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艾鸽文集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缀满紫罗兰花的连衣裙在水中漂落,里面包裹着一个17岁女孩子的身躯。她原是校园里“校花”,因喜欢穿缀满紫罗兰花的连衣裙,常被人们称呼为紫罗兰。用魔笔点刷了她的芳名后,她飘然而至。她确实很美,眸波里的那种鲜澄依然荡漾着,苹果脸上光鲜水滑,柳树般的腰身摇曳着。可她竟然也是女鬼!
   
    我的目光与她的目光对撞时,她迅速闪开了。长睫下似乎挣扎着无尽的苦楚。我说明了来意,期望她配合采访,并答应就用化名:紫罗兰。她的叙述断断续续,总被泪水阻塞。整个轮廓还是浮现了出来。那年,她刚满17岁,升为高中二年级。是个农村女孩,因相貌和身材出众,被誉为“校花”。可碰上了乡下大旱灾,粮食收不上来,父母无钱交学杂费。她也心急如焚。一天,一位教务人员得知她的难处后,告诉她:有位官员那里可以借到5000块钱。她便随教务人员去见那位官员。一路上还想:我命真好,碰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官了。到了那官员的府上,才知就是本县县太爷。县太爷利索地拿出5000块钱,并说:“这送给你的,不用还的。” 紫罗兰觉得蹊跷:天下那有那么好的事!
   
    她不知所措。这时那位教务人员终于开诚布公地告诉她:“收下吧,这是卖处的钱。”
    紫罗兰惊得眼珠要掉下来:“卖处?!”教务人员答日:“是的,卖处。” 紫罗兰一开始死活不肯,教务人员却威逼利诱,一会说再交不上学杂费就得停学,无法毕业。一会说这5000块钱可以解决你目前的所有生活问题,还减轻了父母的负担。“听老师的话!”这时父母每次的叮嘱。死磨几个小时后,教务人员最后还说:“你留着给男朋友,而他能给你什么?我们这里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他顶多多说几句‘我爱你!’” 紫罗兰防线崩溃,收下了这5000块钱。当县太爷肥大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时,她就萌生了后悔之心。更恐怖的事还在后面。她发现县太爷满足性欲后,还拔走了她的几根阴毛。她好生奇怪:“你这是干什么?” 县太爷打开一个镶着金边的盒子,得意地:“我干过的每个处女,都得留几根阴毛在这里,我给你们都编了号码,记上了名字。你看看,认得出你的同学来吧!” 紫罗兰果然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女生名字。她返回时觉得脚有千斤重。
   
    一天, 她和一个同班女生为打扫校园的事发生矛盾。那女生很刁横,要紫罗兰代她打扫属于她分管区域的卫生。双方吵架后,那女生什么脏话都骂得出来。紫罗兰脸色发青:“你还要不要脸?” 那女生鼻子哼了一声:“我是不要脸。可你这朵校花,阴毛不也留在人间镶着金边的盒子里了吗?”当时,周围还有其他人。紫罗兰听后扭头就走。最糟糕的是,一个长期追求她的很不错的男生,后来也听到了风言风语。在一次放学路上,堵住她问:“听说你已经卖了处,是真的吗?”他希望得到的答复是:“那是谣言,根本不可能!”而紫罗兰当时没想到他会怀疑自己,竟也恼羞成怒:“身体是我自己的,我卖不卖处光你什么事?”那男生听她这么说,便更信了,挥拳打了过去,骂出了世界上最难听的话。不久,紫罗兰又感觉下体不舒服,她开始怀疑那县太爷有性病。种种压力和羞耻,吞嚼着她的心。后来,在越来越多的异样的目光中,她发现自己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一天夜晚,她留下遗书,穿着自己最心爱的缀满紫罗兰花的连衣裙,投入了距离校园不远的野马河中。
   
    她说到这里,用询问的目光望着我,她想知道些什么?我告诉她,你自杀后,县太爷买处案也爆了光,据经办人说,这种事例在全国并非绝无仅有。县太爷贪污了数百万救灾资金用来买处,因为他相信和处女性交可以采阴补阳。他还狡辩说:这是换了一种方式把钱转给了老百姓。采访完毕,紫罗兰眼角挂泪叶飘而去。有词为证:
   
    祭天神(中吕调)
    叹青春无数凄哀歌。世无道,几多昼春都惊破。少艾官府归来,残香伴衾卧。
    恣狂踪迹皆人祸,愁深裹。孤寂花,命归落。
   
    更有那、死神怀中过。望青天,天轻弃,谁来判罪错。
    校园梦、烟灭雾坠,如何秋波,再度韶光,还曾经仙荷。
   
(2011/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