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 关于共贪党特务,与林大军领袖商榷!]
稻草计划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5天
·抗议联合国难民署谋杀第56天
·共匪真无耻
·抗议联合国谋杀57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60天
·杀马志杰,千载难逢的机会
·来过一个人,特别好笑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谋杀62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63天
·抗议共匪谋杀64天
·来了三个泰国军人,他们让我离开
·稻草小组加入程序
·抗议中国共产党谋杀68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难民署谋杀69天
·共匪真下流,大白天偷走了我的破蚊帐
·抗议中国共产党谋杀70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谋杀71天
·抗议难民署谋杀72天
·抗议共匪难民署谋杀73天
·揭露抗议联合国谋杀7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75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谋杀7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77天
·给王希哲先生的公开信
·抗议联合国谋杀79天
·抗议中国共产党谋杀80天
·马志杰被狗咬伤,也许抗议80天的晚上是我最后时光
·抗议联合国谋杀8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82天
·马志杰胃中毒,已经开始发炎
·马志杰弹尽粮绝,没有钱看病!
·抗议联合国谋杀88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共贪党特务,与林大军领袖商榷!

关于共贪党特务,与林大军领袖商榷!

   

    近日,非常荣幸地、意外地、情绪不明地与林大军主席不期而遇!!!!其间林付主席严肃认真地批判了海外民运抓特务是愚蠢行为,乃不务正业."抓特务者本身就是特务。今后,民运界凡是抓特务者,他自己也应该冠以特务之名,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搞乱民组织,搞臭其名声,从而达到破坏民运,分裂民运组织,这就是特务职业性所决定的。"一颗稻草恭敬地接受了林大军付主席教育,但还是“重重谜团”问题与林大军部长商榷,请林大军理事不吝赐教!

   

    近一年间本人逃离被共贪党抢劫集团霸占的祖国家园,得以了解到共贪党抢劫集团的更多滔天罪行;非常遗憾也目睹了许多所谓民主斗士大人物的卑劣行径.我曾今敬仰万分的海外仁人志士们: 对共贪党混入民运的特务可以姑息养奸吗?对共贪党特务嚣张气焰应该噤若寒蝉吗?对共贪党特务破坏民主事业可以视而不见吗?对共贪党特务出卖、迫害、残杀同志可以坦然面对吗?对中国海外民主事业面临分崩离析危险可以开怀畅饮吗?

   

    中国从来不缺聪明人,海外民运更是人才济济,精英特务满天遍地。民运同道难道真的是不知特务罪恶致命危害?真的是分不清美丑善恶、敌人朋友?真的揭不穿特务小儿科般鬼魅伎俩?亦或是被共贪党特务一桌菜、两瓶酒外加零花钱封住了嘴、蒙住了眼、迷惑了心智?亦或是被共贪党特务装腔作势的恐吓吓破胆,装聋作哑明哲保身?亦或是期盼在政治高度上保持高尚名节,图谋将来启蒙、领导共贪党特务们同心同德实现中国民主法制大业?

   

    林大军主席:我必须承认曾经讲过怀疑您林大军常委是共贪党特务,我虽没有法律确凿证据但却事事都有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1、我与您林大军主席唯一一次电话请教:本人来泰国之前在网上如饥似渴寻找民运领导人,您林大军主席是网络上最容易找到的、联络方式高调公开的、共贪党都无能屏蔽的民运大佬、且出奇勇敢的将自己前心后背完全交代给共贪党成千上万特务刀枪棍棒的空气中。我毫不犹豫地、激动万分地、不计后果地拨通了您的电话。

    林大军主席您好:我是国内89年6月4日某学院游行总指挥,我目前不小心惹点麻烦。我现在必须出去,想与您沟通一下。我对外边一无所知,能不能到泰国拜访您、请教一些现实情况.

    您问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答:在中越边境。

    您又问:到底是国内还是国外?

    我急忙答道:国外国外,越南。林主席,我出来就一个目的:推翻共贪党。

    您答道:对,推翻他们。你具体那天来?

