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郭国汀律师专栏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在赴香港之夜在一艘英国军舰上,孙文再次显示出他令人难以置信的坚忍;勾勒出外国政策的事略,他说,中国的即刻利益,应当与苏联和德国紧密配合作。从地理邻接和亲密关系上看,俄国独具重要性。他认为列宁的政府,被不公开地指控为过份激进,而实际上他的新经济政策,业已从共产主义转向国家资本主义。而德国虽然战败,却拥有人材和学识,能帮助中国实现工业化,德国没有侵略中国的计划,中德关系将对双方互利;不过,他仍断言,新中国应当特别植入法国,英国,美国的价值观,外交政策不应忽视这些海上强国。但是中国不能盲目追随其他国家,中国应当照顾她自已的利益,并特别关注大陆强国--俄国和德国。这正是他在广州的一年前期间所做的。

   被列强象一个被遗弃的人那样对待,孙文开始寻找与被国际遗弃者建立联系。德国与苏联均不满于战后解决方案,并被孤立。如今均与中国建立起友好关系,两者均不属在中国建立的帝国主义。虽然与北京政府的谈判仍未有结论,俄国自1919年7月宣布废除中俄之间不平等条约;而德国由于1921年5月在北京签定之中德和平条约,已成为按照平等和互惠原则对待中国的第一个欧洲强国。除了国际法明确规定者外,不再有域外法权或其他特权。

   刚开始孙文对德国更感兴趣。他们曾在1917年帮助过他,而孙文在1918年试图获取德国更多的帮助。当时,在战争仍在进行期间,他首先想与德国和俄国建立三边关系。当他回到广东后,曾与1921年9月抵达广州的德国领事协商,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的苏联的正式官方接触困难得多。除了勾通的实际困难之外,孙文对德国的军事工业及其对中国经济援助的总体能力印象更深。而苏联无论如何,作为一个更不发达的国家,仍不得不从内战和外国武装干涉中恢复,仍处于克服经济崩溃的边缘。

   在广州孙文劝说领事外交承认和予经济援助。孙在德国有位秘密代理人,是1905年加入同盟会的德国留学生Chu Ho-chung, 朱现时的任务是向德国外交部和企业界,呈递经济合作计划,建立三边关系的讨论,预定与一位前外交部长Paul Von Hintze会谈,他赞同孙文密谋的品位;在战争期间,他先任驻墨西哥,然后任驻华大使,曾促使墨西哥与日本结盟反美。正是他在1917年离开中国之前,签署命令资助孙文。 1922年1月朱报告称Hintze已有他自已有关中、德、苏联三边关系的想法,但取决于德国总理的批准,他已准备赴广州负责一个协助(孙之南方政府的)计划,并将提供德国顾问和物资援助。

   但该计划未产生结果。德国外交部对孤立插手中国事务犹豫不决,亦怀疑孙文在广东的地位,而当陈炯明将孙文赶出广东时此种怀疑得以证实。同时,三边关系的建议已不再保密。9月一家香港报纸披露了孙文的广东政府与德国和俄国交往的通信,与布尔什维克联系引起敏感反应。孙文回应伦敦说是与该两国建立正常的互惠关系。否认意识形态上亲共,孙文特意提及他的《中国的国际发展》及仍然坚持向西方资本提出要约。但是与布尔什维克联系的污名,给予英国和美国另一理由乐见他的最后失败。而德国否认与孙文有任何官方联系,孙文的其他合作对象远没有那么多限制。

   仍处于国际弃儿处境的苏联,并不过份挑剔选择同盟,而且莫斯科不受传统的外交方法的约束,它亦是国际共产主义的神经中枢,俄国比其他国家更本能地和有组织地直接介入中国政治。其他列强视五四运动为一种威胁,对俄国它是一种机会。而列宁的策略是一种实际政治与意识形态相混合的不固定的混合体,使得苏联能够利用它。在1921年11月至1922年2月的华盛顿会议上,西方列强和日本对立即恢复中国主权仍犹豫不决,但是俄国外交部负责人卡拉汉则重申其1919年7月宣布的废除与中国定立的不平等条约,1920年附带了一些限制条件,使得俄国成为中国民族主义的捍卫者。

   相信中国的民族主义及亚洲的民族主义整体,正是列宁寻找的资本主义链条的薄弱环节。自1900年以来,列宁一直对被压迫国家的反帝运动予以同情。在1916年写的《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书中,列宁得出结论: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是资本垄断不可避免的必然结果。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民族主义是反对资本主义斗争的附产品。

   列宁注意到,帝国主义榨取的巨额利益,在工业化国家使得资本家能够腐蚀工人阶级的特定部分,并使之与无产阶级大众分离。1920年他进一步强调劳工领袖和其他劳工贵族,有被帝国主义的超级利润贿赂的危险。质言之,帝国主义通过激发落后国家的反抗而自掘坟墓的同时,在发达国家缓和阶级斗争,以阻止无产阶级革命。至1920年列宁决定亚洲民族主义运动不仅有帮助,而且对于加速推翻资本主义有必要。

   仅仅幅员广大便使亚洲大众成为可怕的同盟。正如一位共产国际发言人所指出“共产国际确信,在他的旗帜下,不仅欧洲无产阶级,而且我们巨大的大众贮备,我们的粮食大军,居于亚洲的数亿农民,我们的近东和远东,将迅速壮大”。 列宁对此问题的最后指示于1923年发表,当社会主义革命的即时危险在西方已渐渐消失时,亦强调了此种数量优势“斗争的结果将取决于俄国、印度和中国的事业,占全球压倒多数的人口,在这方面,毫无疑问,世界斗争的最后结果…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将是完全的和绝对保证的。”1923年因梅毒引发的脑疾已使列宁丧失说话和思维能力,此前数年,俄国和共产国际代理人,一直试图在中国运用列宁的策略。

