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郭国汀律师专栏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兼驳良知宇宙本体论
·自然科学与宗教哲学灵魂
·读东海兄批判美国神话有感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
·驳东海之糊涂上帝观
·四海之内皆兄弟人类本是一家人
·推荐陈尔晋先生之《圣灵福音》
·质疑东海君之《良知大法》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关于司法公正的讨论郭国汀律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发表了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应该予以驳斥!
·中共当局封杀言论为那般?
·六四的记忆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36、蒋介石访日

   

   1927年9月蒋在山中休养了一个月后返沪,计划赴日本访友。9月28日离沪,次日抵日本Nagasaki, 在Unzen停留数日后,在宋子文陪同下,在神户附近的Arima温泉入住一家旅馆。宋母在霭龄陪伴下住在一个别墅养病。庆龄在武汉政权跨台后,陪鲍罗庭及陈友仁等去了莫斯科。蒋访宋母请求准许与美龄结婚,宋母欣然准允。期间蒋走访了不少日本名胜,眼见日本各方面日新月异的长足进步不胜感慨,他在10月11日的日记中写道:

   

   “日本外交政策错误①视中国革命的成功为日本在东亚地位的威胁;②利用中国的分裂渔利;③鼓励无知的军人欺压中国人民。难道这也是日本政治家们的智慧和睿智的表现?!”

   

   10月23日,蒋介石到东京在帝国饭店住下后,立即拜访孙中山的老朋友ToyamaMitsuru,当天他向媒体发表一篇致日本人民书:“孙中山晚年喜欢称中日两国是亲如兄弟手足的国家,两国的关系相互依存。据此理由,我相信,日本人民比任何其他国家的人民更加关注中国的国家独立。依吾之见,为促进中日关系,有必要清除障碍。当然,我是指我国的军阀。日本有些对中国事务真实状况几近无知的当权者,不关心东亚的和平与稳定,受短期利益所引诱,放纵和利用日本军人压迫中国人民,阻碍新的革命力量的成长,加深和激化存在于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仇恨和对立……我确信日本睿智的领导人,知道通过利用中国军阀不可能加强两国的友善关系。我诚恳地期望与中国人同文同种的7000万日本人民,能够完全理解中国革命运动,并予之道义和精神支持。反之,不会有任何两国间的友谊。我没有必要详细说明,从此种状态将导致的后果,它确实会在不久的将来导致世界战争。”[1]

   

   日本军方对蒋介石富有先见之明的预警听而不闻。他们随后即盲目鲁莽地将日本人民和全人类推向无法言状的悲惨之境。

   

   自10月24日-11月8日蒋介石马不停蹄访友讨论,会见日本政要。先后礼拜访了InukaiTsuyoshi ;日本第13师团第19炮兵旅Nagaoka将军,11月5日拜访日本首相Tanka Giichi,张群为蒋当翻译:

   

   蒋介石:我认为东亚的繁荣或灾难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的中日关系,阁下是否同意?

   

   Tanaka:我想先听阁下有何高见?

   

   蒋:我想和阁下提及三项要点:第一,如果中国和日本能够基于真正的平等,相互真诚合作,那么中日将会共存共荣。这取决于日本是否能改进对中国的政策;日本应当摆脱腐败的军阀,将关注力转向致力于创建自由和独立的国民党。质言之,日本应当停止奴役中国人民,而应当寻求真正爱国的中国人,并与他们交朋友。这是两国真正合作的唯一正途。第二,中国国民革命军决定继续北伐,完成国家统一的任务。我希望日本政府帮助我们而不是干涉我们的内政。第三,日本在与中国关系上必须放弃使用武力。我相信我们能够在经济领域合作。我渴望与阁下交流中日合作的意见。我希望我们的会谈能产生某些具体的成果。

   

   Tanaka:阁下首先应当巩固你在南京和长江以南的基地,为何阁下那么不忍耐要完成北伐呢?

   

   蒋:中国革命的目标是统一整个国家。我们不能重犯19世纪太平天国所犯的错误。完成北伐对我们至关重要。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国,东亚不会有和平。对中国此种局面的确是危险的,对日本同样不利。

   

   日本官方的谈话纪录略有区别:关于北伐日本首相说:“有关中国内部一统一,很难成功地完成革命……为巩固你的南方基地的缘故,没有理由为何你急忙要完成北伐”。有关日本支持军阀,蒋介石指出日本支持张作霖,是导致中国反日运动的原因。首相否认日本以任何方式支持张作霖。有关共产主义威胁,蒋与塔那卡完全一致。[2]

   

   蒋介石对会谈结果深感失望,回到饭店后立即在日记中写道:“经与塔那卡会谈,已可得出结论,中日合作无望。非常明显,塔那卡不想我们的革命成功,将毫不犹豫地阻止北伐,日本不能容忍一个统一的中国。塔那卡待我的方式,就象对待北方军阀一样。虽然我未能说服他改变日本对华政策,会见虽然未达预期效果,至少我已知道我所处的地位。”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24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26页注

(2011/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