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张三一言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
·请有神论者尊重无神论者──有请封从德
·請胡平解釋徐友漁08憲章觀點
·答洪哲勝:暴力也可建立民主
·我沒有敵人?我有敵人!
·民主與經濟發展、人的素
·給無敵人派說“有敵人”
·是沒有敵人還是害怕敵人?
·政治領袖沒有個人觀點與立場
·放諸四海而皆惡的“普世原則”(外一篇)
·
·“沒有敵人”面面觀
·戲謔戴帽李逵目中無敵
·洪哲胜如此认定没有敌人,有甚么好处?
·沒有敵人派的挫左銘
·“民主沒有敵人”是偽理論
·還原“楊佳抗暴”爭議之真相(答洪哲勝)
·胡平民运思想:有敌人,对敌斗争
·胡平发动革命了
·無敵人?愛敵人?有敵人恨敵人!
·中國民主化會右派專政?
·達賴表現柔弱才受到普遍尊重嗎?
·代拟无敌派响应《面对“鳄鱼”--名人旧语重温》
·我支持達賴和平抗暴的理由
·談談某些沒有敵人派的誠信和良心
·病中,僅答路可見:反劉曉波還是反共
·王希哲的“中共陣營第九個花瓶党”高論
·暴力是民主的催生婆
·中國革命,是甚麼
·革命罪名:不理性、暴力、屠殺
·胡平的觀點分裂症
·退E風波的啟示
·到底是批劉曉波還是有敵無敵的觀點爭論?
·暴力不能建立民主制度?建立了也沒有用?
·退E行動與表達權利(涉有敵、無敵)
·三組多個十個有敵無敵的評語
·法治可以取代民主!
·有沒有敵人爭論在思想史的地位
·這個世界是沒有一個人不可以批評的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
·與楊光討論:極權之下無改良
·[再與楊光討論] 革命不是必須,而是無奈
·千人下跪,怎麼看?
·革命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
·我是口頭革命派?
·楊光貶低民主無方
·令人迷惑、極應關注的溫家寶現象
·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和楊光第三次討論:極權無憲政
·言論自由就是不可以.不應該反駁批評
·心中沒有美國黑奴才能讚頌華盛頓
·言論自由:保護魔鬼言論的權利
·支持溫家寶還是反對溫家寶?
·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
·批评产党就是追求完美的乌托邦制度和政权
·由劉建安罵娘引起的言論自由話題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0年不願忘記而重貼】
·六四21周年,提出反對民眾使用暴力二原則
·和楊恒均討論中國人為什麼不遵守遊戲規則?
·中国民主化的三条道路
·拿出證據來!
·洪哲勝的“潑男駡街”
·熱兵器時代暴力革命成功了!
·中国是暴力革命的沃土
·溫和派激進化舉隅
·韓一村《維權語錄》註批
·小评韩一村的“痞子、无赖”大讨论
·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答鄭義:我的大漢族主義觀
·陳雲:民主就是不包容
·民意是甚麼
·韓一村的真理
·口頭革命派是民主力量之一
·改良派最致命的是“合作,不反抗”
·這樣理解共產黨
·中共“進步”齊齊睇
·一千零二夜譚──中共與民主反對派妥協
·共产党长命之一视角
·是虎噬人還是人馴虎?(四篇)
·評洪哲勝非暴力變革中國的觀點(另一篇)
·“永遠站在弱者這一邊”探識
·胡平強行代表別人意願
·骂猴者有制猴权时会杀猴吗?
·中国为甚么专制万岁?
·暴力還是非暴力能吸引國內民眾?
·请刘路不要搞内斗、分裂
·谈谈“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
·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关切偷改共享文章
·删除刘晓波的美共内容是件大事
·请问胡平:中国有两个共产党吗?
·与茅于轼商榷,城管打人是共产党本质的延伸
·我讀不懂劉曉波
·让历史判断美共879个字会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
·廖天琪做稳了得意文人
·劉路護黨心切
·別人反駁不了,張裕自我打倒
·澄清无敌论的几个问题
·查建国的没有敌人和胡平的没有敌人
·为甚么反对刘晓波?
·中国知道分子何以劣于西方知识精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张三一言
   
   

   看了曾节明的《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大文,有所感触,遂作一文。
   
   我扪心自问,要做到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他人,所以,我反对歧视,我也适当地容忍歧视。
   
   我出生在华土(着)杂居地,也是华土都受治于外来人之地。
   作为华人,包括我有没有歧视他族?
   
