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郭国汀律师专栏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18、捍卫革命精神

   1月1日孙文宣誓就任总统,随后数月撑管一个危机四伏又极缺钱的临时政府。对军队的控制权留在各省,各省军事领导人,不仅拒绝满清的统治,亦拒绝任何强大的中央政府的统治。在他的革命前计划中,孙文已预见到最终导致的分裂危险和地方军阀坐大的局面。孙文为此设计的军政,训政和宪政三阶段论,与他的五权宪法一样,甚至被他的同志们及各省在南京的代表们忘却和忽视。

   虽然该方案并非他的,孙文伴演着分配给他的角色。他为袁世凯站台,对行政管理几乎从无兴趣,因此委任其他人干。1月底好些北方将军加盟共和旗帜下。然后袁世凯说服清庭坚持抵抗无济于事,2月12日宣统皇帝退位。革命者迅即履行了他们的承诺,孙文于次日递交辞呈,两天后,南京议会选举袁世凯任临时政府总统。3月10日袁世凯宣誓就职,4月1日孙文正式离任。议会迁至北京。尽管对袁世凯持疑,同盟会的领导人总体感到满意,他们当然知道革命尚未完成。

   满怀希望解除地主和高利贷者盘剥而参加革命的农民们则大失所望。国内未进行社会革命,而国际平等仍是一个遥远的梦。士绅官僚精英未被取代,而是与军阀合流,在此种结盟的中收是一种时间之坟:肆虐的军阀主义既毁了共和主义也灭了传统绅权。

   无论如何,1911年革命意义重大。革命虽然未植入稳固的变革,它完全摧毁了世界历史上最久的政治传统。留下了一种令人沮丧的希望遗产,为中国现代革命的下一阶段注入燃料。

   后来孙文试图摆脱他自已的责任,使得共和国成为袁世凯和他的将军们的人质。孙文指责他的同志们放弃了革命基础,将来变成傀儡。从未忠诚于他的党确实在1912年对孙文更不在意。虽然若孙文对党有全权撑控权的话,本应会有不同的结果。不过不太可能有太大的不同,因为同盟会并未撑控革命军。正如孙文曾警告胡汉民,有理智的中国人皆不能无视列强。

   事实上没有外国政策决策人,或许除了一些日本人之外,曾认真考虑过干涉。由于对义和团恐惧记忆犹新,列强害怕激怒中国民众。革命领导人则对义和团被镇压的后果,同样担心列强干涉,因此与民众保持距离。

   不过,外国人不必实际干涉,以便达成协议解决。他们的财金实力足够强大,剥夺南京和北京政府的主要收入源,便足以令其破产。外国人控制着作为贷款和赔偿担保的海关岁入,地方各省领导人则撑控着土地税收入。从动员起来的农民吸取力量的革命,本应可以打破地方绅权,使得中央权力得益于多余的农产品。由于并未发生此种革命,而是一场排除社会冲突的简易革命,不增加中国对外国银行的依赖,无人可以建立起一个能够支付数十万军队军响的政府。而银行家则直至中国人本身建立起一个隐定的政府后,才能以国家的资源作抵押提供相应贷款。

   在最后解决之前,共和派确实从华侨渠道筹集了部分资金;然而杯水车薪远不足以应付政府的巨大开支。华侨包括东南亚工商巨头,当清王朝开始崩溃时,慷慨地资助革命。在孙文任临时总统的三个月期间,他们资助了60万港元,美国的洪门除了筹款外,赠送了六架飞机和一名美国技工,一名希腊飞行员,他们组建了一支共和国空军,不过飞机从未离地起飞,但增加了革命者的威望。自1911年10月至1912年初,华侨及工商界一共资助款达240万港元;不过,大部分未进南京政府,而是给他们的家乡广东和福建省。至于南京政府之需,仅三个月预算即达540万港元,大部分为军响之需。

