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小悦悦震动世界,愿她在天堂快乐。
   从彭宇案到药家鑫案再到小悦悦,这是为什么?
   呼唤爱心显得自己很萌,站到道德制高点上谴责当然也永远不错,但是,这是道德问题或者只是道德问题吗?
   听听小悦悦案肇事司机如何说:压死一个人最多赔几万元,但是压得半死不活,那就是一个不知道多少的数字。
   这话很冷酷甚至邪恶,但是不能说没有他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道理有时就是残酷的。


   假设一下,如果徐老太有法定的免费医疗,又何必诬陷彭宇(姑且先这么说,因为这件事并没有水落石出,只是那位法官的判词太过荒谬)?如果药家鑫明知撞的张妙当然有医疗保险,药家鑫有没有什么理由一定还要出手挥刀?如果确信小悦悦一定有免费医疗,肇事司机能预判自己将承担什么,那么后轮会不会继续碾压,有没有可能停止作恶下车救人?如果那十八个路人无须担心自己可能卷入不可知的一场灾难,那么,是不是依然会掉头而去?
   然而,这个假设也许极其荒谬,全民医保?不可能。如今的医疗费用是多么他妈的高昂荒唐可怕!全民医保据说要1600亿或者3000亿或者6000亿(美国是9400亿美元),政府当然不肯拿钱出来或者拿不出钱来,国家财政的钱是一定要用来举办奥运世博亚运大运青运的,财政收入是一定要用在吃喝、公车、旅游以及维持这一万多亿支出不准百姓说三道四的稳定上的。
   那么,慈善机构譬如红十字会有没有钱呢?也没有,那里有郭美美。
   医保缺失,政府缺位,慈善不知道在干什么,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卫生部偏偏开天辟地作热心状出来搅合,出台老年人跌倒技术干预指南,这简直是恶搞。难道青年人或者中年人跌得不省人事无法爬起了就可以随便出手搀扶?卫生部为什么不分别继续出台小孩、青年、中年跌倒技术指南呢?因为他们是来作秀凑热闹的。
   不久前上海东方电视台曾经就扶不扶跌倒老人有场专题讨论,专家照例在道德或者文化问题上兜他妈的圈子,并且趁机秀自己浑身的道德高尚。只有几个老外戆大嘉宾听说中国没有全民医保,竟然莫名惊诧。这怎么可能呢?于是洋嘉宾不可思议、无话可说。他们还能说什么呢?难道对中国内政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车祸无法杜绝,碰撞无法避免,老中青幼跌倒也总会发生,如果一条条人命仅仅是激起两个星期的死水微澜,最终总是停留在呼天抢地的道德谴责和呼唤良知上,而政府却在旁边高瞻远瞩地号召要以德治国。那么,悲剧绝不会就此停止。
   谁再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喋喋不休,谁就是助纣为虐。
   不管是撞人还是被撞,也许下一个就是你。
(2011/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