陷入动乱和分裂!
   
   2011年9月30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2011/10/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