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走向大自然
政论
· 政论 1 六四 中国人民的骄傲
· 政论 2 隔江犹唱后庭花-钓鱼岛咏叹调
· 政论 3 中国政治夜空的明星
· 政论 4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为了法律的尊严——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从道德的高峰到全面反叛──下来吧,道德(之一)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 ──下来吧,道德(之二)
·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反党篇 - 反党还是宰羊
·对“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质疑的答复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二) 民运的困境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下)法轮功篇 - 帆翅初张处 山高奈若何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 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过了河的猫怎么办?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 - 反右50年祭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对于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讨论的答复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格丘山: 对暴政不宽容就是崇尚暴力━━ 显然的逻辑错误
·奴隶制, 专制制, 民主制的比较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旧日情诗
·旧日情诗 - 前言
·旧日情诗 1 盼望
·旧日情诗 2 我孤独的小船
·旧日情诗 3 你望
·旧日情诗 4 这些只属於我们
·旧日情诗 5 我的小星
·旧日情诗 6 给 羚 南 -送别机场
·旧日诗 文7 我家的对联
·动物精神与民族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心的挣扎 p1 head
·心的挣扎Page2 晨露集
·心的挣扎Page3 自勉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2001年我重访当年劳改的农场时,朝鲜族的朴场长一直驾车陪着我。我问起当年四队的一些故人的现况,朴场长都尽他所知回答了。回答完了,朴场长的眼睛突然一亮,
   
   问我“你还记得王胖子吗?”,我的脑子中浮起了一个个子约在一米六零左右,浑身的肉健壮得像牛一样的二十五岁左右的皮肤黝黑的女人。我说记得,她怎么了?
   
   朴场长说,她跟一个来农场辩事的齐齐哈尔商人跑了,丢下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已经几年了。前今天有人在齐齐哈尔街头上看到过她,像在卖淫。朴场长的话令我感到凄凉,我丝毫不觉得王胖子落至这种处境是一种堕落,只是感到人生的飘渺和人的无奈。


   
   我一被送到农场就看到了王胖子,那时她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她是作为职工家族来参加农场工作的,口音像是东北人。中等个子,我记不得她的名字了,叫她王胖子也是她来农场后一二年的事,由于这个称呼使大家忘掉了她真正的名字。但是这个称呼并不准确,它容易使人联想那些大腹便便的胖男人,或者那些像水桶腰那样的胖女人。王胖子可不是这样的,她是圆滚滚的,上面的肉都像铁蛋一样结实,王胖子一点也不因为肉多而显得臃肿,正相反,少女的线条清清楚楚。那可不是减肥,节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搞出来的病态瘦弱线条,这是大自然的天然线条,就像老虎那样的力量线条。即便王胖子后来结婚后,那些肉暴得更开了,从铁蛋变成铁球,也丝毫不见松弛。另外她的五官谈不上漂亮,但也为端正,充满了年轻人的英气和乡下女人的野气。这里说的不是野蛮的野,王胖子笑眯眯的,对人很和气。我说的野是身上散发出一种野性,仿佛她不是人类生的,而是森林或者草原上产生的生命。
   
   王胖子到农场的第一个秋天,就震动了农场。这个农场基本是全机械化的农场,除秋收时大庆来支援队帮助场院工作外,其它工作基本靠自己的五六百个职工用机器完成。但是农场领导有两个工作不愿用机器:一是大豆地的除草;二是割豆子,因为豆子熟时,一碰就掉,浪费太大。人工割豆子是一个非常累的活,人必须弯腰到很低的位置,刀才能贴地皮将豆子割尽。所以每年的割豆子是农场的好手大献身手的时候。王胖子在这一年的割豆子竞争中,将往年的冠军摔到连屁股都看不到了。严格说,领先一半的距离,这简直是一个使人难以相信的奇迹。
   
   王胖子还有一件事给我印象很深,那就是在豆子地里与康队长摔跤。部队转业的康队长是一个一米八十高的非常强壮的男人,听说在军中是侦察排的排长。这是一个老实人,就是有一个问题,他不能理解其它工人的体力远远不如他,跟他干活常常将大家累得半死。大家在会上向他提过很多次意见,用处不大。那年铲地中途休息,大家刚坐下来休息不久,康队长就站起来了。大家觉得不好,一定要有个什么事情将他拖住才好。有个调皮鬼叫起来了,康队长有个人不服你。康队长是个直性子,马上跟着话走,眼睛一瞪,谁? 那个人笑起来了,王胖子,你要是能将她板倒,大家就服你了。康队长鼻子里哼了一下,啐,看都不看,就继续往地里走。那个人叫起来了,王胖子上,将康队长撩地下。王胖子高兴极了,一下子冲上去,挡在康队长前面,像摔跤运动员那样弯着腰,嘴里叫着,嘿,嘿。以康队长的傲气,怎么能够跟一个女人摔跤,就绕王胖子走过去。谁知王胖子不放,康队长往东,王胖子跳到东,康队长往西,王胖子跳到西,嘴里仍叫着,嘿,嘿,那个情景将大家腰都笑弯了。
   
