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近代中国缅甸恩怨]
BURMA-缅甸风云
·将军们在老挝东盟会议大开支票
·要 Federal 缅甸联邦制,不要分裂!
·掸族民主联盟SDU的声明
·缅军迫停战军缴械
·Burma’s 'Exchange arms for peace'
·“仰光爆炸案”KNU声明
·KNU Statement on Bomb Attacks in Rangoon City
·仰光爆炸案面面观
·中缅边镇鸦片产区走透透
·缅甸停战组织被分而治之
·对掸邦民族军与南掸邦军合并之声明
·STATEMENT ON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 AND SHAN STATE ARMY MERGER
·组建无缅族在内的联邦
·Forming the Union without the Myanmar /Burman
·缅甸内战剑拔弩张
·缅甸军政府滥用种族主义
·Junta Uses Racism as Weapon against All Oppositions
·Declaration of the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
·掸邦民族军 的2005年18号声明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声明
·NLD’s demands on 15th anniversary of election victory
·缅甸迪巴荫惨案二周年声明
·Statement on Second Anniversary of De-pe’-yin Massacre
·缅甸掸邦掸族的心声
·对“建设性接触政策”盖棺论定
·The Last Nail in the Coffin of Constructive Engagement
·赛万赛谈缅甸现状
·Interview with Sai Wansai, General Secretary of SDU
·被世界遗弃的缅甸克伦尼族
·Karennis, the Forgotten People of the World
·缅甸流亡政府总理Dr.SEIN WIN的卫视讲话
·缅甸军政府成惊弓之鸟
·The Burmese Generals Are Wild Beasts!
·与掸邦独立领袖一席谈
·Talks With Hso Khan Pha Who Declared Shan Independence
·缅甸的第二次反法西斯斗争
·Burma Needs 2nd Anti-Fascist Movement
·Dr.Sein Win's Discourse on TV Conference
·缅甸群英会:盛温博士、萨尼博士、温教授
·RIPPLES Made by Premier Sein Win, Dr. Zarni & Prof. Win
·非正式国家人民代表组织”UNPO
·Unrepresentative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 UNPO
·缅甸众邦众族六月份动态
·Activities of Ethnic Parties and People of BURMA in June
·UNPO 第七届代表大会
·UNPO VII Condemns Burma's Fascist Junta
·缅甸军政府的累累法西斯罪行
·The Fascist Crimes of Burma's Junta
·UNPO Resolution on EU’s Arms Embargo against China
·UNPO要求欧盟对华禁售武器
·缅甸流亡政府NCGUB 7月26日声明
·NCGUB Press Release on July 26,2005
·第七次非缅族社区发展会议的声明
·Statement of the 7th Ethnic Community Development Seminar
·克伦族联盟KNU的各族平等斗争
·KNU's Struggle for Democracy & Equality of ALL Nationalities
·可敬的柏林日本妇女小组
·Respectable Japanese Women Initiative Berlin
·About KNU’s Aims, Policy and Programme
·克伦族联盟KNU的目标、政策与纲领
·Appeal to UN Security Council
·呼吁联合国安理会保护缅甸人民
·悼念恩师林丽华
·缅甸事件已呈请联合国安理会干涉
·A CALL FOR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缅甸华族致函中国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代表团
·Burma's Chinese Appeal to PR China's Permanent Mission to UN Security
·缅甸克钦邦停战组织之内讧
·No More Peace for Burma's Peace Groups
·缅甸华族致函英国: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干预缅甸
·Burma's Chinese Call England for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SDU敦促安理会干涉威胁和平的缅甸
·SDU’ s STATEMENT On “Threat To The Peace: A Call For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安理会、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缅甸华族
·Burmese case at the UNSC: A Silver Lining
·来世不要这地狱!
·NEVER SUCH HELL IN NEXT LIFE!
·缅甸政党纷纷声援"报告书" (续)
·Endorsements from Burma's Democracy & Ethnic Forces (continue)
·欧盟的缅甸战略
·An EU strategy for Burma ?