   孙文的其他传统资源日本军工业,向交战双方供应武器;日本决策者不知道何种中国政府有利于日本。不过,获得相当支持观点持混乱的中国能给日本帝国扩张领土提供更佳的机会。孙文的M联系人,贷给共和派45万港元。但是,经铁路航运和工业资产作担保的更大的日本贷款,被英国和其他银行团及中国股东们所制止。 孙文亦通知美国人日本提出了要约,试图威胁美国支持他但未果。直到2月底,当各银行开始向袁世凯提供贷款时,南京才获得帮助其支付军响和其他急需的资助。虽然孙文尽了努力,但他从未能完全偿付已购买他的革命债券的华侨。

   但是若其他列强,特别是英国运用其影响力施压协议解决南北争议,因而帮助制止革命,应当指出他们对挫折孙文的个人雄心并不负直接责任,是中国人民自已,或至少是那些意见领袖不满意他。孙文不具有他们要求的作为领导人的能力和背景。党内那些原来对他筹资能力寄予厚望的人,如今认为他是个不实际的理想主义者。当时中国最深刻的思想家严复,称孙文是“不切实际的人”。但孙文或许同样认为任何坚持认为中国已作好共和准备的人不切实际。即便如此,孙文蒙受明显的信用缺陷。过分跨张的主张和承诺的习惯,适合于他先前作为海外革命主要鼓吹者的角色,却不适合作为国家首脑。革命爆发后即刻一个强力士绅领导人即建议孙文作为一个漫游大使,可以帮助共和国获取国际承认。该建议反映了无论孙文拥有何种才干,应用于海外才最佳的意见。

   然后是孙文旧的不利条件,他的社会身份地位低下及缺乏传统教育。没有这些不利条件,其同盟会的领导人,与支持共和的士绅阶层有更好的关系,或许不少社会精英赞同袁世凯的私见,孙文只是“半个中国人”。由于孙文大多数时间生活在海外,袁世凯指称孙文几乎不懂中国多少有些依据。另使人忧虑的是孙文选择的朋友和顾问。在南京,日本人群集围拥着孙文,日本诱饵的美国人雷亚(Homer Lea)亦紧随左右,如果他以雷亚这种性格犹豫不决的人作军事顾问,人民又如何能信任孙文的判断力? (孙文辞职后,雷亚返回加洲并于1912年12月年仅36岁时死去)。

   通过顺从袁世凯,孙文加强了自已的威望。讽刺的是,这是孙文一生中及少的时刻,如此众多的中国人和外国人信任他的政治家似的行为。他对和解的贡献不仅赢得尊重,而且表明承认他的不适任。

   然而,当时孙文似乎相当幸福,作为一名资深政治家,发誓放弃寻求个人权力,因此他能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利益。在此情况下,事实上,他并未损害自已。尽管作为革命领导人他的作为值得质疑,幸运与坚忍使他在全国甚至全世界一夜成名。孙文成为革命摧生的最大新闻价值的人,全球通辑的阴谋家,世界首次注意到的在伦敦险逃的英雄,最终回国统领包围着他的敌人,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 缺乏了解的外国人,高估了他的影响力,传教士们,虽然有些人对孙文失望,报告他缺乏诚信,尊重有关教堂婚礼誓言的基督教原理,欢呼他作为中国基督教化的主要力量。一位通常颇有见地的传教士写道“孙文毫无疑问对中国近期的变化,比任何人做得更多。”一家有影响力的美国杂志描述孙文为“中国革命之父”。卡尔文(Calvin Coolidge)后来回忆会见孙文时称孙是“中国本杰明富兰克林和乔治华盛顿的熔合性人物”。

   在孙文的一生中,首次能在国内和公众演讲,以他在海外的发展的模式,展示他的甚至贬损者亦承认的人格魅力。大众涌听他的演讲更多了解孙文留下深刻印象。孙文可以连续数小时抓住听众的注意力,不是凭激情四溢的高谈论,而是以一种冷静,谨慎的方式强调他的真诚和他对中国未来的诚信,呈现出一种不争名夺利的爱国者形象,孙文最终赢得了一种突出的公众声望。虽然低于他原先的目标,因而易于理解为何他接受之。

