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张三一言
·现代赵高吴邦国践踏基本法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包装的奴隶国和赤裸的奴隶窑
·窥视中共的脸色,护主心切,曲笔行文
·贴上画皮,作伥永远有理?!
·第一篇: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一
·第二篇:精英贵族欲独占维权民运资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二
·第三篇:精英贵族打压草根的道德分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三
·第四篇:草根不应反精英──《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四
·第五篇:“思想对决”的效果估测──《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五
·共党民主减量,民间民主增量
·中新社兜售十七大“民主”广告
·望明君恩赐:十七大民主增量
·胡锦涛的“民主”坦白陈词
·胡共胡施阻延术
·汪兆钧现象
·汪兆钧现象的阴暗角
·张鹤慈恶意曲解和诬陷汪兆钧“否定游行权利”
·中国没有改良派,只有改良鼓吹派?[评吕洪来的改良论]
·看清并欢迎新华社演民主假戏
·自由先于民主──给中国民主的一剂毒药
·中国发展的一条绝路──先自由后民主
·先自由后民主”──一种幻想共产党恩赐民主梦呓
·需要,是民运维权合作的大理由
·是帮派分裂和毁坏中国维权
·胡锦涛为什么敢强化镇压?
·说真话要抗拒假话和另类真话
·说真话运动所指向的目标
·清算波共,要不要清算中共?
·政治维权是中国必由之路
·谈谈台湾的正面民主经验
·民主英雄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
·未必没有取代共产党的势力
·论中国民主门槛
·是民主令马英九狂胜
·我为什么要支持民进党
·对王光泽先生在香港演讲的点滴评议
·命中注定:周群永远是“边缘派”
·共产党能进步吗?--读邓焕武“降半旗志哀当予肯定”一文有感
·省独思潮与联邦制
·如果邓玉娇杀的邓贵大是民工…
·从邓玉娇是什么派说开去
·六四学生要推翻共产党还是要它改正错误?
·告别革命是什么思维?
·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中国两个掌权党
·佳.娇个案可否改变共产党政权和制度?
·民意为什么会从无到有,由弱趋强呢?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
·回应mzxtd(穆正新)的“硬骨头”
·胡锦涛为什么要保护芝麻官?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
·施化,你说什么啦?
·“逢共必反”三解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统一思想,对还是错?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
·如何解读统一、自治、独立
·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
·“革命”之詞可棄,“革命”實不可癈
·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校正版)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粗略构想
·有造謠的自由!對嗎?
·有造謠的權利!對嗎?
·這就是官民關係!
·對王希哲“60黨慶”觀後感想的感想
·顛覆你的思想:言論自由‧造謠自由
·這就是官民關係!
·義務御用文人終結(?)
·至今無人能駁倒: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無人敢直面“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造反本相
· “不滿→造反”:改專制朝換民主代
·革命、造反出民主是政治常态
·施化力证暴力出民主
·民主革命是有效而应该坚持采用的手段
·如何營建良好討論氣氛
·简单道理:承认和维持台海现状,就是一中两国
·尊孔未必败,反孔批儒未必胜
·人類命運得益於希望而存續
·反革命现发症︰中国社会的流感病
·刘晓波被判重刑了,怎么办?
·被蓄養的豬,只有自由多少問題,沒有有無問題
·08憲章、劉曉波等,我在肯定支援前提下批評錯 (外一篇)
·清算和解道路
·张三一言郑重重申政治立场(另一篇)
·自由的多少和有无的四点识别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
·请有神论者尊重无神论者──有请封从德
·請胡平解釋徐友漁08憲章觀點
·答洪哲勝:暴力也可建立民主
·我沒有敵人?我有敵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张三一言
   
   

   看了曾节明的《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大文,有所感触,遂作一文。
   
   我扪心自问,要做到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他人,所以,我反对歧视,我也适当地容忍歧视。
   
   我出生在华土(着)杂居地,也是华土都受治于外来人之地。
   作为华人,包括我有没有歧视他族?
   
   有! “马来鬼”(今天听不到了)、“番鬼” 是华人宣诸于口的歧视。心里认为他们低唐人一等,不在话下。就我所在的北婆罗洲而言,中国人与马来人之间分离性较强。;与土著(“番鬼”鲁逊人)较溶合,之间通婚的也有一些;我曾生活在纯鲁逊人村(Kampong),全无歧视或被歧视的感觉。因为华人有文字有学校…鲁逊人没有,这一差别多少在心理上出现一些歧视,但是双方都能容忍,鲁逊人或华鲁混血子女到华校读书也没有异族不相容的感觉。
   
   但是,到马来人居住地,就有被歧视的感觉。这大概他们也有文字文化学校之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宗教信仰差别,加上他们自认为是主人,华人是外来人,所以歧视。对这类歧视,我比较难接受。
   