·Annihilate Burma’s Poverty & Inequality
·消灭缅甸的贫穷与不平等
·美国国防专家看中缅关系
·Beckoning Burma
·缅甸搬迁军政总部与核能基地
·Burma Nuke Plant: Plains to Hills
·貌强:缅甸民主社团上书荷兰外交部
·貌强 :BDC-NL Appeals Dutch Government for Burma Issue
·寻找中国的同情与支持
·貌强: Seek China's Support
·缅甸国内外情势的阴阳转化
·貌强: Burma's Situation and Taiji's Yin & Yang
·布什会见缅甸掸族巾帼英雄蔷冬
·貌强:Bush met Charm Tong, The Shan Heroine of Burma
·貌强:A Burmese Confesses to Oppressed Ethnic People & My Comment
·貌强:一缅族向众原住民忏悔与我的答评
·Win教授、洋学者、貌强座谈缅甸问题
·貌强:Prof. Win's An Attempt on Jigsaw Puzzle
·貌强:缅甸将军们为保权而一意孤行
·貌强: SDU & USA Condemn Burmese Junta’s Sentence on 8 Shan Leaders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中国缅甸恩怨


   ——温教授与貌强对谈记——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老同学老战友温博士(Prof. Dr. Kanbawza Win) 是清迈大学教授,欧洲委员会欧洲学院亚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学者,流亡美国的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的前顾问,亚洲论坛的助理编辑,缅甸文摘的赞助者。
   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奈温军政府一党专政时期(1962-1988),
   温博士曾在外交部工作。
   他嫉恶如仇,看不惯缅甸独裁将军们倒行逆施、作威作福。
   他是掸族克伦族混血儿,无法容忍缅甸军队与将军们大缅族主义高高在上,唯我独尊。
   他崇尚民主、人权、法治、真正联邦制,无比愤怒缅甸独裁将军们以缅甸社会主义为名,大搞一党专政愚民政策;以国家民族团结为借口,大权独揽——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最近,缅甸军队支持的登盛政府说“由于是民选政府,要顺应人民要求——爱护母亲大江,在任期内誓不建密松水坝”!
   温教授就写文章对此举大加赞赏,另一边大骂中国人唯利是图。
   我是缅甸华族——中华民族一支,缅甸联邦一分子, 跟他一样希望缅甸联邦加速走向国家民主、民族平等和人民自由的世界文明主流方向。听他骂娘似的——顿觉里里外外不是人!
   虽然温教授一再声明不是骂我,
   我还是晕头转向——不知悲痛恼怒中国人唯利是图呢,还是不满他没礼貌——在华族面前大骂炎黄子孙。
   我认为有必要和所有炎黄子孙,共同坚持老祖宗的古老文化:
   1.为人处世心胸要宽,气量要大,要日三省吾身。
   2.对诤友批评“有者改之,无则加勉”。
   兹把我与温教授有关中缅恩怨谈话内容写出来,供天下中华民族炎黄子孙——尤其中国人参考。
   以下强=貌强,温教授=温。
   强:你最近好像对中国很有意见。
   温:我是实事求是,没有偏见。
   知道吗?大独裁者丹瑞大将,2005年6月在印尼雅加达亚非会议上和胡锦涛
   谈密松水坝建设,并心花怒放地答应要把密松电站所产电源,全卖给中国换取
   外汇。
   强:说明丹瑞和高级将官对中缅专家的勘察报告没有意见。
   温:其实丹瑞和高级将官都认为该水坝对缅甸人民害多于利。但既然丹瑞大独裁头
   头决定建,决定卖,决定大赚滚滚外汇,高级将官就像周恩来对待毛泽东的所
   有独断独行一样——不敢出声。
   强:丹瑞大将要建坝,我窃以为是一石四鸟:
   1.进攻、铲除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果敢区是明朝末年追随明朝皇帝的臣民与当地非缅族原住民开发的,1897年被划入大英帝国的缅甸殖民地。果敢领导人彭家声坚决反对歧视缅甸华族,坚决反对改编果敢军为缅甸军队控制的”边防军”。
   2.驱逐建坝所在地的克钦族人民,让他们与克钦独立军断绝军民鱼水关系。
   3.密松水坝发生问题,死伤受害的是克钦族人民。大缅族主义将军们与军队山高
   皇帝远。
   4.果敢军、勐腊军、佤邦联军、克钦军等非缅族力量都亲华。建设水坝必须大量拆迁驱逐敌对的边疆民族,让他们——尤其克钦族迁怒于中国,以恶化他们跟中国的亲密关系。
   所以,中国一再提出:为了繁荣缅甸经济与边贸,提高边民生活质量,中国需要中缅边区和平安宁。
   温:缅甸军队当耳边风——
   它先铲除了彭家声,制造了大量难民逃亡中国。再向勐腊军、克钦军动手,
   又制造了大量难民逃亡中国。
   据说中国威胁在联合国安理会不再偏护他了。丹瑞才大惊,急忙派瑞曼带队去中国,结果签订了三大意向书:
   1.密松水坝工程。
   2.由孟加拉湾经若开邦直通中国云南省的油气管道。
   3.经济与技术合作项目。
   强:搞活边贸,发展经济、水利、电能、交通等建设,对开发边疆与提高人民生活 ,你不认为起关键作用吗?
