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郭国汀律师专栏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今日中共还是共产党吗?
·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是替天行道 郭国汀
·中共政权是吸血鬼暴政
·江泽民和胡锦涛均极可能是货真价实的特大汉奸卖国贼!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35、蒋介石辞职

   

   虽然汪精卫此时采取的行动与蒋介石的清党并无二致,汪却无意与南京政府重新合作。他期望弥合国民党,但他坚持必须按他自已的条件为之。他甚至敦促第七军团司令李宗仁推翻蒋介石政府。唐生智亦猛烈抨击蒋介石。唐威胁用武力夺取南京。鲍罗庭认为应利用反动派的内部矛盾变不利因素为积极因素。他知道唐生智对蒋介石心怀不满且有永不满足的权力欲,鲍建议共产党应当促使唐生智发动东征反蒋的南京政府;唐生智似乎同意该建议,6月23日,唐下令他的部队准备东征。7月武汉军在张发奎、程潜和朱培德将军指挥下,聚集九江朝安徽进军。蒋介石被迫从北方前线抽调军队应战。张作霖宣布自已是中国陆海军大元帅,张宗昌和孙传芳联军利用此机会,对北伐军发起强大攻势,北伐军被迫后退50英里退回长江流域至徐州,抵抗孙传芳装备精良的军队的猛烈进攻;孙传芳和张宗昌于7月24日重新夺取徐州。然后兵分两路,部分西进,冯玉祥部经几个月抵抗,保卫了河南省地盘;孙、张另一路主力则南下重夺杨州和浦口,将安徽大部分和江苏北部置于安国军辖下。[1]这是蒋介石自1926年北伐以来首次重大失败,损害了蒋介石的声誉,造成国民党高层进一步分裂,引发对蒋介石的批评狂潮;何应钦,李宗仁,白崇禧皆批评蒋介石对国民党激进左派的政策,分裂了国民党。第一军团和第七军团司令(李宗仁)拒绝继续服从蒋介石,南京政府要求与武汉政府及军队重新联合,并电告汪精卫,建议左右两派和解。汪推迟数日后答称:直到蒋放弃专制独裁权力前,没有希望和解。面对来自各方对他的权力的挑战,蒋决定让他们自已解决纷争,于是宣布辞去一切职务,决定回老家孝敬母亲和赴日本休息。[2]蒋介石于8月11日在日记中写道:“南北局势混乱,问题高度复杂。此时有必要坚定目标,冷静达观,随机应变。若能坚持这么做,最终必成胜利者。”[3]

   

   8月12日在国民党中执委和中监委联席会议上,李宗仁和白崇禧提议向武汉发出国民党两派联合的和平建议,意识到自已成为南京和武汉弥合的唯一真正障碍后,蒋介石作出出人意料戏剧性的举动,于当日提出辞呈。当晚蒋离开南京赴上海,次日蒋发表声明呼吁武汉与南京合作,陈述他辞职的理由:

   

   “根据国父孙中山的教诲,我有两项永不放弃的决心。第一乃是我认可党是高于一切的,当党的利益处于危机时,党员必须无条件遵循党的原则,而不考虑个人情感和私人利益;第二乃是我视党的基础团结作为党员的最高责任。据此理由,我将竭尽全力与那些通过阴谋诡计,试图削弱党的基础使之无所作为的人坚决斗争。依第一项决心,我已将我的生命奉献给党,我将毫不犹豫服从党的命令;依第二项决心,我期望每个党员,尽管意见不同,皆应尽职尽责,捍卫党反对任何破坏党的企图,或滥用它的权力,象共产党曾经那样……”在结束语中他希望党员们:“①我渴望武汉和南京两派党员抛弃偏见和互疑,求同存异,弥合异见。武汉的同志们来南京帮助指导党的未来;②我渴望在湖北,湖南和江西指挥军队的我党同志,立即开往北方加入正在天浦铁路线战斗的我军,以完成国民革命;③我希望湖北,湖南和江西当局将执行全面清党。”

   

   8月14日蒋离沪返回溪口,在淅江省一处最高峰上的古佛寺院,回归安宁与静养。本希望很快就会被请回,但等了若干时日却不见动静,故他决定访问了日本。

   

   炮轰南京数周后,孙传芳部于1927年8月26日凌晨渡过长江南岸(龙潭附近),南京面临重大军事危险,直到内部暂时放下争论一致对付军阀,以压倒优势于8月底在龙潭经6天激战重创孙传芳军[4]。何应钦部,白崇禧部和李宗仁部受到杨苏春海军的大力支持,于8月31日攻克桥头。孙传芳部约一万人战死仅数千人逃走,3万多人投降,缴获30门重炮和35000支枪。北伐军的损失数目相当,但包括500名黄浦军校士官生,其中第五期军校毕业生一半战死。蒋介石辞职后于11月12日去了日本。[5]

   

   [1]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1995 p.147.

   

   [2]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21

   

   [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21

   

   [4] 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Revolution 1851-1949,(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70) p.80

   

   [5]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1995 p.148.

(2011/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