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郭国汀律师专栏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19、宋教仁遇刺

   3月20日,31岁的国民党领导人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台上被雇佣的枪手枪击,两天后死于医院。暗杀者以200英镑价格受雇佣,他的同谋很快被捕。书证与袁世凯的总理赵秉钧和一名内阁秘书牵连。虽然未发现袁世凯亲自下令暗杀的证据,几乎无人怀疑他的介入。这既非第一次,也非唯一的一次,为他的政治需要进行的谋杀。

   宋被杀于国民党于12月和1月大选中大胜,拟前往北京任职之际。在他的领导下,国民党在议会两院中皆获压倒性胜利。虽然选民被限于拥有财产或受过教育的少数人,此后从未有过任何接近民主标准的中国选举。由于宋教仁变得日益公开批评袁世凯,意图用议会将总统限制于合适的宪法的地位,或甚至替换之,因此必须清除他。

   袁世凯相信自已是唯一能够将中国团结在一起的人,因而拒绝受法律或其他限制。作为一个君主体制下杰出的改革人才和进步人士,他从未考虑新的政府形式超过橱窗的作用:政治对手是讨厌的人,必须通过贿赂,讨好,威胁或谋杀使之中立。

   由谋杀者牵涉袁世凯的亲信所激怒,构成国民党核心的前革命者想举行决一胜负的武力示威,但由于他们的军力虚弱而犹豫不决。作为那些满怀善意支持袁世凯的人当中最重要的人,孙文举棋不定。当3月25日回到上海时,孙文仍然陶醉在中日合作的美好前景中,他在媒体采访时未言及宋教仁事件。反之,他发现日本的真实目的,“日本所要的不是中国领土,而是增加贸易。”而这唯有通过采取和平政策才能达成 。但一周后,一家国民党机构,敦促孙文主张强力领导,维护革命成果。孙文与黄兴皆主张通过法律手段惩戒罪犯,尽管他们在国内和日本发出潜在军事行动的试探,反应不容乐观。

   与此同时,袁世凯经长时间谈判,成功与国际银团签定贷款协议。4月26日他的亲信涉嫌宋教仁谋杀案被公开确认,外国列强确予袁世凯信任票--亦在贷款协议中强制加入没有先例的控制条款,重组贷款2500万英镑。但中国仅能得到2100万英镑,且到1960年还清本息合计达6800万英镑。此外,该2100万英镑,很大部分被用于偿还外国银行,并从不离开欧洲。美国于3月份撤出银团,由于新总统威尔逊发现该贷款条件予外国人监督基金花费的权利,涉及中国的行政自由权。

(2011/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