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美看来是不论身份的。她被魔笔点中时,姗姗而来。她叫佳碧,生得一潭秋水眼,周身雪花裹。佳碧见到我,有些纳闷地:“在300个美女群中,我始终在最角落里,我死的年代那么久远了,我以为我是排在最后一名。没想到你那么快就点到我的名字。是不是因我的经历太奇特了!”
   
    我提起笔来:“这就怪了,每个人都会觉得我是特意点到的。”


   
    佳碧的叙述悲悲切切。她说她十六岁那年,地主用18档谷子做聘礼,娶了她。几年后遇到了土改,地主及村里先富起来的,不是被斗争死了,就是被分光财产了。她孤寡一人被安置住在一间小房子里。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在田头、地间、家中炕上,经常被人强奸。在那个年代里,那些敢于强奸地主小老婆的男人,被视为一种脸上光荣体面的事情。
   
    佳碧不甘娄娄被强奸,就去村里负责土改的人那里申诉。那负责人冷眼望着她:“一些积极分子们强奸你,是因为他们出自对地主的深仇大恨,要正确对待,正确理解。此外,你也有错。” 佳碧一惊:“我有什么错?” 负责人解开皮带:“你为什么长那么美,又是地主婆,谁不想强奸你!连我都想呢!” 佳碧果然没逃过又一劫。
   
    地主小老婆经常被人强奸,已经是村里公开的新闻。终于有一天,一帮女人们醋海翻腾情水怒,决定要教训佳碧。她们把佳碧带到村外的山坡上斗争。
    一帮人骂道:“小骚货,白骨精,你怎么不管好自己的屁股!”
    佳碧气愤不过就道:“他们强奸我!我不用管好屁股,你们管好自己的男人就行了!”
    她们见佳碧敢回嘴,一个凶悍女人就煽动道:“看来得给她懂晓点厉害!”接着,她们拿来了马粪和辣椒水。把她剥光捆住往嘴里灌马粪,往阴道里灌辣椒水,还叫嚷着:“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骚?” 佳碧悲凄地:“她们也不想想,地主都被斗死了,我就是想骚也不敢骚呀!被人强奸居然是一个罪名。”
   
    入夜了,人们把地主小老婆折磨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就扔下一走了之。佳碧道:“我想爬回村里,可一身的伤痕,爬不了几步,就被闻腥尾追来的狼狗们当作了美味佳肴。”
   
    我告诉她,据信息反馈:你死后,村里的那些女人经常道:“地主小老婆死了,天下太平了!”有的还问男人:“地主小老婆死了,你高兴不?” 男人诙谐道:“知道你恨她,以往我才在她身上替你发泄不满!”女人鼻子一酸:“哼,终于知道了,原来你发泄性欲都是在发泄不满!”
    我又忧郁又分忧地道:“据我考察研究,那年头死的地主婆多啦。你之所以被收进流馨阁,是因为阴府里有规定:凡含冤的绝色美女死了,不论死因和身份,经沓莎天使确认后,均收入流馨阁里,所以,你才有机会被我采访。”
    佳碧叹了口气:“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又泪眼朦胧:“小鸽子,你说我该不该死?”
    我若有所思地:“我负责记载历史,就让历史去回答吧!亦赋词一首:
    忆王孙
    向此踌躇落纷纷,乡野山幽已断魂。
    杜鹃啼过寒村门。斑斑痕,红蓼水边天晓昏。
   
    ----未完待续---
(2011/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