   最后谁也没有看清楚,到底是康队长忍无可忍,冲上去,还是王胖子不管康队长愿不愿意摔跤,冲上去了,反正等大家发现时俩个人已经成了一团了。王胖子光有傻力气,没有摔跤技巧,是不可能将康队长摔地下的,所以这场摔跤比赛实际上是康队长摔王胖子。康队长为了很快结束这场好男不跟女斗的比赛,恨不得立即将王胖子摔在地下。可是欲速不达,每次抓住王胖子,用了很多摔跤的手法,无奈王胖子像个铁塔一样,栽在地上,摇她不动。等到稍一疏忽,王胖子又从手里滑走了,弯着腰,又在他面前又蹦又跳的,嘴里叫着,嘿,嘿。这整个过程很像西班牙的斗牛,王胖子像个斗牛士,康队长像个被逗得火冒三丈的牛。大家都围着他们,又跳又喊,康队长加油,王胖子加油,场景热闹极了。十几个回合下来,康队长已经满头大汗,进无用,退无脸,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办? 而王胖子脸不红,气不喘,在那里叫着,嘿,嘿,什么事都没有。后来是哪个机灵鬼,上去帮康队长收场,说比赛是平手,但是康队长进攻多,所以康队长赢了。
   
   王胖子后来跟李瑞祥结婚了。李瑞祥当过民警,个子有一点八米,在男人中应是强壮的。但是李瑞祥绝对与王胖子不能匹配,在年底的忆苦思甜大会上,身为革委会付主任的李瑞祥痛哭流涕,伤心欲绝的控诉旧社会;小时候生活太苦了,营养不够,以至现在体质不好,王胖子天天晚上要做爱,自己实在吃不消了,说着眼泪洒洒的往下滴。平时最爱用这个题目开玩笑的工人听了李瑞祥的哭诉一片肃然,心里都同情李瑞祥,没有人感到好笑。只是会后以讲话刻薄著称的李云飞说了一句话,王胖子只能用牛操。
   
   过了一段时候,王胖子出事了。与一个叫黄茂春的工人。
   
   黄茂春是农场食堂的厨师,三十岁左右,个子很高,一身筋肉,没有一点肥膘,非常强壮。黄茂春对我很好,我看场院的时候,半夜去吃夜班饭,最高兴的就是看到黄茂春值班。黄茂春从来不叫我名字,不管当着多少人的面,总是亲热地叫我一家子。对于一个流落天涯的反动学生,听到这种充满家庭温暖的话,真是非常高兴。有一次,就我一个人去吃夜班饭,他说要炒些肉给我吃。当时没有冰箱,除了农场杀猪,要吃肉非常不容易。食堂仅有的肉是吊在水井中的。我站在伙房里,看着黄茂春从水井中拿出肉,从洗,到切,到下锅炒……, 心中的感动,溢于言表。黄茂春从来没有说过为什么对我这样好。在我蒙难的那段日子,受到不少无故的欺凌和白眼,但是也不乏有一些人反而对我表示同情。他们往往不用语言,而用对我的态度和帮助来显示。这些人多来自没有很多文化的底层,而且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
   
   王胖子与黄茂春发生关系的事情,从发现人黄福明的叙述来看显然是王胖子主动的。大家知道这件事后,没有人像那时风行的将王胖子的事情挂到资产阶级的生活作风上去。也没有人用传统的中国道德,将王胖子描述成一个道德败坏的形象。甚至王胖子的丈夫李瑞祥也没有伤心欲绝的样子,大家都在想王胖子该怎么办呢?
   
   王胖子的事情可以发生在任何时代,任何政治制度。王胖子的错误可能不是人的错误,而是上帝的错误。他将太多的活力注到一个女人身体内,弄到这个女人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中国历史上传说的几百年前的女英雄穆桂英、樊梨花,旧书中总将她们描述成亭亭玉立的美人,那很可能是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的一厢情愿,其实她们很可能就是王胖子这样充满野性和力量的人。而王胖子有这样的素质,却没有得到成为这样女英雄的机遇。现在听到朴场长告诉我,她漂流在齐齐哈尔的街头,我心中凄然。
   
   我正在回忆和思索王胖子事情的时候,汽车开过当年王胖子与康队长摔跤的豆子地,我说朴场长能不能让我下去一下,等我几分钟。
   
   我独自走到地里,满地的黄豆仍像当年一样翠绿, 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谁知道,谁会想起,谁又会CARE,三十年前这里曾有一大帮人围在这里,又嚷又跳,叫着康队长加油,王胖子加油。恍惚中, 我仿佛又看到了王胖子弯着腰, 在康队长前跳着, 叫着嘿,嘿……。这些事情只在我的脑子中存在了,如果我死了,它与没有发生过又有什么区别呢?就像有人扔了一块石头到水里去,溅起很多浪花,然后这些浪花慢慢平息下去,等到最后的浪花,我的回忆,也沉息和消失的时候,到底有没有人扔过这块石头,也变成没有意义了。
(2011/10/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