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陈泱潮文集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团派“下的中国
·希望之声采访报道:江澤民應該繩之以法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陈泱潮认为,大独裁者排行榜排名对胡锦涛不公,胡锦涛应该名列前茅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海外的中共特务曾对我发出车祸死亡威胁
·陈泱潮八一前夕呼吁中国全体军队官兵退党
·陈泱潮伍凡评中共连发五文件整顿军队防兵变
·希望之声:丹麦中国民主人士支持人权圣火接力
·社会太黑暗,希望在人民
·中共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安培报导分析人士谈中国是否有政治改革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指养中国共产党费用太贵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罗彩霞事件”折射权力腐败无处不在
·中共新华社将在欧洲推出英文电视等
·事实证明:中共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已经制度化
●请愿与签名
·《就纠正6.4大错、促进军队国家化、创建中华合众国 致江泽民公开信》征集签名公告
·强烈呼吁: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
·就抓住时机、集中力量、全力开展〔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胡锦涛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全民签名请愿活动〕致中国海内外各界贤达
·在《要求释放政治犯呼吁书》上签名的留言
·诅咒黑暗
·《反对胡锦涛极权接掌国家军委主席请愿书》第2号通告:签名、留言等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征集签名书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签名留言
·强烈抗议中共刑拘杨天水!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签名活动所有留言及陈泱潮按语
·在《就高智晟险遭暗害致胡温的公开信》上的签名留言
●汕尾血案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以[故意杀人罪]严惩下令开枪屠杀维权农民的地方官吏签名呼吁书
·置中共于两难,有效打开埋葬暴政的缺口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书
· 在《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乡血案的声明》上的签名留言
·如何投身今日中国之民主革命
·悲愤
·今晨中共对我人身安全发出赤裸裸的威胁
·中国人民维权抗暴的紧迫需要
·热烈祝贺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立
·强烈要求严惩汕尾下令开枪屠民者签名名单和留言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就萨达姆绞刑布告中共一切敢于下令开枪屠杀人民的当权者
●声援维权抗暴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绝食声明
·陈泱潮2006年元宵节禁食祷告获得的倒共启示: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 进行并坚持制度性周六维权抗暴绝食书(图)
·声援和支持广西博白人民起义抗击中共暴政
●中国民运柏林大会
·诺查丹玛斯对即将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的预言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之后德国之声讨论会上的答问(多图)
·在【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
·柏林大会闭幕后纽伦堡专题研讨会消息报道(多图)
·陈泱潮在柏林大会上向主讲人的友好提问和纠偏发难(多图)
·在柏林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陈泱潮奇书《特权论》首发仪式】上的演讲(多图)
·纽伦堡的歌声
●未来中国论坛
·论在当前共产中国发动军事变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全文)
·论在当前中国发动军事变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导语
·当前中国社会现实及其性质、中共暴政的非法性1、2
·3、邓小平罪恶发端于何处?
·4、由此导致了中国改革开放两条道路的分歧和后果
·5、现阶段中国社会制度的性质——【黑社会法西斯特权制度】
·6、邓小平坐实了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性质——【土匪骗子黑社会恶霸绑匪党】
·7、一场全民清匪、反霸、反绑票、戳骗子的【三还运动】如暴风骤雨般就要到来
·8、中共正步满清王朝顽固抗拒民主宪政和平改革的后尘
·9、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10/⑴《军方研讨会文》是军队国家化时机成熟的标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作者:萧功秦
   来源:《探索与争鸣》2011年第8期
   来源日期:2011-9-19
   本站发布时间:2011-9-19 21:12:39

   阅读量:3419次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抽屉TwitterFacebook

  一、思考辛亥革命的不同角度

   
     对辛亥革命的历史评价,以往存在着两种史学解释框架,它们各自都基于特定的意识形态价值取向。第一种解释框架可以称之为“软弱的资产阶级革命论”,其要点是,由于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与资本主义发展的不成熟,辛亥革命这场反封建的资产阶级革命最终失败了,被代表大地主与封建复辟势力的袁世凯篡权了权力,于是中国进入新的无产阶级领导的民主革命时代。第二种解释框架可以称之为“未完成的自由民主革命论”,其要点是,辛亥革命是反专制的民主革命历史里程碑,当代中国人应该继续先人遗志,将民主事业进行下去。
   
