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答浦志强对郭国汀的批评
·警惕:中共对郭国汀律师的迫害并没有中止
·从郭国汀案看中国法制的崩毁
·值得大学生与爱国愤青一读的戏剧
·大中学生及爱国愤青的娱乐读物
·刘路与郭国汀之间的友情
·刘路(李建强)共特真相大暴露
·为什么说李建强(刘路)是共特?
·欢迎李建强公开辩污论战
·我与刘晓波先生的恩怨
·我与英雄警官之间的友谊
·律师为英雄辩护的最佳策略
·敬请张耀杰先生公开向郭国汀大律师赔礼道歉的公开函
·郭国汀训斥张耀杰
·怒斥张耀杰----南郭系当之无愧的大律师!
·痛斥張耀傑----予汝真诚道欠的最后通谍!
·郭国汀痛斥假冒伪劣人格低下的[学者]張耀傑
***周游列国 漂泊四海
·我的哥本哈根之旅
·梦幻湖畔之春晖
·加国白雪公主之宫
·雪中加国风情
·圣诞日维多利亚雪宫
·我的总统跑道
·我的超五星级总统跑道之二
·迷人的维多利亚风光
·维多利亚人间仙境
·海上明珠维多利亚精景
·世上最美的往往是大自然
·郭国汀在渥太华和世外桃源
·郭国汀律师在温哥华
·冬吟白雪诗
·山青水秀地灵人杰
·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文明与传统
·轻松愉快的国庆节游行
·我的巴黎之旅
·浪际天涯孤独客
·郭国汀律师在纽伦堡
·余之法朗克福之行
·吾之法朗克福之游
·感受纽伦堡
·观光德国古城堡
·纽伦古城堡风光依旧
·感受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美景
·观光布鲁塞尔
·风景如画的莱茵河畔
·郭国汀律师出席布鲁塞尔第二届全球支持亚洲民主化大会留影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法郎克福留莲忘返
***(58)郭国汀律师名案要案抗辩实录
***(一)郭国汀律师为清水君抗辩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律师郭国汀对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大纲
·清水君网上组党案刑事上诉状
·江苏高院强行书面审判清水君上诉案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辩护词纲要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清水君案江苏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共伪法官评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郭国汀律师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研究
·郭国汀归纳清水君思想论点主旨言论集
·郭国汀就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上诉案致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函
·郭国汀致狱中清水君函
·郭国汀律师第五次会见清水君
·狱中会见清水君手记
·郭国汀就清水君案上诉审江苏高级法院刑一庭王振林法官函
·作家黄金秋被无罪判重刑十二年辩护律师郭国汀谴责中共司法不公
·我为留学生英雄清水君抗辩
·清水君近况
·清水君其人其事辩护律师答记者问
·清水君:开庭日
·清水君:我的最后陈述
·清水君狱中诗草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狱中诗草-短诗赠郭兄雅正
·赠黑眼睛等诸友
·南郭/清水君自我辩护感人至深
·南郭/中国人决不能忘记清水君!
·南郭/清水君是当代中国英雄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二)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抗辩
***(1)中共极权暴政的最新反人类罪: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专栏
·郭国汀 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
·中共为何纵容活体盗卖法轮功信徒的人体器官Why the CCP Harvests the Living Falun Gong
·BLOODY HARVEST Organ of Falun Gong
·活体盗人体器官关健证人调查纪录
·惊天罪孽 铁证如山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西方媒体报导苏家屯是个时间问题
·西方媒体首次报导苏家屯事件!
·中共活割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主调查人DADID Matas 获Tarnopolsky 2007年人权奖(英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20、二次革命

