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郭国汀律师专栏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南郭点评:张学良是中国现代史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满洲易帜归顺国民政府时,虽然政治经验不足,张表现得民族正气浩然;然而在西安事变中,张对共产党邪恶本质的无知,加之个人野心膨胀,以致被老奸巨滑的周恩来和毛泽东玩弄于股掌之间,犯下了无可弥补的大罪。国人迄今仍受共产暴政超级奴役,张学良实“功”不可没!

   

   张学良派出四个使团向蒋介石表示愿意支持国家统一。首先派出100名青年到南京学习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拟在东北三省建立国民党支部。使团向蒋介石保证张学良是真诚的。张学良宣布将于1928年7月24日归南京。蒋于7月20日与同僚讨论此事时说:“汉钦似乎相当真诚;若如此,东三省的统一事已确定。但这肯定会激起日本人的强烈反对。汉钦缺乏处理此种复杂而危险问题的经验,我担心他没有抵抗日本压力的钢铁意志。但是我将全力帮助他。”

   

   当张学良的使节还在北京时,日本首相即令沈阳总领事Hayashi Kujiro警告张学良不要与南京政府调情。总领事对张学良说:“在当前局势下,没有必要与南方人结盟,你应当静观事态的发展再作决定。”然而他向日本首相汇报称“除非换上南京旗帜,张学良没有其他办法维持他自已的地位。如果我们继续阻止张学良与南京结盟,我们会招致其他列强的批评。”但日本军方不接受总领事的意见。关东军参谋长SaitoHisashi上将和日本驻北京武官Tatekawa Yoshitsugu相信已届将满洲与中国分离之时。Tanaka首相则拟给张学良施加更大的压力。7月19日Tanaka通过日本驻沈阳总领事向张学良转交一封亲笔信,用最强烈的措辞,警告张不要归顺南京政府。他说南京政权远未稳定,且面临共产主义威胁。没有理由如此急忙地与之结盟。要是南京使用军事手段迫使满洲当局,日本不会袖手旁观。如果有财政困难,他将安排日本银行提供所需的帮助。

   

   张学良看过该信后对Hayashi总领事说“东北三省所有重要的政治问题,应由人民决定;如果人民坚持要与南京统一,我根本无法阻止。”[1]1928年7月26日张学良派其在北京的代表通知蒋介石他面临的困难,表示决定将东北归入南京政府管辖未变,但要南京政府通过外交途径与日本交涉。因此蒋介石令外长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反对日本阻止中国国家统一。东京答复称日本政府未作任何阻止中国统一之事,这不关日本政府的事,全部问题必须由张学良决定。

   

   1928年8月4日张作霖下葬,日本首相Tanaka派部长Hayashi Kensuke作为特使代表他参加葬礼,Tanaka向Hayashi明确表示,日本不反对中国统一;但在任何情况下,不会牺牲日本在满洲的特殊地位。葬礼后Hayashi Kujiro专门访张学良有如下对话:

   

   Hayashi Kujiro:尽管反复警告,你仍坚持要易帜,日本将被迫采取一切措施阻止,任何易帜的非法企图都将被镇压,日本坚定帮助你。

   

   张学良:我是个中国人,我必须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言说,我准备与南京政府达成协议,想让满洲成为统一中国的组成部分,精神上统一,但行政上独立,为了实现东北三省人民的长期愿望,我个人会考虑日本政府的警告。但是我不相信日本政府已忘记这是干涉一个友好国家的内政,我不理解为什么日本政府会采用赤裸裸的威胁来阻止中国的统一。

   

   Hayashi Kujiro:让我们停止谈理论。打开天窗说亮话,帝国政府决定阻止东三省并入南京政府。我们不在乎其他国家指责我们干涉了中国内政,我要求阁下严重考虑此问题。

   

   张学良:对此问题,我的决定将取决于人民的意愿。我不能做任何违悖他们的意志的事。

   

   Hayashi Kujiro:Tanaka首相已经作出决定。如果阁下反对首相的意志,那么后果确实将非常严重。这时HayashiKensnke部长插话:你父亲张作霖是我的好朋友,我视你如同儿子,我诚心告诉你,你的思维方式相当危险。

   

   张学良:我与你们的天皇同龄,对此事我不想再讨论。[2]

   

   1928年10月18日,在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上,蒋介石提议张学良任国务委员。李宗仁敦促蒋介石用武力征服东北。蒋最终说服所有的反对意见。

   

   留日归国的东北军高级军官杨义庭在日本人的煽动下,试图推翻张学良取而代之与日本人合作,反被张学良以叛国罪处决。12月29日张学良正式宣布易帜,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在南京政府代表和外国领事官员面前,张学良宣誓:忠于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闻讯后大喜,在日记中写道:“自5月以来日本施加残酷压力,试图阻止我们的东北兄弟回到祖国的怀抱。自北伐迄今已近三年。国家统一大业已成为现实。三民主义的事业确实战胜了各方压力。”两天后,日本驻沈阳总领事Hayashi Kujiro访张学良会谈了两小时,他称日本对发生的事很不高兴,严重损害了日中关系。日本将严密关注你的举动,如有必要,日本将毫不犹豫采取果断行动。然后他话锋一转谈到日本拟建五条铁路事。期望张学良能支持。张说这超出了他的权限范围,唯有南京政府才有权处理对外关系问题。Hayashi 离开张府时满肚子怨气,以致直奔温泉泡澡以消怒火。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61

   

   [2] 《国文周报》1928年8月19日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