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共党特务林大军抢劫88岁老人孙树才!]
稻草计划
·我想买下出轨火车废铁,谁能帮忙?(往日文集)
·顶出湖南重庆狗咬狗:周克华的身份证是在监狱办的?(凯迪
·乐见周强咬死张德江:湖南卫视泼污重庆警方的黑字玄机
· 我可能食物中毒,请其他民运人士小心!
·追杀共贪党:周克华案件的背后,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中国人
· 华夏英雄-------侠女石燕飞
· 国内网友表扬“两姓家奴茅于轼”:收回钓鱼岛能创造多少GDP?
·稻草小组宣言(往日文集)
· 卡扎菲终于死了,我却难以欢呼!(往日文集)
·判“上访户99%有精神病”,是 逼 人 民 造 反!(2009年旧文)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共贪党抢劫集团”:是祖国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更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唯一
· 共匪黑榜-----盘锦匪警张研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机场警署翻译! (第一位)
· 曼谷还有谁没被共匪收买-------幸福旅行社翻译!
· 我装 windows系统给300,共匪出数万偷装病毒!
·如果我“被意外”,死亡,一定是共匪谋杀!
·请各位难民署官员保留证据:
·对面来美女,我拔腿就跑!
·各位难民署官员:
·共匪小丑跟帖欣赏
·共匪黑榜----邓家犬胡锦涛
·美国人吓死一窝-------“共鬼鸡”!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特务林大军抢劫88岁老人孙树才!

   

    刚刚收到88岁高龄的孙老送来的资料,我全文代老人发表。没有任何“人”的语言能表达我此刻心情,还是让孙树才老人的事实说话吧!

    诈骗 侵吞 霸占 我于去年十二月八日被泰国移民局拘留中心拘捕,这次拘捕是奉 z g 驻泰 d s g的指示进行的。二十四日林大军由林太太引导前来看我,带来不少由网上下载的文件和照片,但是外界营救我的实况。林并送我三千铢作零用,林的举动使我很受感动。在会见的当时因为某一件事我与林太太发生争执,很不愉快(关于此事,以后我到安全地区时再发表)。于是我便将本来打算交给林太太的我的住房门锁的钥匙交给了林大军,委托他照管我房中的财物。我告诉他,我到现款约十四万铢(含人民币),新购电脑一台、手写版一块、素未谋面的欧洲张国音先生送我的一部高档手机以及行李、文稿、衣物等。我叮嘱他接见完毕之后,出了I D C与等在门外的曾节明、李志友两人会合共同去我们同住的公寓,一同清理我的财物。但是事后我发现,自从我把钥匙交给他并说明我有财物后,他就一改初衷,由热诚探望转变为图谋财物。最明显的证据是:他出了I C D并未向曾李两人说我把钥匙交给他 一起清点财物的事(曾李两人因证件不全,不能参加会见)。而是林自己在第二天悄悄前往,把他认为他需要的物件用车拉走。 大约在十天以后,他又会同林太太来看我。带来了少量的衣物并一千铢现金,最重要的是他带来了一些由网上下载的文件。其中有一份是民主人士召开的会议,他是主持人。在会上,他当众宣布他弄到了堕落份子郭庆海在中国驻泰大使馆申办的旅行证件影印件,在足以证明他并非真正申请避难,而是准备回国的打算,这份文件就是明证。但在会上,林大军却又宣布是孙树才老先生从郭的住处偷出来的,并且在网上对此事广为宣传。当他向我说明时我非常不快。因为我根本未参与此事,也毫不知情。为什么你林大军却硬按在我的头上。林大军向我说明了在件文件的真正来源。对我的指责则支吾搪塞。我虽心有芥蒂,但事情即已发生也无法挽回,只得听之任之并未太往心里去。随着事态的发展,我才逐渐理解林大军的险恶用心。同时,在接见完毕后,我回到监房打开林送的包袱一看,却发现林大军把我的唯一一副好眼镜留下来。而送来的几副都是缺镜片或断腿的,这开始引起了我的警惕心。 此时,日历进入了2011年一月份,友人宋友凉70岁美籍华人,在泰美都有业务,每年往返一次。宋先生不忍心看我以髦 高龄而身陷囹圄,请托泰移民局前某某某少将代为说项,容许我交款保释。宋先生当即向林大军要五万铢作保释金,这本是我的钱,怎么花是我都事,只是他把钱拿出来,我即可免受牢狱之苦。不料林大军却不肯给。说他在里边很好,吃饭不花钱。又说他(孙)根本没钱在我这里,又说钱早被别人取走了,是我跑去要回了十万铢。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至此他开始露出了狰狞面目,而他之所以宣布是我(孙树才)偷郭庆海的旅行证并故意大肆宣传也得到了合理的答案。目的是在中国大使馆郭庆海与我之间“栓对”即制造矛盾,使他们对我敌对情绪加深,从而更加恨我,对IDC施加压力。使我在狱中的日子更不好过,最好是关押不放、直到 毙狱中-----------有一个在狱中为中共作眼线的中国人便作此预言。 由于林大军不肯给钱,宋先生无奈,保外之事作罢。他于某月某日去美,最近与我通电话,他将于某月某日回泰为林大军行为作证。

