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阅读》數則 /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阅读》數則 /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阅读》
   
   如今少有人阅读了。
   


   穿得舒舒服服地坐在圈身椅上看书的男人简直就是一幅画,台灯下一手撑着下颌翻书的姿态很有气定神闲的知性美。据说,当年红脸的关云长秉烛夜读春秋,那个pose摆出来性感得一塌糊涂,惹得刘皇叔的太太们欲火焚身,这个暧昧事情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
   最喜欢看老外们在候车室、候机室里认真阅读的样子了。安安静静,人手一册,也有的是电子书,拿一支笔点来点去。上车、登机的时候就收在随身行李里,到了车上、机上再拿出来继续读下去,自顾不暇、旁若无人。
   
   阅读是一种习惯,倒不一定就是在学习什么,也不一定是遵循开卷有益的古训,更不一定就是在沿着人类进步的阶梯攀缘。这种习惯也许是一种教养,就和不随地吐痰一样,从小培养,慢慢就成了习惯,养出了书卷气或者书呆子气。
   
   不阅读做什么呢?国人喜好说话,心无二用,所以现在阅读的男人少了,喜欢说话的男人多了。急急忙忙说股票、说麻将、说偷菜,或者就吹牛皮、发牢骚,骂贪官。大家都想在交谈中证明什么,证明什么呢?起码证明自己还活着,而且活得很聪明。
   
   不阅读的人认为看书是书呆子做的事情,书呆子一定是失败人生。如果一定要阅读,最好阅读厚黑学、膳食养生、彩票炒股或者理财,其它一概是没用的。
   
   也有人说,如今载体不同了,纸媒淘汰了。现在是第三次浪潮网络时代,一切都在互联网上阅读。拜托,在网上有多少人在阅读?不是聊天、接龙、连连看、就是偷菜。南京儿童医院那位倒霉医生,值班的时候上网下围棋,结果患者死掉了,追究责任的时候,撒谎说是半夜在阅读医学论文。看起来,心里也是知道看论文比较说得过去,比较像个医生。
   
   所以,一般人家书橱是一定要的,书橱里也有不少书的,没有书橱不文化。有的还是精装本,书橱后面藏着保险箱。诗书传家终究不如金银传家。
   
   而真正喜欢阅读的人则觉得是在和别人进行思想的交流,在时间的长河中旅行观赏,在人类创造的精神文明中徜徉,体验着不同的人生。只有人,才有这种享受文字符号传递信息的能力。在思想的维度上徜徉是对自己智力的一种检验。
   
   世界如此丰富,一个人的经历是那么那么的短暂渺小,幸亏有了书本。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阅读更愉悦的事情呢?起码现在没有。
   
   《还是阅读》
   
   少年时阅读如饥似渴,急于想了解这个世界。
   
   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好奇、无奈和恐惧,又恰好已经有能力把文字反映成感觉,书本似乎是唯一窥视人类思想和人间万花筒的视窗。
   
   那时候,拉屎、吃饭、睡觉是一定歪着头看书的,走在路上也是能看书的,会不会撞到电线杆和消防栓呢?从来没有。走几步抬头看一下,眼梢看着左右,上学或者放学路上没有一本书捧着是不习惯的。同学们呢,也有几个如此,彼此见怪不怪,最多认为是书呆子。车祸什么的完全不可能,那时候没有什么酒后驾车。
   
   如果看到同学有一本书是自己没看过的,那心痒难熬,一定要先睹为快。于是跟屁虫似地跟牢伊,商量,交换,央求,让出来先看一天好不好?只需要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肯定读完,好不好?好不好?有时候就要跟到同学家,忍饥挨饿地屁颠屁颠多走好几里。拿到了书,比什么都高兴。为了践诺,于是一目十行,捧着一直到半夜、临晨。有了一本好看的书在手里,那感觉比什么都好。
   
   一天能读多少字呢?大概24小时除去上课(上课也要从书桌里拿出来偷偷看),极限可以读完30万字,一本厚厚的长篇小说,譬如《青春之歌》、《七侠五义》、《血字的研究》或者《海底两万里》。
   
   囫囵吞枣?也许吧。人生也许就是囫囵吞枣,什么也来不及回过头来细细咀嚼,重新来过的。就这么慢慢形成了习惯,阅读伴随着一年又一年。马齿徒增,这个少时的习惯却越来越顽固。当然,书也是越看越杂,什么都要去浏览一下。
   
   如果不看书呢?有人就非常讨厌阅读,除非学而优则仕。读书当然是为了做官,不然读书干什么?有人不读书还做了皇帝。不读书,当然也就这么一天天过来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好。只是阅读的人生优雅一点,当然,不优雅也是一辈子。
   
   《再说阅读》
   
   一件事情:2009年4月13日,欧巴马给参加白宫复活节活动的儿童念童话故事《野兽出没的地方》。
   
   这个美国总统欧巴马,一点也不日理万机,居然给孩子们念书。而且念的什么书?毫无教育意义,没有精神文明以及爱国主义,念的是《野兽出没的地方》!可怕的野兽国,里面全是青面獠牙的怪兽,小孩子几乎要吓死。
   
   这件事要是换到中国,那是不得了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后五四圈子又重新兜过来复辟了,中国的孩子如今阅读论语,三字经、千字文、唐诗宋词,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床前明月光,日照香炉生紫烟,读得一脸的历史尘埃,或者一脸未老先衰的死相。或者呢,就是教辅,教辅以外就是《少年儿童大百科全书》、《不可不知的2000个国学常识》、《孔子伴我度童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受益一生的生存智慧》或者《抗震救灾英雄少年》。
   
