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杜绝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三项原则
·郭国汀律师系统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论文目录
·郭国汀中共政权已经彻底流氓化
·中共是极端残暴下流无耻的流氓暴政 郭国汀
·怀念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杨天水/张林
·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及专制暴政与人种信仰关系的论战 郭国汀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我的退党(社)、团、队声明
·从中共控制媒体看中共政权的脆弱
·关于加国公民起诉江泽民罗干李清王茂林案的宣誓证词(英文)
·中共极力扶持缅甸军事专制政府及苏丹专制暴政
·请胡锦涛立即停止疯狂攻击郭国汀律师的电脑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申曦(曾节明):剥胡锦涛的画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1927年12月11-13日共产党广州暴动,促使南京政府关闭全国苏联领馆,重创了汪精卫的声誉,且由于汪与左派的关系,削弱了他在国民党中的实力,迫使他选择退休到法国。[1]1927年12月14日,孙传芳部一万人,张宗昌部六万人,在装甲车和安国军飞机协助下大举反攻。北伐军在两天内击溃他们并将其赶至山东边境。蒋介石由于1927年12月国军的胜利,及上海工商金融界的财金支持而进一步增强了实力。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再次任命蒋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并任命蒋任中央军委主席。到1927年底,蒋介石已成为南京国民政府无可争议的首脑。[2]

   

   1928年1月2日南京政府电报蒋介石要求他立即复职,完成北伐任务。党政军领导人皆来电支持。1月4日蒋在谭元凯,陈立夫等人陪同下离沪赴南京,沿途受到民众自发欢呼。谭元凯为欢迎群众的热情场面感动,对蒋说:“今天人民对你的归来兴高彩烈,与去年8月他们得悉你辞职的新闻后的沮丧与失望形成鲜明的对比。”

   

   1月7日蒋正式恢复北伐军总司令职,两天后蒋向所有的官员和部下发表一篇文告,表达去年未等到中央当局正式接受他辞职,而局势却有必要使他离开的遗憾。他说,“非常感谢战友们,为了党的事业,面对如此众多的内外困难而英勇奋战”。他表达了一种信念:“党的团结很快将得以实现,在同志们的帮助支持下,我们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北伐,实现孙中山的遗愿”。同日,蒋亦向国民党员和全体国民发表另一篇文告:请求他们的支持。蒋说:“我想要我的同志们携手并肩,我的同胞们支持我们……我渴望你们的忠告和建言,我们党和国家的未来取决于你们。”蒋起誓他自已将“支持中央当局,以便加强政府的基础,镇压所有共产党活动,以便保障人民的和平与秩序”。蒋说:“至于所有的党政事务,我认为中央政府当局应负完全责任。作为中央执委会委员,我将遵循其他委员的指导,并共同承担责任”。[3]恢复北伐,统一中国。

   

   1928年2月日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召开四中全会,36名执委,12名监委,到会29人。汪精卫及其追随者未出席。会议由谭元凯主持,蒋介石在开幕式上说“共产党用尽一切手段,阻碍我们的革命,破坏了我党的纪律原则,我们发现了他们的阴谋。今天到会的都是我党的忠诚党员,这次会议是我党焕发青春活力的会议。它也给我们一个机会,使中国恢复青春。”[4]会议重点解决重建组织和政府的问题。废止先前与苏联合作及容共的决定。召开常委,国务委和军事委会议,决定全国党员重新登记,并定于8月召开国民党三大。

   

   新军委有73名委员,蒋任委员长。谭元凯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蒋介石续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大会一致决议全党竭力完成北伐。

   

   会后蒋介石先到徐州前线考察军队和战略要地,然后回南京重组第一路军为第一集团军(共18个军何应钦任司令)1928年2月日蒋介石赴开封与冯玉祥商讨北伐,蒋将冯玉祥的25个军的国民军重组为第二集团军,阎锡山的11个军组成第三集团军,李宗仁的16个军组成第四集团军。另有九个独立师。北方军阀则由坐镇北京的张作霖指挥的孙传芳,张宗昌,张学良和杨义庭部共约百万。

   

   [1] 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Revolution 1851-1949,(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70) p.80

   

   [2]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25

   

   [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37

   

   [4]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37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