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张三一言
·一無是處的共黨說:吾黨有一是
·對敵人,一個也不寬恕!
·反正義報復的暴易暴論
·有一種正義是報復正義
·讀網隨感錄五篇
·習近平因沒有自信而禁七講
·不能以魔鬼置換維護正義的法官(+4篇)
·六四之後,唯通革命
·香港獨立和中華邦聯(+四篇)
·習近平會不會實行政改?(+3篇)
·只有獨裁才能民主
·對共產黨來說,這是一個極嚴重的警告。
·簡論論主權力和次權力制衡(四篇短文)
·陸台港三地政治演變時間表和路綫圖
·誰給民眾自由?
·從消極・積極自由說到知識
·從食狗肉說開去
·事實是:護憲政就得反憲法
·說說『日本滅亡中國』
·習共詞典中的“群眾”
·且看習近平整四風的把戲
·【政治ABC】民主管權不管錢
·謊言的道德、立場
·謊言的道德、立場
·平等新議:上位平等 知識下傳
·共反共和非共反共
·習近平半年秀出甚麼理論思想?
·習近平思想理論是甚麼貨色?
·認識兩條鬥爭路綫+批評階級民主
·沒有民主何來公民?
·習近平是第二蔣經國?
·習薄黨鬥雜談
·好政府和公民抗命
·憲政目標:根除共黨制度、政權和意識
·如何瓦解一黨專政社會基礎?
·用真话否定共产党伪史和假现实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精英调教民众?
·政府合法性之我见
·有压迫就有反抗的道理
·貴族平民和貴族精神
·真貴族階級,假貴族精神
·讚頌出來的貴族精神
·子虛烏有的多數暴政
·王希哲如何推動民主?
·人學不同於物學
·舉普世憲政打普世民主
·以暴易暴論是何物?
·剖析“既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
·思考:暴力是非暴力之母
·民主功業煌煌業跡在在
·“和平理性非暴力”變成極端主義
·唯民主長治久安
·多數決定比少數決定更合理更正確
·能者必定與多數對立?
·多數人決定的錯誤
·明天的香港圖像
·人人都可以掌握宇宙真理
·沒有極權內兩派出民主之事!
·極權下的公民?
·香港,在無煙無火的激戰中
·兩種協商民主
·現代化包裝的奴隸制度
·惡政需要用謊言維護
·沒有“虛黨共和憲政民主”制度
·民主產生於多主
·民粹禮讚
·中國毛式新基督教徒與教皇對著幹
·請毛式新基教徒清醒一些
·共產黨專政本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共產黨的思想緊繃運動
·用事實邏輯說共產黨正派
·簡單的事實和道理
·共產黨的群眾路綫
·“煽動別人去當炮灰”,何罪之有?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六四是屠殺+反對求黨平反六四
·發揚六四民主精神+談談擁護好領袖
·反民主運動
·有壓迫無反抗論
·過時朽曲土豪頌(+1篇)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张三一言
   
   

   看了曾节明的《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大文,有所感触,遂作一文。
   
   我扪心自问,要做到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他人,所以,我反对歧视,我也适当地容忍歧视。
   
   我出生在华土(着)杂居地,也是华土都受治于外来人之地。
   作为华人,包括我有没有歧视他族?
   
   有! “马来鬼”(今天听不到了)、“番鬼” 是华人宣诸于口的歧视。心里认为他们低唐人一等,不在话下。就我所在的北婆罗洲而言,中国人与马来人之间分离性较强。;与土著(“番鬼”鲁逊人)较溶合,之间通婚的也有一些;我曾生活在纯鲁逊人村(Kampong),全无歧视或被歧视的感觉。因为华人有文字有学校…鲁逊人没有,这一差别多少在心理上出现一些歧视,但是双方都能容忍,鲁逊人或华鲁混血子女到华校读书也没有异族不相容的感觉。
   
   但是,到马来人居住地,就有被歧视的感觉。这大概他们也有文字文化学校之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宗教信仰差别,加上他们自认为是主人,华人是外来人,所以歧视。对这类歧视,我比较难接受。
   
   在香港,亚差阿三的,原本就是歧视称谓,现在多少还有一些歧视。原本“鬼老”叫法也是歧视之词,可是,这个鬼老指的是英国等西人,他们在香港是人上人,样样比华人强。内容实质强于词性,经时间演变,“鬼老”成了褒意词了。电视台曾经有一个娱乐节目,内容是“我是鬼老”,由一西人自表,这时的鬼老变成可敬可亲的物件了。
   
