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1、浩气长存的蔡公时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5、北伐军胜利汇师北京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8、李宗仁及冯玉祥反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47、关税自治

   

   南郭点评:国民党北伐首先完成了两项既定目标:统一中国,废除不平等条约。蒋介石是全球第一个准确预言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可避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北伐统一中国实质上是在抢时间作好战争准备,以抵抗日本帝国侵略,1927年9月蒋被政敌逼迫下野,曾专程返日,会见日本首相后使蒋预感到中日战争不可避免。。。

   

   北伐有两个主要目标:通过消灭军阀主义统一中国;废除孙中山所称之使中国沦为半殖民地的不平等条约。不平等条约的后果之一乃是列强控制了中国海关。自19世纪中叶始,进口关税被缠定在名义上的5%,但贪婪的列强甚至连这5%的关税还想降低。进军北京后,国民政府立即通过与列强正式外交途径夺回关税自主权。1928年7月25日,国民政府与美国就关税自治签定条约。12月20日,美国政府正式外交承认南京政府。然后于8月17日与德国;挪威,比利时,意大利,丹麦,葡萄牙;12月20日与英国定立新的关税条约,两天后与法国缔约。新关税条约于1929年1月1日起生效。

   

   日本是列强中唯一拒绝执行新关税条例的国家。日本寻求继续执行段其瑞政府订定的贷款和安福系北京政府期间定立的对日本有利的关税条款。南京政府以其系政治贷款为由否定之。1929年6月3日,日本正式承认南京政府,12月开始谈判由中国政府每年偿还500万元债务,直到1930年5月,日本才最后同意实行新关税。

   

   1929年7月9日,蒋介石在北京战争(军事)学院发表演讲,分析了国内国际形势,“美国和英国与日本,日本与俄国在华利益冲突,将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中国首先爆发”;并预言“二战将在15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爆发,因此我们应当充分利用这段时间完成国家统一,作好准备以渡难关”。此预言早于日本入侵东北三省两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五年,德国入侵波兰十年;当时整个世界相当和平,而蒋介石确预见到世界大战不可避免。因此,他强调国家统一和重建的重要性。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仅是表面统一了中国而实质上远未统一。广西李宗仁和白崇禧,不仅控制了广东和广西省,而且还控制了湖北,湖南;冯玉祥自1911年始控制了陕西,现在则扩张其势力范围至河北,绥远,甘肃,青海和宁夏;阎锡山自1911年始控制了山西,现在扩张至河北,绥远和察哈尔;东北易帜并未使满洲听命于南京政府,国民政府无疑比自满清垮台以来的任何中央政府更强大,也更有效力。但是其权力仅在长江下游流域不受疑问,此种国家状况当然不能令人满意。

   

   国民政府面临的紧迫问题是军人复员,北伐结束时,国民革命军扩张到300个师共220万人,这还不包括东北,云南,四川和贵州的军队;加在一起中国军队是全世界最盘大的。当时国民财政收入每年不超过四亿五千万,其中一亿须用于偿还外国贷款。其余80%消耗于盘大的军费开支。蒋介石指出“现在我们的军费开支是三亿元,事实上,实际军费可能还要大于此数。而三亿元业已超支;任何国家花费80%岁入于军费,都将破产;如果军费开支达90%岁入,那么它必将彻底崩溃。我们的军费已占岁入80%,国家重建几一无所有,为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改善人民的民生,这样的国家无权生存。唯有削减军费,我们才有希望稳固国民经济。没有稳固的国民经济,不可能有社会和政治的进步。”[1]1929年2月日美国领事馆报告称蒋介石第一集团军24万人;冯玉祥第二集团军22万;阎锡山第三集团军20万;广西李济深第四集团军23万;张学良东北集团军19万;龙云云南军队3万。四川,贵州和其他地方军共54万,全国共有军队162万。1929年1月在南京召开遣散军队会议缩减军队,宣布将裁减为65个军,每个军11000人。因此全国军队裁减为715000人。但1929年2月日军阀之间的战事重发。[2]

   

   北平一解放,蒋介石立即考虑军队复员问题,经与冯玉祥,阎锡山和白崇禧协商,拟定于1929年元月在南京召开复员特别会议解决之。经三周讨论作出决定:①全国分为六大防区;②全国军队应裁减为65个步兵师,8个骑兵旅,16个炮兵团,8个机械化团,总数80万人;③军费开支应削减至不超过40%的岁入;复员军人应转业于建造公路,桥梁,矿山,转化成国家重建的生产力。该雄心勃勃的复员转业计划,旨在终结缠绕中国多年的军阀封建割据,同时用现代化职业军队取代训练不足,纪律松懈的军阀苦力军队。

   

   此种大规模复员计划自然不会受到那些依赖武力维持其势力范围的将军们的支持。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及其他凭军队盘居一方的大、小军事首领,象北伐推翻的旧军阀一样,他们相信地区主义,地方主义和领地主义,因此不想放弃其权力基础,他们口头上谴责军阀主义的邪恶和复员整合军队的必要性,他们向南京政府报告他们正在裁减军队;实际上,他们却仍在招兵买马,强化他们个人的地位,因为他们不想要一个中央国防力量。

   

   与遣散军队密切相关的问题是财政重建。建设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唯有通过高效力的中央权力向全国主要生产基地抽取税收,才能得以实现。政治控制的扩张,必须与财政控制的扩张同步。北伐完成后,1928年6月在南京召开的全国经济会议上,决议某些税收(海关,盐,酒,烟,矿产,印花,政府资产和政府企业)保留给中央政府;其他来源的税收(土地,各类企业和执照许可)归各省。然而,各省军事当局过去一直习惯于扣留国税为已所用。

   

   [1] 蒋介石“北伐后最重要的任务”1928年12月18日

   

   [2]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1995 p.151.

(2011/10/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