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共政权对藏民族所犯下的罪恶]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权对藏民族所犯下的罪恶

中共政权对藏民族所犯下的罪恶

   

   郭国汀

   

   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占西藏人口五分之一的120万西藏人被虐杀或被迫自杀或死于饥荒;根据1983年西藏流亡政府官方统计资料:中共统治期间至少120万西藏人死于非命,其中包括173221人死于监狱和劳教所;156758人被枪决;432705人死于抵抗运动的战斗;342970人死于饥荒;92731人死于酷刑;9002人死于自杀。(Mary p.233 note)对此数据中共官方学者质疑其可信度,也有西方学者存疑;其实中共辩解,最有力的抗辩应是开放档案供专家学者自由研究考证,正由于中共作贼心虚,故严密封锁一切信息。《共产主义黑皮书》作者根据据中国官方数据西藏自治区人口从1953年的280万降至1966年的250万(可能此数未包括云南四川青海藏族人口)按正常出生率计扣除流亡者,推算藏人死亡人数至少80万以上,唯有红色高棉的大屠杀可比[1]。

   

   中共对西藏佛教进行了毁灭性摧毁。藏区6254座寺院和尼姑寺庙被摧毁(中共官方数据称:西藏共有2469座寺院和110000和尚和尼姑,占西藏人口的9.3%;此数据应当未包括康区与安多的寺院与和尚),寺院中的珍宝要么被熔化或被卖给外国人;绝大多数被抢劫或毁坏一空,文革后仅13个寺院仍开放,大多数被变成军营,商店或拘留所。寺庙内的大量珍宝,佛像,价值连城的字,画,经书皆被有组织有计划盗空或毁灭。1973年一家北京工厂熔化了600吨西藏佛相。1983年一个西藏代表团在北京发现32吨西藏寺院遗物,包括13573座佛相。[2]

   

   60%西藏文化遗产被毁灭;直到1979年所有的学校仅教汉语。

   

   2/3国土被并入中国,唯剩藏中与东部部分地区保留在西藏(内外藏的划分应当是清朝政府所为);

   

   安多(青海)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古拉格,关押了超过1000万犯人;

   

   1/10的西藏人被关入监狱,10万西藏人被关入劳教营;

   

   山地森林消失,西藏独特的野生动物群被消灭。[3]到1991年,西藏森林面积由原来的2520万英亩下降为1357万英亩,1800万立方米的原木被运往中国内地,仅此一项即价值540亿美元。[4]

   

   中共对藏民的群体屠杀构成群体灭绝的国际犯罪。1959年和1960年国际法官委员会两度报导:中共使用的方式包括:十字架钉死,肢解,活体解剖,砍头,活埋,烧死,活活煮/烫死,用马匹拖死;儿童被强迫射杀双亲,处罚他们的宗教老师;和尚们被强迫公开与尼姑性交[5]。除了枪杀,还有欧打致死,虐待致死,淹死,饿死,勒死,绞死,碎尸,等野蛮残忍方式[6]。为了防止犯人喊达赖喇嘛万岁,用铁钩将他们的舌头拉断掉[7]。1960年拉萨广播电台宣称87000名反动分子在1959年拉萨判乱后在西藏中部业已被消灭。在拉萨及其周边地区17天内枪决了69000名反动分子。成千上万人被斗争会斗死,许多幸存在者终身残疾,变成瞎子或聋子。

   中共酷刑虐待西藏政治犯惨不忍睹。中共在所谓平叛后逮捕几乎所有的藏军,贵族及大量西藏和尚和喇嘛,他们的生活极其悲惨。达赖喇嘛的私人医生T作证说:他在拉萨起义后被捕,送到内蒙古边境的一座监狱中,不到两年内,监中原关押的300名藏人,仅两名生还!“繁重的体力劳动,极度缺乏营养很快便使犯人们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严重的饥荒使我们丧失了羞耻和尊严感;我们吃绳子,皮袋,及任何拿到手的东西;我们监狱的人们生吃老鼠,青蛙,有些人甚至吃粪便中的咀虫。一个17岁的中国人杀了他母亲,因她藏起了四公燕麦;另一个中国人杀了他8岁的儿子并吃了他”[8]。

