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
郭国汀律师专栏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大纪元专访郭国汀 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郭国汀谈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中共的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专访】郑恩宠律师郭国汀谈郑案内情
·【专访】辩护律师郭国汀谈清水君案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US lawmakers ask Beijing to reinstate law firm of rights activist
***国际透视
·北朝鲜疯狂发展核武器为哪般?
·中国强劳产品出口的罪孽
·郭国汀 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加拿大总理斯蒂芬 哈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1933年前关东军参谋长Itagaki Seishiro,现帝国总参谋部高级军官,策划秘密在天津设立一个办公室,物色中国失业军阀政客,开展分裂中国运动。其首要对象是段其瑞和孙传芳,段、孙均不屑成为日本人的工具,于是日本人转向张敬尧(1917-1920年任湖南都军)。张无时不想东山再起,故与日本人一拍即合,他吹自已与许多北方军头是铁哥们,称宋哲元将军是他的把兄弟,Itagaki给了张30万银元,4月8日报告关东军,张敬尧计划4月21日起事。出乎意料的是,关东军撤回满洲后,张很快被爱国者暗杀。

   

   关东军少壮派军人认为张作霖迟早会不受日本控制。因此,必须除掉张,扶持一个可以操控的人取而代之。北伐军攻占离北京仅140公里的保定后,张作霖改变了决战到底的原意。1928年6月1日张作霖在全体军官和外交官招待宴会上说,他决定将军队撤回长城以南,将东北军总部撤至沈阳。“我,张作霖,”他不无骄傲地宣称“决不会出卖中国,我也决不怕死”![1]6月3日凌晨1点,张与其幕僚和两个日本军事顾问一道登上开往沈阳的专列。MachimaTakema上校在天津下车,Giga Seiya中校随车。6月4日凌晨车抵沈阳,5点23分,当列车抵南满和北平铁路皇姑屯站时,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专列被炸成数段,张严重受伤,日军顾问Giga中校仅受轻伤,10点张作霖因伤重医治无效死去。

   

   人们从未怀疑关东军主谋谋杀了张,但证据直到二战结束后的东京审判才披露。关东军司令MuraokaChotaro中将是谋杀张作霖的真正罪犯。由于对Tanaka政府深感不满,他决定将法律抓在自已手中。他最初令Takeshita Yoshiharu少校在北京暗杀张作霖,当这不现实时,由关东军参谋部军官KomotoDaisaku在满洲执行暗杀计划。自张作霖登上专列始,Komoto的同谋便一直与之保持联系,对张的专列每一到站均随时报告。他们在专列必经的南满铁路线埋下炸药,一见到张乘座的专列通过铁路桥时,即按下电动启动装置。[2]

   

   日本首相Tanaka非常恼火。数周前通过南满铁路总经理YamamotoJotaro与张作霖在北京确定由日本新建五条铁路,以强化日本在满洲的经济和政治控制。张在关内的失利,将使他不得不依赖日本的支持得以生存,并愿意成为日本渗透东北的工具。

   

   Tanaka 6月底召回关东军司令,询问张谋杀案情,Komoto回避并否认关东军与张案有任何关联。随后Tanaka派警察司令MineKomatsu到沈阳调查张案。直到此时Tanaka政府才对此事件有所了解。1928年12月24日在通知日本天皇后,Tanaka命令战争部长Shirokawa Yoshinori对涉嫌犯罪的军官交军事法庭审判,由于遇到军方强烈反对,军事法庭悄然撤案。[3]

   

   1929年1月日本国会中反对党议员Minseito提议追究Tanaka政府对谋杀张作霖案的责任,要求调查该案;同时资深政治家Saionji亲王亦要求加强军纪。直到7月1日,战争部宣布关东军司令Muraoka上将退休,并中止追查该案;关东军参谋长Saito Hisashi,参谋部军官Komoto日本驻满洲驻军司令Mizuno Takezo上将均被解职。这些处罚并未使Tanaka 政府的反对派满意,也未使天皇Hirohito 满意。首相要求作解释,天皇打断他的话,说现在已没有必要作任何解释。次日,Tanaka内阁递交辞呈,不到三个月 Tanaka因心肌梗塞死于情妇家中。但他的对华“积极”政策则沿续了下来。[4]

   

   1928年7月6日蒋介石来到北京西山青云寺在孙文遣体前宣布:中国已和平统一。随后将孙中山遣体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5]1928年12月30日南京政府任命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军总司令,标志着北伐的最终胜利。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2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2

   

   [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4

   

   [4]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5

   

   [5] Edwin P.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eRepublic, Mcgraw hill Publishing Co.New York 1989)p. 90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