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陈泱潮文集
·ZT习近平难回避“政治体制根本变革”/熊飞骏
·形勢比人強,中共越來越難以承受不變不行的壓力
·ZT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ZT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可悲的中國;2013年中国国情数据
·余杰:拜登原来不是习近平的老朋友
●變兆
·ZT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ZT中共中央怎么了?习近平摔杯子李克强拍桌子
·中共面臨日本極其巨大的挑戰和壓力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列宁导师明确预言一党专政注定短命终必土崩瓦解
·从外部,看内部——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大陆疯传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 针针见血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张伦:习仲勳纪录片不符合官方调门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2011-10-18 20:53:45
   
   高伐林
   
     老高按: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人们始料未及的是,一个世纪以来与这个重大事件联系最紧密的名字——孙中山,却遭受新一轮最激烈的毁誉交加。颂扬者,如胡锦涛主席给他加上了“三个伟大”(比毛泽东当年少一个);抨击者,视之罪大恶极,是中国一百年来的最终乱源。

   
     这真是十分讽刺的现象,辛亥百年,理当是这个事件及其代表人物的历史功绩受到最深缅怀、最高褒奖的机会,然而,官方虽然坚持原来的定论,学界和民间对孙中山的评价,却降到了百年来的最低点。这让我十分纳罕,对孙中山的评价日渐严苛、日渐负面,这是人们拥有了一百年长时段的曲折,从而能够更客观、更宏观地看待他的功过呢,还是人们隔开了一百年长时段的距离,更难体谅孙中山当年的艰难处境、时代局限,对他有了脱离时代、不切实际的要求呢?
   
     因为写作和编辑的关系,最近一段时间我大密度地接触到对孙中山的各种评价,随手存下一些有代表性的论述。这里我摘录一部分,可以看出对孙中山看法的分歧何等深刻,这个分歧的后面的观念对立何等严重。

胡锦涛(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 《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孙中山先生是伟大的民族英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孙中山先生站在时代前列,“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大声疾呼“亟拯斯民于水火,切扶大厦之将倾”,高扬反对封建专制统治的斗争旗帜,提出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政治纲领,率先发出“振兴中华”的呐喊,希望推动中华民族摆脱封建专制统治和外国列强侵略,推动中国跟上世界发展进步的步伐、跻身世界先进行列。孙中山先生以自己的模范行动实现了“吾志所向,一往无前,愈挫愈奋,再接再厉”的誓言。在他领导和影响下,大批革命党人和无数爱国志士集聚在振兴中华旗帜之下,广泛传播革命思想,积极兴起进步浪潮,连续发动武装起义,有力推动了革命大势的形成。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统治,结束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传播了民主共和的理念,以巨大的震撼力和深刻的影响力推动了近代中国社会变革。虽然由于历史进程和社会条件的制约,辛亥革命没有改变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没有改变中国人民的悲惨境遇,没有完成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历史任务,但它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极大推动了中华民族的思想解放,打开了中国进步潮流的闸门,为中华民族发展进步探索了道路。
   
     孙中山先生和辛亥革命先驱为中华民族建立的历史功绩彪炳史册!在辛亥革命中英勇奋斗和壮烈牺牲的志士们永远值得中国人民尊敬和纪念!辛亥革命永远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上一座巍然屹立的里程碑!
   
     ……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开创的革命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最亲密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不断实现和发展了孙中山先生和辛亥革命先驱的伟大抱负。

章开沅(历史学家,前华中师大校长) 《王道与霸道——试论孙中山的大同理想》

   
     正统儒家所服膺的一种政治哲学,认为道德的力量胜过军事的力量,民心的依违向背乃是施政者决策的根据与归宿。孙中山则把这种古老理念加以现代诠释,并且以此作为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最高道德准则,力求在世界范围内形成和谐、平等、合作的新格局与新秩序。或许可以这样来概括:以王道来实现世界大同。
   
     以这样的理想来作为奋斗目标诚然是值得尊敬的,而作为对于各国政治家的规劝更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孙中山在自己的晚年却存在着两个思想上的误区:一是想把日本引为儒学大同理想的同道,一是误认苏维埃主义等同于“孔子之所谓大同也”。
   
     《浙江社会科学》

许倬云(历史学家,前匹兹堡大学教授) 《辛亥革命的检讨》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两者,都是仓促行事,没有预先筹划,也没有及时动员可以支持的力量。从明清以来,中国的社会,地方士绅有举足轻重的力量,这些地方精英群,有自己的网络,也有自己的理念。他们的立场,大多偏向君主立宪,对于革命,并不完全同情。孙中山的革命运动,由于他自己是个边缘人物,无法接触、更别谈到动员这些力量。武昌是长江的要地,湖广总督的辖区,上可到四川,下可取东南,照说是个举足轻重的战略要点,放弃了武昌,放弃了新军,要在南京一无依傍的局面下成功大事,也是举措无当。
   
     再从孙中山的立场来看,孙中山曾经提出的“驱逐鞑虏、平均地权”口号,在鼓吹革命时,并没强调后面半截,于是整个的革命理论,好像也只是要推翻一个外族的帝制政府。孙中山的理论系统,要在广州重建基地时,才逐步、逐步形成为三民主义。因此,整体而论,民国的成立,来得仓促,好像一个小孩落了地以后,父母才想怎么样带他的小孩子,对他一切的期盼,几乎没来得及想。

袁伟时(历史学家,前中山大学教授)《是谁毁了辛亥革命?》——答《阳光时务》

   
     问:港台地区纪念辛亥百年,都把孙中山当做辛亥领袖来纪念。你怎么评价孙中山?
   