   所以,我觉得,不同族人间发生存在轻微歧视(尤其是内心不外露的)是难免的,也是可以也应该容忍接受。
   
   就我有限与外族人接触所得直觉,好像汉人歧视外人观点很强。不但是歧视外族人,连同族间地区方言不同者也受歧视。广东人口中的“北老”、“lausong──老兄”,非广东人口中的“老广”初始或多或少也是存在歧视成分的。
   
   此外,黑鬼、摸啰差、泼妇、老举嫲…至今还能听到。
   
   所以,我觉得汉人反种族歧视、地区歧视、性别歧视很重要。
   
   回顾我懂事以来到今天,种族、肤色、性别歧视总的趋向是淡化、弱化。
   
   最后想提一下。我觉得共产党的少数民族优待政策,是反向歧视;其为害现已经呈露。
   
   张三一言 20110909 香港
   
   
   
   另一篇:谈谈气度
   
   
   张三一言
   
   
   谈谈我的气度。虚怀若谷说「佩服张三先生的胸襟气度」。其实我的气度是很有限的。过去,我与共产党辩护士争论时,绝不讲气度;只是现在可能年老了,火气没有那么大了。
   
   火气虽没有以前大,但是还是有。例如对张鹤慈,我可不留情。
   
   另外,以下的不知是不是属于火气问题。
   
   我对一些蚂蝗(水蛭、湖蜞)跟帖很讨厌;不看,更不要说回帖了。
   
   对一些造谣帖,例如,说我申请过两次加入笔会不被批准,因而仇视笔会(很巧,正好是两度被邀入笔会被我婉拒──不是看不起笔会,是我早就决意不参加任何组织);例如,说刘晓老婆画的刘晓波搞笑画是我丑化刘的画…对这类东西,我也只一笑了之,没有反驳、澄清。
   
   对一些好为人师、包教晓们总是摆出一副大学教授教幼儿园儿童脸孔,也很讨严;但是对他说的还是要听,因为这些人还是有料的,只是面目有些可憎而已。总之,别人只要是说出事实,说出道理,而不是无理取闹,我就听。
   
   这就是我很有限的气度。
   
   
   张三一言 20110909五 香港
   
   
   
   
   另二篇:小谈人生
   
   
   张三一言
   
   
   我人生比安定者不安定,比不安定者安定。
   
   我有所要求有所不要求。对独立人格极之执着,对反专制极权无法放弃;对物质生活颇为淡漠。
   
   所谓对物质生活颇为淡漠,是在日有三餐夜有一宿、冬可保暖夏可避炎条件下所言。我所说的保持独立人格是在有这个条件下的保持;在这个条件下其它东西或可不取之,例如不追求稿费。因为这样牺牲并不大,大不了少上几次酒家吃晚饭罢了。我没有胆量说宁饿死也不屈服的豪言壮语。我只能做到有条件的无欲则刚。
   
   我这里是生活闲谈。我六十多岁停止工作以来,生活过得很愉快满足。比如说吃东西,除了不愿吃地瓜、不能吃辛辣、受不了臭豆腐等等之外,觉得样样食物都很可口好吃。比如说,我经常和一位朋友上茶楼饮茶,有时碰上一道欠佳菜肉,这位朋友总是皱起眉头,以否定态度,受罪地吃了这一顿。而我,只是觉得这道餸只是比最好的有些缺陷而已,所以,还是享受了美的一顿,尽管不那么完美。这大概就是常言说的知足常乐。
   
   反正是闲谈,为甚么我不愿吃地瓜?说来心酸。日本时代,家缺米粮,“地瓜代”,吃多了,反胃。小孩的我,盛饭时只挑饭不要蕃。但是,我发现妈妈专捡地瓜吃,我流泪了(写到这里我无法禁得住老泪再流)。之后我只好硬着头皮吃地瓜。再之后,闻到地瓜味我就不舒服。
   
   再谈谈流泪。我本来与多数人一样,非遭遇极悲伤事,不会流泪。但是,8964那一天,我整天看电视台的北京屠城新闻,痛哭了一天。后来我发现,是从那一天起,我只要受到一点轻微的悲伤刺激就会流泪。有人说我这是一种精神病。算了,就让它病到最后那一天好了。
   
   拉杂乱谈,浪费大家时间。多请包涵。
   
   张三一言 20110906二 香港
(2011/09/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