    至此,林大军用尽心机打我那几个小钱的主意甚至不惜要断送我的老命,已经暴露无遗。他也索性撕破脸皮不再理睬我。从不来看我,打电话向他要物要钱,一贯推托支吾。说:等到你去美国,我到机场全交给你。大约六 七间方园先生从澳洲来到IDC看我,林大军也来了,据事后别人说是大家硬拽来的。来了也远远躲着,这次他给了我三千铢,前后共七千铢。我在监十个月,他送的仅此而已,别的一概没有。泰国春寒 ,夜间我冻的瑟瑟发抖,没有袜子,用破布包着脚,全凭难友相助才渡过一劫。 九月三十日,在热心人的善意帮助下,为我交了五万铢,使我得以保释出来。目前,住在一个慈善机构里。由于急需用钱,所有在十月九日我同几位老友陪同找林大军要钱和东西。钱,他只给了五千铢,说以后打电话给我。再给五万铢。东西拿回来后,我一看;穿的用的都缺了不少,特别是我老伴专门为我作的一床小被、可铺可盖也不见了。我新买来的手写版 张国音先生送来的手机也没有。我耐心等到十八日,盼来他的电话,叫我去取钱。我赶过去时,原本说给五万铢却只有一万铢,其余的遥遥无期。我因镶牙看病急需用钱,要求他快点,他带搭不理。向他要小被 手写版 手机,怎么问也不回答。我的住处离他有三十公里,每去一次要五个小时 步行约六公里。以我的年龄实在是很吃力。但是为了要债不得不再三再四地跑。他却以逸待劳、满不在乎。我的意思是 别看他自以为是,在其实是件超乎常情的丑闻,对中国海外民运是极大的伤害。只要他肯给钱,差不离就算了,不要张扬出去。而他却满不在乎,叫我三番五次的跑,还没个准话,甚至没个好脸色。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于是在十月二十二日夜里吵了起来。他凭着年轻力气大把我从他的房间推到外面。并大声叫嚷“我多 拿你钱了”“我没拿过你的钱”“你冲我要不着”“你有能耐爱咋办就咋办”。态度十分蛮横和明确。就是他已经全部否认了事实,也不打算把其余的钱物还给我,决心霸占到底,你也耐何不了我,我在此多年,会泰语、熟人多,而你年老体弱、人地两生、不懂泰语,你能耐我何。这种居心,一方面充分说明其性格的卑劣,另一方面也充分显示了他浪迹海外二十多年居然毫无成就。只能靠坑崩诈骗混生活,我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面对他长达一年的恶意的纠缠,从最初的诈骗到蓄意的侵吞,最后发展到了暴力的霸占。我为了顾全民运的声誉,委曲求全,但求息事宁人,结果却换来他误认为我软弱可欺、肆无忌惮。至此,我决心不再退让。一方面在网上公布事实,另一方面将向泰国有关方面提出控告,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此外,林大军还有一件事引起我的痛恨,也随便写在这里,看看他的人品如何。

    我原来住的房子是私人的,因为租金便宜,而且用电每月在一百度以内免费。所以很受难民欢迎,一茬接一茬从未间断。难民在移居第三国时许多东西带不老,就留在屋内给下茬用。所以房内各种东西俱全,即有房东的家具,也有历代住房留下的物品。我住进时,又带来桌椅、电扇及电饭煲、砂锅等东西。各种居家过日子的东西应有尽有,而且米 面都有存货不少。在被捕后,钥匙交给林大军,他即未通知曾节明 、李志友,而且计程车的容积有限,他仅仅能带走他认为需要的东西,所以房中遗留的东西很多,尤其我的许多零碎东西如鞋袜、床上的铺垫、床单、锅碗瓢盆----他都带不走,按正常人办事他无论如何也应当把门用后来的锁头锁上。钥匙交给曾节明或李志友,再负责一点应当到IDC交给我。但是,林大军为了 取这把锁头(暂时他意外之财之一)。竟然把锁头带走,放任房门大开。人所共知,该楼住户全是外来的难民、良莠不齐。一看这房子没人管,就纷纷进去,你拿这个、我拿那个。不久,全屋所有东西被抢光。不仅我的遗留物品全部遗失,而且房东的家具、炊事用品及历代难民的东西一件也没剩下。房东更是有苦说不出,房子空空如也、满地是垃圾,房子租吧出去、长期空闲,给他造成巨大损失(他是小户人家)。我更是什么都 光。我想任何人如果受过教育、有点良心、公益观念和责任感,能够为了占有一把锁头就置全屋的东西于不顾,能象林大军怎么干吗?够得上一个“人”字吗?就为了这件事,我一定要追究林某人的责任。 撰稿人 孙树才 Tel 0889545272

    88岁高龄老人遭受林大军如此欺凌;我再一次看到小悦悦那无助的眼睛;我再一次看到十八个冷漠的中国人;这一切是“他妈的”谁造的孽! 林大军们!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走狗们! 不怕“杨佳大侠”的杀猪刀吗?

    代发稿 马志杰

   


此文于2011年10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