   如果一个孩子能背诵《百家姓》,甚至倒背如流,下盲棋一般指哪打哪,那么春节晚会就有可能去露一小手。主持人耍宝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先排练过,以保证万无一失。估计一定排练N遍,春晚这种政治晚会万万不可粗心大意,什么都要防患于未然的吧。
   
   慢慢长大,就得了中华文化的真传。得了真传怎么样呢?中华文化,傲踞天下,就是如今这种自绝于世界、永远没有翻身可能的烂样,大家都看到了,不要多说了。难怪鲁迅先生主张最好不读中国书,也难怪如今有人要把鲁迅拉下神坛,虽然就是他们把他抬上去的。
   
   后来呢,回过头去读图了,日本的连环画,日本的卡通,画得真好。不管是想象力还是创作的认真,国产的连环画和卡通大概很难攀上这个档次,因为只有喜羊羊。
   
   而且,有歌云:嫁人要嫁灰太狼。读书读到这个地步,不读也罢。
   
   《还是说说阅读》
   
   仔细想来,确实有人几乎从来不看书。为什么说是几乎?因为教科书肯定是看的,不然就是文盲,文盲是违法的。
   
   除了教科书,可能还有不断翻新、创新的政治学习理论教材,专业书籍。前者一般人民群众就是看看封面、稍微翻翻而已,靠它吃饭的专家教授就要画蛇添足、寻章摘句,把几句屁话泡制成汤的汤的汤的汤。后者呢,当然也是为了吃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不为了财色或者财色双收而看书的人其实不多。
   
   也有的人喜欢阅读报纸,在此劝告诸君,倘若一个人阅读了几年《环球时报》或者《参考消息》,那要和他交流就十分困难了,因为其开口必然是主流媒体社论一般的。
   
   这个人就活活的没有了,成了一个空壳。所以,和一个空壳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除非你是话唠,逮着一个影子也能唧唧歪歪说半天。如果这样,不如朝着镜子说去,起码还算是自言自语。
   不过呢,话又要说回来了,可能空壳也没有什么不好,子非鱼是不是?不阅读说不定也是大有乐趣,阅读反而很无趣。或者反过来也可以说,看书?书有什么好看的?
   
   譬如那个《朗读者》里的女纳粹,她倒是喜欢看书,后来怎样了?还不是那样,说不定不看书还不至于如此呢。
   
   这就诚如李玉和所言: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了。
   
   好了,现在你来说阅读的无意义的意义吧。不说?那就算了。
   
   《不想说阅读了》
   
   读书的事情只是一种习惯,没有多少价值判断的,当然更不能强求。所以适可而止,不想多说了。
   
   有一本书叫做《白菜与皇帝》,是米国作家欧亨利唯一的中篇。谁是欧亨利?就是那个欧亨利,写短篇的,譬如《麦琪的礼物》、《最后一片树叶》、《警察与赞美诗》。没听说过也不要紧,这都是很老的经典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多大的事?
   
   听说过什么是欧亨利式的结尾吗?就是小说到结尾的时候,突然来个出乎意料之外的大转弯,原来的一条线索忽然成了另一个故事,戛然而止。这种讲故事的本事,除了古龙先生得窥门径,一般国人没有这种想象力,国人不会编故事,或者也是不屑为之。
   
   和冯导用小品凑合成的的电影差不多,《白菜与皇帝》全是段子,而且几乎全是骗子们的机灵聪明、奇闻轶事,看是很好看的,引人入胜。有幽默感的人看得嘴都合不拢。
   
   其中有一个桥段倒是常常被人提到,虽然一般不知道是欧亨利的原创。
   
   这个桥段大概是这样的,一个米国冒险家来到一座岛屿,这个岛屿远离市场经济,男女老少从来没有人穿鞋,既然从来没有鞋子,那么出售鞋子就一定有利可图。于是这位冒险家骗子就发出了电报召唤同伙,就是如今脍炙人口的“人傻、钱多、速来”。
   
   而这位同伙认为:既然从来没有穿鞋子的习惯,那么就一定没有市场。
   
   于是,这一对矛盾就成了很多1979年以后中国经济学家、专家教授、点子大师、聪明人津津乐道、翻来覆去咀嚼的案例。虽然他们或者谁也不知道这个原问题是哪里来的,因为从来没有人提到这篇《白菜与皇帝》以及欧亨利。
   
   提问:有谁知道或者记得小说中最终是怎么解决的吗?
   
   《再说一点点关于阅读》
   
   很奇怪,有人看书从来不笑。也很奇怪,有人看书居然会笑。两者都有道理。
   
   看书能看得哈哈大笑的,除了比较投入,可能必须具备一个特质,那就是文字还原、领悟的速度要比较快,而且要有一点幽默感。
   
   譬如看鲁迅先生的杂文,或者看金庸笔下的桃谷六仙,甚至看更的的的小品,乐得忍俊不禁莞尔、喷饭以及叽叽咕咕傻笑的,那就是幽默感了。
   
   有幽默感或者没有幽默感有什么大不了吗?这个不知道。笑或者不笑有什么价值观的大不同吗?这个也不知道。幽默就幽默了,笑就笑了,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拜托。
   
   什么是幽默感?这就是另一个大课题了。下次再说,不知道能不能说得好。
(2011/10/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