   在香港,亚差阿三的,原本就是歧视称谓,现在多少还有一些歧视。原本“鬼老”叫法也是歧视之词,可是,这个鬼老指的是英国等西人,他们在香港是人上人,样样比华人强。内容实质强于词性,经时间演变,“鬼老”成了褒意词了。电视台曾经有一个娱乐节目,内容是“我是鬼老”,由一西人自表,这时的鬼老变成可敬可亲的物件了。
   
   所以,我觉得,不同族人间发生存在轻微歧视(尤其是内心不外露的)是难免的,也是可以也应该容忍接受。
   
   就我有限与外族人接触所得直觉,好像汉人歧视外人观点很强。不但是歧视外族人,连同族间地区方言不同者也受歧视。广东人口中的“北老”、“lausong──老兄”,非广东人口中的“老广”初始或多或少也是存在歧视成分的。
   
   此外,黑鬼、摸啰差、泼妇、老举嫲…至今还能听到。
   
   所以,我觉得汉人反种族歧视、地区歧视、性别歧视很重要。
   
   回顾我懂事以来到今天,种族、肤色、性别歧视总的趋向是淡化、弱化。
   
   最后想提一下。我觉得共产党的少数民族优待政策,是反向歧视;其为害现已经呈露。
   
   张三一言 20110909 香港
   
   
   
   另一篇:谈谈气度
   
   
   张三一言
   
   
   谈谈我的气度。虚怀若谷说「佩服张三先生的胸襟气度」。其实我的气度是很有限的。过去,我与共产党辩护士争论时,绝不讲气度;只是现在可能年老了,火气没有那么大了。
   
   火气虽没有以前大,但是还是有。例如对张鹤慈,我可不留情。
   
   另外,以下的不知是不是属于火气问题。
   
   我对一些蚂蝗(水蛭、湖蜞)跟帖很讨厌;不看,更不要说回帖了。
   
   对一些造谣帖,例如,说我申请过两次加入笔会不被批准,因而仇视笔会(很巧,正好是两度被邀入笔会被我婉拒──不是看不起笔会,是我早就决意不参加任何组织);例如,说刘晓老婆画的刘晓波搞笑画是我丑化刘的画…对这类东西,我也只一笑了之,没有反驳、澄清。
   
   对一些好为人师、包教晓们总是摆出一副大学教授教幼儿园儿童脸孔,也很讨严;但是对他说的还是要听,因为这些人还是有料的,只是面目有些可憎而已。总之,别人只要是说出事实,说出道理,而不是无理取闹,我就听。
   
   这就是我很有限的气度。
   
   
   张三一言 20110909五 香港
   
   
   
   
   另二篇:小谈人生
   
   
   张三一言
   
   
   我人生比安定者不安定,比不安定者安定。
   
   我有所要求有所不要求。对独立人格极之执着,对反专制极权无法放弃;对物质生活颇为淡漠。
   
   所谓对物质生活颇为淡漠,是在日有三餐夜有一宿、冬可保暖夏可避炎条件下所言。我所说的保持独立人格是在有这个条件下的保持;在这个条件下其它东西或可不取之,例如不追求稿费。因为这样牺牲并不大,大不了少上几次酒家吃晚饭罢了。我没有胆量说宁饿死也不屈服的豪言壮语。我只能做到有条件的无欲则刚。
   
   我这里是生活闲谈。我六十多岁停止工作以来,生活过得很愉快满足。比如说吃东西,除了不愿吃地瓜、不能吃辛辣、受不了臭豆腐等等之外,觉得样样食物都很可口好吃。比如说,我经常和一位朋友上茶楼饮茶,有时碰上一道欠佳菜肉,这位朋友总是皱起眉头,以否定态度,受罪地吃了这一顿。而我,只是觉得这道餸只是比最好的有些缺陷而已,所以,还是享受了美的一顿,尽管不那么完美。这大概就是常言说的知足常乐。
   
   反正是闲谈,为甚么我不愿吃地瓜?说来心酸。日本时代,家缺米粮,“地瓜代”,吃多了,反胃。小孩的我,盛饭时只挑饭不要蕃。但是,我发现妈妈专捡地瓜吃,我流泪了(写到这里我无法禁得住老泪再流)。之后我只好硬着头皮吃地瓜。再之后,闻到地瓜味我就不舒服。
   
   再谈谈流泪。我本来与多数人一样,非遭遇极悲伤事,不会流泪。但是,8964那一天,我整天看电视台的北京屠城新闻,痛哭了一天。后来我发现,是从那一天起,我只要受到一点轻微的悲伤刺激就会流泪。有人说我这是一种精神病。算了,就让它病到最后那一天好了。
   
   拉杂乱谈,浪费大家时间。多请包涵。
   
   张三一言 20110906二 香港
(2011/09/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