   此时孙文承认,他的党已抛弃他,共和国的领导权撑握在错误的人手中,将意味着贬低他自已的成就及降低他个人牺牲的价值。亦不易忽视国家利益以及在袁世凯领导下的团结和进步的机会。因此,自我意识和爱国动机均制止他试图伴演破坏者的角色。且如果他这样做,追随者也很少,且与他的“收工和生闷气”的易单个性不符。反之,孙文曾极力哄骗其他人,似乎说服自已他的完美主义业已证明正确,他已指导革命至一个安全的境地,他的任务是对重建工作作贡献。

   在袁世凯任总统的第一年期间,虽然孙文保留名义上的党的领袖,他选择抑制积极参与政治。他的同事乐于尊重他的意愿。但是当他告诉他们,党应当退出政治竞争而集注于促进教育和工业化时,他们拒绝跟随他的榜样。

   共和国的诞生,随即各种团体,包括由同盟会源生的异议者,开始组建各种政党。同盟会摆脱其秘密和阴谋性质,以新资态开始新的政治游戏,1912年3月初,召开了党代会,5000人云集。大会通过新党章和章程,选举孙文任主席,黄兴和黎元洪任副主席。但黎元洪很快便另组建一政党,转而支持袁世凯。大会定义同盟会的主要目标是巩固共和体制,促进民生,通过了包括支持国家社会主义,保护妇女权利平等及国际平等共9条决议。

   尽管同盟会采取更积极的态度,与其竞争者一样,关注于精英阶层,士绅阶级,将会员限于受过教育的成年人,且能够支付会员费和年费的人,该党对广大人民大众关门,而大众仅是模糊知道革命的意义。只到四月间,离北京仅20英里的农民仍不知道共和国的成立,认为袁世凯是新皇帝。因此,同盟会是没有民众的党,孙文也从未期望同盟会成为群众党。在他任临时总统期间,孙文宣称:对重大政治问题“民众没有意见”;对此种问题,是受国家积极精神的引导,后者无论引导向何方,民众皆尊从。不幸的是,该积极的精神,并未能确保孙文设想的由他的党行使仁慈的训导责任。甚至他的党亦发现,其权宜之计缓和其相对激进。

   当同盟会向那些于最后一刻抛弃满族的见风驶舵者开放时已受到侵蚀。而为了议会票数之需,吸收好些小党并入,进一步淡化了其原始目标。1912年8月25日,在宋教仁力促下,联合成一个新党国民党。未用民主党的原因之一是美国民主党在大选中失去许多席位;5月份成立的新袁世凯的党叫共和党。孙文当选国民党执委会主席,但孙文委托宋教仁代行职责。

   国民党扩张的代价是放弃有关中外关系和社会平等意味的口号。国民党放弃其要求妇女平权,取代“为国际平等而奋斗”,宣称支持国际和平。删除国家社会主义;仅一般性言及“民生政策”但不是孙文的定义却保留。

   但有一个问题,宋教仁和其他党的活动家不妥协。他们决定加强宪政规则。1912年3月修定的临时宪法,溶合了美国和法国的体制,议会和内阁权用于平衡总统权力。但分裂的争论使得议会无法运作,而在袁世凯与受美国教育的总理唐绍仪之间裂痕扩大,唐最近加入了同盟会(在十名内阁成员中包括宋教仁有四名国民党员)。当他避开银团与一家独立的美国迪加协议小额贷款时,唐绍仪遇到麻烦。银团各列强和袁世凯平衡条款的约束。宋教仁和其他同盟会内阁成员,随后几星期,也离开了内阁。但是袁世凯的对手仍然认为袁世凯不可替代。他们仅是想将袁世凯限制于宪法权限内。8月国民党的成立被视为政党政府的第一步,下一步是定于冬天举行的全国大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