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
郭国汀律师专栏
***随笔\散文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儒家文明导至中国人残忍?!
·儒家不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
·商业文明决定自由宪政民主体制
·关于儒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之争
·孔子的哲学识见等于零且其思想落后反动?!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人的本质
·圣诞感言
·宽容
·友情
·批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中国人难以团结协作的根源何在?
·
·特务
·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 真理是客观的永恒的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马虎学风要不得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郭国汀

   

   

   34、南昌暴动

   

   陈独秀成为替罪羊被中共按斯大林指令解除一切职务,后被开除出党。共产国际新代表罗明纳兹(Lominadze)和纽曼(HeinzNeumann)指示中共诉诸直接武装斗争。共产党领导人仅剩下周恩来和张国焘留在武汉,后来周藏匿在美国传教士R主教家中才避过逮捕。他接到李立三一封信让他前往南昌组织武装起义。朱德时任南昌警察局长和国民党左派负责的南昌军事长官的副官,7月24-25日,一群共产党领导人在九江讨论举动暴动,周初定于7月30日举行起义,获罗明纳兹首肯;按罗明纳兹指示,打国民党的旗号,以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名义煽动暴动。因贺龙手下一名军官将暴动信息报告武汉政府中的朋友,张国焘又带来一封斯大林的指令要求推迟起义。

   

   1927年7月30日晚,周恩来指挥贺龙的第20军和叶挺的第11军第24师及第9军副军长的朱德率部和第四军的张发奎部举行暴动。8月1日凌晨,贺龙,陈毅,叶剑英,聂龙真,林彪,刘伯承率部开始行动,经轻微战斗,南昌落入共党之手,但仅坚持了三天即被迫撤离。他们自视为武汉政权的合法继承人,旨在打回广东。实质上该暴动计划与6月初罗易主张的南征计划并无两样。8月4日第三军团司令兼江西省长朱培德率军进攻叛军,8月5日共军败退向南方逃窜,参加暴动的15000人至9月底仅剩下5000余人,后在潮州和汕头被国军击溃[1]。残部逃入彭拜的海陆丰苏维埃,不久亦崩溃,最后由朱德率领逃入井岗山与毛匪汇合。

   

   南昌暴动是苏联指示发动的。由周恩来在俄国军事顾问古马宁(Kumanin)直接指挥下为之。由米高杨负责向兵变提供武器弹药,然后至汕头接收苏联武器。[2]毛建议一部分南昌暴动军支持他发动秋收暴动,旨在建立一支由他撑控的军队。南昌暴动败退时,1/3立即开小差,许多人因喝生水而死;秋收暴动纯属毛为骗取一支自已控制的军队而玩耍的阴谋诡计。[3]毛的秋收暴动原先有1500人,最后仅乘下600余人抵达井岗山,因为这些人别无选择。井岗山匪首袁有才和王佐手下原有500人,控制宁岗县13万人口,靠收租和稳定费生存。毛匪则靠打土豪抢劫邻县富人生存。毛向部下说,‘我们是特殊的土匪,是世界革命之组成部分’。[4]1928年2月18日,毛公开处死宁岗县长张开阳,由暴民用棱标捅死;1928年新年又召开群众大会,当场杀死当地地主郭伟谦。毛的残忍、嗜血远远超过土匪,以致袁,王及其匪帮甘拜下风皆臣服毛。[5]毛对部下说:‘如果群众不理解什么是 ‘土豪’,你们可告诉他们它指有钱人或富人。[6]当时共产党的政策是‘杀光每个阶级敌人,烧毁他们的家’。口号则是‘烧、烧、烧!杀、杀、杀!’彭拜是个崇拜列宁的嗜血杀人狂,其创建的海陆丰苏维埃在两个月内杀害了10000多人;朱德率八一南昌暴动残兵败将转至井岗山与毛汇合时,有四千多人,而毛则仅有1000余人。周恩来在莫斯科中共六大上说“毛泽东的军队含‘部分土匪性质’。[7]朱德在此政策下率红军洗劫陈州和莱阳,结果引发了一场兵变。1929年1月14日,朱毛红军3000人离开井岗山时留下一片毁灭的土地。在毛统治的15个月期间,因毛没有长期的经济计划,故全部靠抢劫维生。当地民众恨死了毛匪共产党,他们经历过土匪和红军统治,比较共产党统治留给民众的仅是仇恨和复仇;在宁岗县,3570间房屋被红军烧毁,人口从1927年的13万下降至1949年的31000人。[8]中共敲榨勒索无恶不作,红军军长龚楚证实一家读书人父子三人被拘,勒索250元,家人东借西凑了120元加上妇女殊宝手,结果父亲仍被吊死,儿子皆被杀害;但共产党却逼迫家人再交500元!龚楚1954年在香港出版回忆录,杨尚昆私下对少数人说,龚楚的回忆录是真实的。[9]1927年,朱毛红军绑架了一个美国天主教神父爱德华(Edward Young)敲榨勒索2万美元未果,爱德华逃走,但他的中国信徒被当做人质者被杀害。[10]

   

   

   毛之1931-35年瑞金人口净减20%,70万人死亡,其中至少一半是被以阶级敌人罪名被杀害,或累死或自杀,另一半死于战争。1983年江西省封了238844名烈士。这不包括其他四个红区的死亡。江西人恨死了共产党,1949年第一位苏联情报官员访问江西地区,新抵达的党头告诉他,江西全省没有一个共产党员。[11]

   

   

   1931年4月20日毛率红军攻打福建漳州,抢劫了许多黄金银元珠宝,由毛泽民和卫兵私藏在一座高山上。直到中共逃离江西根据地时,由于博古拟留下毛泽东,毛才将埋藏的黄金银元珠宝献出交给中央,毛让泽民交给博古,以换取让离开的通行证。而共产党急需资金用于路途。莫斯科1934年每月供金芦布7418元给中共。[12]

   

   中共逃跑的最终目的地是苏联控制的边境,以便接收武器,但7月中共派出一支6000人的部队,朝相反方向行进,携带160万份传单称“红军北上抗日”,但中共领导人均知道,那仅是宣传,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布劳恩李德说“没有人梦想北上抗日”。[13]周恩来下令将出身不好的不可靠的红军将士,伤兵统统在撤走前干掉,结果数千人被屠杀,军校大多数教官(被俘前国军军官)被杀害。[14]

   

   [1]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20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0.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6.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0.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2-65.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7.

   

   [10] Father Young’s Own Story(typescript1927)id.1929.pp.890-8;Mandate Against Rev. Edward Young, signed by Zhu De,Soviet Delegate of Mao Tse Tung, CIncetian Achive Rome. See Jung Chang, Mao,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84n.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9.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12,123.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1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2011/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