   温:缅甸独裁将军们完全为巩固其独裁统治而出卖国家民族利益。
   缅甸人民最害怕这北方巨人——缅甸人民永远不会忘记1967年中国大使馆鼓
   动华侨学生戴毛泽东像章,要在缅甸搞文化大革命。
   强:我是当年缅甸排华受害者,我家无辜被烧被抢,老父老母幼小弟妹为免被暴徒
   杀害而到处躲藏。我当时在缅甸工业发展局工作,为缅甸工业发展贡献力量,
   也差点在下班回家路上被杀。
   既然知道中国文革是毛泽东亲自发动的,缅甸文革是中国大使馆亲自发动的,
   为何却拿手无寸铁、奉公守法、日夜勤劳工作、爱护中缅胞波友谊的缅甸华族
   出气?是否柿子专拣软的捏?我听“爱国缅族”自豪细述过他们如何烧杀抢劫仰光唐人街以及大城市华人店铺、住家,如何打骂华侨华人跪地求饶,洋洋得意看着华侨华人男女老幼惊慌失措,惶惶不可终日——“爱国缅族”自觉多威风!
   “反华英雄们”的那副洋洋自得状,我至今痛心难过——华缅两族瑞苗胞波一家
   亲的关系,全被中国极左路线和缅甸反华份子摧毁了。
   要知道:缅甸华族既然可欺可辱可杀,非缅族所有原住民只要不听话,不也可格杀勿论吗?——此歪风邪气不可长也!
   温:知道吗?缅甸反华时期,中国通过缅共CPB,大量财力武力物力人力支助中缅
   边界佤族、果敢族、克钦族、掸族等反政府军,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改装变相
   侵入。缅甸军队死伤惨重。我当时在军政府Public Works Corporation工作,被派去检查滚弄大桥,因而被他们围困过。目前不少改穿民服当大官的退伍将军们当年跟我并肩作战过——他们现在完全忘却为国牺牲的昔日战士战友们了。
   当今穿军装或民服的缅甸将军们,完全知道中国通过缅共CPB支助边疆民族反
   对过他们。知道也是在中国的影响下,这些边疆民族反政府军才和缅甸政府签
   订停火协议,形成了果敢军、勐腊军、克钦军等众多停战集团——他们各自拥
   有自己军队,自主自治自己的特区,缅甸独裁将军们控制不了他们。
   强:你常说:大缅族主义统治阶级从1044年蒲甘王朝起,就大欺小、强凌弱,完
   全不平等对待非缅族原住民。
   老实说:非缅族原住民是缅甸二等公民,果敢华族是缅甸第三等公民,缅甸华
   侨华人是贱民。
   温:我在大学研究过汉学。老实说:中国垂涎于缅甸丰富的自然资源与战略地位。
   缅甸人民常说现代中国人“如果知道母亲额头内有金条,必然劈开取之”。
   现代中国人自己也爱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现代中国人吵架打架时,常互骂对方为“财迷心窍,六亲不认”“谋财害命,
   心狠手辣”“见钱眼开,认钱不认人”。
   这些道德缺陷都是现代中国人的共同天性。
   强:(“非我族类”的批评,“我族类”基本上听不进——于是冲口而出)
   教授之言差矣!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乃以忠、孝、仁、爱、礼、义、廉、耻为核心价值也。
   龙的传入常说“杀身成仁”“舍身取义” “天下大同”“正心、修身、齐
   家、治国、平天下”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以天下为己
   任”“钱财如粪土,友谊值千金”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五四运动打倒了孔家店,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批周公,孔夫子被臭骂为“丧家
   之犬”——文革是反文化反革命,它最彻底摧毁、颠覆了中国优良传统文化。
   据说当时本要破旧立新——创立张思德式“为人民服务”精神,白求恩式“国