   Lobsang和尚证明说,“犯人们饿得被迫吃屎虫,皮革和螥蝇,他本人也吃过从人的粪便中捡出的蔬菜残余,有些人生吃活老鼠和狗,有时还不得不吃死尸。犯人用尽残存的一点力气,敲碎死人的骨头渴其骨髓。因为别无选择,大多数人皆极其痛苦地缓慢饿死”[9]。

   Soepa是诺布林卡卫队士兵,与他一道被送到酒泉劳改场的76名西藏犯人,仅22人幸存,除了一人之外,其余53人全部被饿死。他靠吃风干的人的粪便活下来,因为粪便中仍有未消化的营养,而且他宁吃汉人犯人的粪便,因汉人吃的比藏人好![10]西藏犯人还时常被狱警打断手和腿脚,且不予任何医疗救治。时常狱警不让犯人睡觉或在冬天把犯人剥光在冰天雪地里冻。结果导致许多犯人自杀,他们用玻璃,或锈铁钉划破动脉血管,或趁放风时机,投河自尽,时常两叁人因被捆绑在一起而一道同时投河。

   1959年3月西藏人民起义抗暴是由于中共违反17条协议,强行在藏区的安多和康巴进行“民主改革”引发。1955年下半年始头脑发热的毛泽东为加速社会主义建设,社会改造群众运动迅速波及昌都和川、滇、青、甘各省藏区。狂热无知的共产党试图将“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一次完成,打击庄园主和其“代理人”,没收寺院土地、财产,强行推行集体化,诋毁藏人的宗教信仰,强迫上层人士和喇嘛僧人“改造思想”,结果引起藏人的反抗。

   例如在安多的一个小县DOI,500人被宣称为奴隶主;其中300人于1953年在群众斗争会后被从后脑枪毙[11]。1956年2月里塘人对当地驻军发动突袭,抢夺走一些武器弹药,后被共军赶走逃入寺院避难。共军围困寺院64天,建议并威胁说若村民们投降则民主改革将推迟到1958年下一个五年计划进行,否则将轰平寺院。藏人从未见过飞机,更不知道何谓轰炸,故拒绝。结果共军动用轰炸机狂轰滥炸寺院,寺院中6千多人有4千多和尚及妇孺被炸死[12]。幸存者有的逃入拉萨,共军则对周围的村庄实施报复,逮捕并处决了数千人。

   1958年,在10世班禅故乡青海循化,解放军向民众开枪扫射4小时,死伤3218人。循化地区68.4%的中共党员和69.5%的共青团员参加了叛乱。叛乱扩展至全青海,13余万人参加,占青海藏民总数1/5。镇压后,仅海南州、尖扎县、久治县和14世达赖故乡湟中县,“处理各类人犯”20884人。久治全县仅2万人,“在劳改中死亡561人”。[13]

   

   刚开始许多仍相信中共西藏保持独立自治的西藏头人并不支持叛乱,1956年夏天有一天驻军司令召集350名著名康巴头人开会,要求他们批准引进民主改革。经长时间讨论,多数人投了反对票。随即210名来自康区最大的地区Derge的头人被关入Jonda Dzong寺,5000名共军包围该寺并围困了两个星期,直至他们同意改革。当晚该210名头人成功逃脱进山,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游击部队[14]。

   1957年7月日33名康巴商人以礼尊达赖喇嘛(为其建立一座金身相)为名集资开会,联合成立“四水六岗卫教军”,并寻求国际援助。美国人因朝鲜战争激怒,改变了原先不介入西藏事务的政策,达赖喇嘛的二哥说服美国CIA自1957年四月始首批六人赴塞班岛受训,半年后将他们空投到西藏。至六十年代中期有2500藏族青年在关岛,塞班岛和科罗拉多州的鲨鱼营地受训,另有16000人在西藏周边国家受训,1956年12月以后美国用远程运输机一次可运载22吨武器装备,美国一共空投了四百余吨武器弹药给游击队[15]。50年代末游击队人数达30000人。1958年初,大批游击队从西藏东部撤至西藏中部,成千上万僧俗藏民从康区和安多涌入拉萨。1958年4月中共派出一支秘密警察至拉萨清除“反动分子”。他们随意清除了大批藏人男子,结果他们加盟游击队,至五月游击队人数超过一万人,在离拉萨不到20英里处歼灭了一支1000人的共军[16]。1958年秋游击队消灭了里塘军营三千共军,并控制藏布江流域南部所有地区。与此同时,中共不断向达赖喇嘛施加压力,要他用藏军去消灭康巴和安多游击队;达赖喇嘛以藏军人数装备不足及无法派藏军去打藏族同胞为由婉拒,他也无法保证如果派藏军去消灭游击队,他们不会加入游击队。