     袁:孙文头上的帽子,有不少A货。
   
     至今仍有人称他为“博士”。屹立在广州珠江边上的中山大学附属孙逸仙纪念医院,院子里一座纪念碑,碑文刻的是“孙中山博士学医处”!孙文生前也面无愧色,把这顶帽子拿到国外去招摇。
   
     1923年他派出以蒋介石为团长的代表团到苏联去,头衔居然是“孙逸仙博士代表团”!上一世纪90年代,有位波兰学者到广州参加学术研讨会,提交的论文论证的就是孙文从未获得博士学位(恕我记不清这位学者的名字和会议名称了)。孙文的最高学历是1892年7月23日毕业于香港西医书院,当天颁发的毕业执照原文写得很清楚:他“在本院肄业五年,医学各门历经考验,于内外妇婴诸科,确堪行世,奉医学局赏给香港西医书院考准权宜行医字样,为此特发执照,以昭信守。”全文没有只字提及学位,现存的选课资料,也没有研读过博士课程的记录。毕业后做了几年医生,并忙于从事政治活动,无暇再入学深造了,此后也没有任何学术机构授予他博士或荣誉博士学位。他的博士帽子是100%的假货。
   
     ……这件小事证明孙公除众所周知的好色外,十分好名。这对解读他的一些重要行动很有用。为什么明知自己没有什么行政能力,却要别人宣誓服从他?
   
     1921年在4月在广州,不顾从陈炯明到蒋介石和党内外各方人士普遍反对,却硬要不足法定人数的国会选举他为“正式大总统”?一般人眼中,虚名无补实事。孙文孜孜以求的偏偏是一顶大总统的峨冠!徒然增加了与掌握著广东军政大权的陈炯明的隔阂,也招致本来支持他的西南各省实力派的反对。
   
     另一顶更大的假帽子是“国父”。这就涉及他的历史定位了。
   
     1940年3月21日,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第143次会议决议:尊称本党总理为国父,以表尊崇。同年4月1日根据中常会的决议,国民政府明令全国自是日起,尊称总理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国父。这是“国父”的由来。理由呢?“孙中山先生倡导国民革命,手创中华民国,更新政体,永奠邦基,谋世界之大同,求国际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万世”。这是装扮蒋介石党国体制合法性的表演。
   
     至于孙中山如何处理国际关系,大家知道他在这方面的记录并不光彩,不必多费唇舌了。说他倡导革命,这合乎事实。他的贡献可以归纳为:
   
     1、首倡者。更由于1896年清政府驻英公使在伦敦违法拘禁,使他名声大噪,成为中国革命的符号。
   
     2、筹款。兴中会、同盟会筹集的60万元左右的捐款中,孙文出力颇大。
   
     3、提出一套理论:三民主义,五权宪法,革命三阶段论。
   
     不过,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和“独立”各省发布的文件,大家都把老孙这些论述忘掉了。
   
     1912年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提出五条纲领,孙味淡薄。第四条“曰采用民生政策,将以实行国家社会主义,保育国民生计,以国家权力,使一国经济之发达均衡而迅速也”,似乎有点民生主义的影子,但是,根本没有提及孙文主张的核心:土地国有。到了1913年3月国会召开前夕,宋教仁草拟的《国民党之大政见》洋洋洒洒十条政策主张,更看不见民生主义的影子。什么五权宪法、三阶段论等等符咒,人们早就置诸脑后;直至20世纪20年代,国民党建构党国体制,这些论述才被吹捧到天上去。
   
     至于“手创中华民国,更新政体,永奠邦基”就更值得斟酌了。
   
     中华民国是革命派、立宪派和北洋实力派三者联手的产物,不是某个人“手创”的。即使以革命领袖来说,也是群星灿烂。
   
     直接谈到武昌起义,则明显与孙中山没有多大关系。
   
     武昌起义主要是当地秘密革命组织文学社、共进会发动的。他们与同盟会关系并不密切。在保路运动高潮中,他们策划趁机起义。中部同盟会总务会议长谭人凤到武昌,促进了文学社和共进会的和解,对8月下旬成立起义的统一指挥机构有所助益。1911年,孙文一直在北美筹款,远离革命活动的中心;“手创”云云,不知从何谈起。
   
     谭人凤、宋教仁等人1911年7月31日在上海组织中部同盟会,实际上是对孙文不满的产物。他们力图纠正孙文的偏差(兴中会、同盟会所谓十次革命,八次在广东,广西、云南各一次),把工作重点转移到长江流域。它的章程的一些条文,也蕴含与孙文的错误划清界限的意思。
   
     ……现代社会要发展,稳定和改革是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两个轮子。过去老说不扫除军阀中国就没有希望。其实,袁世凯死后,对稳定最大的威胁来自以孙中山为代表的极端势力。
   
     请看四大事实:(因篇幅太长,略)

袁伟时 《寻找历史的脉络》——答《华商报》记者杨鹏

   
     华商报:那又怎么评价袁世凯的政治对手孙中山?

  袁伟时:辛亥革命后,他犯了好多错误,主要是发动三次战争,现在看来都是有问题的:


  第一,二次革命;第二是袁世凯死后发动护法战争。护法战争本身不合法,800国会议员他只拉了200多人,不够法定人数,所谓护法并没有建立在法律的基础上。而当时国会确实有很大问题。比如,一战,中国是应该参战的,参战才能收回我们的利益和主权,但孙中山、国民党坚决反对参战。背后他接受了德国人的钱,发动护法战争,拉拢海军程璧光率领舰队南下,都用的这个钱。这个有确实的史料,德国外交部有档案,另外蒋介石日记也有。第三,就是北伐战争。他接受了苏俄的支持,接受苏联给钱、给枪,给军事顾问。实践的结果,是在中国建立了一个“党国体制”,变为蒋介石的独裁专制。你说这样的战争对还是不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