     只有从长时段的视角,对辛亥革命的前因与后果作更广泛的考察,才能理解其实质意义与历史影响。在我看来,如果去掉人们人为地附加于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上的意识形态光环,辛亥革命本质上就是一场在特殊有利条件下偶然成功的排满民族主义革命。它摧毁了已经走向了开明专制化的清王朝,却无法建立有效地整合社会的新体制。辛亥革命后的中国,用严复的话来说,是“旧者己亡,新者未立,伥伥无归”的社会脱序时代。这场汉族光复中华的革命,与资产阶级革命实在毫无关系,它在革命后建立起来的多元议会政治模式,只不过是参与革命的不同政治势力为避免分裂而采取的特殊政治安排。事实上,只要读一下当时人的回忆录,就会发现,绝大多数辛亥革命的参加者主要是出于排满目标而起来推翻旧政权,武昌与各地起义者大都对民主一无所知,也并不感兴趣。排满者汪精卫就曾说过,不管这个政权采取的是帝制还是其他体制,即使它引领中国富强成功了,都必须打倒。汪精卫对此的解释是,如果中国在清王朝统治下真的走向富强了,我们汉人就不得不永远承受它的统治,而在他看来,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可以说,汪精卫一语道破了革命者的反满主义实质。

  二、革命的轻易成功为人类历史所罕见

   
     清王朝是由人口极少数的异族统治极大多数人口的被统治民族的帝制王朝。一旦统治民族由于应对西方挑战无能,而使中国陷入深重的存亡危机之中,那么,这个统治民族的统治合法性就陷入危机之中。排满思潮一旦在受统治者中兴起,这种民族主义革命思潮对满清统治的冲击是致命的,理由很简单,人数极少的统治民族满族在亿万汉人中,如同汪洋大海上的孤舟一样,在排满革命思潮的冲击下,处于恐惧中的满族统治者,实际上已经是自动丧失了统治自信心,这是辛亥革命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武昌起义是由极端排满的少数军人发动的,清政府为了军事现代化,把各省最优秀的青年人送到日本去留学,日本是中国海外革命排满派的大本营,所以学军事的学生几乎毫无例外地受排满革命思潮影响。他们回国后就在新军里串连,形成军队内部的团体,而清政府对军队的组织控制制度极为粗放,居然对此毫无防范。到了辛亥革命以前,排满主义者已经取得了中级甚至高级的领导地位。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武昌起义者虽然是一盘散沙,他们没有组织能力,没有军事上的足够准备,没有有全国影响力的领袖,更没有治理国家政治经验,他们只不过一批充满敢死精神的热血青年。这些革命党的“乌合之众”一旦起来革命,清王朝统治阶层与旧势力的自信心实在太弱而自我解体。形影相吊的满人或清朝地方官员知道反抗是没有足够力量的,武昌起义成功之后,各省就在排满革命思潮冲击下,形成连锁效应。22个省份有13个省在一个月里面全部起义成功。
   
     只要读一些各省起义的回忆资料就很容易发现,各省起义几乎就是以下简单军事行动的重复:各省起义者实际上只要做成两件事,起义就成功了:先是占领总督府,再就是攻克军火库。于是大功告成。各地清军只要能保住他们本人与家属的身家姓命,就可以不战而降。最能说明问题的数字是,除了武汉以外,死人最多的省就是云南,这个省因革命而战死者仅160个人。上海的革命起义者两百人冲到江南制造局,上海就光复了,这种战斗,一般规模极小,人类历史上,再也没有一个国家统治者竟如此弱不禁风,再也没有一场革命如辛亥革命那样,如同俯首摘取掉落满地的烂桃子一样轻而易举。
   
     这种革命在各省可以看到革命者并没有民主诉求,国人并不是由于专制太深,所以要自由民主,其实清末新政时期已经是开明专制时代,百姓享有的自由程度远比后代人们想像得要高得多。例如军机处各位大员讨论的立宪大政的过程,几天后《东方杂志》上就会指名道姓地报道出来。就这种新闻报道的自由而言,决不亚于二十世纪最发达的国家,对于排满革命者来说,推翻清朝统治以后,各地取消了宣统年号,各自想出自己的年号,黄帝纪元,或孔子纪元,不一而足。至于建立什么样的政体,很少有人认真想过,在大家看来,那是以后的事,当时的革命者, 除了孙中山同盟会这样的革命团体有明确的民主诉求之外,大多数革命团体决不是预先想好了一个政体目标,然后考虑通过起义来实现它。

  三、临时约法是导致后革命时代的大分裂的“恶法”

   
     一盘散沙状的革命者按常理来说,几乎没有可能取得起义的胜利,然而武昌起义居然成功了,这种起义成功之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革命者方面根本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来统一全国,也根本没有能力单独组织革命政府来整合社会,并进行治理国家。于是,武昌革命政府与各种势力实行大联合就是下一步的必然的选择。
   
     首先,第一步是,武昌起义成功以后,湖北革命政府与南方起义各省为了防止全国分裂,于是模仿美十三个州独立的先例,由每个省各派出两名代表到南方开会,采取了美国式的联邦制的形式,因为这种松散的多元政治模式,是当时唯一可以把互不统属的独立各省联合成一个统一整体的制度安排。这种共和联邦制决不是什么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它只不过是排满主义革命者不得不采取的一种权宜之计。
   