   

   1956~58年,各藏区武装叛乱从小到大,此伏彼起,但皆遭到解放军“平叛”、“会剿”。因此,数以万计的康巴和安多藏人西涉金沙江,逃进西藏。1956年西藏新年寺院被炸毁,至少2000名和尚信徒被杀死。西藏人不仅被枪杀,但还被欧打致死,虐待致死,活活烧死,淹死,被肢解,饿死,勒死,绞死,活活煮死,活埋,碎尸,砍头等野蛮残忍方式杀害[17]。据一份“人民解放军”内部资料披露,自1952年至1958年,共军粉碎了996次叛乱,仅在Kanlho东北部杀害超过一万名藏人;而在安多另一地区Golog ,人口从1956年的14万人,下降为1964年的7万。[18]

   西藏起义扩散到全藏,高潮是1959年的三月起义。但西藏贵族及喇嘛事实上皆未直接参与起义,尽管如此,几乎所有的贵族(除了两个家族之外)及藏军和大量和尚(甚至班禅管辖的根本未发生起义的Shigatse地区也有大量和尚被强加叛乱罪名逮捕)被以“分裂祖国的反革命叛乱罪”名逮捕关押至劳改营强制劳动,直到1979年才释放[19]。美国支持的游击队继续活动,其行动一直持续不断,直至1971年基辛格到北京试图使中美国关系正常化才停止,但游击战直到1974年才终止。“依保守估计,应该不少於五十万人被杀”,西藏流亡政府统计数为:432705人死于战斗。[20]

   

   毛泽东处心积虑引诱藏人反抗以便借机消灭之。1959年2月18和19日,毛泽东批示:“川、滇、甘、青平叛区域”“西藏越乱越好,可以锻炼军队,可以锻炼基本群众,又为将来平叛和实施改革提供充足的理由”。“这种叛乱,有极大好处,有练兵、练民和对将来全面平叛彻底改革提供充足理由等三大利益”。总参作战部的这一报告说,自一九五五年底开始,四川、云南、甘肃、青海、西藏等地的某些少数民族聚居区先后发生了较大规模的武装叛乱。少数民族中的反动上层打着民族、宗教的旗帜,在帝国主义指使下欺骗、诱惑、胁迫人民群众,组织武装叛乱。我军遵照中央关于“政治争取与军事打击相结合”的平叛方针,三年来积极进行了平息叛乱的斗争。按中共官方的说法,西藏叛乱是西藏武装分子于1959年3月19日攻击驻藏部队才开始!

   中共对待藏人犹如动物惨无人道。一名证人证明:全村1000余人被集中开会,然后被点名者每五人捆绑在一起,共军称他们是喝穷人血的罪犯。然后被赶到监狱,因监狱狱满再被关到空的寺院内,仍然每五人紧紧捆在一起,他们只能站着大小便。三天后,中国人才允许他们到寺院外大小便但仍然捆在一起,结果每个人身上手上全部沾满污秽物,中国人待他们就象对动物一样。很快到处都充满了粪便,三个星期后,中国人才解开他的绳索,12个月后,中国人将所有的人要么枪决或者释放。他由于年仅15岁得以幸免于死[21]。

   另一位康巴贵族之女Beri Laga说“中国人将所有的头人,和300多名地主及资深喇嘛召集到寺院,随即共军包围,将所有的人关进监狱。将他们分成30人一组,强迫他们相互斗争。若不认真对待,即挨打。仅我那个地区即有1000多人被捕。[2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