   南郭点评:近年来不断有人断然指控孙中山发起“二次革命”起因于宋教仁被暗杀一案,吾以为此种指责显然有断章取义之嫌。因为袁世凯窃取革命成果成为临时总统后,随即不时有背叛共和断送革命成果的举动。早在1912年4月始,袁世凯即下令解解散国会,迫使主张法治的唐绍仪总理辞职,在宋被刺后,又发生袁世凯违背议会决议,强行贷款2500万英镑的违宪事件,正是袁一系列严重违宪事件,才导致二次革命。而随后袁世凯搞的称帝闹剧证实了革命党人的正确判断。问题在于当袁世凯凭借军力欲行专制复壁时,革命党人是否有可能依法律解决此种政治争议?后来的北洋政府事实上也一直凭武力说话,法律、议会成为军阀的门面而已,因此,孙文作为革命一生的革命家,认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须努力是可以理解的。

   1912年4月,袁世凯当上临时大总统两个月,下令解散国会,内阁总理唐绍仪被迫辞职,时任农林总长的宋教仁同时下岗。陆征祥组超然内阁(国务委员一律脱党)。陆氏不孚众望,称病辞职(1912年9月)。袁曾有意召宋教仁为总理,组成“混合内阁 ”(不分党派),但宋教仁一贯主张组建一党内阁,这样会对袁不利。所以袁世凯提拔前任内务总长赵秉钧暂代。因宋教仁组阁的决心和实力,赵秉钧视宋为政敌,欲除之而后快。

   1912年8月两个著名辛亥革命功臣张正武和方文在北京被捕并被即决处决,而黎元洪支持对他们的处置,使总统独裁权与国民党的领导权再度发生严重冲突。

   依临时宪法,应在六个月内选举议会,组建政府。1912年8月,临时政府颁布选举法和议会组建规则,包括两党制和立法体制。12月大选时,在宋教仁主持下同盟会合并了其他四个小党,组成国民党。宋教仁曾在日本学议会理论,强烈主张用政党政府和责任内阁,使国家按宪政制约总统,预防其滥用权力。 统一党,共和党,民主党与国民党竞争。选举结果国民党大获全胜,下院596席,国民党得269席;上院274席国民党获123席。 国民党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是宋教仁的工作,他的杰出组织能力和经常演讲,主张内阁和忠诚反对体制,制约总统权力使袁世凯不快。此时统一党,共和党,民主党三党合并成进步党,支持袁世凯政府。

   根据临时宪法,国民党即将组建责任内阁。国民党选战初胜,多数党员难免骄纵,有人甚至公开主张改选总统,让孙、黄复位,袁世凯闻讯色变。为了安抚宋教仁领导下的国民党,袁世凯对宋教仁采取了传统的收买手段加以笼络。袁声称让宋出任国务总理,并派人给宋教仁送去50万元的银行支票。宋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政治理想,到长江流域各省演说,阐述政见,声称要组建清一色的国民党责任内阁,痛陈袁氏政府的腐败。袁世凯见宋教仁顽固不化,一计不成,再想它辄。在听说了宋教仁发表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后,袁世凯气得咬牙切齿,连电召宋氏前去北京磋商国事。袁的本意或许就是试“重用之”,不成,再“除之”。

   试图收买宋未果后,袁世凯决心除掉宋教仁。由于担心总理职位被宋抢走,赵秉钧亦参与谋杀。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拟赴京就任国民代表职时,遇暗杀身亡。杀手坦白与总理赵秉钧有牵连。开审前杀手突然死于监狱,赵秉钧以生病为由拒绝出庭,后赵被调直隶总督,却于1914年2月17日在办公室内神秘地死于毒杀,因此宋教仁案不了了之。

   1913年4月7日,为增强其对抗国民党的力量,袁世凯与英法意德日五国银团协议贷款2500万英镑。但是违反临时宪法,袁世凯未要求议会批准。孙文与黄兴敦促议会否决非法贷款,议会以102票对69票通过决议否决贷款协议,但袁世凯不理采议会决议。总理段祺瑞派军队包围议会,宣布无需讨论。当议会中国民党议员弹劾政府时,袁世凯与革命党之间的分裂不可避免。此时,国民党决定采取强硬措施赶袁世凯下台。江西都督李烈钧,安徽都督柏文蔚,广东都督胡汉民均强烈反对贷款协议,并威胁使用武力达到目的。 正是因这一宪法事件,促使仍犹豫不决诉诸武力的国民党,选择挑战袁世凯;同时,保留协商的大门;因而,国民党持续施压。5月孙文呼吁外国列强不资助破坏议会的政府,但是袁世凯仍获得贷款并据此行动;袁于6月签署总统令以闪电般的方式解除国民党都督李烈钧,柏文蔚,胡汉民之职;而且袁的军队作好了进攻南方的准备。 7月初调军队进入全国各战略要地。

