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郭国汀律师专栏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40、济南事件

   

   1928年4月7日在广泛的战上北伐军展开全面进攻。蒋亲自指挥第一集团军沿津浦铁路推进,何应钦此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白崇禧任副总参谋长。第二集团军沿京汉铁路进军,第三集团军从山西沿郑-太铁路前进。各路集团军皆剑指北京。

   

   蒋的第一集团军迅速攻占山东台儿庄,一周内攻占一系列战略重镇;攻克济南已指日可待。1928年3月蒋在与一群日本记者共进晚餐时告诉他们:“日本和中国维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日本人民长期以来一直是国民党的朋友。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友邦中唯有日本处于理解中国国民革命的真正含义的地位。我们确信日本不会试图阻碍我们的革命进程,而是期望我们成功。我们正式重启北伐,这是一场中国国家赖以生存的斗争……我毫不怀疑北伐事业的成功,将有力地促进亚洲人民的幸福与繁荣,确保世界的和平。我至诚期望你们能将我的真诚善意转达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1]

   

   济南有2200名日本人定居,1927年4月20日上台的日本首相塔纳卡(Tanaka)对华采取“积极政策”,当年5月他曾下令日军进入山东沿青-济铁路阻止北伐军进军,当时日军以保护侨民生命财产安全为由入驻济南,真实的原因是关东军欲吞并中国。日本首相塔纳卡月前访沈阳市对关东军官的讲话中透露吞并中国的计划,当时上海报纸全文予以报导,日本政府立即否认其真实性,否认其侵略中国的野心。蒋下野时于1927年11月6日曾与塔纳卡会谈两个小时,Tanaka劝阻蒋北伐。[2]事实上,塔纳卡政府早在1927年12月20日已在内阁会议上决定,如果国民党重启北伐,日本将干预。

   

   1928年4月中旬,当国军再次挺进山东境内时,在济南的日军和领事立即通知东京,干预的时机来临。日本内阁立即开会正式接受战争部长(Shirakawa)将军的建议,武装干预。4月20日夜,首批日军460人从天津抵济南,同时,福古塔(Fukuta Hikosuke)中将命在日本的第6师团师长(Kumamoto)以保护侨民利益为由率军赴青岛。4月21日国民政府外长黄福发表对日本塔纳卡政府的强烈抗议:“去年5月日本曾非法派军入侵山东,中国政府当即指出这是对中华民国领土主权的侵犯,违反所有的国际法原则。如今日本政府再次违反其与中国政府签署的条约庄严保证的义务。日本政府必须对由于其侵略行径引起的一切后果承担全部责任。”[3]

   

   1928年5月1日上午9点,北伐军第一集团军分遣队进入济南,国民党旗插遍全城。次日蒋介石本人抵济南,在省府设立军团总部。随即福古塔的第6师团装备大炮,机枪,装甲车全副武装的日军耀武扬威地冲进济南市大街小巷,占取新商业区和其余城区,布告称“任何闯入日本军事管区者,皆将严厉惩处”。

   

   蒋介石知道若北伐军进军山东会遇到日本干预。为确保北伐胜利,必须避免一切无关的冲突,蒋试图避开与日本冲突的危险。通过日本驻华总领事(Nishita Koichi)中介,蒋要求日军撤出商业区,恢复城市交通。福古塔将军答称他是奉日本政府命令行动,因而无法对中国当局的要求作出让步。5月2日晚,铁丝网和沙包突然被移开,5月3日早上8点,日本总领事和日军司令拜访北伐军总部会见蒋介石,受到友善接待。在会谈中,他们称赞国军的纪律和良好的举止,及其战斗的高效性;指出张宗昌军队的纪律涣散,并说日本政府派军队到济南,目的在于保护侨民。既然革命军已维持良好秩序,日军没有必要留在济南,拟下午撤军。

   

   得知日本将撤军的消息,着实令蒋介石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仅是短暂的错觉。半小时后,蒋听到机枪扫射声,派员查看回报称:城门已重新关闭,中日双方开火。蒋立即下令所有的中国军队应撤回掩体,他试图与日军司令部联系,却因所有的通讯手段全部中断未果。为避免冲突扩大,蒋下令于下午五点以前,国军撤离济南,并通知福古塔将军这一事实,邀请他前往北伐军总部商谈友好解决,但被日军司令拒绝,他要求中方派代表前往日军总部会谈。后双方同意在中立地点会谈。中方派熊向晖将军(毕业于日本军校能说流利的日语),日方谈判代表是参谋长古诺托将军(Kuroto Shuichi)。日方以非常傲慢和挑衅的姿态,掷下一份文件至熊将军面前让他签署:①不允许任何中国官员或中国人通过新商业区;②不许中国军队使用青济铁路和天浦铁路;③所有的中国军队撤离济南20里。理所当然受到熊将军拒签,于是谈判陷入僵局。5月4日早上5点熊向晖回到蒋军总部,痛苦地向蒋介石汇报日军似乎故意寻衅挑战。他认为中国人唯有两种选择:要么应战,血战到底;要么吞下苦药完全撤离济南,待日后报仇。蒋被迫选择忍辱负重,并在日记中写道“日军傲慢无比的举止将给日本人民和日本国家带来灾难。”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40

   

   [2] Edwin P.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eRepublic, Mcgraw hill Publishing Co.New York 1989)p. 88

   

   [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40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