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郭国汀律师专栏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廖仲凯夫人曾警告陈洁如要提防宋蔼龄那个“狡猾的恶女人”,蒋介石一直想与宋美龄联姻,曾向孙中山求助,孙问过宋庆龄,她极力反对。孙中山死后,据美国作家乔纳森的《蒋介石传》称蒋曾先向宋庆龄求婚,她后来告诉斯诺她回答说:“这是因政治,而不是因爱情”婉拒了蒋。但是此种说法明显与史实不符,极可能是亲共党用文人编造的谎言旨在诋毁蒋介石的声誉。

   

   有一天洁如听到美龄对蔼龄说“洁如仅是个中产阶级的家庭主妇,如何配当一个成长中的国家领导人之妻呢?”“必须承认,她也有她的优点,她是一个宁波乡巴佬的好家庭主妇。” 美龄接着说。

   

   1927年北伐成功后,美龄曾致函蒋介石祝贺。蔼龄乘中国银行的汽船到九江,见到蒋介石说,她让弟弟支持他,她可以说服上海的银行家和商界人士支持他,但他必须与美龄结婚。[1]

   

   

   1926年7月30日,蒋介石在北伐途中致函陈洁如,要她“读书治家”。同日,致函张静江称:“洁如之游心随年岁而增大,既不愿学习,又不知治家,家中事纷乱无状。此次行李应用者皆不检点,而无用者皆携来,徒增担夫之苦。请嘱其不管闲事,安心学习五年,或出洋留学,将来为我之助。如现在下去,必无结果也,乃害其一生耳”!蒋介石对洁如说:“这是唯一实现统治中国的良机,希望洁如支持他,真正的爱情是为所爱的人作出牺牲”。蒋建议洁如到美国学习五年,“这仅是政治婚姻,五年后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生活”蒋说,洁如最初的反应是让他下地狱吧。蒋接着说“如果她不同意,北伐将受阻,也就不可能救中国,他将因此而失败,或因绝望而死,你总不希望我死吧?”1927年8月1日蒋介石到上海,洁如提醒他当初的誓言,并说她不愿意出国而宁可陪母亲相守。蒋说她必须去美国,这是美玲与他结婚的条件,并在佛相前再度发誓:“五年内一定恢复婚姻,若违约佛祖可惩罚他和南京政府。” 1927年8月19日,陈洁如偕张静江的两个女儿蕊英、倩英自上海起程,赴美留学。蒋在与宋美龄结婚之前,曾要求陈立夫代表自己去和陈洁如“讲离异”,陈洁如“当时的态度很好,她说蒋介石做了中国的统帅,应该有一个像样子的女人做太太,我知道我的身份,我愿意退让,我愿意到美国去念书”。[2]

   

   1927年9月22日,蒋介石决定赴日本考察。9月26日,蒋介石在《申报》连登三天《启事》,旨在说明自己的婚姻状况:“民国十年,原配毛氏,与中正正式离婚。其他二氏(姚怡诚,陈洁如),本无婚约,现已与中正脱离关系。现在除家有二子外,并无妻女。惟传闻失实,易滋淆惑,专此奉复”。[3]蒋介石访日本另一目的是赢得宋母倪桂珍同意婚事。10月3日,蒋介石抵神户由宋子文陪同到有马温泉拜访宋母。蒋介石在日本神户宾馆向宋母倪桂珍出示他与第一个妻子的离婚证书,并说他会学圣经,但不能保证会成为基督徒。[4]宋庆龄后来评论说,为了与美龄结婚,蒋会答应成为圣人,她让外交部陈友仁部长带信给美龄,劝她不要嫁给这个“蓝鸟”。

   

   10月23日,蒋介石到东京,陆续会见日本友人和政要。11月6日,会见日本首相田中义一。这一时期,国民党内部派系纷争,无法调和,阎锡山、冯玉祥等人纷纷要求蒋介石回国,因此蒋便改变计划,11月8日蒋从日本神户乘船返沪,于10日回到上海。

   

   1927年11月27日上海《申报》刊出蒋的结婚《启事》:“中正奔走革命,频年驰驱戎马,未遑家室之私,现拟辞职息肩,惟革命未成,责任犹在。袍泽饥寒转战,民众流离失所,讵能恝然忘怀。尤念百战伤残之健儿,弥愧忧乐与共之古训。兹定12月1日在上海与宋女士结婚,爰拟撙节婚礼费用及宴请朋友筵资,发起废兵院,以完中正昔日在军之私愿,宋女士亦同此意。如亲友同志厚爱不弃,欲为中正与宋女士结婚留一纪念,即请移节盛仪,玉成此举,无任铭感。凡赐珍仪,敬谨璧谢。婚仪简单,不再柬请。式布区区,惟希公鉴”。[5]

   

   蒋自称当他第一次遇见宋美龄时,即认为宋是“理想中之佳偶”,而宋美龄也言,“非得蒋某为夫,宁终身不嫁”。蒋称:“余今日得与余最敬最爱之宋美龄女士结婚,实为余有生以来最光荣之一日,自亦为余有生以来最愉快之一日。”

   

   蒋介石与宋美龄于1927年12月1日先在宋家举行基督教仪式婚礼,在上海戈登路大华饭店礼堂结婚,15年后她对美国出版商哥登(Gordner Cowles)说:“在结婚当晚,蒋告诉她,“除了生育之外,他不相信性关系,既然他与前妻已生育一个男孩,他没有兴趣再要孩子,因此在他们之间没有性关系。”然而,此说恐怕纯属出于社交应酬因而并不可信。与蒋的日记所载大相径庭。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感到幸福之至,日记云:“见余爱姗姗而出,如云霞飘落。平生未有之爱情,于此一时间并现,不知余身置何处矣!”婚礼完成后,二人共乘新轿车兜风,当晚,至宋宅宴会。9时,回新宅,入新房。次日,在家“与爱妻拥谈”,日记云:“乃知新婚之蜜,非任何事所可比拟”。次日蒋介石在报上发表一项声明:“我真诚相信与宋美玲小姐结婚后,我的革命工作将取得更大进步。有她的帮助和支持,从此我能够以平和的心灵,承受革命的重责。”[6]

   

   [1] Jonathan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165.

   

   [2]陈立夫《拨云雾而见青天》,〔台北〕近代中国出版社2005年版,第630页;《一个改写民国历史的女人》,第298页。

   

   [3]《申报》,1927年 9月28日,第2张,第5版。

   

   [4] Jonathan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168.

   

   [5]《申报》,1927年11月27日,第2张,第5版。

   

   [6]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27

(2011/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