    我回答:就这几天吧。有些事处理好就去。

    您提醒:你不要到泰国来,去柬土 寨,我们那里有地方。我到柬土 寨见你,你去之前先给我打个电话。你到底那天来?

    我问道:什么,柬土 寨?柬土 寨与共党可是穿一条裤子,不会出事吧?

    您不耐烦地讲:你找我,就得听我的。

   我最最敬畏有加的林大军领袖、主席、付主席、常委、部长、理事、执委大领导,您可不可以泄漏一点点您旗下的民运组织高明且隐秘的工作伪业?

   

    (1)、众所周知柬土寨与共贪党关系,更清楚中国人民的血汗有多少贡养了“朋友”。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您可否告诉我:我们在柬土 寨见面是对共贪党绑架便利还是对民主运动工作有利?到柬土 寨见面,是更能保障我的安全?还是您更便于随心所欲、便宜行事?

    (2)、您花费巨资飞来飞去可以公家报销吗?自己的钱舍得浪费吗?您的民运组织比共贪党还会抢劫财富吗?您有必要为一个不用证实的电话大费周章、舍近求远吗?

    (3)、您高明如此吗:凭电话三五句引诱就已断定我值的您不辞劳苦、千里迢迢地唱一出请君入瓮吗?亦或是飞鸽传书了然于心,早已柬土 寨张网以待?

   

    2、林大军付主席:我与共贪党抢劫集团明争暗斗几十年,自认对付宵小流氓、特务有些经验并不屑一顾。但是,您的言行还是让我倍感忧虑和不安。于是,我再一次仔仔细细地搜寻了网上有关您的所有信息:林大军部长,您真的让我五体投地地佩服啊。您简直就不是人,是神呐仙;共贪党的算盘、某些海外民运的算盘都恰到好处地配合您的指头行动!

   

    鉴赏您的历史功绩:发动、领导、指挥了海南省8964运动、巴黎参与创建民主中国阵线、先后在泰国创办民运杂志《中国之春》、组建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发起成立中国民主运动泰国联络处、创立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

   

    仰视您光环职务:海南高自联主席、民联阵欧洲工委侨务部部长、民联阵法国分部主席、民联阵总部理事、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常委、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主席、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临时主席、中华民会理事、自由中华联盟执委等等。

   

    林大军临时主席啊:也许我孤陋寡闻,像您如此伟大功绩、显赫职位从来没听说过、更没有见过任何人能靠单打独斗侥幸取得!可否介绍介绍背后周密计划、鼎力相助高人朋友亲近亲近,我也学学地下工作实战经验。

   

    3、林大军常委,您让我更加刮目相看:您可以随时随地、明目张胆的在共贪党大使馆门前耀武扬威、侮辱共贪党、粪土胡锦涛。 出奇的是您居然能令共贪党大使馆门卫从容默契地配合您并甘冒天下之大不违:在国际公认的一国神圣之地高高举起钢刀向您比划比划、向外界肆无忌惮炫耀展示武器;更不可思议的是您的“威严瞪眼功”竟然瞬间令训练有素的特工数十年功力消弥无形狼狈逃窜。而您组织领导下的吴海波、赵俊卿、姜野飞遭遇却与您有天壤之别:他们虽然亦步亦趋地跟着您高调宣传、展示您的民运成绩,但还是莫名其妙被逮捕;身处暗无天日监狱被残酷暴打却心存侥幸地、不明真相地日日期盼林大军主席搭救一二。而泰国本土人林妈妈一介妇孺不过是共贪党大门口站站而已,丧尽天良的黑衣大汉却铁棍袭击,可怜72岁高龄老人被共贪党匪徒打断手指、头部严重受伤,身心伤害绝非共贪党抢劫集团的语言所能表达、更没有可能唤醒灭绝人性的共贪党宵小特务们被金钱泯灭的动物本能。

   

    4、林大军理事的传闻:“曼谷後曾經看到過两個文件:一個是林大軍先生2000年在中共那裏領取的,印有林大軍先生头像的“居民身份證“的影印件;另一個是2001年由中共廣東省公安廳頒發給林大軍先生的印有林大軍先生头像的中共的“特許通行證”的影印件。”

    据曼谷传闻您与柬埔寨某赌场关系密切?

