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藏人主张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时事访谈】安乐业: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2011年10月25日 星期二 节目长度:13分19秒 下载mp3(16k) | (128k)
   
   


   各位听众,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总部设在伦敦的“自由西藏”报道,自今年三月以来,已有九名年轻藏族僧侣和前僧侣在藏区自焚。最新的一名是不到20岁尼姑丹增旺姆,于10月17日自焚身亡。报道还说,尼姑丹增旺姆在自焚过程中高呼西藏自由等口号。但据大陆媒体报道,中共当局称这些自焚事件都是境外敌对势力策划指挥的行动。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澳洲的著名西藏问题专家、高级研究员安乐业先生。下面就请听对安乐业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中国西南地区今年连续发生藏族僧侣自焚事件,而且愈演愈烈。请问您是怎么看的?
   
   安乐业:我也正在密切地关注这个问题,初步发现了一些讨论的方向。
   
   第一,这就突显出来了中共对藏政策的失败。这个失败导致了藏人不得不采取殉道来抗议当局。部分学者把这种行为称之为“绝望”,但是,我认为这里边既有整体民族取得自由而抗议,也有捍卫宗教信仰而挣扎,使一种个人牺牲来想取得民族自由的举措,简单地概括为“绝望行为”有些不妥。
   
   第二,这又是著名藏学家扎加先生称之为“土鼠年和平革命”的“全藏二零八年和平抗议”的延续。大家可能记得去年“土鼠年和平革命”三周年之际,藏内第一起殉道事件发生于阿坝地区。据媒体报道,在阿坝格尔登寺附近僧人扎白自焚抗议时,遭到了军警枪击。对此留给藏人的创伤无法估测。后来这位僧人也去世了。
   
   第三,毋庸置疑,藏人已经把“非暴力”和“不合作”统一起来的精神付诸了行动。短期而言,可能不会取得“茉莉花革命”式的结果,但是,完全可以称之为“金色革命”的起步,这又是推动现实中国民主化的另一种抗议形式。中国人应当看到这一点,因为,人人都有义务去改变践踏敬畏生命的体制。
   
   记者:自焚是不是违反自己的宗教信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说明什么?这和一般的自杀性质有什么不同?
   
   安乐业:虽然我不是宗教研究者,但是,从耳闻目睹的情况来讲,佛教反对“杀生”,同时,可以说佛教不抵制“殉道”,因为,佛家引以为鉴的崇高行为是当年“佛祖舍身伺虎”,也就是说为挽救饥饿的老虎而心怀大悲去牺牲了自己。同时,《妙法莲花经》里边有佛祖亲自赞美自焚或燃身供佛的记载,大家可以在网上查阅,尤其是英译版叫“Lotus Sutra”。
   
   佛教史上,除了“佛祖舍身伺虎”之外,目前我所找到的第一起殉道事件发生于1963年6月11日在越南。释广德法师抗议当时的南越政府实行的迫害佛教徒政策而自焚,并导致了“南越政府”失去群众基础而被北越政府取代。第二起殉道事件发生于1966年在中国西安。在文化大革命铺天盖地的面前,良卿法师为了保护西安的一座佛教建筑而自焚抗议。当时,至少吓跑了殴打法师的那群“红卫兵”。
   
   接下来就西藏的一系列殉道事件了,不过西藏的殉道事件具有双重性,就是说包括“自由”和“信仰”,因此,殉道行为已经捍卫信仰延伸为争取自由的高度,代价太沉重,但是,藏人仍然在抗议。
   
   总之,殉道事件体现出来了一种特殊环境中做出的特殊反应,目的在于为了捍卫人类的尊严和争取平等的目的而自我牺牲来呼唤“良知”和“正义”的回归。深层而言,商家主导世界的今天,这又一次“人权”和“利益”的对峙,对人的理性提出了新的挑战。
   
   相对而言,“自杀”可能要分‘一般自杀’和‘特殊自杀’,其动机决定着自杀的性质。
   
   至今除了人们普遍“殉道”视为高尚的行为之外,从十九世纪开始,在西方“爱情”得到了应有的社会地位,因此,就出现了“殉情”两个字,所以,大家经常会想弄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他或她会自杀?答案当作衡量“自杀”的不同。
   
   如果自杀动机处于个人的原因,比如,失业,家庭暴力,怕受到惩罚,自我解脱等等属于一般自杀。当然,自杀的数量多了,就会提出“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自杀?” 答案应当是社会层面的原因导致的结果。
   
   记者:另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曾经表示,最近发生的几起藏族僧人自焚事件,是在海外的达赖喇嘛支持者,为推翻中共在西藏的统治而煽动导致的行为。请问您认为中共为什么要这样讲?
   
