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普世价值观当然是天然存在于每个人内心的。
   什么是普世价值观呢?最核心的所指就是:自由、平等、公正。这应该是适用于人类每个个体的,丛林社会的动物不一定懂,虫虫或病毒也不一定懂,而只要是人就天然存在于内心的,所以说是普适的。
   哈哈,这都是西方资产阶级虚伪的那一套,有人如是说。那么,请问,东方无产阶级不虚伪的另一套就是不自由、不平等、不公正吗?有谁喜欢不自由、不平等、不公正的,自己站出来亮一个相好不好?没有,没有那就是内心承认普世价值观了。
   为什么普世价值就是这一些?因为人当然是生来自由的、平等的;(有谁认为生来就不需要自由平等,甘心为奴的吗?请举手。没有。)为了保证每一个人最大的自由和平等,必须公正;为了保证自由、平等以及公正,这就需要民主的手段以及监督程序。这个不是谁的创造发明,是人类社会进化至今的必然。公平和正义比太阳更光辉就是这个意思。
   这是不证自明的常识或者公理,幼儿园小孩子都知道,譬如大家都有可以做游戏,大家都可以玩玩具,发饼干要每个小朋友一块,大孩子不能欺负小孩子,不能抢小孩子的饼干等等等等,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小朋友就会说:怎么这么不讲理!什么?你从小就不要做游戏不要玩玩具不要吃饼干愿意被大孩子当马骑?那你比较有病。在这件事上争论不休要不是居心叵测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以吵嘴为嗜好或者有争论的怪癖。


   既然普世价值观天然存在于内心,为什么看起来比较陌生呢?那就要说到几千年的酱缸文化了,说到文化,事情就陡然复杂了。居心叵测的专家或者有争论癖的学者是一定要来争一争的,不理你,不跟你说文化。谁陪你在酱缸里玩?
   不说文化说什么呢?说一说武化或者奴化。你没有听说过也完全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普世价值,对于什么狗屁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嗤之以鼻,你确信一定又是一个什么势力遏制你崛起的阴谋。不料有人就是要打小管着你,没来由就不把你当人,规定你的身份就是农村人口或者屁民,你上学就要出助学费,你办事就要交费,你出门打工必须要暂住证;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必须供养十八分之一个吃财政饭的,而且不让你知道这吃财政饭的是干什么的以及干了什么的;如果你问了呢?一高兴或者一不高兴忽然把你捆起来并且把你的嘴封住并且扁一顿;吃财政饭的拿了你的钱,他们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大把大把塞到口袋里,他们把儿子女儿都送到好地方譬如美国去了;他们拿了你的钱开车吃喝游玩,举办这个会举办那个会或者白送给外国人市恩摆谱耍派;他们抽了天价烟喝了天价酒戴了天价表很开心,他们把你的女儿或者姐妹往男厕所里拉,或者往沙发上按;后来他们忽然把你家房子拆了,把你的地抢来卖了,你往身上浇汽油或者准备跳楼,他们看都不看。他们把你的地拿去盖了房子卖给你,你一家大小一百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他们说要发展经济,于是,连一口干净水和干净的空气也没有了,每天你吃下去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是有毒的就是塑料的。你的肺里全是尘埃,你的肾里有几大块石头,你的身体里有很多铅、铜或者铬,谁来理你?你要找个地方讨个说法,终于想到了上访或者告状,然后就被抓到黑监狱里去了。哭爹喊娘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忽然发问:这个世道还有没有天理?
   你说的这个天理,就是普世价值。
   曾经有一个刘卫黄同志,具有很多东方的无产阶级世界观,完全不相信什么西方普世价值观的,几十年整起人来不眨眼。后来轮到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他居然想到拿本宪法出来要求公正了。
   由此证明,普世价值观也是天然存在于他的内心的,不过有时候记不起来了。
(2011/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