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郭国汀律师专栏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26.孙文护宪

   1917年7月初,孙文采取行动,他说服(或贿赂?)海军将领,将好几艘军舰开往广东。150位议员,后增至250位议员受到类似的引诱,跟随孙文到广州组建了一个军政府,其表面目的是护宪。9月1日该议会特别会议选举孙文任大元帅,但实权撑握在该省军事首领手中,他们对宪法的关注并不比对北方的竞争对手的关心多。孙文仅在议会有些影响力并拥有一支小海军,及一种靠不住的合法性主张,仅此而已。

   国内的虚弱再次迫使孙文匆忙向外救助。由于北京军阀独裁了中国的战争努力带来的利益,孙文迅速对此作出反应;由于确信欧洲人是为扩张而非为原则而战,孙文向所有交战国提供他的服务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安,他的策略唯一错处在于他没有什么可出售。

   在8,9月间当他的反战小册子油墨未干,孙文即通知在广州的美国领事,他准备在美国资助下参战,并提供投资机会,以换取贷款。他亦试图植入一种观念:日本人在为某种交易赌博,但坦言愿意与美国交易。9月26日,他的广州政府宣布对德宣战。然而,美国人已闻悉孙文与德国人之间的接触,认为他太不可靠。他们既不承认孙文的政府,也不予以任何贷款。 事实上,没有外国政府承认广东政府。连他一直勾搭的日本也对他关上大门。1918年孙文转而救助德国,尽管他的政府曾对德宣战,孙文派了一位代理人至德国,建议用中国的自然资源换取德国帮助他对抗北方军阀及对抗英国和日本。结果在德国未及考虑他的建议时,战争业已结束,而那时南方军阀对孙文已不再友善。

   为了否决孙文的北伐恢复宪政的计划,南方军阀采取措施削弱他的影响力。1918年1月2日,好些孙文的卫队及一位他的主要同盟海军部长被暗杀。4月,孙的对手们取消大元帅职,并重新任命孙仅作为一个七人委员会成员之一,孙文对此深感不满,但仍主张经1913年选举的广州议会代表唯一合法政府,孙文于5月离开广州赴上海;6月孙文花了数周,试图寻求日本资助未果。日本此时通过收买北京军阀,业已在北方军阀中赢得影响力,故与孙文保持距离,甚至不允许孙文进东京。1917年-1918年段祺瑞的安福系控制的北京政府,接受日本贷款或贿赂款约一亿美元。6月底孙文退休至上海法国租界内隐居了两年,静心写作,剖析过去的失败经验教训,精化他的计划,同时他仍在寻找外国同盟。

   1917年6月7日黎元洪继任总统,立刻出现1912年临时宪法和1914年宪法,哪个合法的问题。南方革命者坚持前者,而段琪瑞北京政府则坚持后者。6月25日,在上海的海军司令宣布独立于北京政府而支持南方政府。冯国璋担心失去他在上海建立的权力基础,向北京政府施压承认1912年临时宪法。8月1日,总统黎元洪接受请求,重建1914年1月10日被袁世凯非法解散的旧议会;并依1912年临时宪法重新任命段琪瑞任总理。革命者则同意为了国家统一,废除他们的军事委员会。

   段琪瑞再任总理,此时梁启超的研究系支持段琪瑞。梁出任财政部长,研究系辩称由于张勋复辟已终结共和,因此国家应在段琪瑞领导下重建共和,第一步重建一个临时议会。当段于11月10日重组议会,而不是恢复6月12日被黎元洪解散的议会时,南方革命者指责他违反了1912年临时宪法。孙文再次在广州组建军政府,发起护法运动。

   为粉碎国内反对派,段琪瑞以参战为对价,协议外国贷款,他操控临时议会,修改1912年宪法中的选举和组织法,组建了一个安福俱乐部,汇集他的军事和民事支持者。在1918年8月12日举行的重选议会中,安福系控制了超过330票,研究系得20票。这个安福系议会于8月14日轻易通过了参加对德宣战的决议,使之能够协议贷款一亿四千五百万元。

   段琪瑞决定摧毁南方军政府。派军进军湖南,对广东革命者施压,入四川制约任何可能的云南起义,由此段琪瑞启动另一场内战。然而,继黎元洪后任总统的冯国璋主张用和平手段解决国内争议。结果北洋军分裂为安福系和直隶系。冯国璋的追随者破坏了段琪瑞的护法护宪军的计划,造成段琪瑞的军事政策失败,并被迫于11月22日辞职。随即直隶系与安福系陷入一段疯狂争权时期,最终因奉系支持直系,而击溃安福系。

   直系8个师和4个旅控制了北方和中部及北京等八个省;奉系5个师23个旅和3个骑兵营控制了满洲,内蒙和北京以北地区。1922年4月直奉之间爆发战争,结果直系获胜,不过张作霖仍保留满洲独立于北京政府地位。

   获胜的直系向黎元洪提供总统职位,期望通过与南方广东政府和解,实现国家统一。但却遇内部强力反对。1922年中叶分裂成①吴佩孚支持黎元洪主张军事征服中国;②支持曹琨做总统的反吴佩孚的天津保定派。最后,黎元洪被以极不体面的方式赶出总统宝座。曹琨以每个议员5000银元贿赂500名议员于1923年10月当选总统,国人因此对北方政府政治厌恶而倾向于南方政府。

   然而,孙文在南方亦有足够麻烦。他的护宪运动进展不大。因为自1917年8月25日建立广东军政府以来,尽管有大元帅职,他并未直接撑控军队。真实的权力在广东和广西军头陆炯庭手中。陆于1918年5月将孙文赶出广东军政府。被迫逃至上海深感失望和沮丧的孙文过了一段退休生涯,主要致力于撰写建国方略,并计划重组国民党。1919年10月10日孙文将中华革命党重新改名为中国国民党。经一系列斗争,孙文恢复了广东军政府,1921年4月2日正式建立共和政府,孙文任大总统,以对抗北方军阀政府。 1922年3月2日孙文恢复北伐,继续他的护宪运动,由于广州发生兵变被迫撤回,孙文逃到中山舰上。

(2011/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