   安乐业:中共政府的这个说法,可能有两层意思。
   
   一,这个假设可能建立在中共自身的经验。大家熟悉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八个字是公开鼓励牺牲的历史记载,因此,中共面对一连串的藏人殉道事件,就采取了转移大众视线的措施,其实,中共政府反了致命的战术错误。其原因在于佛教主张“不杀生”,尤其是“杀人”属于僧人的大戒,因此,鼓励自焚等于破戒。从这个层面看,宗教人士鼓励自焚的可能性不大,前面也说过“殉道”的前提是自愿,而且一定要属于 “利他”的行为,佛祖也不例外。
   
   二,中共可能想通过国际舆论界迫使达赖喇嘛出面制止藏人殉道。如果成功了,就达到了“一箭双雕”的目的,不仅制止了藏人的殉道抗议,也就间接证明了所谓“达赖喇嘛支持者鼓励自焚”的说法。
   
   记者:您认为中共这样说的根据是什么?
   
   安乐业:这有前车之鉴的,比如,2008年中共为了顺利举办奥运会,借用邀达赖喇嘛特使访问北京,请他们去观看“鸟巢”,并打消了当时各国政府领导为西藏问题而抵制奥运会的决心,又没有公开肯定达赖喇嘛不反对奥运会的事实。当时中共政府成功地淡化了不择手段镇压全体藏人抗议的后果。
   
   从此境内外藏人中留下了达兰萨拉到底为解决西藏问题,还是正在帮助中共的疑问。我觉得他们的根据就是这个。
   
   记者:在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上,中共聚焦讨论了文化体制改革议题,声称要“以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更好保障…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您是怎么看中共的这一高调的?
   
   安乐业:虽然口号喊得非常响亮,恐怕权宜之计的嫌疑大于实际操作。据我所知,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没有召开之前,也就是9月26日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已经决定,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根本任务的改革议题,因此,除了加强一元化之外,看不到建立多元文化体制的前景。
   
   这又背弃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中共仍然把马克思主义确立为绝对真理的地位。“百家争鸣”为中心的思想多元化,只能停留在春秋战国时代的历史记载中。如果人们自动去不争取的话,精神自由和思想多元化仍有距离。
   
   记者:另外有海外报道说,中共用武力永远无法解决西藏的问题,您是怎么认为的?
   
   安乐业:从“十七条协议”的破裂为标志的西藏问题看,近上下62年在武力镇压和反武力镇压中一直延续到今天,还有一种无法阻挡的架势,由此得出的结论,应当为“中共用武力永远无法解决西藏的问题”。
   
   我在上一次的采访中也谈到过,藏人向来看不起胆小怕死的人。这可能牵涉到藏人普遍“崇尚英雄”的古老习俗,又经过千年的佛法传承基本上“崇尚英雄”被“崇尚喇嘛”取代,但是,近六十年中共对藏人的统治淡化了“崇尚喇嘛”,尤其是“班禅灵童争夺战”开始,强烈地动摇了藏人的信念,而且,历经镇压和反镇压的严酷现实,自然就藏人心目中激活了潜在的“崇尚英雄”精神。简而言之,学术界把这个精神称之为“吐蕃赞普精神文化”,其特点现今体现在“非暴力”和“不合作”统一为行为准则的一种抗议形式。
   
   记者:您认为西藏的根本问题是什么?
   
   安乐业:我认为现实因素在迫使藏人起来反抗,原因在于近六十年,中共不仅破坏了藏汉原来的平衡状态,而且,政治上藏人被边缘化以及严格控制自由,再加上实施“西部开发”和修通“青藏铁路”等加剧了藏人和移民之间的生存竞争,因为自然条件,现实等多种原因,藏区人均受到的文化教育等综合素质明显低于中国沿海地区,个人和群体竞争能力相对较弱,而通过铁路大量涌入的外地人比较容易地超过本地人,使本地人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劣,贫富两极化更加严重,并且在贫穷的一面更多的将是藏人。同时,借发展经济的口号,无节制地开发西藏丰富的资源,最终获利者并不是藏人,最多在资源开采与挖掘过程中提供劳动力获取廉价的报酬,而在加工以后获得的更大利益者为中共政府。
   
   尤其是从2008年开始,藏人普遍感到欺人太甚,连放牧和种田的老人都说,这个民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期。同时,现在不仅在权益,信仰,连藏语都受到了限制,因此,藏人可能在痛苦当中觉醒过来了。
   
   藏人觉醒过来的结果体现在现今藏人抗议中共政府的口号上。大致可以概括为三句话,“西藏自由”,“允许达赖喇嘛回家”和“西藏复国”,前两个口号出现的频率较高,又很多藏人分不清“西藏自由”和“西藏复国”的区别。尽管如此,抗议和口号的出现中现实因素大于历史的原因,因为,毛泽东也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各位听众, 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文字稿根据录音整理,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1/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