     其次,由于南方起义军连军饷都发不出,更不用说有力量进行北伐,军事上完全不是北洋军的对手,于是不得不与北洋军政势力达成的妥协的办法,让北洋军事强人袁世凯逼清帝退位,作为交换条件,在清退位后,由袁世凯担任中华国民正式大总统。
   
     南北合作实现以后,由于南方起义的成果被袁世凯拿去,用章太炎的话来说,袁世凯是“名实具归”了,他既有军事实力,又得了名正言顺的总统大位,南方革命者心理上当然不平衡,再说对袁世凯也不放心,在短短一二个月时间里,宋教仁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设计了一套“临时约法”,用一种特殊的内阁制度来限制袁世凯。尽管宋教仁此前对中国这样的落后国家采取集权制的好处完全了然于心,然而,为了党派利益,他与孙中山都放弃了原来坚决主张的、比较有利于政治操作的总统制。所有这一切“因人设法”的手段,都是出于对政敌斗争的需要,而不是考虑全国政治的有效运作。
   
     这种临时约法下的内阁制的特点是,总统基本上没有实权,实权掌握在内阁总理手里,这样就可以把袁世凯架空。其次是,内阁虽然有行政实权,但却受到国民党占多数的国会的强力控制,国会则对内阁有着很大的控制权与弹劾权。另一方面,临时约法却没有给予总理反制国会的任何有效权力。当总理对国会的做法有质疑,却无权向总统申诉,总统没有解散议会的权利。这就意味着,由同盟会占多数的国会,从此可以有恃无恐,滥用自己的权力却不会受到总统、政府总理的反弹。在这种体制下,总统受制于总理,总理受制于国会,国会掌握在南方国民派手中,国会的权力却不受到制衡。临时约法体制是典型的“国会专政”体制。从政治学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失去民主制衡的基本精神的、不合理的、缺乏内部平衡能力的体制。
   
     当然,在西方议会政治史上,有些国家采取内阁制,国内政治也会相当稳定,其条件是,国会多数党的领袖同时就是内阁首长,这样,国会与内阁之间就可以长期稳定地保持一致,内阁首相享有的权力并不亚于总统。例如新加坡李光耀领导的的人民行动党控制的国会,本人又是内阁总理 就是一个显例。然而,在辛亥革命后的议会制中国,南北妥协的产物只能是采取混合内阁,作为国会多数党国民党,为了形成自己的政治优势地位,把国会当作显示威势的利器。例如,新任内阁总理陆征祥只不过在就职演说时讲了自己从来不吃“花酒”之类的家常话,就被国会议员斥责为“庸俗不堪”,而把他提名的众多部长一律予以否决,弄得这位总理下不了台,只好灰溜溜辞职,造成一场内阁危机,在这一体制下,党派之争导致越来越大的政治混乱就是不可避免的了,这也为以后多次内阁危机与府院之争埋下了种子,这一点在研究辛亥革命的时候尤其值得注意。
   
     事实上,辛亥革命者用临时约法来约束袁世凯总统,就如同用一个”芦苇编的小笼子”去关大老虎一样不合理也不切实际。袁世凯与南方革命派的矛盾迟早必将发生,宋教仁被刺以后,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正好为袁世凯镇压南方革命派提供了理由与机会,老虎一旦发怒,把小笼子轻而易举地撕破,袁世凯在镇压二次革命后,废除临时约法,建立起军事强人的威权政治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作为亚洲现代历史上第一个新型威权主义政权,袁世凯强人政治曾经为全国统一并推进现代化事业客观上提供了一个历史机会,然而,一则由于袁世凯本人利令智昏地要当皇帝,二则由于取消帝制后袁世凯本人因尿毒症突然病故,此前袁世凯本人又没有预先确定最具执政威信与能力的段祺瑞作为新的总统来稳定社会,在此关键时刻,北洋军政集团为了与南方和解,共建统一中国,不得不接受了南方提出的重新恢复临时约法,并恢复旧国会的条件。
   
     令人惋惜的是,当时国人中只有极少数像严复这样的有先见之明的人,才意识到恢复“临时约法”这一恶法对中国政治的危害性,随着“临时约法”的恢复,南方势力再次控制了国会,此时的南方各派中的多数人,已经不是辛亥革命初年那样的质朴简单的种族革命者,而是一批在分裂状态中获得巨大利益的派系政客了。于是民国二年的议会危机再次重演:冯国璋总统无权,却可以干预内阁做事,段祺瑞内阁有行政权,也有军事实力,却处处受制于国民党控制的国会,临时约法下的国会专制,再次变成关北洋“大老虎”的“芦苇小笼子”,国会任何举措都无法在体制内受到制衡,这样的结果,只要发生政见分歧,就在于势必发生府院之争,并进而因体制内矛盾无法通过制度解决而延伸到体制外,南北分裂再次出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