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郭国汀律师专栏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B)***美国人权法律文件
·美国1620年“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
·美国1786年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
·美国1776年弗吉尼亚权利法案
·美国1862年解放黑奴宣言
·美国1777年邦联条款
·美国1776年维吉尼亚权利法案
(C)***英国人权法律文件
·英国1998年人权法案
·英国1676年人身保护令
·英国1689年权利法案
·英国1628年权利请愿书
·英国1215年自由大宪章
***(52)郭国汀论法官与律师
·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
·法官律师与政党 郭国汀
·尊敬的法官大人你值得尊敬吗?!
·郭国汀与中国律师网友论法官
·法官的良心与良知/南郭
·法官!这是我法律生涯的终极目标! 郭国汀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从 “中国律师人”说开去
·唯有科班出身者才能当律师?!答王靓华高论/南郭
·律师的责任——再答李洪东/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南郭
·我为北京16位律师喝彩!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与网上警官的交锋
·我是中国律师我怕谁?!
·郭国汀 好律师与称职的律师
·温柔抗议对郭律师的ID第二次查封
·第五次强烈抗议中国律师网无理非法封杀郭律师的IP
·中国律师网为何封杀中国律师?
·中律网封杀删除最受网友们欢迎的郭国汀律师
·最受欢迎的写手却被中共彻底封杀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南郭强烈推荐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的国人精读)
·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必读:胡锦涛崇尚的古巴政治是什么玩意?!
·是否应彻底否定中华传统文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向留学生大学生强烈推荐杰作驳中共政权威权化的谬论
·强烈谴责中共党控教育祸国殃民的罪孽!--闻贺卫方教授失业有感
·學術腐敗是一個國家腐敗病入膏肓的明證
·中共专制暴政长期推行党化奴化教育罪孽深重
·教育国民化、私有化而非政治化党化是改革教育最佳途径之一
·论当代中国大学生和爱国愤青的未来
·给中国大学生留学生及爱国愤青们开书单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强烈推荐大学生与爱国愤青必读最佳论文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兄弟姐妹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清水君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冯正虎
·爱国愤青主要是因为无知
***(54)《郭国汀妙语妙言》郭国汀著
***随笔\散文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儒家文明导至中国人残忍?!
·儒家不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
·商业文明决定自由宪政民主体制
·关于儒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之争
·孔子的哲学识见等于零且其思想落后反动?!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人的本质
·圣诞感言
·宽容
·友情
·批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南郭点评:张学良是中国现代史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满洲易帜归顺国民政府时,虽然政治经验不足,张表现得民族正气浩然;然而在西安事变中,张对共产党邪恶本质的无知,加之个人野心膨胀,以致被老奸巨滑的周恩来和毛泽东玩弄于股掌之间,犯下了无可弥补的大罪。国人迄今仍受共产暴政超级奴役,张学良实“功”不可没!

   

   张学良派出四个使团向蒋介石表示愿意支持国家统一。首先派出100名青年到南京学习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拟在东北三省建立国民党支部。使团向蒋介石保证张学良是真诚的。张学良宣布将于1928年7月24日归南京。蒋于7月20日与同僚讨论此事时说:“汉钦似乎相当真诚;若如此,东三省的统一事已确定。但这肯定会激起日本人的强烈反对。汉钦缺乏处理此种复杂而危险问题的经验,我担心他没有抵抗日本压力的钢铁意志。但是我将全力帮助他。”

   

   当张学良的使节还在北京时,日本首相即令沈阳总领事Hayashi Kujiro警告张学良不要与南京政府调情。总领事对张学良说:“在当前局势下,没有必要与南方人结盟,你应当静观事态的发展再作决定。”然而他向日本首相汇报称“除非换上南京旗帜,张学良没有其他办法维持他自已的地位。如果我们继续阻止张学良与南京结盟,我们会招致其他列强的批评。”但日本军方不接受总领事的意见。关东军参谋长SaitoHisashi上将和日本驻北京武官Tatekawa Yoshitsugu相信已届将满洲与中国分离之时。Tanaka首相则拟给张学良施加更大的压力。7月19日Tanaka通过日本驻沈阳总领事向张学良转交一封亲笔信,用最强烈的措辞,警告张不要归顺南京政府。他说南京政权远未稳定,且面临共产主义威胁。没有理由如此急忙地与之结盟。要是南京使用军事手段迫使满洲当局,日本不会袖手旁观。如果有财政困难,他将安排日本银行提供所需的帮助。

