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小林送我一箱酒]
东方安澜
·呕心沥血写平凡—胡说《平凡世界》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林送我一箱酒

                  小林送我一箱酒

      文/东方安澜

   敲下这个题目,我心里有点内怯,到底是此“林”还是彼“凌”,我没搞清楚,吃不准,心想千万别把壮志凌云被我偷换成了两根木头,阿迷陀佛。

   小林是老陆的粉丝,跟老陆又是驴友,他们走得近。虽然大呼隆一起喝酒的时候,袁鼎他们敲边鼓说小林喜欢我的《娘妗婆婆》,我在小小虚荣一把之余,也一笑而过。小林不写文章,起初我片面认为不是同道,话语不多,跟小林聊得少。尽管他对我的《娘妗婆婆》追捧有加,我也不以为意。

   交往多了,在大家的七嘴八舌里,我知道小林喜欢看月亮看星星看大海,甚至步行去丈母娘家;做驴友,喜欢沿古运河徒步或者徒步走浙江的古道,我就很佩服他。这点上,和我有点相像。喜欢随性所欲。因为都是性情中人的缘故,无形中对小林又增添了喜欢与欣赏。我接触到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匆匆忙忙,仿佛世界上有很多的银子需要他们去挣,仿佛因为他们的匆忙,地球也在加速运转。

   民族的特性有两个面,一是对美的追求和向往,一是对信仰的追求和坚守。小林的行为,在很多人看来属于另类,但之于我来说,使我刮目相看。暗地里为他的行为翘了很多次大拇指。社会是个同化器,能在芸芸众生中不随波逐流保持独立个性的,实在太少,小林能最大限度地拥有自己的本色生活,伸展自己的性情,也是社会宽容和多元的显例。

   人对人的了解和认识是慢慢积累的。喜欢慢,随性所至,过性情生活,象我是没办法。看了几本书,胸无大志,伪装文人,志趣取向如此,越穷越酸越酸越穷,如此恶性循环,社会生活中选择的余地不大。小林不然,是扒分好手。虽然暂时还没上福布斯或胡润,但上帝在人群里砸几个金币下来,最先抢到的人当中,他算一个。在这个金钱社会,他应该更游刃有余,社火生活选择的余地海得去了,上帝在给他金币的同时,又造就了他性情中人的个性。性情中人的个性投影在他的心灵上,遏制了金钱带来的狂傲和霸道,在他身上,达成了冲淡的温和。似乎天眼相通,相通后产生的意志力量,使他潜在和外延的生命力达到了某种均衡。

   写文章好比做菜,小林是美食家。我对自己写得文章信心不足,直至这次,《娘妗婆婆》入选《检查文学》十年精品,和温家宝先生的《重回兴义忆耀邦》同在一个集子里,自己的自信才又积了一层,同时回头比照小林的欣赏眼力,对他好感也更上一层楼。

   前天中午,和小林同席,我正在为诸位大佬倒茶,小林在边上支吾了一下,我一下子没听清楚,以为象平常一样,打个普通的招呼。等我落座,小林才细声细气地告诉我,说给我带了一箱酒,送给我的。小林的语调,有丝丝崇拜的弦音,令我大受感动。一时倒是语塞,表达不出什么来。

   一箱酒,去买,拎出来,再递到我手上,比送一个红包,过程复杂多了。麻烦的是过程,感动地也在于操作整个过程中的热忱。就像我为立人图书馆寄书一样,选书、去邮局包扎,填单,自掏邮资寄出去,我心中有一份为社会尽力而为的热忱。热忱是动力。小林送我一箱酒,是对文学有一份炽热的热忱,这是对一个文学作者的烛照,是对整个文学事业的褒赞和热情。

   文学的环境是异常恶劣的,古今中外,优秀的文学作品大多属于地下文学,尊敬的陆文先生在《荒野里的篝火》一文中这样说,“人尽管不能同时踏进一条河流,身处大陆的文人却能遭受黑白二道的夹击。自古悲惨的文人也不过一种命运,或被秦始皇焚书坑儒,或被汉武帝阉了命根,或直接送入牢房。他们不可能受以上一种折磨之后,又被泼皮牛二戴了头套、打断肋骨。只有虚构作品《金瓶梅》中才有这种特殊的案例:西门庆指使地痞草里蛇、过街鼠教训了情敌蒋竹山,又滥用权力,将其逮进衙门嘱托同僚打板子。哪怕所谓黑暗的民国时期,李公朴闻一多暗杀前,也没受到黑社会的殴打。血腥的老人家时代,衙役也没扮演黑社会去袭击林昭。没有一个外国人相信,一个人既能遭受墨索里尼的酷刑,又能受到西西里黑手党的绑架。”看完这一节,我是掉泪的,感同身受的眼泪。

   文学不但需要拼写作者的才力,甚至更是奉献牺牲乃至现身。面对文学无禁区和社会禁忌之间的冲突,面对自己投身文学的意义和价值,戴季陶在《日本论》中说,“个人事功上失败的,倒往往是时代成功的原动力,而个人事功上成功的,往往是享受失败者的福”,往事如烟,北岛创办《今天》时是想不到自己有今天的文学市场的。

   行文至此,我得踩一下刹车了,以下省略十万字。小林送我一箱酒,在我看来,是对前辈文学的酹祭和对后来文学的航标灯。

                                    2011/10/1

(2011/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