    据传闻法国也有麻烦没有了结?

    据民运传闻您与外逃贪官不清不楚?

   

    林大军主席,您可是自诩海内外著名的民运领袖啊.以上如果都是小人造谣惑众,您的光辉形象难道根本没有必要大白天下吗?您旗下的民运组织必须暗箱操作的吗?您如果真的是中国民主运动事业的一员、真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难道没有义务、难道没有责任、难道没有脸面、难道没有良心证明自己清白吗?

   

    5、您林大军常委关于89年民运的高论:"我以六.四参与者的身份作证,当年我们这帮学生领袖,多数人其实也不懂得民主自由是什么,更不懂怎么建立民主制度,只是一种不满的情绪在发泄,我们激进、激进、再激进,我们决不妥协,赵紫阳五月四号,都已经讲出“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的话了,都已经公开否定邓小平的四二六社论了,我们还要继续闹、还要越闹越大这就帮了陈云、李鹏的大忙,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好把赵紫阳和开明派赶下台。如果我们听赵紫阳的话复课的话,赵紫阳决不会垮台,下不来台阶的是李鹏。我们至少耽误了中国民主化进程二十年,我们当时不知道珍惜,事后再来追认赵紫阳是改革派有什么用?"

    林大军学生领袖,您终于还是跳出来高调为您的组织转嫁罪恶了。我不得不请教林大军执委:

    (1)、既然您以64学生领袖身份作证,您必须公开宣誓不做伪证、必须公开您这个学生领袖从89年参加运动开始到如今的一切所作所为疑点;否则,您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否则,您现在所表演的一切都是伪装。否则,外界就做实您是共贪党特务。

    (2)、您代表学生领袖讲:当年我们不懂民主自由,只是在发泄不满情绪。林大军领袖,好大的一顶帽子。89年我们数百万中国人参加了伟大的爱国运动,您一个来历不明的所谓领袖能抹杀的了吗?天安门广场与北京市成百上千的为中国民主事业流干最后一滴血的烈士你配相提并论吗?谁借你胆子代表他们?我们国内外遭受20多年共贪党迫害的民运参预者您代表得了吗,你这“戴三块表”理论学习得太投入了吧,还要不要代表亚洲、代表世界、代表银河系?即便是您所谓的组织请您掰脚指头数数,哪一个不长眼的请您代表了?

    (3)、林大军临时主席:89年共贪党抢劫集团飞机、机枪、坦克血腥屠杀是天经地义吗?血流成河是我们咎由自取吗?我们8964是罪恶滔天?还是罪该万死?如果没有8964,共贪党抢劫集团早已经自动民主法制化20多年了吗?如果没有8964,共贪党抢劫集团早就改良到赵紫阳的开明派手里吗?如果没有8964,中国绝不会发展到今天这般腐败糜烂吗?如果没有8964,您和您的恩客是否早已钻进了中南海、入主天安门?

   

    林大军主席:看完您的一点一滴,我真的是脊梁骨冒凉风。我得高呼互联网万岁、谷歌万岁!我暗自庆幸没有再寻求与您联系,更没有再请您帮助。如果您是共贪党特务,我担心与我一样的许多同志可能已经成为柬土 寨郊区的一把黄土、共贪党黑监狱中的一坨烂泥。

    林大军副主席: 到现在我真的是怀疑您不是共贪党特务。您的言谈举止、一举一动真的是无可争辩地证明了您的身份,但共贪党特工头目居然愚蠢地委以重任;如果您是共贪党特务,那么提拔您的头目不是头晕眼花、有眼无珠就是收了您大笔真金白银而欺骗海里边共贪党老儿们;共贪党啊!你真的是靡烂如此,连个像模像样的特务都买不到,还痴心妄想再贪腐十年、恬不知耻地再抢劫二十年!海里边的,还做梦哪?

   

    林大军常委:看在同是炎黄子孙的份上,我把儿时小故事送给您;愿您在共贪党跨台过程中日日歌舞升平、夜夜神神仙仙缠绕,地上万手抬举您、天上神灵照看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