   

   张学良看过该信后对Hayashi总领事说“东北三省所有重要的政治问题,应由人民决定;如果人民坚持要与南京统一,我根本无法阻止。”[1]1928年7月26日张学良派其在北京的代表通知蒋介石他面临的困难,表示决定将东北归入南京政府管辖未变,但要南京政府通过外交途径与日本交涉。因此蒋介石令外长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反对日本阻止中国国家统一。东京答复称日本政府未作任何阻止中国统一之事,这不关日本政府的事,全部问题必须由张学良决定。

   

   1928年8月4日张作霖下葬,日本首相Tanaka派部长Hayashi Kensuke作为特使代表他参加葬礼,Tanaka向Hayashi明确表示,日本不反对中国统一;但在任何情况下,不会牺牲日本在满洲的特殊地位。葬礼后Hayashi Kujiro专门访张学良有如下对话:

   

   Hayashi Kujiro:尽管反复警告,你仍坚持要易帜,日本将被迫采取一切措施阻止,任何易帜的非法企图都将被镇压,日本坚定帮助你。

   

   张学良:我是个中国人,我必须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言说,我准备与南京政府达成协议,想让满洲成为统一中国的组成部分,精神上统一,但行政上独立,为了实现东北三省人民的长期愿望,我个人会考虑日本政府的警告。但是我不相信日本政府已忘记这是干涉一个友好国家的内政,我不理解为什么日本政府会采用赤裸裸的威胁来阻止中国的统一。

   

   Hayashi Kujiro:让我们停止谈理论。打开天窗说亮话,帝国政府决定阻止东三省并入南京政府。我们不在乎其他国家指责我们干涉了中国内政,我要求阁下严重考虑此问题。

   

   张学良:对此问题,我的决定将取决于人民的意愿。我不能做任何违悖他们的意志的事。

   

   Hayashi Kujiro:Tanaka首相已经作出决定。如果阁下反对首相的意志,那么后果确实将非常严重。这时HayashiKensnke部长插话:你父亲张作霖是我的好朋友,我视你如同儿子,我诚心告诉你,你的思维方式相当危险。

   

   张学良:我与你们的天皇同龄,对此事我不想再讨论。[2]

   

   1928年10月18日,在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上,蒋介石提议张学良任国务委员。李宗仁敦促蒋介石用武力征服东北。蒋最终说服所有的反对意见。

   

   留日归国的东北军高级军官杨义庭在日本人的煽动下,试图推翻张学良取而代之与日本人合作,反被张学良以叛国罪处决。12月29日张学良正式宣布易帜,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在南京政府代表和外国领事官员面前,张学良宣誓:忠于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闻讯后大喜,在日记中写道:“自5月以来日本施加残酷压力,试图阻止我们的东北兄弟回到祖国的怀抱。自北伐迄今已近三年。国家统一大业已成为现实。三民主义的事业确实战胜了各方压力。”两天后,日本驻沈阳总领事Hayashi Kujiro访张学良会谈了两小时,他称日本对发生的事很不高兴,严重损害了日中关系。日本将严密关注你的举动,如有必要,日本将毫不犹豫采取果断行动。然后他话锋一转谈到日本拟建五条铁路事。期望张学良能支持。张说这超出了他的权限范围,唯有南京政府才有权处理对外关系问题。Hayashi 离开张府时满肚子怨气,以致直奔温泉泡澡以消怒火。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61

   

   [2] 《国文周报》1928年8月19日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