   1913年7月12日江西都督李烈钧部攻击袁军并宣布江西省独立,南北双方军队交火,其他国民党都督和将军纷起响应,7月13日黄兴在南京,7月17日柏文蔚在安徽,7月18日陈炯明(已取代胡汉民)在广东,7月20日许崇智和孙涛在福建,谭元凯在湖南纷纷起兵响应,不到一个月内,江苏,安徽,广东,福建,湖南和四川先后宣布独立,此即著名的讨袁二次革命。 此时孙文正因为大女儿之死而深感沮丧,但孙支持起义,黄兴再次采取了更积极的行动;军事并非孙文的强项,尽管有非官方的日本民间支持,革命从未有成功的机会,并于9月迅速崩溃。(据一份未经确证的日本来源的材料,孙文和黄兴同意日本政府的要约,提供他们2000万元和两个师的武器装备,代价是承诺割让满洲;该计划据称曾在东京政府表决)。

   此时蒋介石正在日本学德语,他原拟赴德国完成军事学业,由于中国政局恶化,孙中山敦促他放弃留德计划;当袁世凯军与国民党军战事暴发后,蒋介石回到上海;他的朋友陈其美于7月18日在上海组建反袁军并任领导人,蒋介石建议先攻占上海弹药库。7月22日,陈其美令革命军进攻弹药库,北方守军勇猛异常并击退了进攻;7月28日革命军再次进攻弹药库,在海军支持下北方守军再度进退革命军进攻,战斗持续到29日,由于人数远少于守军,革命军被赶至吴淞和宝山,后遭海军战舰炮击而惨败。其他各地反袁革命军遇到相似的命运;8月5日,陈炯明被击败后逃至香港;8月15日江西落入袁军手中;南京四面被袁军包围,黄兴于7月29日登轮逃至上海,9月1日南京陷落;9月12日重庆反袁军战败;在两个月内反袁军全线溃败,10万大军被完全击溃。

   袁世凯获胜不仅是由于他有更优势的军力和外国资金的资助,他亦获得更多公众支持。公众对纯共和事业的激情并不高,国家仍面临外部危险,因而公众更支持保守的国家统一。甚至有些资深的革命者亦反对二次革命。国民党温和派(分裂出的一个派别),继续留在北京议会。梁启超于1912年10月回到中国,是支持袁世凯的国民党竞争对手之一,甚至当袁世凯粗暴对待代议制政府时,梁警告并反对过早采纳共和制。

   袁世凯在几个月内平息了南方起义,袁世凯的将军们分别成为各省军阀。孙文主张与袁世凯作不妥协的斗争,黄兴则主张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争端。孙文指令黄兴在南京起义,但很快由于缺乏资金而放弃,加之,黎元洪在湖北意外地加入袁军,为北洋军进入南方开了关健的通道。此外,英国驻华大使约翰乔丹支持袁世凯,安排贷款,供应弹药,同时却禁止孙文,黄兴从香港获得任何武器弹药。更重要的是,人民厌战希望和平。他们要不惜代价的和平,也不明白为何已走上共和还需要二次革命。

   孙文二次革命后逃至日本,孙文将二次革命的失败,归因于内部原因远比袁军的强大,认为内部不团结是他失败的主因。故于1914年7月8日重组国民党成紧密结构的中华革命党。党员要向孙文宣誓忠诚,在书面誓词上按手印。孙文严格撑控中央省级组织及指定任命各级负责人的权力。即后来的民主集中制的萌芽。孙文命陈琪美暗杀了袁世凯在上海的都督。

(2011/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