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
郭国汀律师专栏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 郭国汀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 郭国汀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 郭国汀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 郭国汀
·神化首要分子神化党与邪教 郭国汀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陈尔晋论今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及前途与命运
·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作者:曾节明
***(44)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宪政人权民主绝食抗暴民权运动
·南郭致涵习近平先生
·郭律师致高智晟女儿格格的公开信
·福布斯报导高智晟失踪事件
·胡锦涛必须对高智晟受酷刑负直接罪责!
·郭国汀 高智晟律师为何不发声?
·我眼中的高智晟
·郭国汀 从我的经历看中共当局诽谤高智晟的下流
·所谓高智晟公开声明及悔罪书肯定是伪造的
·真正的中国人的伟大怒吼!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安世立支持声援全球绝食抗暴的声明
·闻律师英雄高智晟再遇车祸有感 郭国汀
·呼吁全球万人同步大绝食宣言
·全球接力绝食抗暴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
·郭国汀声援和平抗暴 呼吁抛弃中共
·中国律师界应全力声援高智晟
·专家剖析高智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抓捕关押高智晟的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郭国汀
·中共迫害高智晟亲人丧心病狂,中共党魁胡锦涛难辞其咎
·绝食维权抗暴日记
·郭国汀 漠视大陆维权是一种自杀行为
·英雄伟人与超人高智晟
·告全体中国律师及法律人书----闻高智晟被秘密绑架感言
·郭国汀: 高智晟遭秘密绑架可能成为中共灭亡的导火索
·给真正的中国女人的公开信
·郭国汀:驳刘荻的非理性投射说
·决不与中共专制暴政同流合污--------第29个全球接力绝食抗暴日记 郭国汀
·一部见证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的伟大纪实作品--序高智晟《中国民间企业维权第一案》
·郭国汀呼吁国际重视高智晟妻儿的遭遇
·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我为中华律师英雄杨在新喝彩 郭国汀
·郭国汀向老戚致敬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全球万人同步绝食抗暴日记 郭国汀
·责令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兰州大学学生刘西峰!郭国汀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ANSLEY支持声援全球绝食抗暴运动的声明
·郭国汀:中国律师应当向高智晟,浦志强律师学习!
***(45)人权研究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郭国汀推荐黄金秋竞选[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政论奖]推荐函
·郭国汀提名陈泱潮为2009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文化成就奖获奖候选人
·郭国汀提名张博树为2009中国自由文化奖之法学奖获奖候选人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letter of recommendation of Guoting for 2008 Asia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ward
·提名郭國汀律師作為[第三屆亞洲民主與人權獎]候選人的推薦函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程序的修改建议
·郭国汀提名张鉴康律师作为第二届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候选人
·关于提名陈泱潮竞选[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化成就奖]推荐函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推荐书
·Letter of recommendation of Guoting Guo for 2008 The Third Asian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ward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1933年前关东军参谋长Itagaki Seishiro,现帝国总参谋部高级军官,策划秘密在天津设立一个办公室,物色中国失业军阀政客,开展分裂中国运动。其首要对象是段其瑞和孙传芳,段、孙均不屑成为日本人的工具,于是日本人转向张敬尧(1917-1920年任湖南都军)。张无时不想东山再起,故与日本人一拍即合,他吹自已与许多北方军头是铁哥们,称宋哲元将军是他的把兄弟,Itagaki给了张30万银元,4月8日报告关东军,张敬尧计划4月21日起事。出乎意料的是,关东军撤回满洲后,张很快被爱国者暗杀。

   

   关东军少壮派军人认为张作霖迟早会不受日本控制。因此,必须除掉张,扶持一个可以操控的人取而代之。北伐军攻占离北京仅140公里的保定后,张作霖改变了决战到底的原意。1928年6月1日张作霖在全体军官和外交官招待宴会上说,他决定将军队撤回长城以南,将东北军总部撤至沈阳。“我,张作霖,”他不无骄傲地宣称“决不会出卖中国,我也决不怕死”![1]6月3日凌晨1点,张与其幕僚和两个日本军事顾问一道登上开往沈阳的专列。MachimaTakema上校在天津下车,Giga Seiya中校随车。6月4日凌晨车抵沈阳,5点23分,当列车抵南满和北平铁路皇姑屯站时,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专列被炸成数段,张严重受伤,日军顾问Giga中校仅受轻伤,10点张作霖因伤重医治无效死去。

   

   人们从未怀疑关东军主谋谋杀了张,但证据直到二战结束后的东京审判才披露。关东军司令MuraokaChotaro中将是谋杀张作霖的真正罪犯。由于对Tanaka政府深感不满,他决定将法律抓在自已手中。他最初令Takeshita Yoshiharu少校在北京暗杀张作霖,当这不现实时,由关东军参谋部军官KomotoDaisaku在满洲执行暗杀计划。自张作霖登上专列始,Komoto的同谋便一直与之保持联系,对张的专列每一到站均随时报告。他们在专列必经的南满铁路线埋下炸药,一见到张乘座的专列通过铁路桥时,即按下电动启动装置。[2]

   

   日本首相Tanaka非常恼火。数周前通过南满铁路总经理YamamotoJotaro与张作霖在北京确定由日本新建五条铁路,以强化日本在满洲的经济和政治控制。张在关内的失利,将使他不得不依赖日本的支持得以生存,并愿意成为日本渗透东北的工具。

   

   Tanaka 6月底召回关东军司令,询问张谋杀案情,Komoto回避并否认关东军与张案有任何关联。随后Tanaka派警察司令MineKomatsu到沈阳调查张案。直到此时Tanaka政府才对此事件有所了解。1928年12月24日在通知日本天皇后,Tanaka命令战争部长Shirokawa Yoshinori对涉嫌犯罪的军官交军事法庭审判,由于遇到军方强烈反对,军事法庭悄然撤案。[3]

   

   1929年1月日本国会中反对党议员Minseito提议追究Tanaka政府对谋杀张作霖案的责任,要求调查该案;同时资深政治家Saionji亲王亦要求加强军纪。直到7月1日,战争部宣布关东军司令Muraoka上将退休,并中止追查该案;关东军参谋长Saito Hisashi,参谋部军官Komoto日本驻满洲驻军司令Mizuno Takezo上将均被解职。这些处罚并未使Tanaka 政府的反对派满意,也未使天皇Hirohito 满意。首相要求作解释,天皇打断他的话,说现在已没有必要作任何解释。次日,Tanaka内阁递交辞呈,不到三个月 Tanaka因心肌梗塞死于情妇家中。但他的对华“积极”政策则沿续了下来。[4]

   

   1928年7月6日蒋介石来到北京西山青云寺在孙文遣体前宣布:中国已和平统一。随后将孙中山遣体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5]1928年12月30日南京政府任命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军总司令,标志着北伐的最终胜利。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2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2

   

   [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4

   

   [4]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55

   

   [5] Edwin P.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eRepublic, Mcgraw hill Publishing Co.New York 1989)p. 90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