   际主义”精神,雷锋式“破私立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用大庆铁人树立
   “工业学大庆”,用陈永贵宣扬“农业学大寨”………最崇高目标是“六亿
   人民皆尧舜”。
   但领导人阴谋阳谋窝里斗,政策反反复复,是非、善恶、正义非正义等标准今
   天这样,明天那样,后天又改……
   传统文化与信仰全毁了,新思想新作风又如儿戏,翻来覆去竖不起来——致使饥寒交迫、多灾多难的“六亿尧舜”精神空虚,不知不觉大学特学领导层的残酷斗争哲学,和尚打伞作风,假、大、空言行。
   70年代末改革开放后,“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成为当时一贫如洗的“八亿尧
   舜”所追求的唯一目标。勤奋人民劳动、睡觉之余、开口闭口“钱钱钱”——
   满脑子“金钱万能”“金钱万岁”,人生目标简化为唯钱是问,唯利是图。
   于是乎,神州大地大量生产、繁殖了脑满肠肥的贪官污吏,男女经济动物牛鬼
   蛇神到处爬行,大家阴谋阳谋弄虚作假、投机取巧、无孔不钻,伤天害理。
   于是乎,假货、假药、大头娃假奶粉、地沟油、假话、假笑、假仁、假义、假
   面孔、假证明……骗人、害人、坑人!
   唯利是图的医生、教授、技术人员、知识份子、企业家……横空出世。
   和平生产并大量复制出损人利己、丧尽天良的现世众生相!
   三年前,救人的彭宇反遭被救者誣陷——救人已变有罪了。
   前几天,两歲的女孩王悅悅被车撞死——行人不仅不救人,还争相回避;有
   18个人悠然走过,若无其事——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堪称“中国最先进人
   类”。
   呜呼!昔日礼仪之邦哟!竟然沦落为物欲横流,拜金主义盛行!
   哀哉!神州大地哟!竟然天地、道德、良心荡然无存!
   万分庆幸哟!昔日丧家之犬、千古罪人孔老二,现在摇身一变,又在全世界孔
   子学院传授中华文化了!四海内外中华民族炎黄子孙,对孙中山、蒋介石、刘
   少奇、中国赴缅远征军等,也实事求是、另眼相看了。
   温:乘缅甸内战内乱与被欧美制裁良机,中国企业携大量资金进入缅甸,去年已占
   外国总投资额的40%。中国可说已经成为经济帝国主义——他在联合国、国际
   社会尽力保护缅甸独裁将军专制制度,在缅甸加紧渗透与控制缅甸经济。中国
   领导人每次访问缅甸,总要求缅甸政府保护在缅甸的中国人与中国企业。
   强:(又冲口而出!)教授之言差矣!包括果敢族的缅甸华族、华侨华人并没受到
   中国保护呀!
   还是说说你对密松水坝停建的看法吧。
   温:你我知道缅语密松意即两河汇流之处。在这里梅开江与美丽开江汇流为缅甸母
   亲河伊洛瓦底江,浩浩荡荡南下——这是地理。
   登盛总统停建密松水坝之事,缅甸新闻出版检查与注册局不敢声张。水坝离
   主要地理断层不到100公里。如果水坝遭到地震破坏,大大祸国殃民呀!不
   是人命关天吗?——这是技术方面。
   密松工程计划已经拆迁了成千上万非缅族原住民,还需要继续拆迁——要建造
   面积大过新加坡国的766平方公里的大水库呀!
   贯穿全国的母亲河——不仅上游的克钦族等非缅族原住民,中游下游的千千万
   万各族人民生计,无不大受负面影响——这是社会、环境巨大问题。
   密松水坝可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它激发大缅族与非缅族原住民的矛盾。
   强:电力部长Zaw Win不是说水坝无论如何一定要建吗?
   温:他一幅奴才相——只懂唯唯诺诺遵命行事!环保与森林部长Win Tun 也是唯
   命是从的奴才!第一第二工业部长Soe Win还算不错,他出声问“这工程计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