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夜空如水漫天川,窗外淅淅沥沥的响声,好像要扯破暗幕。300个冤死的美女,就躺卧在那冥冥之中的流馨阁中,历史跨度正好是当代史的范畴。我每次拿起魔笔来,总想着是不是又点来一个更惨的?欲点胆怯,不点心惭。总之,每个人都有一本苦寒经,就瞎点鸳鸯谱吧!
   
    睁眼一看,她已经来到眼前。一个19岁的姑娘,名叫依香,她弯曲着腰,似有无限凄凉。那被汽车轮压扁的胸部,真是惨不忍睹。使人联想到摔破的西红柿。
    依香的瞳孔放大着,很是有点唬人。她叙述的故事也如此蹊跷离奇:
   
    我家住在山区,有一天放学后,在绿灯亮着过马路时,我被一辆来乡下兜风的宝马汽车撞倒。
    我被撞翻后,用尽最后的活力叫了一声。他们停下车来。一男一女。
    撞的很惨,车轮从我的右胸部碾过去,我虽然已经无力再蠕动一下,但思维还没有停止,外界的声音依然会钻进我的脑海中。
    她女朋友摸了一下我的心脏,惊道:“她还活着,在轻声呻吟呢!”
    那男的不在乎地望了我一眼:“也就剩一口气了,死了到省心!”
   
    接着,他给他老爸打电话:“爸,我是李强,不争气的儿又给你添麻烦了!刚才不小心,马路上撞死了一个女学生。”
    手机里他老爸的声音很响:“畜生!那女学生是否横穿马路?”
    他紧张地:“她从人行横道上走来!”
    “那么,你闯红灯啦!”
    “嗯。”
    他老爸道:“废物!快把她的尸体移动离开人行横道,一口咬定‘女学生横穿马路’,剩下的事情我来搞掂。”
    于是,他们硬是把我移动到人行横道外,人为地破坏现场。
    这里因为是山区,车子和路人都很少。只有两个路人看见了,就啧啧不平。他们没有理会。
    约半小时后,来了两个交警,显然是被领导打过招呼的。他们来后,也不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更没有组织抢救。只顾照相和听他俩讲述我如何“横穿马路。”那俩个路人就插嘴:“女孩子没有横穿马路,我们看见他撞人的。”没想到交警却警告他们:“如果是造谣惑众,马上行政拘留10天!”其中一人便道:“好,好,好,我什么也没看见!”他怕被拘留,就走开了。另外一个人还站在那里,那李强走了过去,从怀里拿出一叠钞票:“你不就想要点钱吗?快拿着给我滚开!”
    那人就拿着钱走开了。
   
    他提醒交警:“尸体要赶快处理。”
    交警草草搜了一下我的口袋,由于李明之前已经拿走了我的书包,交警没有搜到任何证件,就道:“属于一无姓名,二无地址,三五证件的三无人员,按照某些特殊惯例可以迅速火化尸体!”他居然都没有摸一摸我的鼻孔是否还有气,就拿出白布把我包裹起来,接着给殡仪馆打去收尸火化的电话。殡仪馆很快来了辆车子把我运到火化场。火化场就两个人,老师傅停下车就喝酒,喝得晕头转向的。那年轻的负责火化我。他给我洗净血迹换衣服时,发现竟然是一个又白又嫩的美女,顿时产生了邪恶之心。他竟然产生了奸尸的欲望。在他发泄兽欲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睁开了眼睛!他惊叫道:“活的!竟然也还是活的!”他吓惨了,可他似乎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了。他把我收为性奴,在他私建的小地窟里,我度过了最后的时光。而在他的那个小地窟里,据他说,先后收过七八个性奴,都是与当官的有关而未死送火化的。而他往往是接到新的,就把旧的送去真的火化了。
    我听得耳朵都鼓了起来: “腐败真是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有词为证:
   
    天仙子
    帘寒春愁过莹影,一脉冤酸心难宁。
    都道女孩好风景,姿未定,已归命。还是在花开时令。
   
    香山有情怀不幸,谁来记载这昏瞑。
    未曾拍案已惊悚,人无应,鬼驰骋。玉楼空道几番晴。
   
    ----未完待续---
(2011/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