   有! “马来鬼”(今天听不到了)、“番鬼” 是华人宣诸于口的歧视。心里认为他们低唐人一等,不在话下。就我所在的北婆罗洲而言,中国人与马来人之间分离性较强。;与土著(“番鬼”鲁逊人)较溶合,之间通婚的也有一些;我曾生活在纯鲁逊人村(Kampong),全无歧视或被歧视的感觉。因为华人有文字有学校…鲁逊人没有,这一差别多少在心理上出现一些歧视,但是双方都能容忍,鲁逊人或华鲁混血子女到华校读书也没有异族不相容的感觉。
   
   但是,到马来人居住地,就有被歧视的感觉。这大概他们也有文字文化学校之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宗教信仰差别,加上他们自认为是主人,华人是外来人,所以歧视。对这类歧视,我比较难接受。
   
   在香港,亚差阿三的,原本就是歧视称谓,现在多少还有一些歧视。原本“鬼老”叫法也是歧视之词,可是,这个鬼老指的是英国等西人,他们在香港是人上人,样样比华人强。内容实质强于词性,经时间演变,“鬼老”成了褒意词了。电视台曾经有一个娱乐节目,内容是“我是鬼老”,由一西人自表,这时的鬼老变成可敬可亲的物件了。
   
   所以,我觉得,不同族人间发生存在轻微歧视(尤其是内心不外露的)是难免的,也是可以也应该容忍接受。
   
   就我有限与外族人接触所得直觉,好像汉人歧视外人观点很强。不但是歧视外族人,连同族间地区方言不同者也受歧视。广东人口中的“北老”、“lausong──老兄”,非广东人口中的“老广”初始或多或少也是存在歧视成分的。
   
   此外,黑鬼、摸啰差、泼妇、老举嫲…至今还能听到。
   
   所以,我觉得汉人反种族歧视、地区歧视、性别歧视很重要。
   
   回顾我懂事以来到今天,种族、肤色、性别歧视总的趋向是淡化、弱化。
   
   最后想提一下。我觉得共产党的少数民族优待政策,是反向歧视;其为害现已经呈露。
   
   张三一言 20110909 香港
   
   
   
   另一篇:谈谈气度
   
   
   张三一言
   
   
   谈谈我的气度。虚怀若谷说「佩服张三先生的胸襟气度」。其实我的气度是很有限的。过去,我与共产党辩护士争论时,绝不讲气度;只是现在可能年老了,火气没有那么大了。
   
   火气虽没有以前大,但是还是有。例如对张鹤慈,我可不留情。
   
   另外,以下的不知是不是属于火气问题。
   
   我对一些蚂蝗(水蛭、湖蜞)跟帖很讨厌;不看,更不要说回帖了。
   
   对一些造谣帖,例如,说我申请过两次加入笔会不被批准,因而仇视笔会(很巧,正好是两度被邀入笔会被我婉拒──不是看不起笔会,是我早就决意不参加任何组织);例如,说刘晓老婆画的刘晓波搞笑画是我丑化刘的画…对这类东西,我也只一笑了之,没有反驳、澄清。
   
   对一些好为人师、包教晓们总是摆出一副大学教授教幼儿园儿童脸孔,也很讨严;但是对他说的还是要听,因为这些人还是有料的,只是面目有些可憎而已。总之,别人只要是说出事实,说出道理,而不是无理取闹,我就听。
   
   这就是我很有限的气度。
   
   
   张三一言 20110909五 香港
   
   
   
   
   另二篇:小谈人生
   
   
   张三一言
   
   
   我人生比安定者不安定,比不安定者安定。
   
   我有所要求有所不要求。对独立人格极之执着,对反专制极权无法放弃;对物质生活颇为淡漠。
   
   所谓对物质生活颇为淡漠,是在日有三餐夜有一宿、冬可保暖夏可避炎条件下所言。我所说的保持独立人格是在有这个条件下的保持;在这个条件下其它东西或可不取之,例如不追求稿费。因为这样牺牲并不大,大不了少上几次酒家吃晚饭罢了。我没有胆量说宁饿死也不屈服的豪言壮语。我只能做到有条件的无欲则刚。
   
   我这里是生活闲谈。我六十多岁停止工作以来,生活过得很愉快满足。比如说吃东西,除了不愿吃地瓜、不能吃辛辣、受不了臭豆腐等等之外,觉得样样食物都很可口好吃。比如说,我经常和一位朋友上茶楼饮茶,有时碰上一道欠佳菜肉,这位朋友总是皱起眉头,以否定态度,受罪地吃了这一顿。而我,只是觉得这道餸只是比最好的有些缺陷而已,所以,还是享受了美的一顿,尽管不那么完美。这大概就是常言说的知足常乐。
   
   反正是闲谈,为甚么我不愿吃地瓜?说来心酸。日本时代,家缺米粮,“地瓜代”,吃多了,反胃。小孩的我,盛饭时只挑饭不要蕃。但是,我发现妈妈专捡地瓜吃,我流泪了(写到这里我无法禁得住老泪再流)。之后我只好硬着头皮吃地瓜。再之后,闻到地瓜味我就不舒服。
   
   再谈谈流泪。我本来与多数人一样,非遭遇极悲伤事,不会流泪。但是,8964那一天,我整天看电视台的北京屠城新闻,痛哭了一天。后来我发现,是从那一天起,我只要受到一点轻微的悲伤刺激就会流泪。有人说我这是一种精神病。算了,就让它病到最后那一天好了。
   
   拉杂乱谈,浪费大家时间。多请包涵。
   
   张三一言 20110906二 香港
(2011/09/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