   共产国际在1920年第二次会议上,采纳了列宁的与被压迫国家的国民革命运动临时联盟的策略。根据列宁的说法,这些国民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运动。因此,他们与本地的封建主义和外国帝国主义战斗,因而值得支持。但是由于他们的目的是建立资本主义,此种支持只能是暂时的。本土资本主义的胜利,在服务独立国家的国民得利以及西方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的同时,将为亚洲社会主义革命开拓道路。因此,列宁给亚洲的共产党附加了双重角色--帮助资产阶级与共同敌人作战,并准备与资产阶级本身作战。在追求首要目标的同时,不应忽视他们的第二项特殊任务。列宁命令亚洲共产党煽动工人和农民,并保持他们的独立性和纯洁性。在苏联帮助下,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即使不受社会主义革命干预,与资产阶级的同盟将仅维持所需的尽可能长的时间。

   苏联人将孙文归类为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1920年外交委员Chicherin(曾于1918年回复孙文者),发给孙文另一封友好函,列宁邀请孙文访问苏联。但是孙文婉拒,此时双方互相感兴趣,但没有一方想建立联盟。共产国际不能确定国民党的潜能,而孙文则更倾向于与富裕的和更易接近的国家联盟,他还担心与布尔什维克联系会引起英国的干涉。1920年秋,孙文与共产国际在中国的第一位代理人维汀斯基(Gregory Voitinsky)有过一次没有结果的会谈,其人在8月份帮助建立起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当孙文担任广东政府首脑后,俄国对他更加关注,因西方国家反复侮辱孙文,他亦处于更能接受的心态。

   1921年12月初,孙文对苏俄革命的评价混和着怀疑和同情。他说“俄国废除了资本主义,但是人民蒙受了极大损失,其未来不稳定”。他引证这些困难,旨在表明在确立资本主义之前,先行社会革命的好处。12月底,另一个共产国际特使马林(JFM Sneevliet)前往广州会见孙文,为双方建立亲密的关系扫清了道路。

   Sneevliet是个菏兰共产党人,先前曾在印尼引进统一战线策略,在那儿可能已从华侨处听到有关孙文的传说。在中国他使用“马林”化名,他遵循共产国际第二次大会确立的双叉方法。1921年7月他参与主持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会议,并寻求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联盟的机会。他首先找吴佩孚,吴是一位有着坚定民族主义者名声的北方军阀。吴在五四运动期间曾支持学生运动,曾击溃亲日的安福系,此时正与日本的最后扶持对象张作霖发生分歧。马林与吴谈判的结果,使得共产党组织北京汉口铁路工人在吴与张作霖战争期间护路。

   马林到广西桂林的北伐总部访问孙文,在12月底停留了数日。在他们的长谈中,孙文更多地了解了苏联的政策,包括新经济政策,了解到列宁与孙文的意识形态有相当大的差别。当马林想知道是什么激励孙文革命时,他接到的是令他困惑不解的答复。孙文仅仅是扩展源自古代中国圣人传承下来的未中断的传统。马林对孙文的政治思想及军事前景并没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尽管如此,马林认为国民党可以适合共产国际的计划。马林首先提及双方合作的主题,根据马林的报告,孙文尚未准备冒险。他希望进军长江流域那些吴佩孚的地盘,也是英国的势力范围。要是他与苏联同盟,孙文担心英国将支持吴佩孚。因此,孙文建议与苏联建立道义关系。会见马林后不久,孙文称赞苏联布尔什维克革命取得的社会成就,亦对帝国主义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

   1922年1月在一次演说中,孙文宣称法国和美国代表旧共和模式,俄国民主产生了一种新样本,而中国将根据三民主义建立最新的模式。民族主义意味着全世界各种族平等;民权即在一个国家内政治平等;民生是指经济平等。民主主义已经在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实践过,并在最近的俄国实践。 当月在对士兵的演讲中,孙文明确指出,尽管羡慕苏联的目标,他更倾向于他自已的方法,土地价值和关健工业国有化。他仍然支持从外国借资本发展中国。但是他以苏联为例,表明社会动乱的不可避免性及多目的革命的可行性。俄国的政治和社会革命,只是比他的三合一模式少一项。“我们生活在一个邪恶的世界”,而新世界将是“孔子的理想: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如今,只有新设立的俄国政府似乎与此相似。虽然俄国革命在中国之后发生,它已取得更多成就,因为俄国已关注公共福利”。尽管如此,他觉得中国将最终取得更佳的成绩,因为俄国在北极圈,而中国处于温带,俄国已有资本主义,而中国却没有。

   孙文亦注意到西方国家对苏联社会主义的胜利恐慌性的反应。害怕他们自已的国家会受社会革命观念的影响,列强对俄国发起了四年战争,但未能成功;因为俄国意识形态具有某种优越性。这个例子被适用于他的“士兵的精神教育”演讲主题。

   早些时侯,孙文曾怀疑外国资本主义不喜欢中国现代化的观念。虽然在理论和实践中,他的社会主义是由孔子,孟子,洪秀全,亨利乔治和林肯的激励,但与马克思无关。孙文有理由觉得与列宁情投意合。两人皆主张社会主义,皆引起西方的敌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